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旅法巨匠的拍卖时代:赵无极、常玉之后,下一个接棒者会是谁?

图片


年至今,赵无极与常玉接连支撑起了亚洲艺术拍卖的半壁江山,让世界注意到中国艺术家的能量。两人同属于一支风华绝代的中国现代艺术家队伍,他们中大多都有着旅法背景。这支时代造就的艺术家队伍如今为中国艺术市场贡献了众多艺术臻品,他们的作品是拍卖市场公认的硬通货。


属于旅法巨匠的拍卖时代


中国艺术家油画作品拍卖成交价TOP10榜单由赵无极、吴冠中、朱德群和常玉四人所包揽。值得一提的是,前三者被誉为“留法三剑客”,具有代表意义。10件作品中,8件作品于2018年之后成交。2018年至2020年,仅这四位旅法艺术家作品的单年合计成交额就已突破30亿人民币。属于旅法巨匠的拍卖时代已经到来。


图片

图片


2018年是属于赵无极的艺术元年,一件《1985年6月至10月(三联作)》为其夺得了多项荣耀——“赵无极个人拍卖纪录”、“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和“香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画作”,同时点燃了藏家对赵无极作品的抢购热情,2018年至今,赵无极已有12件亿元作品诞生。


图片

赵无极《1985年6月至10月(三联作)》,图片来源:苏富比


当赵无极热象还未退却,常玉作品又成为藏家新一轮的必争标的。一件《曲腿裸女》破亿成交,接踵而至的常玉臻品均获得极好的拍卖成绩——艺术家的裸女系列、花卉系列和动物系列先后突破亿元大关,不断刷新艺术家个人纪录,甚至还有赶超赵无极的势头——中国艺术家油画作品拍卖成交价TOP10榜单中的6件为常玉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常玉共9件亿元拍品均为2019年之后所拍出。


图片

常玉《五裸女》拍卖现场,图片来源:佳士得


市场的喜好瞬息万变,只有深厚的学术底蕴支撑艺术才能历久弥新。这不得不提到2019年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龙美术馆联合主办的“先驱之路:留法艺术家与中国现代美术(1911-1949)”大展——继中央美术学院2018年百年校庆之后,央美在他们迈向第二个百年之际推出开年首展,将“留法艺术家与中国现代美术”作为展览主题,肯定了这一时代创作作为中国美术史承上启下的重要篇章对中国艺术进程及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图片

“先驱之路:留法艺术家与中国现代美术(1911-1949)”展览海报,图片来源: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旅法艺术家们带回了西方现代主义诸流派,为20世纪中国美术带来了传统书画体系之外的新的艺术类别与新的艺术观念,甚至与之相关的新的生活方式,从而成为活跃在中国20世纪上半叶的重要群体之一。他们是20世纪中国美术现代性文化诉求的先驱者和践行者,也是中国美术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奠基者、开拓者。


下一任接棒者:吴冠中和朱德群


旅法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价值普遍都在上升,尤以赵无极与常玉作品市场表现最为亮眼。近三年里,两人接连拍出多件亿元拍品,如此密集地高价频出,使市场的目光全聚焦于两人身上,他们的光芒遮掩了同时期其他优秀的艺术家。


中国艺术史上,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通常被视为林风眠最优秀的3位学生。赵无极与朱德群同年进入杭州艺专,吴冠中则比他们晚一年。毕业后,他们先后赴巴黎学习西洋绘画艺术,被称为“留法三剑客”。


图片

左起: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图片来源:搜狐


从市场角度考量,吴冠中作品市场基本面扎实,藏家实力强劲。新加坡斯民艺苑和香港万玉堂、一画廊等是吴冠中作品市场的主要推手,而万达集团和郭瑞腾则是浮现在水面上的吴冠中作品的大藏家。对于吴冠中近年市场呈现的不温不火的景象,是因为其精品多数已藏于美术馆中,在这之外的一部分作品流传在海外市场,另一部分已于2010年吴冠中逝世后再次交易,藏于各资深买家手中。因此其唯一一件上榜中国艺术家油画拍卖成交价TOP10的作品拍卖时间还停留于2016年,距今五年的时间,吴冠中未有更高价作品再出现。按市场规律,藏家一般的作品易手时间在3-10年,那些短时间内不会再次易手的精品有机会在未来几年里再度出现,缔造更高价格。


