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收藏(八) | 余德耀美术馆:民营美术馆迈向公共化

余德耀美术馆由印尼华裔余德耀先生创办。作为收藏界的领军人物,余德耀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收藏了大量当代艺术藏品,其收藏从中国当代艺术开始拓宽至西方当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是以“线性”方式收藏,国外当代艺术则为“点状”收藏。其中,中国当代艺术将是余德耀美术馆永远的收藏核心,并以大型装置艺术收藏为特色。


余德耀美术馆

余德耀美术馆

所在城市:上海

收藏方向:中国及西方当代艺术,尤以大型装置艺术为特色

创办者:余德耀

开馆时间:2014年

开馆展:“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2014年

机构性质:2013年登记成为上海市徐汇区文化局主管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理念和宗旨:收藏当代,推动美术馆运动,积极参与公益事业。

展览展示情况:展厅面积约为9000m²,主展厅面积超过3000 m²

配套设施:咖啡厅、餐厅、艺术商店、书店、特别展览室等

票价:依展览而定


从藏家到美术馆建立

2004年,余德耀购买了其生平第一件当代艺术作品——郭晋的《骑单车的男孩》,为余德耀美术馆的建设之路埋下了种子。此后,余德耀的收藏几乎涵盖了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所有声名显赫的艺术家,包括中国当代艺术的F4,以及曾梵志、刘炜、徐冰、周春芽、黄永砯、丁乙、张培力等。截止目前余德耀的藏品已经形成了相当可观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体系,尤其是中国八十年代初期到九十年代末期创作的艺术作品。

在余德耀的收藏清单里,70%为中国当代艺术。而近十年开始逐步拓展到亚洲艺术,以及的西方艺术。加入了具有代表性的西方当代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弗瑞德·桑 德贝克(Fred Sandback)和阿德尔·阿贝德赛梅(Adel Abdessemed)等人的作品。

为了更好的推进艺术收藏,2007年余德耀成立了余德耀基金会,并用基金会的名义收藏和赞助艺术展览,推动当代艺术的各项活动。余德耀基金会致力于促进当代艺术家成长,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积极赞助当代艺术的出版,其中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的《中国当代艺术:原始文献》,并参与一系列专业艺术机构的借展,如于法国迪纳尔举办的展览《大哥-艺术家与暴君》。

在余德耀基金会的支持下,2008年余德耀首家美术馆在印尼雅加达落成开馆,展出了岳敏君、王广义、张晓刚、方力钧、卢昊、徐冰等四十多位中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彰显了余德耀在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上的实力。

2014年,余德耀于中国的首家美术馆落户上海。开馆展以“天人之际”为题,将基金会在当代艺术收藏上的成就系统化学术化地呈现给观众。此次展览的意义不仅反映了余德耀先生当代艺术收藏的特殊性格和方向,更是为了发掘当代艺术创作和叙事中的一些基本倾向和逻辑。除了展出当代艺术界几位重量级艺术家的绘画、摄影和雕塑作品外,几件备受关注的大型装置也是首次在国内亮相,引起国内极大关注。

收藏巨型作品的不易与收获

余德耀对巨型作品的情有独钟是业内众所周知的,甚至因经常购买超大型的装置艺术,而被称为“Crazy Budi Tek”。同时,余德耀将巨型艺术作为美术馆的定位策略。“我认为如果余德耀美术馆能够拥有学术性高、体量大、且在其他美术馆不容易看到的藏品,使国外的美术馆能够尊重我们,那么这个定位就恰到好处”。

巨型收藏的定位确实为余德耀及其艺术收藏赋予了光环。巨大和重要的藏品特性使余德耀美术馆成为众多美术馆策展的首选借展对象。其藏品《有其母必有其子》就于2012年借展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阿德尔·阿贝德赛梅个展“我是无辜的(Je Suis Innocent)”。

阿德尔·阿贝德赛梅《有其母必有其子》,“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展览现场,2014,©余德耀基金会

除了国际影响力,巨型装置艺术的附加值在国内同样生效,最典型的莫过于艺术团体兰登国际的作品《雨屋》。余德耀不仅买下该作品,还要求加大尺寸,希望做到两三百平方米。然而由于技术等限制,最终落定的《雨屋》为一百五十平方米。这件亚洲唯一最大的兰登国际《雨屋》作品的惊现,成为2015年轰动中国的现象级展览,也为余德耀美术馆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兰登国际《雨屋》,“万物与虚无”展览现场,2018,©余德耀基金会

