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巡礼 | 格哈德·里希特《栏列》:重磅七联屏压轴嘉德春拍


继《抽象画(649-2)》(Abstraktes Bild 649-2)在去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2.14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891亿元)高价成交,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1932-)的作品在中国市场的表现愈发成为国内外拍卖行及藏家关注的重点。


今年春拍中,不仅保利与富艺斯再度联手推出艺术家“抽象画”系列的另一杰作,此次嘉德更是征得里希特“光影画”系列的罕见巨作七联屏《栏列》(Columns)作为压轴,并将于5月中旬在北京上拍。本作创作于1968年,不仅是艺术家早期最重要系列的代表作,也是世界拍卖史上出现的尺幅最大的里希特作品。当前,虽然该作显示为 “估价待询”,但可以预见的是,本作必将引发藏家激烈追逐,成为艺术家在中国、乃至全球艺术市场的又一座里程碑。


格哈德·里希特《栏列》

1968年作

207 x 100 cm x 7(七件一组)

布面 油画

中国嘉德,2021年春拍

估价:待询

近二十年格哈德·里希特作品市场表现

正如《秋拍巡礼 |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649-2〉:西方大师当代艺术巨作首登亚洲拍场》所介绍的,里希特的艺术地位自千禧年后有了很大提升,市场表现稳健,潜力巨大。藏家对这位德国当代明星艺术家始终保持着信心与期待,其作品市场稳扎稳打、根基深厚。


格哈德·里希特,图片来源:dpa


2013年,里希特《米兰大教堂广场》(Domplatz, Mailand)以371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28亿元)成交,打破了《抽象画809-4》(Abstraktes Bild 809-4)在前一年创造的成交记录,一举登顶在世艺术家作品成交价榜首,同时也唤起了人们对里希特作品新一轮的求购浪潮。随后几年间市场整体向好,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抽象画”系列作品,尤其是创作于八十年代后期的巅峰佳作接连现世,其作品价格一路攀高,带动市场信心进一步上扬。


格哈德·里希特《米兰大教堂广场》

1968年作

油画 画布

275×290cm

纽约苏富比,2013年春拍

成交价:USD 37,125,000(CNY 228,194,726)


里希特的创作类型多样,不拘泥于某种单一的创作方式,其作品也横跨照相写实主义、波普艺术、抽象表现主义、极简艺术等多种艺术流派或风格。从成交量看,其主要的创作材料包括油画、版画、雕塑、照片等,其中版画占比过半,高达51%;油画则次之,占成交量的三成。然而,艺术家最受市场欢迎的莫过于油画作品,这一品类不仅占据了艺术家作品成交价的前列,同时也以98%的压倒性比重成为总成交额最高的品类。



从作品的价格区间上看,20年中,与其他产量大的艺术家相似,里希特作品在不同价位上的表现呈现出鲜明的两极分化特征:50万元以下的低价作品的成交量惊人,占比高达78%;而500万元以上的高价作品则在成交额上占比极大,这一比例甚至接近90%。



里希特在作品中充分展现了德国人严谨、审慎的个性,其创作同样根植于这片涌流着时代潮流的土地。艺术家自职业生涯之初便活跃于德国以及欧洲艺坛,游刃有余于不同的艺术风格和方法论之间。多年的打磨之后,里希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蜚声国际,获得了众多欧美藏家的喜爱与关注。因此,里希特作品的主要市场分布在美国、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单就英、美两国的累积成交额就占比高达93%。



与此同时,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我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长期以来潜移默化地加深了中国藏家对西方当代艺术的理解。包括刘益谦、陈泰铭在内,不少知名藏家也早已将里希特的作品收入囊中,其中,刘益谦更是以2016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展上豪掷千金购入一件长达11米“条纹”系列巨作而引发热议。


格哈德·里希特《930-7条纹》(930-7 Strip),图片来源:Art Basel


而里希特不仅在艺术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更是欧美拍场上的明星艺术家。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也使其成为了国际拍行试水亚洲市场的西方艺术品首选。正如前文所述,香港苏富比在2020年上拍了一件《抽象画(649-2)》,该作最终成功跻身里希特作品成交价的第八席,足证中国乃至亚洲市场的潜力。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649-2)》

1987年作

油画 画布

200×200cm

香港苏富比,2020年秋拍

成交价:HKD 214,600,000(CNY 189,1000,000)

迈向抽象巅峰的艺术实践

格哈德·里希特的艺术生涯始于60年代声望正隆的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Staatliche 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在1964年正式毕业前,里希特便已着手探究照片与绘画之间的关系,并很快摸索出了前所未有的创作手法:他将报纸剪报和个人照片投影至画布上,再蘸取颜料在画布上描摹出经由“模糊”手法处理的图像,形成一种类似相机失焦的效果,成为里希特早期标志性的照片绘画(Photographic Paintings)。