图片

吴冠中高价拍品


另一位旅法巨匠朱德群的作品市场已显露出上扬趋势。2020年,在其百年诞辰之际,一件《自然颂》以1.137亿港元首度破亿成交,让朱德群成功跻身“亿元艺术家俱乐部”。而就在刚结束的2021香港苏富比春拍中,朱德群凭借作品《盛世雪》再度刷新个人成交纪录,最终成交价为2.295亿港元,为估价的近三倍,仅一年时间,朱德群作品的最高成交价数字翻了一翻。值得一提,这件作品的拍卖时长约20分钟,共4名竞投者参与,超过70口叫价,可见藏家购藏的决心。


图片

朱德群《盛世雪》拍卖现场,图片来源:苏富比


当下市场已经开始在赵无极、常玉外着手挖掘同一梯队下的其他旅法艺术家。作为同为“留法三剑客”的吴冠中和朱德群,无论是学术地位,还是市场表现均不弱于前两者,但近三年里,两人过亿的拍品数量却不及赵无极和常玉,因此大众对他们的作品价格潜力仍然怀抱想象空间。


赵无极、常玉、吴冠中、朱德群作品拍卖市场比较


无论是赵无极、常玉,还是吴冠中和朱德群,从2010年至2020年在国际艺术家作品年度成交额的排名上均有大幅度提升。2020年,赵无极、吴冠中和常玉跻身全球艺术家年度成交额世界排名TOP10。


图片

旅法巨匠,左起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常玉


图片


尽管四位艺术家均是非常优秀的旅法巨匠代表,但在个人作品年度成交额方面,四人的差距仍然巨大——赵无极一枝独秀、遥遥领先,过去11年里,赵无极作品年总成交额拿了7个年度第一。

图片

赵无极、常玉、吴冠中和朱德群的作品合计成交量在2010年至2014年长势迅猛,但在2015年开始紧缩,甚至在2020年时几乎将回落至2010年的水平。这期间有不少作品进入公共领域,被美术馆或国家机构收藏,又或是流入私人藏家手中,短期内不会再易手。在拍卖行缩量增质的市场策略下,新上拍的作品不断刷新着四位旅法艺术巨匠的价格高度。

图片

从价位区间分布可以看出,四位艺术家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成交额贡献了他们超四分之三的总成交额,尤其是赵无极与常玉,分别占到个人总成交额的88%和94%,但这一价位区间的作品占两人总成交量的比重却并不高,仅为9%和11%。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100万-500万人民币价位区间成交的作品无论在成交额还是成交量上占比均未超过10%,这是因为在两人火爆的行情下高价作品供不应求,原本处于100万-500万人民币区间的作品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反观吴冠中与朱德群作品的价位区间,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成交额占总成交额的75%和62%,相较赵无极和常玉的作品价位分布,仍有上涨空间——两人在100万-500万人民币区间的作品体量充沛,这部分作品将会在未来充实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价位区间。

图片

从成交地区分布来看,尽管四人均有旅法经历,但在作品成交额贡献上仍然以中国市场为主。其中,香港是赵无极、常玉和朱德群的主战场,对三人的成交额有着极大贡献,而吴冠中的主要市场则在大陆。作为法兰西艺术院士的赵无极与朱德群,两人在法国都拥有较高的声望,他们在法国的成交量竟不少于中国地区。而常玉也在法国生活了较长的时间,因此也有不少作品于法国成交。吴冠中则由于心系祖国,希望将自己最好的作品都留在中国,旅法不到四年时间便毅然归国任教,因此其作品成交量几乎都在中国产生。

图片
图片


吴冠中与朱德群作品选购

本季有不少吴冠中与朱德群的精品亮相拍场,其中就包括吴冠中的《富春江边》,以及朱德群的《构图 No.338》、《第一道曙光》和《无题》等。

图片
吴冠中《富春江边》
1963年作
61x46cm
木板 油画
北京保利,2021年春拍
估价:RMB 22,000,000 - 35,000,000

吴冠中的艺术风格可概括划分为“水彩—油彩—墨彩”三个阶段,始于1950年代、成熟于1960—1970年代、升华于1980—1990年代。在吴冠中各时期作品中,70年代的作品拍卖表现最为突出,在其作品拍卖成交价TOP20中,创作于70年代的有8件(次)。

这一时期的作品写实性强,比较符合国民的欣赏口味,但从吴冠中的艺术生涯来看,它们却并非其最高成就。作为最先进入收藏和学术体系的系列作品,吴冠中70年代的油画在2011年的市场井喷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其中代表作如《长江万里图》、《木槿》等取得不凡的成交表现,但由于这些名作累积了太多上行压力,较少释出,这反而给了同为吴冠中成熟期——创作于60年代的作品填补其高价区间空白的机会。此次于北京保利上拍的《富春江边》便是其创作于1963年成熟期的作品。

