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为:中国不缺藏家资源,缺失的是优质的服务与专业的内容


与周大为会面是在其名下主营业务之一的信都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此时的他刚刚结束了一个短暂的工作会议,紧接着便要接受采访。


周大为说:“我的全部生活是工作,没有周末、没有休假,艺术就是我的休息。”25%的时间周大为会花在艺术上,收藏也好、从事艺术工作也罢。于他而言,切换至艺术领域工作的时间便是他的假期。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12.jpg

周大为



藏家周大为
“美术史很重要。

2003年起,周大为正式涉足当代艺术收藏,如今的他早已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收藏体系与习惯。他有自己的收藏标准:首先,是会先考虑艺术家是否在自己的收藏体系中;其次,会考量艺术家未来的市场是否有发展前景。
或许是学习艺术史的缘故,周大为在收藏中许多基点都是依据美术史的发展轨迹。他会考虑收藏的这位艺术家在美术史的角度是否能被留得下来;该艺术家对于美术史有怎样的贡献;以及,艺术家是否能改变未来的美术史等等。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11.jpg
▲周大为收藏作品:刘韡《紫气》


这些年,周大为的艺术收藏已达五六百件之多,他说:“艺术收藏在我个人财富中占据很大比重,至少有30%-40%,甚至更高。”他的收藏涉猎非常广泛,从早期集邮集币,到收藏吴大羽、吴冠中、赵无极等一众亚洲现代主义大师的作品,再到后来收藏当代艺术、影像等更为前卫的艺术作品。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10.jpg

▲周大为收藏作品:杨福东《国际饭店》


我们以为周大为的收藏品味变了,其实不然。“我的收藏轨迹没有多大变化,中国的现代主义依然是我一个很大的研究方向。” 至始至终,周大为所购买的作品都是以“找出中国艺术史的细分传承为基点——从中国的现代主义开始,到如何影响至现在的中国当代艺术发展。


周大为说:“吴大羽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认为他是现在中国美术学院(前身为杭州国立艺术院)的开山鼻祖之一,影响了中国现代主义一直到当代艺术的整个发展过程。例如,他的开放意识引导了赵无极后来去法国。所以中国艺术史的传承是有一条非常清晰的脉络” 。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9.jpg
▲周大为收藏作品:吴大羽《无题》


而对于未来市场的考量,周大为很看重艺术家背后的支持机构。他提到,艺术家的代理画廊是很重要的一块。只有优质的画廊才能使艺术家有更长远更常青的发展。“这个时代的美术史,画廊的主导是非常强势的,美术馆背后的资金支持大多也是通过画廊和大藏家。藏家虽然很重要,但是主要还是由美术馆、画廊引导的精英主义和精英文化在推动着这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当代艺术的发展。毕竟藏家也是根据这些专业人士的意见在进行收藏。


在许多人还没有摸清当代艺术,尤其是年轻的当代艺术家里有哪些值得关注时,周大为已经很清楚的认识到哪些是自己想要的——那些能被优质的画廊、美术馆体系接纳的艺术家,将会是未来艺术史中不可缺少的人。



艺术赞助人
“我收藏的都是卖不掉的东西。

85年出生的周大为,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心态,早早地揽起了不属于这个年龄,甚至许多人一辈子都难以担负的社会责任。


“对我而言,做艺术一半是兴趣,一半算是一辈子的事业”。周大为虽然很了解市场,但很大一部分在艺术上的金钱配置并非投入在购买市场型的作品,而是每年用于投资支持许多艺术家的创作与项目,并且这些投入大多是没有回报的。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8.jpg
▲周大为


周大为说,“如果没有像我们这样的人,中国的艺术市场发展会比现在更糟糕。”他觉得很多东西虽然不赚钱,但能进入到美术馆、进入到双年展的作品应该要被支持,这才是社会的进步。所以在画廊没有钱来支持上海双年展艺术家创作时,周大为不遗余力地支持了许多。


周大为谈到,像余德耀、乔志兵、刘益谦王薇夫妇,他们都是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很重要的人物。对于为什么没有像其他藏家一样选择创建美术馆,他这样回答,“我所做的是希望可以帮助到中国艺术市场生态的构建,所以我选择的是体系里没有被做的很好的。选择做ART021是因为当时上海没有特别好的艺博会,而画廊在那个阶段也还不够,所以我赞助了天线空间,以及许宇画廊(LeoXu Project)。而美术馆如今已经有一些做的不错的了,我就没有必要再去做了。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6.jpg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7.jpg

▲Cc基金会“器世界骑士的游戏世界”陆扬个展,展览现场


他补充说,“美术馆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用于运营维护一个巨大的物理空间,如此,反而没有预算再去支持中国优质的艺术家和艺术项目” 。因此,周大为从来不会和其他藏家抢画廊好卖的东西,而是去买那些画廊卖不掉的作品,来支持画廊、支持艺术家的成长。这也就是为什么熟悉周大为的人会评价他是一个“干净”的人。


即便是身为藏家,又同时从事着艺博会和画廊这类具有商业性质的艺术活动,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遵循着事物的规则与本质。周大为说,“我做的所有这些事都是为了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把好的艺术推广给大众,艺博会是一种方式,Cc基金会也是一种方式。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5.jpg
▲Cc基金会“amalia pica无声”展览现场



