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叠替,奈良美智热背后的原因与市场运作


在本轮秋拍中,奈良美智的作品频频以高价拍出,其中创作于2000年的布面亚克力作品《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元的价格成交,使奈良美智成为日本最贵艺术家。其背后炒作的成分到底占几成?人们不免感到好奇。


Top-Lot-Auction-Scene-Nara.jpg

据观察,本次奈良美智在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嘉德香港三个拍场共计17件作品上拍,比春拍时减少了3件,但成交额却是春拍的7倍有余,千万级作品数量也从春拍的1件提升至5件,均以突出表现成为各拍行当代板块中的价值标杆,吸引众多媒体的曝光。


640.jpeg
640-1.jpeg


从Artprice统计来看,奈良美智58%的成交额都由香港市场贡献,而成交数量香港仅占到20%,因此可以说香港是奈良美智的创收宝地,频频有高价作品在这里拍出;而反之,观其成交数量最多的地区日本,在成交额上仅占全部成交额的6%。不免让人顾虑香港地区的成交表现含有泡沫成分。


640-2.jpeg


赶上了潮流文化时代的热潮


奈良美智究竟已经达到怎样的市场高度?据Artprice最新的2019年度当代艺术市场报告显示,本年度有近2.2万名艺术家拍出超过7.1万件艺术作品。尽管当代艺术市场呈现出令人欣喜的多样性,但极少艺术家真正“有身价”。奈良美智便是其中一位具有市场支配力的艺术家,在本年度以4250万美元的成交总额,位居全球当代艺术家排行榜第六名,比上一年度还提升了750万美元。


谈起奈良美智市场突然爆火的原因,苏富比当代艺术部主管表示,奈良的作品已经成为本世纪的标志性形象,就像沃霍尔(Andy Warhol)的《玛丽莲》和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金发女郎》一样广为人知。他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人物,他的作品市场不仅限于日本和亚洲,来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家都在购买他的作品。


640-3.jpeg

奈良美智《看着你》亚克力画布 91×73cm 2007年作

成交价:3737.5万港元,于香港苏富比拍出


随着年轻藏家越来越多的加入,潮流文化也随之在拍场蔓延,由苏富比领头带起的潮流之风在近几年的香港市场中愈发显著。如KAWS、草间弥生、村上隆等,都是近几年的拍卖宠儿,而他们的作品均显露出类似特征。


奈良美智就是其中的代表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符合时代对潮流文化艺术的需求。作品类型丰富多样,此番上拍拍品就已包括布面绘画、纸上作品、版画、小型雕塑、装置作品、手绘陶盘、衍生设计品等;成交价格也从100美元至超过500万美元不等,跨度分布极广,适合不同类型、不同喜好、不同需求的买家群体。


而奈良美智的厉害之处还不仅限于如此。有别于其他潮流艺术家,他的推广重心不在于制作贩卖衍生品,而是书籍。他将作品放进书籍里,如《奈良美智•横滨手稿DRAWING FILE》,以300mm X 370mm的大开本完全呈现奈良美智的画作原貌,收录他在2005年横滨三年展中展出的77幅作品;而在他的自传《小星星通信》中,除了常见的绘画、雕刻作品之外,还穿插有奈良美智的摄影照片。展览作品、照片、手绘涂鸦,再加上质朴的文字,可说是奈良美智一次多纬度的自我剖析。


640-4.jpeg
▲《奈良美智•横滨手稿DRAWING FILE》


640-5.jpeg
▲《小星星通信》


奈良美智希望作品是可以被所有人看到,而不仅仅是收藏家。因为他知道许多人买不起他的作品,但能买得起书。正是带着这种心态,奈良美智收获了更多的关注与粉丝。


然而,潮流文化艺术也有着自身的弊端——更新换代快,上一季的焦点人物KAWS和草间弥生在本季中的表现就已相对平淡,奈良美智的市场热度能支撑多久,我们也还需画一个问号。


640-6.jpeg
左:《然而并非一切(橘屋)》成交价3245万;
右:《然而并非一切(绿屋)》成交价:4012万港元
2009年作,于保利香港拍出


此外,对于藏家来说,由于奈良美智的作品价格差异巨大,这对作品价值评估带来了困难。类似主题、人物形象的作品价格差异非常巨大,可以捡漏,但风险也不言而喻。就目前来看,其高价成交作品集中于亚克力的布面绘画,而纸上作品、版画以及小雕塑一类的作品在成交数量上占到更多。



