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再度发力,百年诞辰吴冠中油画市场崛起

2019年正值吴冠中诞辰100周年,市场似乎以其特有的方式表达了对这位大师的纪念。在2018年度的二十世纪艺术家成交榜中,吴冠中以7.7亿元成交额位列第二,仅次于风头正劲的赵无极。


在今年苏富比香港春拍中,吴冠中的《荷花(一)》以1.3亿港元成交,超估价8倍,成为吴冠中油画的第三高价,更是超过了同场中开拍前最受关注的拍品——由古根海姆送拍的赵无极《无题》(1.16亿港元拍出);另一边的保利香港现当代艺术版块特设的吴冠中专题,也不负众望,全部成交,收获5192万港币。


▲吴冠中油画作品《荷花(一)》(1974)以1.13亿港币落槌,加佣金1.30773亿港币成交



《荷花(一)》为何能拍出1.3亿港元?


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拉开了帷幕,此次拍卖将以往沿用的“现当代艺术晚拍”分割为“现代”和“当代”两天晚拍。2019年3月31日晚,“现代艺术晚拍”和“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晚间拍卖”率先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两个专场共上拍55件艺术精品,经过2个半小时的激烈争夺,51件成交,成交率高达93%,收获9亿港币,诞生17件千万级拍品。.


在现代艺术晚拍中,全场最贵拍品来自吴冠中的作品《荷花(一)》,这件拍前估价仅为1500万-2500万港元的1974年罕见大尺幅油画,引发了当晚最激烈的鏖战。以1300万港元起拍后,经过10余分钟、60余口加价,以1.13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3077亿港元成交,超估价近8倍,为吴冠中油画的第三高价。同场另一件吴冠中1996年作品《北国春》则以2537.5万港元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部主管张嘉珍的L0021号牌竞得这件吴冠中作品


这幅《荷花(一)》作品创作于七十年代吴冠中油画艺术的黄金时期,且相较于市场上同时期的作品,其尺幅与题材较为罕见。2015年,同样是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上,吴冠中另一幅《荷花》油画作品以3436万港元的价格拍出,而尺幅小了近一半,只有60.8 x 50.2厘米。


▲吴冠中《荷花》2015年以3436万港元拍出


据《吴冠中全集》及公开拍卖纪录显示,吴冠中在1966至1976这十年间创作的油画作品不过三十幅左右,而尺幅超过一米的,几乎均为博物馆或国家委托之作品,故尺幅达120.5 x 90.5厘米的《荷花(一)》是难得的艺术家为自己所创作的最大尺幅布面油画。


吴冠中一向喜欢画荷花,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吴冠中画集》中,他曾赞美荷花曰:“柔美的花却独具烈性之风骨,傲视群芳者的透红风貌,显得有些狂放、醉意。”目前所见吴冠中最早的荷花大约作于1973年,既有水彩画,亦有油画。在此后二十余年的探索中,他在写实与写意之间,在抽象与具象之间徘徊,将水墨画与油画技巧进行融汇,描绘过各种形态的荷花。



▲吴冠中《荷塘》水墨,设色纸本,2016年保利香港秋拍以1.062亿港元拍出


吴冠中作品市场表现分析


虽然近些年吴冠中的作品价值一直处于一个高位,甚至有数据指出吴冠中作品价值在25年间涨了整整2360倍。但有人质疑这是2011年之后市场呈现出的一种价值虚高表现。


2010年,吴冠中逝世,拍卖行纷纷举办吴冠中纪念专场,2010年至2012年又恰逢艺术市场整体暴涨期。根据雅昌监测中心观察,吴冠中市场在2010年至2011年间无论是作品上拍数量、作品成交总额、单件作品平均成交额都超出此前,并实现倍数增长趋势,形成吴冠中的价值高峰。但2010年前与2012年后的市场峰值却没有带来可观的成交表现。


这一表现在水墨板块尤为突出,但对吴冠中的油画作品表现来说就不适用了。虽然2012年后吴冠中的油画作品价格也随着艺术市场一路下滑,表现差强人意,但到2015年吴冠中的油画开始异军突起,至18年秋拍几乎回到了2011年市场巅峰水平。


▲吴冠中国画拍卖指数,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水墨量大、油画价高


从吴冠中创作的不同体裁的作品均价来看,以油画价格最高,水墨次之。由于吴冠中的水墨作品在创作数量上占据相对优势,水墨板块在总成交额上一直保持着“压倒性”的地位。因此油画板块的作品释出量较少,但却是高价频出的板块。截止2018年底,吴冠中油画共成交435件、占总成交件数的18.2%,而成交额高达37.35亿元、占总成交额的42.4%。其油画均价为873万元,是全部作品均价的2倍有余。


吴冠中1970年代的油画最受认可,主要在于该时期作品写实性强,比较符合国民的欣赏口味,但从吴冠中的艺术生涯来看,它们却并非其最高成就。作为最先进入收藏和学术体系的系列作品,吴冠中70年代的油画在2011年的市场井喷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其中代表作如《长江万里图》、《木槿》等均在2011年取得了远超预期估计的成交,这是由当时的市场环境和时机所决定的。但在2011年之后,这些名作由于累积了太多上行压力,较少释出,即使再度拍卖后续涨幅也并不大,反而是此前处于价格中端的作品在近期迅猛上升,如此次以1.3亿港元拍出的《荷花(一)》。


