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画廊周北京解读北京艺术市场为何近些年表现欠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北京的艺术氛围一直都是国内最好的,从80年代末的圆明园画家村,到90年代的宋庄,再到现在的798和草场地艺术区。然而,就是在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北京近两年的画廊行业却一直趋于平淡。在上海和香港凭借高质量的艺博会在世界艺术市场的舞台上大展身手时,北京却并没有像以前那么出挑了。北京从来不缺好的艺术家,也不缺藏家,北京的艺术市场缺的就是一个能够活跃市场的引子。而画廊周北京就像新活水注入进这个有些过于平静的市场中。


image001.jpg

▲ 北京798艺术区


其实北京有两个画廊周。一个叫北京画廊周,由北京画廊协会主办。但举办了三届之后就没有了消息。另一个就是画廊周北京,从2017年举办至今,渐渐吸引了国际各大美术馆馆长和藏家前来参加。798艺术区创始人王彦伶在接受Artnet的采访时表示,上一届画廊周北京有155位国际艺术资深人士参与。而其中15位是重要西方美术馆馆长,包括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等。今年,画廊周北京的艺访单元与苏黎世艺术周达成了首次的合作。在这一次合作中,苏黎世的艺术机构会在北京做学术个展,同时也会将北京画廊介绍到苏黎世做两个艺术家个展。除了艺术层面上的交流,苏黎世的藏家团和北京的藏家团也有互访活动。这些藏家团里面也有美术馆馆长和重要的收藏家。此外,今年画廊周北京还将举行泰康的企业收藏以及和尤伦斯共同举办的儿童教育项目等等。


▲画廊周北京2019现场


画廊周北京之所以能够成功,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们了解到北京和中国艺术市场的弱点。近些年,北京的画廊表现平平。在金融危机过后的几年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但在突然的爆发后迎来的是市场的停顿。北京唐人画廊的老板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在2012年左右,一年八九千万的营业额里面可能有四五千万是来自同一个藏家。而在近两年像这样大单的客人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image005.jpg

▲ 画廊周北京现场


而市场停顿的根源主要还是来自于前几年的经济发展过快,造成很多艺术品价格的不理性。TEFAF 2019年中国市场报告的作者吴可佳教授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也表示(此处可加链接),在2012年之前的中国艺术市场中有很多艺术品的价格超出了我们经济水平和行业指标。而有很大一批参与者并非真正的藏家。他们将艺术品作为投资项目,频繁交易。他们的收藏习惯更多的是从商业和投资角度而非真正的热爱艺术。


根据TEFAF的报告显示,在过去的8年间,艺术市场正在逐渐淘汰那些实际对艺术不感兴趣的资金。与此同时,依旧留在艺术市场中的藏家又已经固化,没有新的增长。挖掘潜在的藏家成为画廊周北京最为看重的一点。


画廊周北京的执行总监王一妃女士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下最大的问题是藏家和画廊之间并没有健康的渐进式的关系。而这个问题也许可以再画廊周北京这个平台上得到解决。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项目,能够在深度层次上对藏家进行培养。我们希望能够让观众和藏家真正走进一个画廊中,让他们认真的思考艺术家的创作脉络,去感受策展人如何策展和画廊主要的风格。对于藏家来说,这样做能够激发出他们的好奇心,并持续对当代艺术的热爱。这种深层次的愿景对我是有吸引力的。也只有这种层次的培养才能培育出优质的收藏家。藏家、企业收藏,他们也是要有引导的。我们请专家先做筛选和甄别,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比较良性的引导。”


image007.jpg

▲ 画廊周北京执行总监王一妃


北京的艺术市场另一大问题就是没有真正被国外艺术圈所了解。王一妃女士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西方的艺术机构和藏家来中国,不是只看一两个艺术家的展览就能对他构成足够的吸引力。只有一整个群体的特别的优质展览才会让他们有来一次这个地方的必要性。我们就是在构建这种必要性。我们发现西方的批评家他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没有什么概念,他们只知道经济发展的好,机会特别的多。但是对于中国艺术家创作什么,做什么,他们完全不知道,也没什么概念,甚至认知上有偏差。去年我就接触到了很多这样的机构和藏家。他们来了北京之后,才发现北京和他们想象中是不一样的。”


image008.jpg

▲蜂巢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当然,画廊周北京的成功很大程度是由于北京本身的特殊的艺术环境。一方面,如在开头所提,北京拥有比较优质的艺术资源但却苦于没有一个平台能够让它们得到充分的发挥。就如王一妃女士所说:“北京挺可惜的,因为资源是最优质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有品质的,能够吸引到国际上专业人士能来的活动。而相比之下,上海,香港的艺博会已经做的挺有代表性的。我当时特别期待能够把画廊周北京打造成一个对北京艺术生态更有帮助项目。”


另一方面,北京的艺术氛围也比较浓厚。民众对于当代艺术的热情也很高,但却没有什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在做公众教育的时候发现北京的民众对于当代艺术有很高的热情。特别是80、90后,他们对于艺术特别有兴趣。而他们正是我们未来重要的潜在藏家”。画廊周北京一方面充当着艺博会,另一方面又是对公共艺术教育的补充。”王一妃女士告诉我们。


▲画廊周北京2019现场


谈及未来的发展,接下来的几年,画廊周北京会花更多心力在提升参加画廊的销售额方面。在大众层面也会有更多公众教育活动,让当代艺术从收藏端到整个欣赏的公众群体能够越来越大。除此之外,画廊周北京也考虑拓展到深圳,帮助这个同样有着潜力的城市发展它的艺术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