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效应?画廊开始收编新媒体艺术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在互联网、科技时代背景下,艺术创作也已从二维的绘画、三维的雕塑转向四维化的新媒体艺术创作。随着新的艺术形式出现,嗅觉敏睿的画廊早早将目光聚向了拥有强大粉丝号召力的新媒体艺术。


image.png


佩斯代理teamLab,发现市场新机遇


teamLab近几年来已发展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化新媒体艺术创作团队,圈粉无数。2015年在东京首展便创下了近50万次的参观人数,米兰展览的排队记录更是长达8小时。2018年6月,teamLab在东京创立了第一家长期数字艺术博物馆teamLab Borderless,开票之日门票瞬间售罄。就连北野武、陈冠希、刘雯、王珞丹、黄子佼等很多明星艺人都是teamLab的粉丝。

image.png

▲teamLab Borderless


在teamLab的作品中,花朵、蝴蝶、水流等自然之物一直是最常见的主要意象,在新媒体技术的实现下与观者产生互动,激发人们去感悟自身与世界的关系。teamLab通过跨界、跨领域的合作来实现超越于艺术、科学、创意以及技术等层面的物理限制和领域界限。


image.png

▲teamLab《花与人的森林:迷失、沉浸与重生》


而这样的作品是否能称之为艺术?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曾是佩斯总裁马克·格里姆彻(MarcGlimcher)思考的问题。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格里姆彻回忆5、6年前第一次看到teamLab的作品时的情景:“最一开始我想,这不是艺术。但是紧接着意识到,我进行了一次真实的、全新的艺术体验。我想它正好促使了我们用更开放的思维,重新思考艺术的定义。我个人也在这一转变过程之中。”

2014年,佩斯画廊正式代理teamLab作品,并开始在旗下的各个空间为teamLab举办展览。近年来佩斯持续拓展其参与当代艺术生态建设的可能性,吸收新媒体艺术成员,与全球文化机构展开合作。除了与teamLab合作,“雨屋”的设计团体兰登国际也被佩斯纳入旗下。2016年,佩斯画廊启动了PACE ART + TECHNOLOGY新媒体项目,旨在调研和理解这种新的艺术形式,并探索它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image.png

▲兰登国际的三位创始人


在teamLab加入后,佩斯出现了一些传统画廊不常见的现象。据佩斯北京透露,来看展的不只有普通观众,还有不少来自各行业考察的人,从房地产、餐饮、甚至商务部和地方政府官员都来参观,并与佩斯讨论与teamLab合作的可能性。佩斯画廊观察,接下来,teamLab在中国最有可能合作的商业项目来自地产开发商。伴随着购物中心、商业设施和高端住宅越来越追求设计和体验的个性化,同时他们也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足够大的场地,合作起来有着天然的吻合之处。


事实上,新媒体的社会意义和商业价值已露出端倪。新媒体艺术策展人张海涛认为,商业实用的新媒体艺术市场前景很大,商业实用的新媒体艺术市场前景会更大,这是无法阻挡的趋势。

新媒体艺术与建筑、表演、商业、公共空间、科技等都有非常多的交集和联系,而且目前市场化的程度也非常高。对于传统画廊业来说,这种新模式的出现不仅能够负担画廊一部分的成本压力,更迫使画廊针对新媒体艺术营销模式进行全新思考。


image.png

▲“致敬达芬奇”光影艺术展


青年艺术家入市,新媒体艺术占比增加


除了佩斯以外,国内一些画廊对“新媒体”领域也都颇为关注。2015年起就出现了新媒体热的预兆,如艾米李画廊2015年总共举办的8场展览中,有3场是新媒体类;北京现在画廊2015年的7场展览中也有3场是装置多媒体类的;杨画廊2015年举办的7场展览中装置多媒体类占到了6场之多,且在占比上比起往年高出许多。长征空间近几年新签约的艺术家:胡向前、陈天灼,也都是从事“新媒体”领域的艺术家。杨画廊负责人杨洋认为,“市场确实有偏向新媒体的趋势。”


