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艺术家是怎么赚钱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街头艺术赚钱吗?



近两年,街头艺术市场凭借不断增值的经典代表作及新一代艺术家与日俱增的人气,在逐渐壮大的同时持续走向国际化,已成为一个活力十足的利基市场。而且有趣的是,看似饥一顿饱一顿的街头艺术家这个不靠谱的职业,在互联网时代下或许有着比传统艺术家还多的赚钱机会。


方式一:画廊代理


之前多年来主流画廊是一直不屑于代理街头艺术的,但如今随着互联网和社交媒介的推广,街头艺术家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扩大,它巨大的交易量令许多画廊惊叹不已。在artprice公布的《2018当代艺术市场报告》中,直指街头艺术市场地位的崛起。街头艺术中的顶尖作品受到年轻流行偶像的粉丝和阔绰收藏家的竞相追捧,成交量在市场上占据统治地位。


报告中提到,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班克斯(BANKSY)、凯特·哈林(Keith HARING)和KAWS的作品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商业成功。这四位街头艺术的代表艺术家位列全球最畅销的当代艺术家中的前五。


居于首位的谢帕德·费瑞风头强劲,在一年的时间里拍卖成交量翻了一倍(今年的675件,对比上一年度的343件)。其90%的拍品均为不超过1,000美元的版画,该价位对于其作品的主要市场:法国(其78%的作品在法国售出,在美国为7%)尤其具有吸引力。显然,在艾德、塔桑、Aguttes和Leclere等拍卖行组织的主题拍卖带动下,街头艺术已成为法国冉冉升起的一块小众市场。备受关注的班克斯的市场需求也在急速上升,售出超过500件作品(与上一年度相比增长了71%)。其所售作品主要为版画(占拍品的74%),大部分的价格区间和谢帕德·费瑞的作品一样,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许多画廊老板私下承认,他们震惊地看到街头艺术家借助媒体打出名头,获得关注和销售,甚至彻底提升作品的价值,在这样的情况下便也开始寻求与街头艺术家合作。


例如伦敦的StolenSpace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就是大多具有涂鸦和街头艺术背景的。艺术家在加入画廊团队后,依旧具有极大的自由性,并且画廊会帮助他们宣传,进一步将艺术家的作品带进大众视野,在提供这些艺术家展览场地的同时,帮助他们开拓发展的机会,从而产生商业利益。相比之前街头艺术家的单独行动,找到画廊代理可以让他们的作品价值及生活都更具有稳定性。



▲StolenSpace画廊内景



方式二:品牌合作



由于街头艺术的特性:或卡通、或潮流,深受大众市场的喜爱和接受,所以街头艺术家常被各种品牌邀约合作。


例如大家熟悉的KAWS,不仅穿梭于艺术圈,还进入了潮流界、设计界。在时尚潮流领域的KAWS也是抢手资源,深受Supreme、Nike、Jordan、Vans等品牌的喜爱与追捧。他与优衣库的两次合作,都掀起了疯抢热潮。涂鸦艺术正逐渐渗透到包括服装、箱包、鞋子等日常用品的设计领域中。



▲优衣库与KAWS联名系列



除了上述单项产品的跨界合作外,街头艺术文化已成为某些时尚设计企业的核心主打概念。2003成立于纽约布鲁克林的街头潮牌MISHKA,品牌以街头艺术、音乐、文化融合为设计核心。换句话说MISHKA在做的其实是一种街头艺术文化。Mishka与涂鸦插画艺术家的合作系列是每季的重头戏。和涂鸦艺术家CRASH“女人的眼睛”合作系列,用高调的颜色、现代主义的线条和与Mishka眼球Logo完美结合,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与涂鸦艺术家Katre“快速的效果”合作系列,保持了Katre作品原型的尖锐锋利的感觉,用拼接、撕扯的效果制造出层次隧道感和金属光泽的未来感。将潮流与艺术结合,既打动了更多的消费人群,同时艺术也获得越来越多人的了解与关注。


▲MISHKA X CRASH “女人的眼睛”合作系列



方式三:印刷店



街头艺术家开启印刷版商业模式的典范是艺术家班克斯。最先开始本·埃内为班克斯制作丝网印刷作品,他们以极低的价格小批量(50-200)销售签名印刷品。十年后,到了2008年,一套50枚的班克斯创作的凯特·摩斯丝网印刷作品在拍卖会上卖到了9.6万英镑的高价。



▲班克斯创作的凯特·摩斯丝网印刷作品



如此简易的盈利的模式自然也会吸引一批跟随者,乌泽尔·爱德华兹就是受影响的几位街头艺术家之一。乌泽尔·爱德华兹通常每版卖个100-150份,每份200英镑。他曾说:“你算算就会知道,出一版印刷品的钱都能买套房子了。我接受这种模式并乐于按此经营。租用画廊空间的租金就靠它了。”


