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花旗集团在2020年12月发布了新一年的艺术市场观察,并将之命名为《全球艺术市场和新冠疫情》(The Global Art Market and COVID-19),凸显新冠疫情对艺术市场造成的影响。报告在介绍艺术机构的应对措施之余,也通过可视化数据明确了艺术品作为资产的抗风险能力。

疫情下艺术资产的抗风险能力

2020年,在美国股市暴跌的背景下,艺术品拍卖市场并未出现明显震荡。对此,花旗银行专家给出了两种可能的解释:一、资产配置的重心长期向低流动性的另类资产转移,作为另类资产的艺术品恰逢其会;二、与其他资产相异,艺术市场对危机的反馈具有滞后性,同时也会表现得更为温和。


在2020年的前7个月,鉴于低利率的环境及分散投资风险的优势,艺术市场以5.5%的收益表现远超其余十种主要的资产类型,其中当代艺术以6.7%的收益水平成为表现最佳的资产类型。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2020年前7个月,疫情下的资产收益情况


艺术市场的良好表现主要归因于高价值艺术精品的出色表现,这并非是近七个月出现的新现象。在长期视角下横向比较艺术品及其他资产时,报告引用了Masterworks.io全艺术指数。该指数通常采用价格加权(price-weighted)的计算方法,凸显成交价在50万美金以上的“蓝筹”作品的高回报。在1985年至2020年间,艺术品与许多国家高收益债券的收益表现相近;尤其是当代艺术市场的收益表现甚至超过了股票市场,达到11.5%。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不同资产的长期收益表现


报告的第一部分还提及了艺术品投资的优势。一方面,疫情下的低利率水平甚至是负利率使得持有艺术品的机会成本下降,从而提升人们对艺术市场的关注;另一方面,数据显示,艺术品与其他资产的相关性低,能够一定程度上提升投资组合多样性、降低投资风险。

数字化带来的新变化

艺术圈对技术的接受总是滞后的,然而,在传统销售渠道被疫情阻断的情况下,艺术机构不得不转向线上平台销售,带动行业变革式发展。


拍卖行走在数字化的前列。在线下拍卖或延迟或取消的情况下,拍卖行积极拓展线上渠道,着力推动艺术市场进程。2020年前八个月,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三大拍卖行的全球网拍成交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413%、120%和52%。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三大拍卖行的网拍成交额(统计时间:2020年1-8月)


与之对应,买家对线上购买艺术品和其他收藏的信心大涨。1至8月的网拍均价从2019年的8,000美元飞跃到了2020年的24,000美元。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三大拍卖行的网拍落槌均价(统计时间:2020年1-8月)


网拍也有利于拍卖行吸收新客户,藏家群体随之产生变化。一方面,线上平台帮助拍行有效吸引新客户、保持紧密联系。据苏富比数据,超过三分之一的网络买家是首次在苏富比交易。另一方面,40岁以下及千禧藏家的比例得以显著提升。网拍中,40岁以下的藏家占比约为四分之一;线下拍卖中这一比例则为了15%,同比增长了122%。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数字化刺激年轻藏家的购买意愿


线下参与受限的同时,拍卖行也尝试对线下拍卖现场进行直播。早在2020年6至7月,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就开启了各自的首场拍卖直播。数据显示,高净值藏家在艺术市场上依旧活跃,92%被调查者在上半年购入过藏品,59%的受访者则表示疫情甚至增加了他们对艺术收藏的兴趣。


特殊环境下形成的网上购买行为或将一直持续。据ArtTactic统计,过半受访者相信这将成为长期的趋势,且不会退回到疫情前的水平。因此,艺术市场也需要根据消费者的行为习惯进行相应的调整,通过价格透明化、增加对艺术家和艺术品的介绍等方式加强消费者的信赖。


拍卖行之外,一级市场也对疫情做出了及时的应对。不仅全球主要艺博会的进程遭受了重大影响。为及时止损,不少画廊和艺博会转战线上,而这种崭新的展销方式带来了一定的回报。以超级画廊豪瑟·沃斯为例,在六月巴塞尔的线上展会中成交了20件作品,其中知名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的作品甚至以500万美金高价成交;秋季的成交表现更是出乎意料,该画廊在弗里兹艺博会第一天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500万美元,表现惊人。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马克·布拉德福特《民主刊物》(The Press of Democracy,2020)在六月的巴塞尔艺博会(线上)以500万美元成交,图片致谢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摄影:Joshua White/JWPictures


但需要注意的是,线上展厅虽然带来了不少销售成功的案例,但这些数据主要集中在超级画廊和有意愿公开信息的画廊上,基于此目前无法得出足够客观的结论。由此推测,这场全球性危机或许加剧了艺术市场的两极分化,在技术引发的新一轮资源分配中,头部经销商、艺术家、藏家的优势将更加凸显。


网上展厅虽然无法让藏家和观众直接与作品对话,但也带来了一些新变化。一方面,为触达更多受众增加筹码,画廊放出了包括艺术家访谈、视频等在内的更多作品信息,甚至也释出了寻常难见的经典作品,让人一饱眼福。另外,网上展厅也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艺术市场的透明度,不少画廊在网上公开了待售作品的价格,协助购买者决策。

备受打击的画廊:自救与互助

花旗也引用了据巴塞尔和瑞银集团发布的《2019冠状病毒对艺廊行业的影响》报告:“画廊业在上半年销售同比下跌36%,损失惨重”。疫情对画廊的收入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的同时,也加大了地租和人力的负担。画廊主和艺术品经销商因此转向新的商业模式,维持与藏家、公众之间的联系。


画廊大多采用网上展厅的形式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据统计,上半年,约72%的画廊已经做出了线上的尝试,以触达更多的国际藏家。此外,包含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ADAA)等在内的组织和团体也主动为画廊提供线上展厅的免费技术支持,携手共渡难关。


虽然大部分画廊的体量比较小,看似对风险的承受能力较弱,但是画廊业网络销售的份额依旧从2019年的10%跃升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37%。这也说明了画廊的经营规模并不会阻碍他们适应新环境。此外,不少证据也表明,在艺术市场中这些更“小”的画廊在支持年轻艺术家和新兴实践方面有不可或缺的作用——艺术生态也需要这些更小的市场主体来减少垄断所造成的资源倾斜、保护系统多样性。


又一金融机构出具艺术报告,持续追踪疫情下的艺术市场

哈莫修依(Vilhelm Hammershøi)《房间内站立的女人》(Interior with a Woman Standing,1913)在十月的TEFAF欧洲艺术博览会(线上)以500万美元成交,图片致谢Di Donna画廊


在2020年的下半年,情况略有好转。但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如何在这一艰难情境下帮助画廊和艺术家,报告也给藏家提出了简单却又中肯的建议:继续艺术收藏之路。藏家们或可通过与艺术品经纪人深度对话的方式引发他们对艺术家的关注;对于画廊业,则可通过赞助这种更直接的方式支持他们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