图片

吴冠中的油画较书画更具投资价值,具有量小价高的特质。吴冠中的书画作品在创作数量上占据相对优势,因此总成交量上占比较高。而油画作品释出量相对较少,却高价频出。截止2021年5月,吴冠中油画共成交623件,占总成交件数的25%,而总成交额高达40.28亿元,占总成交额的46%。在其作品拍卖成交价TOP20中,油画占13件(次),书画为7件(次)。

图片

《富春江边》是吴冠中油画创作转折期的重要作品之一——从前期的写实风格跨越至后期的抽象风格。上世纪50、60年代,吴冠中的艺术探索方向主要着力于中西艺术的融合,从《富春江边》中可以看出,无论水岸、树木均真实可辨,但同时又非对于客观物像的完全模仿,而是将写生与写意结合起来,运用多角度透视造成错觉,通过想象式的布景造成一种中国山水画式的诗意。正如吴冠中所说,“油画中的中国情调,水墨中的西方风貌,近朱赤,近墨黑,相互影响往往并不自觉”。

保利将《富春江边》作为2021年春拍的图录封底。该作品曾在2017年以1782.5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如今时隔四年再度上拍,拍卖行给出的底价为2200万人民币,彰显诚意,希望吸纳更多有缘者参与竞投。

朱德群作品拍卖成交价TOP20的创作时间主要集中在“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和“80年代”两个时期,前者占11件(次),后者占7件(次)。

图片

回顾朱德群的艺术生涯,1958年之后被认为是其首个创作高峰期。朱德群于五十年代进入到抽象艺术领域,正值“巴黎画派”中抽象表现主义开始兴起。1956年,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正在为尼古拉斯•德•斯塔埃尔(Nicolas de Stael)举行回顾展,该展对朱德群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和影响,使其从此不再受具象绘画的约束与限制。1958年,朱德群在巴黎迎来首次个展,并遇到其抽象艺术生涯的首位贵人——勒尚特画廊(Galerie H. Legendre)的艺术总监莫里斯•巴聂(Maurice Panier),他代理了朱德群的作品,并将他推向国际艺坛。在生活逐步稳定后,朱德群的艺术创作也就此迎来一个新的高峰。其早期抽象作品“构图系列”开始逐步步入成熟,呈现出强烈而激荡的创作面貌。

此次即将于保利上拍的创作于1970年的《构图 No.338》已是“构图系列”的成熟期作品。相较于前期作品注重结构与符号化,1970年以后的作品显示出了伦勃朗的影响,画面中往往透过光线和色彩阐释一种直观感知的现象,透过表面的形式展现对于生命本源和精神世界的思考。

图片
朱德群《构图 No.338》
1970年作
113.6x145.4cm
布面 油画
北京保利,2021年春拍
估价:RMB 11,000,000 - 15,000,000

另一件即将于保利上拍的作品《第一道曙光》属于80年代末的创作。80年代开始,朱德群在哲学修为上更上层楼,他将中国的《易经》和道家思想中的“五行”概念转化为抽象构成的创作灵感,再度升华色彩与光影处理,创造出抽象世界的森罗万象。在《第一道曙光》的画面中,朱德群不仅在对于色彩和光线的描写中倾注了阴阳对立与相生的概念,还在空间与时间纬度的扩张中丰富了抽象绘画的内涵。朱德群将法国抒情抽象接引到东方文化之根,就如同作为长年旅居异邦的他自己一样,面对长期的身份价值冲突,最终在艺术创作中寻觅到了圆满解答。这凝聚了半生的思想体悟成就了朱德群创作的巅峰期。2020年和2021年朱德群两件破亿作品均来自于这一时期的创作。

图片
朱德群《第一道曙光》
1989年作
65x91cm
布面 油画
北京保利,2021年春拍
估价:RMB 3,500,000 - 4,500,000

《构图 No.338》和《第一道曙光》均大面积使用红色。“红色”符合东方人的文化和审美,极受亚洲藏家喜爱。朱德群共60件(次)过千万作品中,大面积运用红色的有12件(次),仅上榜的TOP20作品中就出现了4次。强烈的视觉冲击能激发出藏家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汹涌澎湃,对藏家而言,某一程度上也是一种自我救赎。

图片
朱德群《无题》
1976年作
60x82cm
布面 油画
北京保利,2021年春拍
估价:RMB 1,200,000 - 2,200,000

无论是《构图 No.338》,还是《第一道曙光》,都是朱德群极受市场欢迎的创作时期的典型作品。加之朱德群接连拍出亿元作品,将有望带动其作品的抢购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