艺博会创始人
“我们有一个小清新的精神,但不会把它用在做‘生意’上。

如今的ART021已经是上海艺博会的标杆,是推动上海当代艺术市场发展的核心力量之一。谈及初衷,周大为当时并没有想到上海的艺术市场会发展的如此之快,之前只是想覆盖掉运营成本支出,并能为上海的艺术生态做一点贡献,“当时上海的艺术市场很糟糕,也没有好的艺博会。”周大为如是说。

而当问及是否会考虑亏损这一问题时,周大为坦言自己是生意人,若是亏损也不会年复一年做了。艺博会毕竟是一项生意,周大为很清楚知道自己要如何做才能使艺博会不亏损。无论是第一届的ART021,还是第一届的JINGART,又或是往后至今的每一届,在周大为这里都不存在亏损。因为身为生意人的他,十分明确生意的本质是什么。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4.jpg
▲2018ART021现场


“从宏观角度而言,我们的年交易额能达到多少,在大致知道交易额的变化趋势后,便能做很多微观调控,比如画廊数量是否需要增加,又或是减少……市场的交易额就只有这些,分摊到所有人能剩下多少……所以我们更多考虑的是客户来我们这里能否赚到钱,因为只有他们赚到钱,你才能赚到钱”。


而对于西岸艺博会的迅猛发展,周大为气定神闲地表示道,“这是外界对我们的比较,我们从来不会考虑这些,只是做好最本质的东西” 。


与周大为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许多人的认知中,大画廊一定会比小画廊销售得好。但ART021的表现却恰恰出乎意料——“我们发现周边的销售往往会比一层中心位置卖得更好。”由于大画廊带来的大多是大件作品,且价格也更高,购买者基本是那些心知肚明的大藏家、美术馆等。因此,反而是周边的一些本土画廊卖的更好,并且吸纳了不少新的藏家进入。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3.jpg

▲2018ART021展厅现场


周大为表示,ART021一直提倡的是更多人接触艺术、消费艺术。“我很骄傲的说,我们培养出多少如今的新藏家,有年轻人,有互联网大佬。”艺术市场需要造血,周大为非常激动又忱挚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一起加入到造血的队伍中来。



藏家需要的是服务与内容
“中国不缺藏家资源,缺失的是优质的服务与专业的内容。

“我认为服务非常重要。艺术品作为一种极端的奢侈品,那必须要以一种极端的方式给消费者享受到应有的体验。


周大为认为,在艺术领域里最不可或缺的服务在于提供专业性知识,并且要把复杂的东西变成简单化,去帮助那些对艺术感兴趣却并不懂艺术的购买者去了解艺术、接纳艺术。“这就需要用专业性打动他(购买者)的知识结构,需要让他觉得这件作品是值得花那么多钱去收藏,去买一个知识的。”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2.jpg

▲JINGART主创人员 左起:周大为、应青蓝、包一峰


在周大为看来,中国不缺藏家,只是没有用心培养好这个市场。“中国那么大的市场,那么多有钱人,为什么不进来。有些有钱人其实来了,但是被坑了,买错东西或是买到假东西。现在有许多新的平台,为了赚钱,组织一批藏家来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却因此伤害了他们。反而是当时金融危机时期,有一批被市场打压下去的艺术家,他们在艺术史中其实是很重要的,为什么不把他们的职业生涯再救活呢?


现在很多艺术机构没有去把最本质的内容和服务做好,周大为谈到,画廊想要吸纳新藏家方法有很多,“(按类型分),有些藏家可能想投资,想资产配置;有些人可能真的很喜欢文化,以前没钱现在有了钱;还有一些现在也没有什么钱但还是喜欢文化、喜欢艺术。你可以给他们推荐不同的作品,最主要的是让他们先买起来。因为只有买了的人,才会去关注这样东西,才会影响到周围的朋友(不断进入进来)。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1.jpg

▲2019 JINGART现场


周大为始终认为并强调,艺术市场中最核心、最本质的是内容。若要说方式,那便是抓住精英文化的思想与理念,用喜闻乐见的方式去推动。



Q&A
周大为 ×艺术市场通讯

微信图片_20190814094407.jpg


Q1:作为千禧一代,您与老一辈藏家在收藏理念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不太喜欢用“千禧一代”或是“老一辈”这样的名词来定义藏家,就像一些年纪大的也会买当代艺术,年纪小也会收古代艺术。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收藏体系的变化。从以前必须经历“倒手”的方式来以藏养藏,到如今真真正正的买艺术品来收藏。包括现在,年轻人购买艺术品,可能先从KAWS、村上隆,甚至于衍生品入手,这都是一种方式。


Q2:您在收藏方面之后会有哪些规划?

我的收藏很明确,我不是一个喜欢买很多艺术家作品的人,我会盯着几个艺术家,跟着他们的职业生涯去持续的支持他们的发展。而新的艺术家会根据我全球的关系网络,我是众多美术馆的理事和会员,包括泰特美术馆、古根海姆、尤伦斯、复星艺术中心、M+等等,会得到许多消息,他们会推荐,同时我自己也会去做研究。


Q3:您可以为我们分享一些您在艺术收藏上的建议吗?
如果你只是为了赚钱投资股票就好,但如果想要长期保值同时又能很好的在思想上、文化上有所回报的话,可以买艺术品。我给的这几年的建议是,好好回归探索我们中国本土的优质艺术家。尤其是那些以前暴涨过的,学术价值很高,现在却很低迷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些年很多人在买西方的东西,反而把中国艺术家给忽略了。巴菲特说过要找基本面好的东西,在艺术市场里,学术价值就是基本面,所以艺术收藏要找学术价值高,但价格又不太好的东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