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拍卖图录字里行间的秘密


拍品图录包含的不仅是简单的拍品介绍和估价,它的字里行间有不少值得深挖的信息。下文将主要以刚结束的香港春拍为例,从封面作品、拍品介绍、拍品序号旁的小标记等公开信息出发,结合行业内通行的各类术语,用全新的视角带您一览艺术拍卖图录里的秘密。

封面作品就是重磅推荐

在视觉传播影响力膨胀的时代,人们愿不愿意打开一本书,封面图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中,作为“商品”的艺术品琳琅满目,本身就具备足够的视觉冲击力。因此,将拍卖中脱颖而出的重磅拍品作为图录封面,以及将主推作品作为封二、封三、封底也是必然之选。


封面作品往往被称作当季的“标王”、“面子拍品”,还常作为营销重点出现在官网、新闻稿、橱窗广告等各类宣发渠道,从而有更多机会登上媒体头条,影响力不言而喻,因此往往也引发激烈的价格竞争。台湾著名藏家陈泰铭就热衷于购买封面作品,曾被业界称为“封面先生”的他就表示过,“买封面也就意味着相信专家,专家会把一张画选为封面,一定有它的特殊意义。”


那么,什么样的拍品才能被称作“重磅”登上封面呢?通常是估价领先的、最有亮点的,或是知名度较高的作品。


2020香港苏富比春拍·当代艺术夜场封面


苏富比在今年的香港春拍中选择了大卫·霍克尼的《30朵向日葵》作为封面。这是当代艺术界殿堂级人物大卫·霍克尼的重要作品首次来到亚洲拍场。在其他作品平均占2-3页的情况下,拍卖行用了整整6页介绍了这件作品;同时该作在图录中显示为“估价待询”,显示出其难以估量的价值。最终,《30朵向日葵》拍卖结果也不出所料,以1.148亿港币(折合人民币1.038亿元)的高价成交,成为西方艺术品在亚洲拍卖的第二高价。


2020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夜场封面


同样是本次香港春拍苏富比的夜场,现代艺术的高价精品更多,因此封面作品也有更多的选择。全场两件估价待询的作品分别属于常玉和朱德群,赵无极则共有7件作品上拍。本场封面却选用的是赵无极估价第二高的《20.03.60》,而这件作品也不负所望,最终成交价高达1.14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038亿元),为本场赵无极作品中的最高价,这其中必然有作为封面效应的“加成”。


2020佳士得香港春拍·现代及当代艺术日场封面


相对于夜场,日场的拍卖在量级上难有可比性,因此在封面作品的选取上也很少以价高为依据。拍品中的亮点,尤其是近期有热度的艺术家更能吸引眼球。上图名为《肖像》,创作者是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据艺术市场通讯统计,年仅40岁的帕蒂近年来市场表现奇佳,曾于2019年登顶全球青年艺术家年度成交额排行榜;其另一件作品也出现在本次佳士得ONE全球联合夜拍,与毕加索、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等大师同场竞技。虽然本作的估价和成交额都不突出,但依然能看出帕蒂是佳士得力捧的艺术家。

拍品页如何深挖作品信息

拍品页的核心就是介绍作品和提供估价,并通过研究资料、流转纪录、款识、过往出版和展览等信息,向读者论述这一估价的合理性。


在这里,首先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拍卖图录提供的拍品相关信息仅供参考。


佳士得艺术品拍卖图录就写道:“拍卖行在图录中对任何拍卖品的描述……不应被作为事实之陈述。我们不像专业的历史学家及学者那样进行深入的研究。所有的尺寸及重量仅为粗略估计。”


国内拍卖行也遵循同样的做法。


嘉德艺术品拍卖图录写道:“拍卖标的图录中的文字、参考价、图片以及其他形式的影像制品和宣传品,仅供竞买人参考,并可于拍卖前修订,不表明本公司对拍卖标的的真实性、价值、色调、质地、有无缺陷等所作的担保。”


但拍卖行围绕作品收集的信息依然有参考价值。


尤其是大拍卖行长达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的数据库,以及深厚的人脉资源,能够帮助他们有效地收集到拍品的流转纪录、出版和展览信息。而虽然各个拍卖行都有声明图录信息“不作担保”,但图录上的信息仍有价值可挖。下文将对此提出几个分析思路。


  • 款识

款识对作品价值的意义毋庸置疑,一件有款识的作品能够很大程度上提升作品的价值。而对款识真伪的鉴定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作品的真伪


