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是欧美画廊向国内藏家“推销”国外艺术家的最佳时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比以往来得还要热闹些,因为国际画廊的入驻,联动活动、展览使香港这座城市的艺术氛围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潮。巴塞尔艺博会的门票更是一票难求,一位从香港巴塞尔回来的朋友这样描述现场的氛围,“今年的香港巴塞尔实在太疯狂了!”甚至有藏家表示去晚了就买不到好东西了!


在这样热情高涨的氛围里,画廊的销售要比平日来得更容易,也是画廊主们推介自家艺术家的好时机。对于水土不服的外来欧美画廊,该如何向中国藏家“推销”他们不熟悉的艺术家呢?什么样的作品更能打动本土藏家的芳心?



国外艺术家比本土艺术家更受欢迎



从销售表现来看,国外艺术家显然比本土艺术家要更受欢迎,价位也要更高。艺博会上百万元级的作品基本都被卓纳画廊、豪瑟沃斯画廊、佩斯画廊、白立方画廊等欧美大画廊带来的国外艺术家所包揽。


卓纳画廊的作品在VIP首日就全部售出,成交额接近1000万美元,包括来自奥斯卡·穆里略、哈罗德·安卡特、沃尔夫冈·提尔曼斯、米凯尔·博伊曼斯、乔丹·沃尔夫森、罗斯·怀利、约什·史密斯等西方艺术家的作品。


▲卓纳画廊,2019香港巴塞尔现场



豪瑟沃斯画廊在在VIP首日的总成交额也超过500万美元。售出作品包括:路易斯·布尔乔亚、冈瑟·弗格等多位艺术家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售出的作品,由多位亚洲藏家或机构购买。比如冈瑟·弗格的作品《无题》由香港一位私人藏家收藏;Lorna Simpson作品《Blue TrueIllustration》由一家亚洲艺术机构收藏。可见西方当代艺术作品已经进入到亚洲藏家的视野。


白立方画廊在VIP首日售出翠西·艾敏的4件作品,以及安东尼·葛姆雷的雕塑,达明·赫斯特、安迪·沃霍尔、乔治·巴塞利兹及中国艺术家周力的作品,其中安迪·沃霍尔1962年的作品《Campbellchr(39)s Elvis》已售,价格为285万美元。



▲安迪·沃霍尔《Campbellchr(39)s Elvis》,285万美金售出



与之相对的国内画廊带来的本土艺术家作品,虽然销售尚可,但价格上却要低上好几个档次。香格纳画廊首日售出80%的作品,其中包括一张30万元的杨福东摄影作品;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带来的艺术家作品价格在1.5万-30万美元之间;台湾的诚品画廊此次带来了刘小东的个展,除了华人藏家支持外,一位美国藏家以16万美元的价格购入了一幅刘小东的油画;而同样是由顶尖画廊卓纳带来的艺术家作品——中国本土艺术家刘野的《书画第六号》,售价仅35万美元,这与同时期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相差甚远。这些数字背后渗透着丝丝悲凉。


▲刘野《书画第六号》



欧美画廊会挑选什么样的作品来国内?



如今,中国拥有越来越多的藏家,西方世界也对中国艺术市场愈发感兴趣,而香港是分割这块蛋糕最好的地方,艺术品交易无税率且运输方便。背靠着神秘大陆的香港,早年还得靠它税收自由港的身份在艺术圈产生竞争力,近几年已经成为国际艺术市场的重要占据地。


中等价位、有一定国内知名度的艺术家是销售首选


为了迎合亚洲藏家的口味,欧美画廊煞费苦心。对于多数欧美画廊来说,选择中等价位,在国内已经有一定知名度和市场的艺术家作品是他们的销售首选。


来自柏林的neugerriemschneider,带来数件标志性的埃利亚松的装置作品。在此之前,北京的红砖美术馆、上海的龙美术馆(西岸馆)都曾举办过埃利亚松的现象级个展,媒体洋洋洒洒的报道,朋友圈的秀图,就连没去看过展览的朋友对埃利亚松这个名字和他的作品也会有些印象。虽然neugerriemschneider画廊对于国内藏家来说十分陌生,但其选择带来的艺术家埃利亚松会使观众产生一种亲切感,从而缩短该画廊与亚洲藏家的距离,破除了陌生感。


