那些最具特色的历史建筑改造成的博物馆
2017-10-20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也出现了大量的废弃的旧工业建筑,与此同时,经济发展推动着人们对文化艺术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博物馆为主的展示空间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从奥赛车站到奥塞博物馆、卢浮宫、故宫、梵蒂冈博物馆……很多的著名博物馆都是在历史建筑的基础上进行改建。这些改修成的博物馆,哪一个令你印象深刻呢?


卢浮宫


卢浮宫在成为拥有世界上最珍奇的艺术品收藏地之一以前,曾在数百年间被作为国王和皇帝的寝宫。卢浮宫约始建于1190年,正值中世纪时期,当时是一座用来保卫巴黎的防御建筑。

经历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之后,卢浮宫于1793年成为博物馆。自此以后,卢浮宫博物馆就成为数千件作为对古老文明见证的艺术珍品的栖身之地和展示窗口。十九世纪初,统治者没有对卢浮宫的外部大兴土木,而只是对内部进行了改造。但自十九世纪中叶,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统治时期,卢浮宫经历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整修。二十世纪的“大卢浮宫”计划赋予卢浮宫更现代的面貌,并在1993年为黎塞留馆(Richelieu)举行了揭幕仪式,此前该馆乃是法国财政部所在地。

卢浮宫3_看图王.web.jpg

1981年,新上任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将卢浮宫的翻修和改建任务委托给了美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贝聿铭为卢浮宫设计的新增结构是一座钢玻结构的金字塔,在贝聿铭看来,玻璃金字塔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入口,金字塔周围地面上环绕着三个较小的三角形,将自然光引入其下的拿破仑庭院。一个新的大厅入口成为独立于展厅的中央大厅空间,方便游客出入,成为游历博物馆的循环路线中的视觉焦点。除了为卢浮宫增加了新入口,贝聿铭还设计了一系列地下空间,包括展廊、仓库和修复实验室,并将博物馆的各个翼楼连接起来。在新增和重新布置了博物馆的辅助空间后,卢浮宫可以增加自己的馆藏,并展出更多的艺术品。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巴黎的现代化发展,贝聿铭的设计已经融入巴黎的文化中。在人们心中,它同埃菲尔铁塔一样重要。对巴黎人和世界各地的人来说,它都成为了一个标志。世人已在贝聿铭的设计同卢浮宫的形象间画上了等号,使玻璃金字塔成为博物馆甚至巴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卢浮宫c_看图王.web.jpg


奥赛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是一家国立博物馆,位于塞纳河左岸,与卢浮宫和杜伊勒里花园隔河相望。奥赛博物馆内主要陈列 1848 年至 1914 年间创作的西方艺术作品,聚集了法国近代文化艺术的精华,填补了法国文化艺术发展史上从古代艺术到现代艺术之间的空白,使奥赛博物馆成成为联结古代艺术殿堂卢浮宫和现代艺术殿堂蓬皮杜中心的完美的中间过渡。

奥赛 (1)_看图王.web.jpg

19世纪中叶,这里曾是行政法院和皇家审计院的所在地。1789年法国大革命期间,这座被称为奥赛宫的建筑被大火烧毁。1898年,为了迎接巴黎世博会,巴黎奥尔良铁路公司向国家购买了这块地皮,修建火车站。

奥赛c_看图王.web.jpg

奥赛火车站气势恢弘、雄伟壮丽,如同宫殿,隔着塞纳河可以看到它的雄姿,晚上也可以看到它在河中璀璨的倒影。无数的人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进入巴黎,同时也观赏它和观赏刚出现不久的新事物——火车,都以能够坐一次火车为荣。由于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电力火车越来越长,原长138米的车站站台显然已经不能满足当时的需求。不得已改为专营郊区火车线路。后来逐渐变成一个无人光顾的空车站,直至被废弃。

奥赛b_看图王.web.jpg

1972年,有人建议把火车站改造成博物馆,这个提议得到了时任法国总统的蓬皮杜的支持。1986年,由ACT建筑事务所进行 改建规划设计,经过近8年的建设,这座焕然一新的乳白色大厦第一次打开大门迎接四面八方的来访者。

奥赛a_看图王.web.jpg


泰特现代美术馆


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建筑前身,是泰晤士河的发电站,它于1981年停止运转。1992年,为了让日益扩充的艺术藏品有更好的展览场所,泰特决定让瑞士建筑师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 重新改造闲置的发电站,将其转变成美术馆,并同时保留原发电站的特色。


这场改造竞赛吸引了建筑界众多明星同场竞技,有安藤忠雄、大卫•奇普菲尔德、雷姆•库哈斯、伦佐•皮亚诺等,最终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这个“H&DM”组合的设计入选。

100604ia8eik5zyvgqztnz.jpg.thumb.jpg

按照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的说法,他们的方案能成功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做最小的改变。有些建筑师为原始建筑设计了雄心勃勃的增建项目,而赫尔佐格和梅隆看到,只需要转变方式就能发挥这个空盒子的潜力”。