格哈德·里希特《克里斯蒂安妮和克斯坦》(Christiane und Kerstin),1968年,图片来源:Ketterer Kunst拍卖行


格哈德·里希特《体操》(Gymnastics),1967年,图片来源: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


然而,艺术家逐渐不满于单纯地绘制照片和再现摄影机制,着力研究从照片绘画衍生出来的主体与客体之间的辩证关系。这一阶段,里希特并未放弃在照片绘画中获得的技法,但也逐渐从实物中抽离,将注意力转向具有工业结构的平面图形——“光影画(Shadow Paintings)”、“门(Doors)”、“窗帘(Curtains)”、“波状钢(Corrugated Iron)”等系列大多集中创作于60年代中后期。


格哈德·里希特《大窗帘》(Großer Vorhang),1967年,图片来源:施塔德尔博物馆(Städel Museum)


“有一天我不再满意将照片画出来。我就开始使用照相的特征,如准确性、不清晰性及幻想性,以创造门户、帷幕及管道。”
——格哈德·里希特


在这些作品中,里希特通过保持用色的简单,得以逐渐放弃实际的物象,从而形成了完全抽象的创作主题,用抽象绘画来挑战表象(representation)的局限性。包括本次上拍的《栏列》——画面中栏柱及其投影被概括为抽象的几何色块结构,不同色块间用色和明暗的轻微差异模糊了二维与三维间的差异,达成了光与影的完美交织。而其史诗般的规模则进一步加剧了以视觉扭曲来创造空间的画面效果。


格哈德·里希特《栏列》局部,图片来源:苏富比


60年代末70年代初,里希特创作了数量众多的灰色画,这些作品色彩单一却纹理细腻,是艺术家探究油画颜料“物质性”和笔触多样性的框架和载体。这实一实践也最终引导他逐步深入抽象语汇的世界,最终以大胆鲜艳的色彩叠层重构了分裂却富有张力的画面,并借此行至艺术生涯的巅峰。


格哈德·里希特《灰色》(Grau),1973年,图片来源:© Gerhard Richter 2021 (0020) Photographer Simon Vogel, Cologne


而“光影系列”可谓是里希特从具象过渡到抽象的重要一步。这批作品不仅展示了里希特逐步从实际物象中抽离的过程,也充分彰显了艺术家概括和提炼抽象的强大能力。因此,它们也是回顾和评述艺术家的艺术历程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艺术家 “光影画”系列的扛鼎之作

里希特的“光影画”(Shadow Paintings)主要创作于1967-1968年,不同于该时期创作的“窗帘”、“波纹钢”等系列,“光影画”以同一色调在亮度上的细微差别强调了物象的三维感,也因此保留了艺术家深化光影、空间和错觉研究的探索历程。据统计,“光影画”系列现存32件,包括本次上拍的《栏列》在内,共有6件有过公开拍卖纪录,其余二十余件大都藏于德国、美国等博物馆、美术馆中。



从成交记录看,这六件“光影画”大多在2010年前就有拍卖纪录,且长期以来成交表现较为稳定,少有贬值。以尺幅相近的2件《轮廓》及《光影画6》作比,1988年至今,虽然在金融危机之后有短暂的滑落,但“光影画”系列的成交价在长期中呈上升趋势。及至去年,单件成交价已将近百万美金,相比初次上拍增长了23倍有余,体现出极优的市场表现。


《栏列》作为其中尺幅最为惊人的作品,2016年伦敦上拍时就以294.9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444.06万元)的高价成交,刷新该系列成交新记录。结合 “光影画”系列小尺幅作品节节攀升的成交表现,本次这件同系列七联屏作品《栏列》在5年后再度上拍,必然趁势登高,夺人眼球。



在拍卖市场中,布面油画是成交表现最佳的作品材质,而《栏列》的创作载体正是布面油画。艺术市场通讯筛选了近半年进入市场的布面油画作品,并根据这些作品的重复交易纪录给出艺术家这一细分市场在当下的新变化。



不计流拍作品,这6件在后疫情时代上拍的作品表现喜人,平均年化收益高达22.68%,而中位数也达17.54%,其中,《硫》和《抽象画682-4》两件作品的新拍卖纪录由香港实现,足见当下中国藏家对里希特作品的喜爱。


本作《栏列》于2016年在伦敦首次现身时,以294.9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444.06万元)成交;5年之后,这幅博物馆级的七联屏《栏列》在中国市场再度现身,结合里希特近半年重复交易作品的平均年化收益及其市场长期走势,本次成交有望远超首次上拍的价格,甚至有望破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