无独有偶,来自洛杉矶的Blum&Poe带来一件巨大的奈良美智雕塑作品。奈良美智近些年在国内市场可谓名声大噪,与村上隆、草间弥生一起撑起了日本当代艺术半边天,俘获了众多80、90后的心。佩斯画廊也以6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件奈良美智的作品How Yer Doing? Stayin’True to You?。



▲Blum&Poe带来的奈良美智雕塑



此外,路易丝·布尔乔亚系列版画以约40万美元售出;李禹焕的《对话》以30万美元售出;朱利安·奥培《People.26》以8.5万英镑售出;白立方画廊的安东尼·格姆雷的作品以 40万美元售出。这几位艺术家或个展、或群展,都算有在国内“露过面”,而50万美元以内的价格也算是香港巴赛尔里比较适中的价位。


大牌画廊更注重普世意义


对于更大牌的欧美画廊来说,除了考虑销售,他们还会考虑到艺术作品的普世意义。他们希望让亚洲藏家更多的接触到西方当代艺术,了解与学会欣赏,而后再是购买。许多欧美画廊正借助香港巴塞尔这个具体影响力的平台在向亚洲藏家展示西方都有哪些好的当代艺术。


“亚洲的藏家更喜欢传统的绘画作品,但我们需要平衡好藏家的喜好与我们自身“严谨”、“概念”的定位。”Simon Lee画廊的老板在谈到他们是如何挑选、考虑能够带进亚洲市场的艺术家时这样表示。


▲ Simon Lee画廊



卓纳画廊也很早的意识到这点。自2015年以来,卓纳画廊每年都会带来与众不同的西方当代代表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尼奥·劳赫、米歇尔·波利曼斯、杰夫·昆斯、吕克·图伊曼斯、卡罗尔·波维等。“我们将艺术家带到香港亲自与这里的客户会面,这非常重要。”卓纳说,“香港巴塞尔一直是我们介绍艺术家和全球计划的重要平台。”



▲ 2018年香港巴塞尔上杰夫·昆斯出现在卓纳画廊的展位



在去年的香港巴塞尔上,Lévy Gorvy亚洲区资深总监李丹青卖出了价值3500万美元的威廉·德·库宁的《无题XII》,这也是去年香港巴赛尔上卖出的最高价作品。


李丹青说,“这种封面级的作品作品按理来讲只会出现在纽约的公共博物馆,或者佳士得这种地方。我们做这么大的努力把它带来香港,就是希望给亚洲的藏家带来最好的东西,因为在亚洲你在美术馆或者其他地方看不到这么重要的大师级作品,如果这些客人不去纽约的美术馆,公众看不到,他们可能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东西。”


“我觉得亚洲的艺术市场已经越来越成熟,如果两三年前带这种大师级作品来亚洲,可能大家都分不清楚什么是好的东西,但现在教育越来越多,大家对好和一般东西的分别越来越明显。”



▲2018年香港巴塞尔Lévy Gorvy展位,威廉·德·库宁《无题XII》



欧美顶尖画廊正通过香港巴塞尔这个平台让更多国内藏家认识西方当代艺术家,潜移默化地让中国藏家学会欣赏西方当代艺术,为欧美画廊进驻中国市场做好充足准备。


为了更加融入中国的市场,欧美画廊还不约而同纷纷新签下中国艺术家加入自己的阵营。高古轩选择了具有潜力的中国青年当代艺术家贾蔼力和郝量;卓纳画廊则选择了一位完全符合其风格的艺术家刘野作为新画廊的成员。欧美画廊一面将西方当代艺术家带到中国藏家面前;一面挖掘中国本土艺术家制造“画廊混血”现象,双管齐下俘获中国藏家的心。“良苦用心”背后中国画廊是否感受到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