泰特现代美术馆不仅活化了一座建筑,更活化了一片城市区域。赫尔佐格和梅隆使这座建筑不再是泰晤士河畔一头阴森森的怪物。泰特现代美术馆和同期竣工的千禧大桥一起,把伦敦南岸的新城区与对岸古老的金融区融为一体。伦敦政府也借这个成功案例的机遇,把原来萧瑟凄凉的南岸发展成文化区域,成为无论是本地人还是游客都热衷去的地方。


橘园美术馆


橘园位于卢浮宫前的杜乐丽花园(Jardin des Tuileries)的西南角,紧邻塞纳河,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拿破仑三世时期。橘园的前身是一个种植柠檬和柑橘的温室,故而得名为“橘园”。1918年的时候莫奈将他即将完成的作品《睡莲》捐献给国家,当时的总理乔治•克莱蒙梭建议把画作布置在橘园中展出,接下来便是《睡莲》见证着橘园的三次改造。

橘园2(1).jpg

橘园的改建尤其是室内的布置和设计是完全围绕着《睡莲》这幅莫奈的传世巨作进行的。早在莫奈完成画作之前,莫奈便早已设计好它的展陈设计,分别为两个椭圆形房间加上一个小前厅,每个椭圆厅的环形墙面上布置作品,自然光从上方打下来,呈现一种最为自然的状态,他希望能够创造出一种无限的意境和自然的那种光感和宁静的氛围。

美术馆的古典外貌并没有十分惊艳之处,只有改造后的落地式玻璃和透过玻璃看到的混凝土体量隐隐彰显着现代的气息,这种古典和现代的形式并没有冲突,更多的是一种共存的态度,质朴而祥和。

加建的混凝土体量以一种“悬浮”的姿态被安置在橘园美术馆的古典外围护结构里面,这种“脱离”的处理手法,无论是从外观看来,亦或是空间感受上都营造出一种奇妙的效果,“并置”本身便创造出一种宁静的氛围,而清水混凝土材料的选择则让更加强化这样的氛围。

musee-de-lorangerie.jpg


澳大利亚悉尼当代艺术馆


澳大利亚悉尼当代艺术馆坐落在澳大利亚悉尼环形码头,是悉尼最具特色的艺术地标之一。艺术馆所在的岩石区原是澳大利亚历史上英国舰队首次登陆点,艺术馆的老楼部分曾是当时海事部门的办公楼。

1499758318269033.jpg

在2010年,悉尼当代艺术馆获得了一个重生的机会。艺术馆把旁边的停车场改造为新馆,悉尼建筑师山姆•马歇尔担任整个扩建新馆项目的设计。后增建的新馆由黑白方块组成,新旧两座建筑在外面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但设计师特意遵循老馆的装潢来设计新馆的内部环境,实现了两座馆的无缝衔接,从一幢建筑进入另一幢时几乎难以辨别。在2012年,重新对公众开放,馆内装修别具特色,外部新旧建筑的鲜明对比又相得益彰。MCA内有艺术商店出售当代艺术、文化出版物及周边,深受当地人青睐。而MCA咖啡馆则享有眺望不远处海港大桥与悉尼歌剧院的独特视野。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6.jpg

由于博物馆所在的位置,它并不适合被打造成像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或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那样的地标性建筑。马歇尔的设计雅而不俗丽,它服务于艺术和观众,而不是让自己成为关注的焦点。它由一组连锁的正方体以及长方体组成,不同颜色的巨大玻璃窗让它颇具现代感。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3.jpg

艺术评论家理查德•多曼特写道:“当你到达艺术馆的屋顶露台,映入眼帘的环形码头和悉尼湾上的悉尼歌剧院无敌全景会让你精神一振。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美景!”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1.jpg


非洲当代艺术馆


非洲当代艺术馆前身是一座建于1921年的混凝土浇筑的谷仓,大量港口运来的粮食在这里被收集、分类并最终分销。它原来是半个世纪以来,哈撒拉以南非洲最高的建筑。

非洲当代1_看图王.jpg

今年9月以后,它被改造成了非洲大陆第一间关于非洲及非洲侨民的当代艺术博物馆。负责设计的是以创新大胆设计闻名的英国设计师Thomas Heatherwick。这次的设计依旧独特,他将一栋死气沉沉的百年混凝土结构建筑与现代玻璃大楼结合在一起,建筑内部更是充满巧思。

非洲当代3.jpg

位于博物馆中心的画廊和中庭空间由筒仓的42个密集管状的细胞结构组成。这个项目建设包括 6000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具体包含八十个画廊空间, 一个屋顶的雕塑花园, 最先进的艺术品存储和保护区, 一个书店, 一个餐馆, 一个酒吧和多个阅览室。博物馆还将为服装研究中心, 摄影, 管理办公,动态影像,表演实践和艺术教育提供空间。而混凝土顶端那些折射着太阳光的玻璃建筑中,是另一个世界。它内部是一个高档酒店,拥有屋顶花园、书店、餐厅和酒吧等空间,提供200欧元一杯的干邑白兰地。

