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艺术顾问的工作,你还认为那是老套的艺术中介吗?


随着艺术市场收藏需求的增加,以及艺术品行业产业化的逐渐完善,市场对艺术顾问专业水平和数量的需求也在不断提升。不仅如此,艺术顾问所需要涉猎的范围也不再停留于过去所认知的私人藏家的艺术品买卖指导,早已延伸至艺术金融、艺术品相关的文化产业项目等更为宽广、多元的领域。在这个高速发展的艺术行业里,你足够与时俱进吗?



市场对艺术顾问的需求增加

自2010年前后中国艺术品行业达到第一次高峰,艺术顾问的角色便开始逐渐在国内被重视起来。


2016 年,苏富比遭遇亏损,全年的净收益相比2015 年下降了约30%。尽管如此,苏富比仍在2016 年以8500万美元价格收购了艺术品投资顾问公司“ArtAgency,Partners”,以加强私洽业务。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苏富比在私人洽购领域成交总额增长达到37%,可见成效。


640.jpeg
▲图片来自:ArtAgency,Partners


同是2016年,弗里兹艺博会也宣布自己将在弗里兹大师展上引入为顾客量身定制的艺术顾问服务,作为VIP参观的延伸部分推出,以回应当下多元性与日俱增的收藏市场。


弗里兹大师展评审委员会成员,同时也是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联合创办人的伊万·沃斯(Iwan Wirth)对此表示,“艺博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而我们希望可以通过在艺博会中提供的艺术咨询服务,为新藏家们理清艺术市场中各种复杂的情况,为他们提供真实而中肯的业内信息,并且为那些想要从自己原有领域扩展出去的资深藏家们提供支持。从整体上来说,就是为藏家们服务”。


640-1.jpeg
▲伊万·沃斯


从一些重要的艺术事件决策和表率中,我们愈发感受到市场对艺术顾问服务的需求上升。在面对那些没有时间去学习艺术史,也没有时间去不透明的艺术品市场“摸爬滚打”的买家时,艺术顾问能提供给他们最直接有效的帮助。


而对于艺术品销售者而言,艺术顾问的存在也是非常有必要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就表示,“因为画廊所接触到的藏家群体相对固定,而藏家接触到的画廊范围不可能那么广,也没有时间去广泛接触,这正好是艺术顾问的工作,他们一方面可以帮画廊拓展藏家群体,也能替藏家寻找更多更好的资源”。



艺术顾问需具备哪些素养


在艺术品交易环节中,艺术顾问的重要性不可或缺,大量的市场需求使艺术顾问成为“香饽饽”,但若论专业水平,国内能达到标准的屈指可数。中国当代艺术领域最早从事艺术顾问的人之一的伍劲就表示,“现在从事顾问工作的大多是拍卖公司的从业者或是美术馆、画廊的专家,还有艺术院校的教师,但是专职做这行的人非常少,整个圈子也就不到10个人”。


在伍劲看来,只有大的藏家或基金才能聘得起顾问,为散户提供帮助的人不能称之为“顾问”。“他们喜欢‘艺术顾问’的名号,但他们只是dealer,中国人俗称‘倒爷’,做的也只是中间‘撮合’的工作。


640-2.jpeg

▲伍劲


那艺术顾问究竟是指哪一类人群?他们需要具备哪些素养?


艺术顾问的概念在欧美早已行之有年。收藏家或美术馆、博物馆人士,在购买艺术品前都会征询艺术顾问的意见,以降低买到赝品、高价品或将来无法脱手的风险。几十年来,艺术顾问都是由一小群专业人士把持。他们运用自己的学术和鉴赏能力,以个人的职业能力与素养帮助藏家整理收藏脉络、制定长期投资计划。


从市场交易角度而言,夏季风还提到,艺术顾问起着“润滑剂”的作用,“艺术品市场的原理其实和股票市场差不多,要看作品的过手率多不多,艺术顾问在一定程度上能帮艺术品进行流通”。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常驻香港的外籍专业顾问,同时拥有专业知识和国际化眼界、人脉,生意连接了内地、香港,一直到欧美。要知道,那些公认的够格的、优秀的艺术顾问,往往是成功的艺术商人兼艺术经纪人。这些艺术品经销商或者画廊业者在拍卖行经历过足够实战操作,累积了一定的市场交易经验并建立起稳定的客户群之后,自然而然地承担起艺术品经纪的角色。所以,我们常能看到一些画廊经营者、拍卖行高管和艺术博览会组织者,他们同时也担任着某某机构或藏家的艺术顾问。


640-3.jpeg

不仅如此,好的艺术顾问既要精通艺术史,对艺术品具备独到的鉴赏眼光;还要有足够的实战经验,能发掘出尚未出名的艺术家身上最具潜力的地方;再者,还得有好的人品与出色的外交能力,以及绝佳的人脉。