▲吴冠中《荷花(一)》


70年代为成交主力,高价则集中在80年代及以后


不同时期的作品,吴冠中的作品市场受认可度也有明显差异。将其风格划分可以借用批评家贾方舟的概括为“水彩—油彩—墨彩”三个阶段,始于1950年代、成熟于1960—1970年代、升华于1980—1990年代。据此,可将他在拍卖市场流通分为“1960年代及以前”、“1970年代”、“1980年代及以后”三大类。



在吴冠中各时期作品中,70年代的作品在成交量、成交率、成交额、均价等各项数据中的表现最为稳定,由《艺术市场通讯》统计的吴冠中作品拍卖TOP20中,70年代的作品占到了9件之多;但在6件过亿作品中,1980年代及以后的作品占了4件。


▲吴冠中作品拍卖价格TOP20


可以说吴冠中后期的作品精品高价更多。这一时期作品,尤其是大尺幅名作自完成后即进入重要私人收藏,因而不像1970年代作品有较多的市场流传。其中质量上乘的作品直至近几年才逐渐浮出水面,连续几个高价引领了吴冠中油画价格的整体上涨,带动了新一轮的上行周期。


吴冠中作品的市场流传与价值推高


吴冠中一生创作极丰,但是精品多数藏于美术馆中,这也是近年影响吴冠中作品价格的因素之一,据行业人士介绍,除去藏于美术馆的作品,一部分流传在海外市场,一部分已于2010年吴冠中逝世后再次交易,藏于各资深买家手中,非轻易也难得上拍,而频繁上拍的拍品多数是吴冠中中等质量作品。


  • 香港-北京-香港


80年代末90年代初,吴冠中艺术作品开始流入香港市场。香港万玉堂和新加坡斯民艺苑等均在新加坡和港台推广吴冠中作品,最大买家是在新加坡活跃的华商郭瑞腾,他陆续收藏了上百件作品。而此时拍卖行也开始关注吴冠中。据悉,1984年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就出现了吴冠中作品,以万元左右的价格成交,到1989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他的《高昌遗址》已飚涨到187万港元,创下当时中国油画拍卖的最高价。


2004年开始,中国内地艺术市场全面打开,具备成熟市场培育背景的吴冠中在内地首先得到认可,吴冠中作品也纷纷从海外回流,一二级市场同时展开对吴冠中的关注。2006年,吴冠中油画《长江万里图》就曾以3795万元在北京瀚海的拍卖场上成交,而这件作品最近一次成交是在2011年北京艺融以1.495亿元的高价拍出。北京卷石轩美术馆也开始陆续购买了吴冠中作品四五十件。此后,吴冠中艺术市场“主场”又回到中国。


▲吴冠中《长江万里图》


从“吴冠中作品拍卖TOP20”中可以发现,2010年后,吴冠中的高价作品几乎全集中于北京拍出,而这与其作品流传历程有着相当大的关系。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以后,吴冠中的高价作品在香港市场又出现了非常好的表现,结合前文中提到的这波行情主要以其油画作品所带动,而香港其实对于油画作品的接受度表现要好于书画。如今,吴冠中在香港市场梅开二度,其市场行情可以说是进入了非常稳固的阶段。


  • 万达集团的助推


从商业运作来说,万达的介入对吴冠中的成功,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同时也是吴冠中打开回国大门的主要推动因素。


1999年大连举办建市百年庆典时,吴冠中来到大连,来到宝玥斋。他看到万达集团有他的《香山春雪》、《泼墨漓江》、《竹舍》等作品,很是激动。他问:这些作品“曾经流到海外的,怎么会又在这里?”《香山春雪》是当年吴冠中在美国办展时送给一位美国朋友的,没想到这幅作品被万达集团买了回来。从此,吴冠中与万达集团建立了良好关系。


▲吴冠中《香山春雪》,2016年嘉德春拍以920万拍出


此后,万达集团又在吴冠中指点下,陆续收购了他近20幅作品。万达集团先后共藏有吴冠中画作70余幅,大多是吴冠中的重要作品。2004年6月,万达集团拿出这70余幅作品,做了一个吴冠中全球巡展,代表中国在法国巴黎参加中法文化年活动,引起轰动。


1992年,大英博物馆打破惯例,首次为在世画家吴冠中举办大型个人画展。这也是吴冠中一生中最关键的一件大事,大英博物馆从来没有为活着的画家做过画展,然后吴冠中就和大英博物馆联系到了一起,意味着吴冠中是东方最优秀的艺术家。由此,吴冠中获得的了极大的知名度。


▲吴冠中在大英博物馆前


在这个背景下,万达集团联手中法文化年组委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推出吴冠中水墨画世界巡展,这里要强调的是,这个巡回展,展出的是万达集团收藏吴冠中的画。万达这个举措,名利双收。同时世界媒体都围过来了,影响力巨大。吴冠中曾获法国文化部最高文艺勋章和巴黎市金勋章,以及法兰西学院院士称号。在法国获得这些荣誉,吴冠中也是中国第一个人。就凭着吴冠中在英国、法国获得的这些荣誉,他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不言而喻。


随着内地买家对吴冠中认知的逐渐深入,以及需求的增大,吴冠中的主力市场也从港台、东南亚逐渐回流至内地,其晚期重要作品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