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变身水军抗议脱欧,反讽网络舆论下的政治闹剧


在英国议会就如何(甚至是否)退出欧盟的问题陷入僵局之际,瑞典艺术家乔纳斯·隆德(Jonas Lund)发起了一项严肃与讽刺参半的宣传活动,旨在通过制造网络舆论战来转变脱欧的进程。

▲乔纳斯·隆德在摄影家画廊组织开展“真挚之声行动”(2019)©Alan Mozes


“真挚之声行动”始末


乔纳斯·隆德发起的这场行动为期四天,由伦敦摄影家画廊主办,在英国议会就退欧草案举行投票之前进行。艺术家将此项目命名为“真挚之声行动”(Operation Earnest Voice)。这与当年传闻中美国政府在社交网站“脸书”和“推特”上发起的亲美宣传运动同名。艺术家反讽地使用了与美国政府的宣传运动,以及第一次脱欧公投时游说团队的营销活动相似的手段,他通过虚假身份和账户,即“网络水军”,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大量言论以左右舆论走向。


他的12人项目团队中有一些知名的图像学专家,比如纪录片摄影师艾伦·莫泽斯(Alan Mozes),他曾参与协助过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竞选和巴拉克·奥巴马的总统连任竞选工作。此外团队还包括文案编辑、表情包制作人和社交媒体策略分析师等等。与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影响力机构相似,他们也组成一个影响力机构,共同研究,提出各种“舆论战”方案。


据artnet新闻报道,隆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水军团”的目的之一在于“影响公众对于脱欧的态度,阻碍脱欧的进程”。另一方面,他也希望通过这个项目说明公众是多么容易受到网络操控。

▲“真挚之声行动”网站首页的宣传语:“我们通过游说,来改变现状”


乔纳斯·隆德表示:“过去三、四年来,社会和政治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艺术家们自然会对此做出反应。如果我们把当代艺术看作是当代文化的反映和抽象,那么有越来越多的运动转向包含行动主义的艺术项目是有道理的。对我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新鲜事。”


艺术赞助被挪用于政治宣传?


与此同时,英国脱欧危机进一步加深,唯一确定的,是进一步的不确定性。1月15日,英国议会以432票反对,202票支持的结果否决了特雷莎·梅的退欧协议,甚至连她所在的保守党也有118名成员投票了反对票,增加了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要求就英国脱欧进行第二次所谓“人民投票”的呼声更是日益高涨。许多人现在认为,公众舆论在第一次投票中被虚假新闻和定向广告所左右。


支持英国退欧的组织“离开就是离开”(Leave Means Leave)表示,这项艺术活动扰乱了英国的政治和社会秩序,他们要求剥夺摄影家画廊的公共资金,并在推特上向慈善委员会投诉,称伦敦摄影家画廊挪用纳税人资助给注册慈善机构的钱,进行反对脱欧的宣传,表示这种行为可能是犯罪的,呼吁立即展开调查。

▲“真挚之声行动”(2019)在摄影家画廊的办公室©Jonas Lund工作室


在接受artnet 新闻采访时,伦敦摄影家画廊的发言人似乎并不担心。这位发言人表示:“尽管英国脱欧为该项目提供了一个热门且充满争议的出发点,但其更广泛的目标是揭露和探索政府部门或者个人如何通过网络影响舆论和操纵政治。”他们补充说,画廊遵循慈善委员会的指导方针,咨询了英国艺术委员会,并寻求了法律咨询,以确保隆德的项目符合所有适当的规定。


该画廊的数字项目高级策展人卡特琳娜·斯勒伊斯补充道,从很早以前开始,摄影就是影响政治的重要媒介之一,她说:“摄影家画廊不仅关注图片的内容,也同样关注图片在网络平台上流通的方式,这种做法并没有越轨。”


而乔纳斯·隆德从更深层的角度出发为自己创作的项目辩护,他认为艺术家能够激发真正的变革,许多人都强烈希望在世界走向“黑暗时代”时采取行动。他说:“艺术有一种特权,它不需要提供解决方案,它指向并探索新的问题……”

▲乔纳斯·隆德


以牙还牙的舆论战


隆德的发起的“网络舆论战”正可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据报道,在2016年竞争激烈的公投前夕,“脱欧”阵营和“留欧”阵营也都曾使用过“网络舆论战”的策略。当时选民要接受来自不同阵营的号召和游说,不仅政党和组织,甚至个人和商业机构,都能在这10周内通过不同渠道发出声音,表达自己对“脱欧”的态度和各自的原因,以此影响选民的决定。