在这里,有一个艺术职业非常符合以上这些要求——策展人,那些顶级策展人不仅有着绝佳的人脉、社交能力,在学术知识上的钻研也更是超过画廊经营者和拍卖行从业人员,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引领着博物馆的展览风向,或可以说是未来市场的风向,这一点想必对藏家而言是十分诱人的。


此前,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策展人之一的比阿特丽克斯·鲁夫(Beatrix Ruf)就受到众议而辞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职务。原因是,在她担任博物馆馆长期间兼职一家艺术咨询公司时,与私人藏家的合作,以及其它的潜在利益冲突。


640-4.jpeg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随着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日益兴旺,越来越多的富人愿意为知名机构的策展人抛出橄榄枝,为得“艺术咨询”付之高额的酬金,这让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藏家、策展人,以及艺术顾问之间的关系。



关于艺术顾问的薪资

钱,一直是一个市场里最为热议和敏感的话题。事实上,《纽约时报》就曾报道过,瑞士藏家Michael Ringier在比阿特丽克斯·鲁夫抵达阿姆斯特丹之前,就以他们之间同舟共济20年的名义向她支付了100万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661.94万美元)的酬金作为见面礼。基于我们并不了解背后两人所达成的协议,所谓的酬金仅是模糊的概念。


640-5.jpeg
▲比阿特丽克斯·鲁夫


宽泛来讲,艺术顾问的报酬多从成交作品的费用中提成(一般是购买价格的10%)或赚取固定酬劳。此外,一些艺术项目也会请艺术顾问组织,比如一个1亿美元的艺术基金,如果聘请一位在业内拥有强有力话语权的艺术顾问,顾问费的比例为10%;而如果遇上难得的优质的投资标的,艺术顾问也会跟投,成为股东。


艺术顾问一般是按年度收取费用,这种收费方式使得顾问不会局限于某一次具体交易的回报,从而更能保持中立和客观。而国内很多交易都是按单签约,抽成比例在2%-10%之间。


职业艺术顾问、财富杂志专栏作家李宓谈到,目前国内的艺术顾问业务存在乱象。“国外的艺术顾问普遍不接触生意本身,如果客户不要求你寻求购买渠道,基本只收取顾问费,有点像咨询公司德勤或麦肯锡。但在中国,很难有纯粹的顾问,他们更介于批评家和经纪人之间”。


640-6.jpeg
▲李宓


资深艺术顾问、收藏家梁晓新也补充道,“小到买卖一件东西,大到为一个投资项目做整体规划,都要按照交易规模和市场价值来谈,目前国内没有形成行业标准”。



艺术顾问面临“升级”难题


在职业标准还不明朗化的阶段,艺术顾问又面临新一重考验。最初,国内艺术顾问的工作仅仅是需要处理一些鉴定、买卖的参谋事宜。而经历了十几年发展,随着画廊和有经验的藏家不断涌现,以及艺术品电商等新角色加入,购买环节变得愈加简单。加之网络信息将过去封闭的资讯打开,这样一来,很多中间环节进一步被透明化,竞争加剧——大买卖都由拍卖公司做了,电商也承担了一部分艺术顾问的工作。


随着资讯的愈发公开化、透明化,买家可以直接参与拍卖会等交易场合,不再需要中间人。艺术顾问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梁晓新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有些核心的东西无法被取代,比如关于艺术品的专业考证、研究。”他还提到,“藏家若是直接参与买卖,这部分的风险自担,但通过艺术顾问等中间环节,风险会被分担或转移。”因此,艺术顾问过硬的专业能力和学术知识是其不被淘汰的保障。


640-7.jpeg
▲梁晓新


随着当代艺术市场的不断扩大,不同流派此起彼伏,新鲜的艺术品类不断涌现,如果藏家们想保证自己出手无误,艺术顾问便成为提供多重服务来帮助藏家简化收藏过程的人。


此外,在艺术品行业高度产业化的当下,艺术顾问的工作开始由为私人提供顾问服务转向于服务艺术品相关的文化产业项目,如私募艺术品投资基金、私人博物馆、拍卖公司品牌升级等。


梁晓新分享了自己现在的工作内容,“在如今的创意时代,我的工作主要是为项目提供概念,这是文化产业最核心的部分。同时管理、维护项目的长期发展,并按市场的变化作相应调整。”比如,他为一家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私人博物馆策划的定位是“多元化宗教、艺术的融合、包容和再创造、再发展”,以此为基础,再进行整体发展框架上的细节梳理。


随着中国艺术市场走向国际化,很多藏家意识到要把资产做全球性配置,而在海外从事艺术相关工作的一部分人就承担了将中国藏家引向海外市场的工作。这也为艺术顾问的生存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空间和机会,但是毕竟有这种需求的藏家屈指可数,因此仅仅只是一种可参考的思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