除了有些艺术家自己着手进行印刷作品,也有Pure Evil、Nelly Duff、Stolen Space、Pictures on Walls,以及Lazarides等专营“都市艺术”的画廊暨零售商帮助艺术家进行商业模式的开发,渐渐的藏家对街头艺术印刷版的需求开始兴盛。



▲本·埃内工作中



方式四:打造涂鸦工作室


打造涂鸦工作室也是如今涂鸦艺术家们热衷的一种做法。涂鸦工作室其实是把涂鸦艺术转换成为一种商业途径。Graffiti Life就是一家专门提供涂鸦设计服务的公司,它通过商业手段把涂鸦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街头艺术用一种喜闻乐见的方式带入到人们的生活中。


Graffiti Life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墙面涂鸦、广告涂鸦和现场涂鸦等几种方式。“首先客户得告诉我们,需要在多大的空间上画涂鸦,大概的题材是什么,这样Graffiti Life的设计师们能够在电脑上先设计出作画的草图。然后我们会拿着草图去和客户商量细节,一旦确定了细节,Graffiti Life会给出具体的报价。”创始人大卫为我们简单的叙述了他们的商业模式。


▲正在创作中的涂鸦艺术家



Graffiti Life迎来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客户”是阿迪达斯,2013年阿迪达斯在伦敦的旗舰店提供了一大面墙给Graffiti Life的艺术家创作。在那之后,微软、BMW、耐克、eBay、华纳音乐、阿森纳俱乐部等大企业也陆续找上门来。“他们知道能信任我们,而不是在街上随便找一个涂鸦画家来画。”大卫很有成就感地说道。如今他们的年收入可以达到50万英镑。由此可见,打造一个工作室进行商业化的运作管理,涂鸦艺术家还是非常有利可图的。



方式五:体验一把“和街头艺术家一起涂鸦”


不开工作室,艺术家自己心血来潮时组织一波“和街头艺术家一起涂鸦”也是可以赚到钱的。例如住在墨西哥城的街头艺术家Remix就在墨西哥城组织了一场“和街头艺术家一起涂鸦”的活动,虽然他的目的不在于赚钱,但也为涂鸦艺术家们提供了一条盈利的渠道。


▲Remix“和街头艺术家一起涂鸦”活动合影



活动中他会带领参与者体验街头艺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一试身手,当一天的街头艺术家。他会组织大家采购喷漆颜料,展示工作过程,带大家认识其他的街头艺术家。目前Remix在爱彼迎上已经组织了好几次的活动;出售自己的作品;还在世界各地的墙上涂鸦作画。对这位街头艺术圈里的“摇滚明星”来说,这是他最为理想的职业状态。



▲Remix带领大家采购喷漆颜料



对于参加活动所支付的价格设定,他说:“组织一次体验需要三个小时,所以我会思考,这三个小时原本可以用来做什么?我可能会完成一幅画,或者能花点时间精心润色我的作品集;我也可以去上一堂课。所以,我应该为自己的时间设定一个公平的价格。”



方式六:社交媒体带来的流量经济


互联网的发达改变了涂鸦艺术的生态。街头艺术家们的画作会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扩散到世界各地,呈现在广大受众面前,带给观者视觉体验的同时,也在社交媒体催生热点话题,进一步提升了艺术家的知名度;而流量也可转化为可变现的经济利益。


例如在Graffiti Life的Instagram页面上,拥有近30W的粉丝,他们每更新一个项目作品,就有不少人给他们留言,也会有新的合作前来咨询。互联网既扩大了受众范围,又在一定程度上搭起了商业的桥梁。大名鼎鼎的街头艺术家康纳·哈林顿也是通过社交媒体上接二连三的帖子进一步推动自身的名声和作品的销售。对他而言,在墙上作画既是一种乐趣,也是很有价值的一门生意。



▲艺术家康纳·哈林顿的街头作品



之前藏家只能通过自己肉眼所看到的涂鸦作品进行挑选,而现在在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上布满了各种涂鸦的图片,藏家们很容易通过浏览各种图片和网民的追捧来洞悉艺术家的市场价值。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在涂鸦艺术中可见一斑。



方式七:政府项目



虽然政府项目对艺术家的回报有限,但对带动城市发展来说有着重要意义。就拿我国来说,湖南南县罗文村近年来大胆创新,通过涂鸦文化一炮走红,成为全省首个花海国际涂鸦艺术村,外来游客成倍增长,年接待游客量达20多万人次,直接给当地带来经济收入4500多万元,并获评省美丽乡村示范村。



▲村庄里的涂鸦



政府对此大力支持,积极出资,不断的吸引各国的涂鸦艺术家前来。其中不乏来自法国、英国、意大利、丹麦、西班牙、克罗地亚、韩国等国的涂鸦艺术家。艺术大咖将把他们对湖乡文化的理解转换为独特艺术语言,永久地留在南县罗文村。通过涂鸦艺术村的打造,村里的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增长,艺术家们也获得了相应的经济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