当时英国政府出台文件,以求规避有人掷重金制造病毒式的政治宣传:个人、商业机构或组织进行拉票活动,前提是开支水平在1万英镑以下,一旦超过这个开支,需要在英国竞选委员会注册。对于登报、立广告牌等传统的拉票方式来说,这样的规定可以防止某一阵营舆论的病毒式传播,但对于成本极低,传播力极强的网络拉票来说却很难达到限制效果。


不乏民粹主义者为社交媒体的井喷式发展感到欢呼雀跃。至少从表面上看,社交媒体的开放性和传播力有效地帮助分散政治话语权,舆论不再掌控在少数精英手里。但是,由此产生的“草根政治”与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一样吗?


如果民众本身政治参与意识淡薄,其实互联网很容易成为政治游说者操控局势的工具,而且比传统的游说方式更隐蔽。也就是说,人们如果在参与政治决策前没有仔细了解和反思过,他们很可能以为自己决定了国家大事,但殊不知自己做决定前已经被网络舆论彻底洗脑了。


第一次公投后令人意外的民意反转,就说明不少民众投票时并不理解自己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公投第二天,就很多英国人说“我们后悔了!”更具戏剧性的是,搜索引擎配套产品“谷歌趋势”(google trends)显示,脱欧结果公布以后,英国地区谷歌热搜话题榜排名第一的搜索词就是“脱欧是什么意思?”正是这种淡薄的政治意识,和不负责任的投票被网络游说者利用,让英国走入今天的两难境地。


▲2016年6月24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后,谷歌表示英国网友在其搜索引擎上最感兴趣的话题前五名都与欧盟的基本常识相关


所以隆德选择“真挚之声行动”作为项目的名字可谓精妙的反讽,他通过解释网络政治宣传如何影响人的判断,将“真挚”二字赤裸裸地扒开,并重重地击碎在地上。


为什么英国和欧洲大陆的艺术圈反对英国脱欧?


当脱欧支持者关注英国向欧盟支付每年数亿万英镑的成员国费用时,艺术圈却关注着另外一些数字。早在2016年就英国是否脱欧进行公投之际,就有不少艺术圈人士提出,公投成功可能为艺术发展带来巨大的风险。


英国艺术理事会表示,欧盟每年都会向英国几百家艺术机构给予资金补助,退出欧盟无疑将会使得一些项目失去了必要的启动资金。伦敦艺术法律团队Boodle Hatfield律师贝基·肖(Becky Shaw)也表示,“英国退欧会影响到艺术市场的资金来源,欧盟对于艺术的资金支持每年达到几百万英镑。现在还不清楚这笔资金支持会怎样来替换,这可能会导致英国的整个艺术资金链都要重新设计。”


同时,英国脱欧将严重影响英国公共财政,毫无疑问的是,税收将不可避免地上升。许多国际收藏商都将伦敦作为其在欧盟内的驻扎点,退出欧盟可能导致进口税不得不改变,使得英国藏家和常驻在英国的藏家都受影响,引发藏家群体的流失,还会造成一系列重要艺术品的流失。伦敦Luxembourg&Dayan画廊总监阿尔玛·卢森堡(Alma Luxembourg)表示“在这个时代,国际贸易都应该长远考虑投资和操作,英国却将自己的欧洲艺术市场中心地位置于风险之上。”


达明·赫斯特2016年在其Instragram账号上发布自己创作的图片反对英国脱欧,表示“留在欧盟的英国会更强大”。当然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英国在欧洲地区可能遭致文化隔绝。公投前夕,英国电影、文学、音乐、时尚界的282位人士曾经签署过一封公开信,呼吁英国留在欧盟。这份发表在《每日电讯报》上的公开信表示:“英国不仅仅是欧洲最强大的国家,还是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国家,脱离欧盟将会破坏我们在世界各地取得的艺术成就。离开欧盟,上百万在国外的艺术工作者和从英国文化的发展与活力中受益的人群将面临未知。”脱欧将会打击英国创意产业在世界范围内取得的成就。


另外,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克里斯·德尔康(Chris Dercon)也表示,“英国退出欧盟对于我们整个文化机构来讲都是非常危险的。对于中间状态的机构来说,是我们负担不起的一个结果。这是对于国际主义的背离。无论是对于艺术,还是对于戏剧来说,都是重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