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price 2019上半年艺术市场报告:当代艺术品需求上升


近日,Artprice发布了2019上半年艺术市场报告。报告提到,Artprice的当代艺术品价格指数攀升了40%,并直指导致价格攀升的原因在于市场供应收紧,但需求在急剧上升。(注:Artprice报告中的“当代艺术”指1945年以后出生的艺术家作品)

当代艺术成交额在上涨

今年上半年成交额最高的拍卖会——2019年5月15日在佳士得纽约举行的“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共售出58件拍品,成交额达5.38亿美元。


640.webp.jpg
▲2019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现场


过去20年间,现代艺术扮演着推动高端艺术品市场的主要角色。而到如今来看,随着当代艺术的崛起,现代艺术重要性开始相对减弱。截止报告发布,现代艺术的销售额下降了22%。该板块的主要艺术家: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阿梅迪奥·莫迪里亚尼(Amedeo Modigliani)和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重要作品均未在上半年度的拍卖场上出席。而相反,当代艺术中的一些经典艺术家却有着不错的成绩。

作为亚洲领先的艺术市场中心香港,2019年上半年当代艺术品的销售额增长了56%,是使所有艺术板块总销售额得以维持上涨的主要原因。
对于当代艺术品价格的增长,报告给出的原因为市场供应收缩。Artprice创始人兼总裁蒂埃里·埃尔曼(Thierry Ehrmann)也表示:“艺术市场的供需存在不平衡。
在强劲的经济形势,以及负利率或接近于零的再融资利率的推动下,艺术品的需求持续增长。本年度香港巴塞尔的疯抢式购买便是强有力的证明。


640.webp (1).jpg
▲2019香港巴塞尔现场


然而,在这样的情势下,藏家惜售成了市场供应收缩的主因。一些藏家认为,他们的藏品未来几年肯定会升值;并且当下的艺术品交易环境也尚未达到最佳状态,无论是通过拍卖行还是画廊,交易成本仍然很高。



哪些当代艺术作品最好卖?


报告中提到,这些被认为是当代艺术中的经典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和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的拍卖表现,是促使当代艺术品成为所有艺术品类中增长最快的主要因素。
杰夫•昆斯(Jeff Koons)于1986年创作的《兔子》无疑是上半年最引人注目的当代艺术拍品。《兔子》这件作品,标志着传统雕塑概念的结束,以及当代艺术新时代的开端。


640.webp (2).jpg
▲杰夫·昆斯《兔子》


这件1米高的不锈钢兔子雕塑,以4000万美元起拍,最终以80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9107.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6.26亿元)。不仅刷新了杰夫·昆斯的个人作品全球最高价纪录,夺回在世艺术家最贵纪录的宝座,同时该作品在全球拍卖史上最贵拍品纪录中排名第20,在他之前的艺术家包括毕加索、贾科梅蒂、高更、塞尚等众多现代主义大师。这意味着,某些新创作的艺术作品如今已能跻身至杰作的行列。

就如“2019上半年艺术家拍卖纪录TOP10”榜单中,有3件作品是近35里的创作,分别是杰夫·昆斯《兔子》、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蜘蛛》和KAWS的作品《THE KAWS ALBUM》。


640.webp (3).jpg
▲2019上半年艺术家拍卖纪录TOP10


对于以财富保值为主要目的的超高净值的投资者而言,许多顾问会建议选择百万美元级别以上的作品,因为这个价位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艺术家、画廊和收藏家都较为认可,是市场中较为重要的作品;同时,这一价位也存在上涨的空间。

彼得•多伊格的《峡谷中的建筑师之家》(The Architect's Home in the Ravine)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彭博社(Bloomberg)记者卡蒂亚·哈萨克娜(Katya Kazakina)指出,这幅作品在2019年巴塞尔艺博会中高古轩画廊上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而这件作品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被重复上拍不下5次,且价格逐年攀升:


  • 2002年6月26日,伦敦苏富比;$474,800

  • 2007年5月15日,纽约苏富比;$3,624,000

  • 2013年2月13日,伦敦佳士得;$11,975,900

  • 2016年2月11日,伦敦佳士得;$16,346,100

  • 2018年3月07日,伦敦苏富比;$19,958,600

该报道还提到,这件作品的最后拍卖购买者阿卜杜拉·查蒂拉(Abdallah Chatila)并不是心甘情愿的买下这件作品。查蒂拉以100万美元的价格提出了不可撤销的报价,由于该出价为唯一出价,所以只能归其所有。而一年后,这件作品被放在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出售,所售价格仍在在继续攀升中。


640.webp (4).jpg
▲彼得•多伊格《峡谷中的建筑师之家》



巨大需求主要来自哪里?


随着近几年私人美术馆的崛起,当代艺术作品有了新的据点。这也是市场对博物馆级别的当代艺术作品需求量提增的主要原因。

在新开的博物馆、美术馆中,绝大部分定位在当代艺术,如位于南非开普敦的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位于希腊雅典的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位于美国洛杉矶的洛杉矶布洛德美术馆等等。


640.webp (5).jpg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


640.webp (6).jpg
▲洛杉矶布洛德美术馆收藏着近两千件当代艺术品


而一个具备影响力的博物馆必须有一定的藏品基础。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目前已拥有馆藏作品超过15万件、2万多部电影以及4百万幅电影剧照。对于一个新建不久的博物馆、美术馆而言,这几年必然是一个需要持续购买、积累藏品的过程,这也促使了当代艺术市场进入至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另一方面,一些顶级美术馆也处于结构性调整,藏品换血。如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在5月16日委托纽约苏富比拍卖一幅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克·罗斯科的画作《无题》(Untitled),筹集资金以购买更多当代艺术作品。

640.webp (7).jpg

▲马克·罗斯科《无题》


无独有偶,伦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中,MoMA送拍了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的《沙发上的少女》,该作最终以384.28万英镑(3381.87万人民币)成交,收益拨归购藏基金,同样用以继续购入新的收藏。


640.webp (8).jpg
▲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沙发上的少女》


因此,由于博物馆的巨大需求支持,当代艺术市场将相对于其他板块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更具有看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