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购入中国当代艺术品的黄金时期?听苏富比专家怎么说


今年十月的香港秋拍,苏富比将重点呈现“无涯:吉利翁·库维中国当代艺术珍藏”拍卖专场,拍品涵盖曾梵志、张晓刚、刘野、岳敏君、方力钧、周春芽及王广义等重要中国当代艺术家1990年代的代表作。共30件总估价逾7,300万港元的藏品将于2019年10月6日登场。据苏富比亚洲区副董事、当代艺术部专家博里斯(Boris Cornelissen)透露,“无涯”专场与最受关注的“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在拍品数量上将不分伯仲,其分量可见一斑。
 
昨日恰逢苏富比于上海举办2019秋拍预展首日,我们就该专场,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行情相关问题采访了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部的有关专家。


image1.jpeg
苏富比2019秋拍预展(上海)
 

出售的原因
西方藏家对中国艺术品的兴趣持续跌落?


“无涯”专场拍品均来自比利时安娜-玛丽· 吉利翁 · 库维男爵夫人(Baroness Anne-Marie Gillion Crowet)的私人收藏。2004 年吉利翁· 库维男爵夫人自正式探访中国后开始购藏中国当代艺术。逾十年来,“吉利翁· 库维收藏”一直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市内一座名为“La Moutarderie Nationale ”的古迹建筑展出,此建筑前身为一所芥末工厂,其工业风格的独特氛围,与藏品相互映衬。据悉,此次拍品的数量大约占到“芥末工厂”公开展出的全部中国当代艺术品的80%左右。


image2.jpeg
吉利翁 · 库维男爵夫人与她的艺术收藏


image3.jpeg
吉利翁 · 库维夫妇展示艺术作品的空间“La Moutarderie Nationale”
 
吉利翁 · 库维夫妇大规模售出其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行为,不免令人联想到同样来自比利时的另一对曾经热衷中国当代艺术的男爵与男爵夫人——尤伦斯(Ullens)夫妇。2009到2017年,尤伦斯夫妇陆续抛售价值逾14亿人民币的中国艺术收藏,并于2016年售出其在北京创立的公共艺术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此举曾在中国艺术圈引发巨大争议。

当时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尤伦斯曾公开表示自己将长期赞助中国当代艺术发展,长期从事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使得许多优秀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们愿意低价将作品卖给他。因此后来他低入高出,带着丰厚收益离开中国时,许多人对此感到不满。艺术评论家陈履生甚至在微博上说,“中国的艺术市场被尤伦斯玩了一把,且手段高妙:用中国的东西来赚中国人的钱,同时还引导了中国艺术市场的走向。”

早在2011年,艺术中国等媒体就曾预测,尤伦斯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行为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极有可能引发其他欧洲藏家的持续抛售。吉利翁 · 库维夫妇是否也受其余波影响?欧洲藏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趣是否还在持续跌落?这些我们尚无法盖棺定论。

“但值得注意的是,吉利翁 · 库维男爵夫人售出的艺术品完全是她的私人收藏;且据我们所知她的藏品购自画廊和拍卖场,而非艺术家本人。” 博里斯说。可见,在这一点上,吉利翁 · 库维男爵夫人的收藏目的、藏品来源等与前者大有不同,因此自由易手完全出于个人原因,也无可厚非。


image4.jpeg吉利翁 · 库维夫妇展示艺术作品的空间“La Moutarderie Nationale”
 
至大规模出售的原因,苏富比专家给出的答复是 “这些收藏已构筑了男爵夫人生命中一个完满的阶段,在他们的展览空间中公开展示了约12年之久,他们现在考虑发展一些新的领域。”


苏富比专家观点
现在反而是购入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品的黄金时期?