二战后日本文化的代表艺术家


推究奈良美智的成功,仅仅是赶上市场的热潮也并不足以使其成为当代市场前十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背后反映着的是更深层的社会问题与精神风气。


奈良美智的作品输出的是二战后日本特有的文化,并用用绘画的手法揭露时代的创伤。其20世纪90年代的作品主要反映的是心理学和社会学研究的内容。


奈良美智的童年正值日本战后时期,当时西方流行文化已融入日本,例如漫画书、迪士尼动画和流行音乐等,这些也常被视为影响奈良美智早期创作的因素。虽然奈良美智一直表示自己并非取材自日本漫画,但他笔下独特的大眼娃娃形象往往使评论家将两者相提并论。然而他自己却坚称,他的作品是通过将天真无邪的小孩配上愤世嫉俗的表情或格格不入的物件来实现不同的心灵精神层次,反思宗教和哲学等重要议题。


640-7.jpeg
奈良美智《背后藏刀》压克力画布 234×208cm 2000年作
成交价:1.96亿港元,于香港苏富比拍出


如今,奈良美智的作品所表现的视觉词汇,已经成为全球通用的艺术语言符号。与此同时,由于全球化加快所导致的新媒体的发展,让流行文化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国际范围内共享的商品。而这刚好在他的艺术生涯成熟的时间段,所以有了他这一代人,他们的作品进一步的传达了二战后幼年时代的心理,像是在与收藏家进行心灵上的交流。



两个重要的时间点


论创作表现,2000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从2000年开始,奈良美智从德国回归到故土生活,并有明显的创作转变:首先,他选择采用大尺寸的画布,开始创作珠光底色的小女孩全身像,营造温和暗沉的色调,塑造既复杂又模糊的思想真空状态,并以此象征身处于巨大、冷漠又疏离的渺小自我;第二,画中人物头部变小,表情变温和,身体比例更接近真实的小孩,但她们的态度却反映出成人的深思熟虑;第三,奈良美智将其最具代表性的刀光剑影留在纸本作品上,画布作品中的刀子、电锯、手枪和棍子等图像全部消失不见,但却显露出结合了矛盾、戏剧、张力和悬疑的氛围效果。


640-8.jpeg
奈良美智《午夜吸血鬼》布面油画 73×60.5cm 2010年作
成交价:3715万港元,于嘉德香港拍出


而论市场,2018年是不可忽视的一年,有三件关于影响其市场表现的重要事件在这一年发生,也成功助推了奈良美智今年拍卖的成交表现。


其一,是奈良美智在好友村上隆的 Kaikai Kiki 画廊举办一场名为“绘画”的30周年回顾展,精心挑选了自己在 1988 至 2018 这三十年间创作的百余件作品拿来展出,加上村上隆的助力,影响力可见一斑。


其二,奈良美智于栃木县建立的个人美术馆N'S YARD正式对外开放。馆内共有五个展示空间,除了展示奈良美智未发表的新作品外,还有许多给予他创作时心灵支持的唱片封套、雕塑、友人的艺术作品等个人收藏品,对了解奈良美智以及梳理其个人艺术脉络非常重要。


640-9.jpeg
▲奈良美智个人美术馆N'S YARD


其三,从2011年起便代理奈良美智作品的佩斯画廊,选择以奈良美智的个展来作为位于香港H Queen's新空间的揭幕首秀。展览呈现其最新创作的陶瓷雕塑、布面绘画及纸本作品,延续这位开创性的当代艺术家在表达与形式上的创新手法,并与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同期举办,进一步助推了奈良美智在香港的影响力。


640-10.jpeg640-11.jpeg

▲奈良美智个展“陶瓷作品及其他”于2018年在香港中环H Queen's的佩斯画廊展出


目前,奈良美智已经出版了将近 20 本画册和作品集,其兼具反叛、孤独和疏离感的艺术风格获得了大量关注。不仅在拍卖市场中有良好表现,世界范围内的巡回展览也即将开始。据透露,2020年奈良美智将在洛杉矶县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举办一场大型巡回回顾展,这想必也是今年秋拍其作品价格突然高涨的原因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