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在国外市场不受待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2017年,中国的艺术市场达到了600亿美元,占据了世界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正式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市场。然而,许多人对于中国市场的质疑不断,认为中国的艺术市场其实并没有真正走向世界。中国人买卖中国画,自娱自乐。即使像赵无极,曾梵志这样名家的画,根据Artprice的数据显示,九成都是中国人购买的。


艺术评论家王端廷说过:“一个国家的艺术作品只有被其他国家所认可才能算是最高的价值体现,中国当代艺术只有进入西方艺术市场,并且被西方的博物馆收藏,这才是中国当代艺术真正的成功,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走向世界。”


中国当代艺术到底有没有走出国门?国际市场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认可度到底高不高?这一切似乎都是个谜。为此,艺术市场通讯采访了两家专门销售中国当代艺术的国外画廊:伦敦的Hua画廊和纽约的Eli Klein画廊;以及梅赛德斯奔驰下的收藏机构Daimler Art Collection,一起来聊一聊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市场的表现。


谜团一:国外真的没有人愿意买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吗?


这个完全错误!2006年,中国艺术家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在美国拍出近百万美元的高价。这次拍卖振奋了中国艺术圈,因为这是中国艺术家第一在海外拍出如此高价。而在2008年,菲利普斯伦敦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上,上拍的九成作品成功成交,其中曾梵志的作品更是拍出了两百万英镑的价格。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有将近350位中国艺术家参与。近年来,世界各大画廊和美术馆,包括高古轩,古根海姆美术馆,美国当代艺术博物馆等都有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


▲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


根据Artnet2017年全球中国艺术拍卖市场报告显示,中国当代艺术近几年在海外的拍卖成交额不断上涨。在2017年,中国当代艺术在海外的总销售额达到两百万美元,是中国古代文物成交额的三倍。


而我们所采访的三家艺术市场机构也都是十多年前就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纽约画廊主Eli Klein告诉我们说:“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要做一个主推中国艺术的画廊。一方面中国艺术家在纽约并没有充分被重视,而另一方面中国是当今艺术市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根据这两个事实,我觉得我没有理由不收藏中国艺术品。”


有些人可能会说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即使有人愿意买单,可能也是那些对中国艺术或者中国文化有兴趣的人。毕竟,西方人对中国艺术家的印象可能也只有艾未未罢了。然而,Klein先生说这个想方法完全错误。“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不会开一家专门经营中国艺术的画廊了。西方并没有特别多因为喜爱中国文化而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藏家。事实上,我们这里的很多藏家都是第一次购买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谜团二:西方藏家只喜欢购买有强烈中国元素的作品?


我们看到中国当代艺术在外海拍出高价的作品,很多包含中国元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传统文化的。也许这是因为,对于西方藏家来说,这些拥有中国符号的艺术作品更能让他们理解和引起共鸣。


Klein先生说:“很多时候,有中国符号或者元素的艺术作品更能被西方藏家接受。很多藏家都希望自己的藏品中能够有一件‘中国’的作品。因此,那些有着毛主席或者中国当代社会批判元素的作品更容易被西方藏家收入。”


▲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

但事实上也许并不是完全这样。来自Hua画廊的艺术顾问Dagmar Carnevale Lavezzoli女士就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中国的当代艺术主题非常广泛,而我们藏家的口味也各不相同。很难说藏家们仅仅因为艺术品中的中国元素而购买。有些人可能会特别喜爱有强烈中国符号的作品,而有些人可能反而对这样的作品完全不感冒。”

目前,很多西方的画廊和艺术机构他们正在积极推广的中国当代艺术并不仅仅于一种形式或者一种主题的作品。他们更希望能够将多元的中国当代艺术介绍给他们的买家和观众。


谜团3:在西方很难推广中国当代艺术?


很不幸,这件事目前来说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对于国外40多位艺术行业的从业人员,包括拍卖师,博物馆工作人员,艺术家等等,做了一次调查。我们的调查显示,70%的受访者对于中国当代艺术不了解。Klein先生告诉我们:“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从上世纪90年代初才刚刚发展起来,直到现在也依旧是发展期。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相较西方的艺术市场而言还是很崭新的。因此,确实它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被西方艺术圈所真正了解和认识。”


此外,由于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不熟识,致使很多国外买家不敢大胆出手。Klein先生说:“对于很多没有收藏过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买家来说,买中国当代艺术品是走出他们的舒适圈,对于那些比较老派的藏家更是。而许多年轻藏家则更愿意尝鲜。”


▲DagmarCarnevale Lavezzoli女士和艾未未


另一方面,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不了解,导致画廊在介绍新艺术家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困难。Carnevale Lavezzoli女士说:“我们有很多中国艺术家想要介绍给我们的客户。但是介绍一个新的中国艺术家给藏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我们不仅要让他们接受,更要保证他们能够真正的理解这些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


然而,西方世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不了解,可能也是向他们介绍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好机会。Daimler Art Collection的Renate Wiehager博士告诉我们:“我们在展览我们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时候,也都是放在世界艺术语境下。对中国当代艺术不了解的这个挑战同时也是中西方对于当代艺术交流的一个机会,更是让西方世界更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