拍卖行龙头之一佳士得就曾在此栽过跟头。俄罗斯石油大亨、亿万富翁斐克塞伯格(Viktor Vekselberg)曾于2005年竞得据称是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Boris Kustodiev)的油画《宫女》(Odalisque)。但随后斐克塞伯格雇佣的专家发现,画面上艺术家的签名所使用的颜料在画家1927年去世时尚未发明。虽然佳士得据理力争,但最终仍以败诉收场,在退还168.8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358万元)之外,还额外赔偿了100万英镑。


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宫女》(1919)


  • 流转纪录

  • 这一点主要适用于离世已久的艺术家作品。由于创作年代久远,伪造行为更容易被掩盖、被模糊。所以在专家鉴定之外,来源可考是一件作品真实性的最好保证


流传有序即作品从创作到完成,从赠与到传承,从何人之手传于何人等等都有明确的证明或记载。尤其是该作品经手过某一重要藏家,或是艺术家生前好友、遗属直接获赠真迹;又或是该藏家曾在艺术家市场价值不显时大批购入,他们的背书往往被视作艺术品真实性最直接的证明之一。


著名的例子之一是常玉。常玉在1966年意外去世后,由于身后无亲,同年9月巴黎图欧拍卖(Hôtel Drouot)依据法国法例举行了一场常玉专拍,成为常玉大多数传世作品的最早来源。此次拍卖吸引了数位常玉重要藏家的参与,其中一位是法国图欧拍卖公司的见习拍卖官毕朵(Yves Bideau)。毕朵当年因工作关系接触常玉的作品,并深深被其魅力所吸引,因此果断购藏一系列作品;经过毕朵长期珍藏,随后部分作品传至另一常玉重要藏家希耶戴(Jean-Claude Riedel)之手,其后经由台湾艺术市场的运作,常玉作品才慢慢流回亚洲市场。


因此,常玉有较大一部分作品从图欧拍卖行转至毕朵,再至希耶戴。这是常玉作品最广为人知、也是最确凿的流转路径之一。其中包含2018年上拍的《仰躺的豹》,去年上拍的《五裸女》、《曲腿裸女》,以及今年春拍成交的《绿色背景四裸女》等。


常玉《仰躺的豹》(1940s)

常玉《五裸女》(1950s)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1950s)


  • 出版和展览信息

出版和展览主要体现了学术界对作品的认可。前者主要指是否有专家着力研究、整理并撰写该艺术家的作品集;且某件作品能否出现在重要的出版物等。后者则指的是艺术家是否举办过个展、参与过重要的群展,其中,重量级艺术机构、或是知名策展人的参与更是锦上添花。


出版和展览主要由史界、学界专家主持,因此也是追溯某件作品来源是否可靠、价值几何的重要依据。


回顾历史,一些经典著录文献更是其收录作品的价值保证,《石渠宝笈》就是其中的典型。作为我国书画著录史上集大成者的旷古巨著,书中所著录的作品汇集了清皇室收藏最鼎盛时期的所有作品。目前所知的古代书画精品,大都源于《石渠宝笈》著录,如《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冯承素摹本《兰亭序》、《五牛图》等。纵观近十几年的中国古代书画拍卖,凡验明正身为《石渠宝笈》著录的作品,往往成为拍卖会中的焦点,身价不同凡响。


《石渠宝笈》(精选配图版)四十卷


其中,《六龙图》几乎是录入《石渠宝笈》的最高价作品。其创作者并不知名,但该作几乎代表了南宋时期画龙的最高水平,几经流转后为清皇室所有。《六龙图》于2017年释出,最终成交价达4896.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39亿元)。


陈容《六龙图》局部,收录于《石渠宝笈》

图录标记传递出的信息

读者总是能在拍品序号旁(如下图“1020”左侧)找到一些容易忽视的符号。各家拍卖行的标记不同、解释也不一,它们看似小巧,但会在拍卖场上直接影响到拍品的成交情况。拍卖行也会在图录的最后,就这些符号在做出说明。下文也将详细介绍这些标记对拍卖的影响。


2020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夜场拍品页p90-91


  • 无底价拍卖

  • 底价又称保留价,由委托人自行确定或由委托人与拍卖行共同商定,是委托方要求的最低价,也是拍品被其认可的最低转让价格。


委托人设定底价的好处是,只有当最高应价高于或者等于底价时才能成交,如果最高应价低于保留价则不发生效力,拍品流拍,从而避免委托人蒙受经济损失。


无底价拍卖能够以最低竞价幅度起拍,或者允许竞买人自由报价,第一口价若无人竞价便可落槌成交,若有人竞价则由出价最高者竞得。艺术品的无底价拍卖,大多发生在拍卖行和委托人对拍品价格或竞争热度难以把握的时候,因此将定价权完全交给市场。