除《雨屋》外,余德耀还收藏有莫瑞吉奥·卡特兰的大型装置《生命之树》、崔有让的动态装置《洞穴守护者》,黄永砯用竹子和钢搭建成的螺旋形《蛇塔》等,众多艺术家的典型大型装置作品均在其收藏之列。

2015年,余德耀美术馆延续了开馆展“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的思路,推出“天人之际II: 上海星空”,希望通过此类展览让美术馆呈现出清晰的历史脉络和具有前沿性的学术理念,通过艺术作品让中西方展开丰富多元的对话。该展一半的作品来自于余德耀基金会的收藏。余德耀谈到这些巨型装置和多媒体的收藏并不容易,但是现在看到这些作品放在展厅成为最为醒目的作品也感受到收藏的喜悦。

一直以来,巨型装置的收藏存在很大的争议和困难。细数国内专门收藏大型装置艺术的机构,只有如常青画廊、长征空间等寥寥数家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和影响力的画廊机构。不仅是介推机构有限,要收藏这些重量级的作品对藏家财力、物力也都是相当巨大的考验。

据悉,余德耀收藏的徐冰《烟草计划》每次展览都要买上66万根香烟;而另一位艺术家胡介鸣于2014年创作的《太极》,单是创作成本的总耗资就达到了上百万,这件由220根骨头组装而成的作品里携带了108个投影仪。不仅是单次投入,日后的展出和维护都将是不小的开支。

徐冰《烟草计划》,“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展览现场,2014,©余德耀基金会

徐冰《烟草计划》,“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展览现场,2014,©余德耀基金会

为了安置这些巨型艺术装置,余德耀在展馆设计上也是费尽心思。他聘请了日本知名建筑师藤本壮介,将龙华机场的大机库改造成现在的余德耀美术馆,改造后的空间能够满足巨大体量的展览需求。与此同时,余德耀还在寻觅另一个能够建造永久收藏馆的场地,将其大型作品永久公开展出。

余德耀美术馆场馆内部,©余德耀美术馆

以基金会模式推广公共化之路

在不断摸索下,余德耀美术馆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美术馆行为准则。余德耀认为,美术馆本质是为了保持艺术学术的独立性和公共性。作为社会公共文化事业的一部分,它必须与艺术品市场交易隔绝开来,才能避免受到经济利益的干扰。所以运营一个美术馆对其定位和行为准则需要有高度的敏感与执着的坚守。余德耀希望在有生之年,实现美术馆公共化。基于此出发,余德耀协同同行、更多的社会机构一起,共同推动当代艺术与文化的发展。

余德耀美术馆从国际民营美术馆运营经验中取经,成为中国首家民营美术馆中以基金会为依托,而非独立运营的美术馆。余德耀基金将对美术馆的收藏、运营起着决策性作用。同时,还成立了国际学术委员会对藏品进行审核和学术研究。

在依托余德耀基金会的藏品支持下,余德耀大力推动国际专业艺术机构间的借展项目,以增进公众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和欣赏。同时,余德耀还捐了不少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品给西方的美术馆,希望能够在他们的系统里增加中国当代艺术的基因。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和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都在余德耀的带动下,开始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

通过增加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能够使这些国外美术馆的收藏更加丰富。同时也能让外国友人看到中国的当代艺术,真正意义上实现国际化传播。自2018年起,余德耀美术馆开始孕育“上海、洛杉矶、多哈三城艺术联动”的计划。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期间,余德耀美术馆与洛杉矶郡立美术馆达成合作意向,共同建立一项基金会,用于保存安置余德耀捐赠的近1000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这也是中美两国的重要美术馆之间的首度合作。

2019年,随着这项合作的首展“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的推进,该合作又有了全新进展——卡塔尔博物馆群(QMA)也加入到合作行列,同时余德耀美术馆宣布不再是私人美术馆,余德耀也不再拥有藏品的处置权。但这些藏品会永久的留在中国的土地上,并永久可供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展览和学术研究所用。

“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展览海报,©余德耀美术馆

从2004年至今十余年间余德耀以中国当代艺术历史为线索一直持续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建立了涵盖以1985年至1995年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黄金时代为主的重要作品收藏体系,通过对收藏的梳理,以求推动更多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思考、讨论和研究。余德耀先生以余德耀美术馆为模型,身体力行,为中国民营美术馆迈向公共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