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画廊凭何成为“2019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最热销画廊TOP10”唯一的中华区画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近日,雅昌艺术网对香港巴塞尔的销售情况进行了不完全统计(采集到近100家参展画廊的销售情况),根据资料得出了最贵作品、艺术家、热卖画廊的TOP排行榜。在“最热销画廊TOP10”合计成交额超过了4000万美元,占比超过所有采集样本画廊总成交额的40%,可见这些画廊强劲的销售能力。


十家画廊中,一半以上是熟知的国际画廊,包括卓纳、豪瑟沃斯、白立方、高古轩、佩斯画廊等,也有包括GalerieThaddaeusRopac、AlmineRechGallery、Blum&Poe等不太为国内熟知的国际画廊。其中,耿画廊是入选“2019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最热销的画廊TOP10”榜单的唯一一家中华区画廊。这家画廊为何有能与一众大牌画廊相媲美的销售能力?它在经营上有何过人之处?


▲资料来源:雅昌艺术网及巴塞尔艺博会官方资料



对待销售:我们只卖对的藏家


在每年巴塞尔上,耿画廊是为数不多可以与西方大画廊在销售成绩上媲美的亚洲画廊。据不完全统计,今年耿画廊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中售出23件作品,成交总额约283万美元。包括以1410万港元的价格售出的王怀庆《韩熙载夜宴图–4》(NightRevel);多幅苏笑柏的作品,价格超百万港币;另外画廊带来的蒋友梅个展,展出的12件作品也全部售出。2018年,耿画廊更是以2400万美金的价格售出赵无极作品《12.89-02.90》。



▲王怀庆《韩熙载夜宴图–4》,在本届香港巴塞尔上以1410万港元售出,图片来源:耿画廊提供


今年耿画廊可谓马力全开。在香港巴塞尔之前还参加了首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马上又将迎来弗里兹纽约艺博会。在首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上,开幕首日即售出三件苏笑柏的作品,价格为60万元人民币,苏孟鸿的《魅圆花》以48万台币售出,两件杨茂林的作品以80万台币价格被藏家收入囊中。


对于销售,耿画廊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无论是过去的“大未来”还是现在的“耿画廊”,画廊创办人耿桂英的原则是不跟任何艺术品投机者合作,只跟真正的收藏家打交道。


▲耿画廊空间现场图,图片来源:耿画廊提供


在一次艺博会上,一位北京来的女士对一幅许江的画一见钟情,但她并不瞭解许江。在耿桂英的介绍下,她当场便定下价值12万的许江的画作。并且耿桂英强调,“我跟她讲清,5年之内不允许出售。我不差这一两张画的钱。”如此霸气,不愧于名字中带有“桂英”二字。


如何挑选艺术家?从艺术史出发,寻找令人感动的艺术作品


耿画廊不仅在销售上“固执己见”,就连对艺术家的挑选也是十分严谨。耿画廊一直以来的宗旨是基于美术史的基点来挖掘艺术家。就如吴大羽,耿桂英说,“回头看中国近代艺术史,吴大羽那么重要,怎么没有给他一个位置呢?”


在香港巴塞尔座谈中,耿桂英再次提到,“我个人是从经营西方的现代艺术起家,也因为这样看见当时其中亚洲的缺席,才以常玉作为起点开始找寻同一时代的华人创作者。亚洲的发展状态毕竟还是跟西方不同,而艺术史的脉络梳理,在早期其实多以西方观点或是梳理亚洲脉络,以西方的框架去理解亚洲故事。”


▲耿画廊创办人耿桂英


无论是美术馆还是拍卖行,美术史都是研究收藏绕不开的一环。重视艺术史的这样的出发点和理念使得耿画廊看中的艺术家都在数年后成为拍卖场上的中流砥柱。说起市场,耿桂英说道:“赵无极市场好,可他也等了几十年才被国内肯定;常玉是卖得好,他生前不也穷困潦倒了一辈子吗?虽然我们画廊卖出的作品在拍卖场上价很高,但我们不看拍卖,而是一直坚持发掘尚未被市场认识但却具有经典价值的艺术家。”


此外,耿桂英还表示道,不论是经营画廊或是买卖作品,一定要找寻自己有感觉的、令自己感动的。回看耿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她说,“中早期的艺术家对我有着父亲遗留下来存在在血液中的文化共感,但是当代这些与我同辈的艺术家,例如吴天章、杨茂林,在他们身上我看到我自己生长的土地与时代。”


▲耿画廊空间现场图,图片来源:耿画廊提供


耿画廊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从未改变:专注华人现代艺术发展


在近几年的艺博会上,耿画廊除了主推王怀庆、苏笑柏、蒋友梅等人的作品,也会夹带著赵无极、常玉等更有市场共识度的老牌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是耿画廊前身时期就已经在经营的。


▲苏笑柏《一夕之间》,2018,弗里兹纽约艺博会耿画廊展位作品,图片来源:耿画廊提供


耿画廊的前身是创立于1992年的大未来画廊。大未来画廊早期致力于推广赵无极、林风眠、常玉、朱沅芷等亚洲艺术大师的作品,企图从历史回流中挖掘出经典。


▲朱沅芷《旧金山街道与施工一景》,1926,弗里兹纽约艺博会耿画廊展位作品,图片来源:耿画廊提供


耿桂英说:“当我有机会架构自己画廊性格时,思考的重点,就是站在宏观的历史角度去看华人油画的地位。如果说,世界是采取横向对你袭来,那么,我要建构的就是一个直向的发展。因为,只有把根基挖深、挖进去,才能让生命得以往上攀生。对西方来说,他们看的或许是一种东方的文化情怀,但对我们来说,看得就是千古累积下来的底蕴。”


对于未来,耿桂英说,“随著中国的崛起,我想华人的市场也会有所影响,大家有更多机会重新看待与梳理华人文化涵养下产生的作品。”


▲耿画廊空间现场图,图片来源:耿画廊提供


从过去的大未来画廊,到现在的耿画廊,再到耿桂英对未来的看法,其实耿画廊始终未变。如同耿桂英在巴塞尔期间所言,耿画廊的经营,一直都是专注在华人的现代艺术发展,不会特别改变经营方向。


耿画廊所经营的艺术,不单单只是一种浮面化的亚洲现当代艺术,更是一份属于这个世代的亚洲观点,并持续支持推广着有影响力及潜力的亚洲艺术家。正如耿桂英所说,“耿画廊的经营追求的是能够在历史的无限深邃裡,看到当代的无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