朱德群《水调歌头》于今年首次现身拍场,由朱德群夫人联同Nelombos画廊送拍,标注为无底价


  • 拍卖行拥有拍品的全部或部分所有权

  • 拍卖行拥有拍品的全部或部分所有权,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拍卖行在拍品的信息公开、估价以及宣传策略上的倾向性,因此可能会损害到图录上观点的独立性客观性


在拍卖图录上注明这一点,不仅是拍卖行对竞买者负责的体现,也是在出现可能的利益冲突时,拍卖行所采取的事前立场声明。


  • 保底担保

  • 保底担保模式是西方艺术品拍卖中常见的一种艺术金融模式。担保方对拍品进行“不可撤销报价”,即一旦拍品流拍,担保方必须以拍卖前保证的价格买下这件作品,不得反悔。


一般而言,能获得这种殊荣的拍品,必然是重量级的拍品。拍卖行会在上拍前找第三方担保约定一个价格作为保底价,这个价格是不公开的。如果最终成交价没有超过保底价,担保方则需以保底价买下拍卖品。这样操作是为了让卖家可以有个最低价格的保障。如果最终成交价超过保底价,那么担保方可以从超出的价差中提成,作为对担保方的回报。


赵无极《23.03.68》,今年香港春拍由佳士得提供保底担保

刘野《蒙德里安在伦敦》,今年香港春拍在佳士得获第三方担保

  • 利益相关方的竞投

  • 即一些可能获悉了拍品的底价或其他重要信息,与拍品有直接或间接利害关系的人或机构可能会做出竞投。这里所指的利益相关方包括委托出售拍卖品的遗产受益人,或者是拍卖品的共同所有人之一等。


利益相关方有可能知悉底价,也必然对作品的相关信息了解更多。因此在拍卖时,他们更容易竞拍成功。


价格术语怎么看

  • 估价会影响落槌价吗

除了上文所述的“无底价”拍品外,所有拍品都有一个对外保密的底价(reserve)。在拍卖官示意起拍价后,竞投人依据各拍卖行的规则往上喊价。最终,若是拍品的最高竞投价达到底价,拍卖官落槌、拍品成交,这一价格被称为“落槌价(hammer price);若其低于底价,则出现流拍。


图录上的大多数作品都附有拍卖行对于拍品的估价(estimate,不含佣金、税费等),一般包含最低估价(low estimate)和最高估价(high estimate)。需要注意的是,估价仅仅是拍卖行对落槌价的估计,虽然有较大的参考价值,但并不能作为拍品实际售价的预测或保证。


当然,也有一些拍品注明是“估价待询”(estimate upon request)。这些作品大都也有底价,但或是出于各种原因价格难以预期,或是拍卖行希望给予市场更多的信心,因此没有给出明确的估计。今年香港春拍中仅有四件,拍卖行未给出明确的估价范围: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朱德群《自然颂》、大卫·霍克尼《30朵向日葵》,以及赵无极《21.10.63》。


赵无极《21.10.63》虽标注为“估价待询”,但仍遗憾流拍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图录中会存在两种货币的估价,仅为参考。它们之间的汇率(exchange rate)是图录付印前某时的,而非拍卖当日真实的汇率。


  • 落槌价就是成交价吗

  • 落槌价就是全场的最高竞价。在中文语境里,成交价(lot sold/ price released)则是在落槌价的基础上,加上买方酬金(buyer’s premium)的价格。这也是通常新闻稿、拍卖行官网以及其他的数据统计机构等对拍品价格的描述方式。


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在佳士得香港的图录中,就将“落槌价”用“成交价”代替。这一表述的英文即“hammer price”。但同时,佳士得也在图录中表示,他们将用英文版的协议解决项下产生的任何问题以及争议。


因此,读者需要仔细阅读拍卖图录,确认拍卖行对不同价格术语的解释。


  • 竞得一件拍品后,总共需要支付哪些款项

一般买方需要支付的价款包含落槌价、给予拍卖行的买方酬金以及其他包含税款在内的各项费用。


所谓的“各项费用”则包含有关货物、销售、使用、补偿或服务税项,拍卖行对拍卖标的进行保险、制作图录及其他形式的宣传品、包装、运输、存储、保管、汇款等所收取的费用,以及依据相关法律或规则而收取的其他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