自2011年达到前所未有的顶峰以后,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就一路跌落,而后逐渐进入漫长而艰苦的调整期。直至今年春拍,依然未见回转。据艺术市场通讯《2019春季中国古董艺术品市场报告》统计,2019年,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古董和艺术品总成交额为96.86亿人民币,同比下滑1.76%,基本符合先前保守的行业预期。

短期内市场规模难以回归到2011年的水平,该观点基本已经形成行业共识。主要原因包括:2011年春季峰值后市场规模暴跌一半有余,现阶段市场参与者信心不足,投资、消费都相对谨慎;泡沫化现象冷却后,部分投机者决定退出,该部分资本短期内不会回归;严峻的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也对高消费行业打击重重。

博里斯承认“近几年来的市场行情确实无法与过去媲美。”但他反而认为现在更适合入手:“因为市场的冷却,导致许多优秀的艺术家、艺术作品在这段时间并没有得到其应有的关注,而这实际上为买家提供了良好的机遇。”话里话外暗示当前市场供过于求。


image5.jpeg
苏富比亚洲区副董事、当代艺术部专家博里斯

他尤其看好9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并以美国的波普艺术为例说明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与艺术家所关联的时代语境,是进行收藏选择时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点。例如,美国的波普艺术是1960年代巨变的文化、经济和社会的写照。如果你用类似的视角反观中国,会发现这些作品见证了中国艺术史上最重要的社会、文化及政治思潮演变时期之一,因此作品本身的重要性也难以磨灭。”

亚洲苏富比当代艺术部研究主管陈敏熹也同样认为“总的来说,市场调整期通常是购入藏品的好时机。”但就藏品的选择,她补充强调了 “艺术本身的美学价值,即长久性的价值”的重要性。


image6.jpeg
亚洲苏富比当代艺术部研究主管陈敏熹
 

重点拍品解析

博里斯认为:“男爵夫人虽然并未对中国当代艺术史开展过系统性的研究,但却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悉心搜集到由1990 年代至今最具影响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和他们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男爵夫人对艺术的敏锐直觉来自于丰富的收藏经验。虽然收藏中国艺术只有十多年,但他们的其他艺术收藏其实可追溯至二十世纪60年代。苏富比布鲁塞尔和卢森堡董事总经理埃马努维尔·凡·德·普特(Emmanuel Van de Putte)这样评价道:“比利时藏家的收藏品味向来前卫。自二十世纪下半叶开始,吉利翁 · 库维家族建立起一个顶级艺术收藏,涵盖新艺术主义(Art Nouveau)珍品、马格利特(Magritte)之重要代表作,以及极为全面之当代中国艺术系列。我们很荣幸能呈献这个充分体现了藏家卓识远见的珍藏。”

刘野的《烟》是此次上拍作品中最为引人注目的精品之一。它为艺术家于2001-2002 年创作的三幅赤红色巨作中的一件, 另外两幅分别为《剑》和《枪》。《枪》现属于M+希克收藏(M+ Sigg Collection);而《剑》亦纳入著名私人收藏,2013 年以3700万港元的价格在香港苏富比落槌,刷新并且现在依然保持着艺术家单件作品拍卖最高记录。


image7.jpeg
刘野《烟》,2001至2002年作, 
压克力画布,178 x 365.5 公分 
估价: $25,000,000-35,000,000 港元 
 
另一焦点为张晓刚《大家庭 16 号(血缘系列)》,作品罕有地采用五人构图,在整个“血缘”系列中仅有两幅采用了五人构图。


image8.jpeg
张晓刚《大家庭16号(血缘系列)》
1998 年作,油画画布,200 x 250 公分 
估价: $20,000,000-30,000,000 港元 
 
而岳敏君《风筝》则为艺术家著名的“笑脸系列”中的早期重要作品。 


image9.jpeg
岳敏君《风筝》
1993年作,油画画布,181 x 248公分
估价:5,000,000-7,000,000
 
陈敏熹还提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Philip Tinari)对其中部分艺术作品做了深入研究,我们会在即将完成的图册中收录他的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