非洲当代2_看图王.jpg


SCAI the Bathhouse


这间名为 SCAI the Bathhouse 的当代美术的画廊成立于1993年,现在的地址由一间具有200年历史的名为“柏汤”的浴室改建而成。其中的外观与内部的建筑风格还保存着许多原有的模样。

位于富有风情的谷中。画廊主要是向全世界的游客和艺术爱好者推广日本最新锐艺术家以及艺术家的作品。此外,也积极向日本国内的人民群众介绍仍然不为日本人所知的海外优秀艺术家。双向的展出促进了日本国内外艺术与文化的交流,十分符合日本本土对艺术文化的尊重。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后续利用与开发的重点项目,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由世博会城市未来馆改扩建而成,而城市未来馆的前身则是建成于1985年的上海南市发电厂主厂房及烟囱。经历了全方位改造后的原南市电厂已经蜕变为功能完善、空间整合、动线清晰的充满人文气息与艺术魅力的城市公共文化平台。

上海当代4.jpg

它以一种历史叙事的方式结束了其辉煌的工业时代的使命。六年的艰辛设计历程见证了一个昔日能源输出的庞大机器如何转变为推动文化与艺术发展的强大引擎。它的落成将改变上海乃至整个中国的艺术格局,并将与展示古代艺术的上海博物馆、展示近现代艺术的中华艺术宫互相呼应,使上海艺术展藏的格局更为完整,脉络更为清晰。

上海当代2.jpg

上海当代6.jpg

它对原有南市电厂的有限干预,最大限度地让厂房的外部形态与内部空间的原有秩序和工业遗迹特征得以体现,同时又刻意保持了时空跨度上的明显痕迹,体现新旧共存的特有的建筑特征。它以开放性与日常性的积极姿态融于城市公共文化生活,以空间的延展性蓄意模糊了公共空间与展陈空间的界定,不仅给颠覆传统意义上人与展品间的关系创造诸多机会,更为日常状态的引入提供最大可能性。它以多样性与复合性的文化表达诠释人与艺术的深层关系,以漫游的方式打开了以往展览建筑封闭路径的壁垒,开拓出充满变数的弥漫性的探索氛围。

上海当代5.jpg

上海当代7.jpg

它是一个触手可及的艺术馆,一个公平分享艺术感受的精神家园,更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城市公共生活平台。


艺象满京华美术馆


满京华美术馆的前身是鸿华印染厂的整装车间厂房,其构想源于对这幢空置厂房空间纵横向剖面空间的重新叙事组织。新馆的空间植入延续了我们在艺象厂区的建筑介入策略——将原厂房框架看作一个巨大的开放“凉亭”,而将新的建造体独立地成长于原始内地坪之上,以营造一个多重内外的空间逻辑,并在“内”与“外”之间建立一个介于空间上新与旧、时间上过去与将来的特殊区间。

核心的内部空间——主展厅——被悬置在厂房空中的黑色钢盒体,她的特别之处在于顶部是原厂房空间的采光排风结构,为展厅提供的柔和的顶光。这个长67.3米、宽18.9米的封闭展厅的原色钢板盒体通过独立的几片混凝土剪力墙和细钢柱列支承,平面上线性延展的支承结构物在竖向连接了与室外联通的首层地坪和二层展厅之间的观展交通,并区隔和定义了美术馆首层架空开放空间的不同功能模块,包括前台、入口展厅、阶梯大厅、艺术品商店和可以灵活间隔的多功能空间。首层空间与户外景观相连,营造一个流动的半户外空间叙事,连接艺术与自然、连接驿动与宁静。

美术馆的主入口设于厂房南山墙面,以一个T形平面的清水混凝土建构体与被改造为景观水池的原印染厂的过滤池相连。嫁接于过滤池上的景观浮桥与玻璃平台步行系统在美术馆的主山墙前展开了与艺术园区主广场的自然山景相对的游园戏台。沿着这条不经意的游园路径步入美术馆,仿若穿行于自然与人造物、工业与后工业文明之间,以及在不同的时间端点之间的游走。


声明:

在近期出现了一些不良的媒体未经授权擅自转载我们的文章,并未注明来源;以及一些商业性质的机构,擅自使用我们的文章打着收藏投资的广告,来误导读者。对于这些,我们会保留法律追诉的权益!


《艺术市场通讯》是致力于为中国艺术界提供专业信息服务的第三方艺术媒体机构。很感谢所有关注我们,对我们予以支持和肯定的读者、机构及媒体。也希望我们在给到大家些许帮助的同时,大家也能够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使《艺术市场通讯》健康茁壮的成长!


《艺术市场通讯》秉持开放的态度,在相互尊重的条件下,接受一切合理范围内的转载、推广及合作。再次感谢大家喜欢我们的内容!同时也欢迎大家多多来与我们互动、联通和合作哦~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