另一方面,画廊出现新媒体趋势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原因:80、90艺术家的入场。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围绕80后艺术家筹办的群展“编辑景观:媒介化之后的个体与工作方式”中,受邀参展的17位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年轻艺术家,运用新媒介的方式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将近一半,包括如今活跃在一级市场的艺术家李燎、李明、林科、程然、杨心广、塔可、张鼎等。

image.png

▲宝龙美术馆《WAVELENGTH:出厂设置》展览现场,程然《狂人日记》


这一年龄阶段的艺术家,从事新媒体艺术创作,大多把它作为唯一的创作媒介,而不是在从事其他艺术种类创作的同时进行新媒体艺术创作。比起上几代艺术家在理想的刺激下对西方“新潮艺术”的模仿,当下的年轻艺术家利用新媒体的技术进行创作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习惯。他们更加关注于虚拟经济与虚拟文化的状态。

策展人朱朱表示:“和上面的两代、甚至三代的人比起来,80后、90后一代的艺术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伴随着数码成长起来的一代。尤其是在互联网开放之后,每个人都会遭遇大量的信息与媒介,如何对这些新的数码技术,新的媒介与资讯进行编辑,成为他们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image.png

▲陆扬“脑髓天国”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


画廊竞争剧烈,需要新特色吸引藏家


大画廊已经占据市场主要份额,中小画廊经营更是难上加难。在经营综合性当代艺术画廊抢占不到优势时,新媒体艺术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1、青年艺术家居多,回报空间大


国内的多数新媒体艺术家都是年轻一代,从70后、80后到90后非常活跃。比起前辈来,他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与全球化时代,更乐于尝试多种媒体,以求在艺术形式上实现突围。而对于画廊而言,代理青年艺术家风险可能会更大。青年艺术家有着不确定性,投资周期长,推广难度大,但其中蕴藏着的高额远期回报,还是让不少画廊愿意代理青年艺术家。加之新媒体艺术在国内还在发展的早期,难说不会在这些年轻人里发掘出中国新媒体艺术的代表人物……


image.png

▲刘唱、苗晶《无尽》


2、拥有良好的粉丝效应,节省宣传成本


从商业价值来看,新媒体艺术有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粉丝效应,更是媒体、美术馆、策展机构的热衷选择。策展人丁松认为,新媒体艺术当下最鲜明的特征是浸入性、互动性的作品体验,这样的“与众不同”为当代艺术产业带来一场革新。有了为之买单的人,和蜂拥的媒体曝光,美术馆、策展机构也更愿意来做新媒体艺术展。对画廊来说,艺术家有好且多的宣传和推广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3、容易建立自身品牌


由于新媒体艺术在市场中还是一个较为新鲜的艺术形式,容易形成画廊的自身品牌。Vanguard便是一家治理与当代实验性艺术的画廊,从2004年创立至今,在影像、装置等新兴多媒体艺术方面有过不少展览,代理了一批国际知名的摄影艺术家以及活跃的年轻新媒体艺术家。明确画廊的特色与定位会是相当重要的,也是吸引藏家群体的关键。Vanguard画廊创始人李力说:“就我个人感觉,影像从2013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2014年起有更多的人开始收藏,它变成了大家愈加容易接受的媒介。”在画廊竞争日益加剧的情形下,新领域比起传统的当代油画在学术梳理上能够更占优势,配合市场发展轨迹,在新领域的竞争中占据学术高地比起与成熟型的综合性当代艺术画廊竞争会相对容易。


image.png

▲Vanguard画廊展览现场


结语:从画廊的角度来讲,画廊关注的艺术,如果代表不了学术的方向和价值,未来也很难实现它的商业价值,而年轻艺术家关注的内容就是画廊的未来。虽然目前很难说未来艺术市场何时会刮起“新媒体”收藏的热潮?但今后新媒体肯定会成为艺术市场中很重要的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