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析近年来书画板块在拍卖市场的走势情况
2017-12-28

书画板块一直是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晴雨表,近年来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单品成交价格屡创新高,进入稳定的发展期。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书画已占到艺术品拍卖市场70%的份额。在今年的秋拍中,书画板块表现再次令人眼前一亮,12件书画作品过亿拍出。快来跟着《艺术市场通讯》一起关注这块“大蛋糕”的近年走势情况吧!


The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plate has beena barometer of the Chinese art auction market. In recent years, the price ofChinese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auction market has been innovating high andentering a stable development period. According to incomplete statistics,Chinese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has accounted for 70% of the art auctionmarket. In this year's autumn shooting, the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plateperformance is once again bright, 12 pieces of painting works over 100 million.Follow the Art Market Journal to focus on the recent trend of the big cake.


丨中国书画拍卖市场总体走势丨


据雅昌艺术统计的“2010-2017春拍中国书画拍卖成交走势图”显示,截止今年春拍,中国书画部分的成交量和成交总额分别是34000余件和106.15亿元,比2016年春拍分别降低了7.38%和7.36%。

1.png

▲2010至2017春拍,中国书画拍卖成交走势图(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从图表中,可以看到中国书画拍卖最高峰值出现于2011年秋拍,无论是成交率还是成交额,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当然这是基于2011年的市场环境所造就。自2011年秋拍后,市场大跳水,书画拍卖自然也呈现出大幅度回落态势。而后几年,即便成交量有所提高,但总成交额始终趋于低位,甚至成交量越多,单件成交额则越低。自2015年春拍起,拍卖市场开始实行起缩量增质,并得到了不错的实施效果。2017年春拍,书画拍卖的成交量是2010年起最低的状态,而成交额则与五年来的数据基本持平,这也意味着单件书画作品的成交额正在不断走高。而在雅昌的这组数据里,2017年秋拍的成交情况还未统计公布,但就今年秋拍各家拍行书画板块拍卖的情况来看,12件书画作品过亿成交,可以预计到今年秋拍将迎来五年来书画拍卖最高的总成交额。

2.png

由于公开的数据统计只截止于2017年春拍,我们就今年与去年在春拍中书画各板块的成交情况做一个分析。可以看到,相比2016年春拍,2017年春拍整个书画板块成交量低于2016。以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来看,首先在TOP20中,中国古代书画占据了11个席位,近现代书画占据了9个席位,其中亿元级别中古代书画则是6个席位,近现代书画仅有3个席位。但是从整体成交状况来看,近现代书画成交总额达42.48亿元,较之2016年春拍多出了5亿多元;中国古代书画成交总额则为19.9亿元,较之2016年春拍减少了12亿元;当代书画的部分则是减少了2亿元左右。


从市场结构来看,近现代书画的投资回报较高,其中名家中低价位的作品投资回报最高,如张大千、齐白石、李可染、徐悲鸿、吴昌硕、吴冠中等;当代书画次之;古代书画的投资回报最低。

3.png

▲ 2016年春、2017年春拍中国书画各板块成交变化图(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为国内拍卖市场当之无愧的主力,中国书画板块在今年秋拍中更是表现突出,几大拍行均有高价中国书画臻品成交。北京保利仅中国书画板块成交额就超过了29亿元,创下了几年来的最好成绩。并有齐白石《山水十二屏》、吴昌硕《花卉十二屏》、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崔如琢《指墨山水十二条屏》共5件作品成交价破亿,成为全球成交额最高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专场!另一边,竞争对手中国嘉德的书画板块也保持了整体回暖向顶级拍品致敬的态势,“大观夜场”中沈周《送吴文定行图并题卷》、徐渭《写生卷》、张大千《江隄晚景》、《水月观音》4件拍品过亿,32件拍品过千万。


丨近现代书画走热丨


在近年的书画拍卖市场中,近现代书画板块一直立于书画市场的金字塔顶尖位置,也是大家十分关注的一部分。从2017年春拍中国书画板块整体成交状况来看,近现代书画成交总额达42.48亿元,较之2016年春拍更是多出了5亿多元。这些数据映证了近现代书画市场持续升温的趋势。


在本轮秋拍中,北京保利秋拍《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上,齐白石《山水十二屏》以4.5亿元起拍,经过多轮竞逐,最后以9.315亿元成交(约合1.41亿美元),这件作品成为首件成交额超过1亿美元的中国艺术品,同时也刷新了中国艺术品和齐白石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将近现代书画进一步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4.png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名家精品在拍卖市场中一直都是炙手可热,如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潘天寿、李可染、吴昌硕等,都有过亿作品产生。他们的作品具备一定的艺术性以及收藏价值,且作品行情已经相对稳定,价格涨幅较好把握,相比于资源稀缺、鉴定困难的中国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也更容易被人们所认知,近几年也都获得了不俗的成果。


据“2017胡润最畅销艺术家”榜单显示,2017年张大千总成交额增长50%,以23.6亿元蝉联“最畅销中国艺术家”。齐白石以15亿元总成交额保持第二。吴冠中总成交额增长78%,达到13亿元,五年来首次进入前三。总成交额比去年提高6%,达到191亿元,是《2016胡润艺术榜》总成交额的5.6倍。上榜门槛比去年提高3%,为4008万元。

6.png

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近现代书画势头正火。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也表示:“由于古代书画的年代久远,其作品蕴含的内涵往往存在着一些隔阂,而对于近现代书画来说,更容易给人以亲切感,在审美上更容易得到藏家的认同。”


从投资角度来看,近现代书画相对容易掌控,也容易收藏或变现。它可以长短配合,短期、中期、长期皆可有一定的收益,存在升值赢利的较大空间。同时,收藏群体大、关注度高、人脉较旺,这也是它在市场中能持续保持热度的原因。


丨古代书画板块稳中攀升丨


2017胡润艺术榜是对201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排比和总结。在这个艺术榜中我们可以看到市场的诸多变化。据“古代书画拍品TOP 50”显示,总成交额约为28.1亿元,比2015年增长10.7亿元,增长率高达61%。上榜门槛也由2015年的1573万元提升到2016年的2243万元。2016年TOP 50平均成交额为5611万元,这比2015年有了很大的提升,甚至超过了2011年市场高峰期时的5609万元。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书画市场中古代书画呈现稳中攀升的趋势。


中国嘉德古代书画部总经理栾静莉曾表示:“古代书画是书画藏家收藏的一个趋势。因为这类作品的量不大,进入门槛高,有挑战也更加吸引人。虽然古代书画板块整体超过近现代不太可能,但是单幅作品超过近现代书画是可能的。”

7.png

▲任仁发《五王醉归图》,3.036亿元拍出


同时有分析人士指出,近当代艺术品表现强劲,这其中既有当今市场审美的因素影响,更重要的是有炒作资金介入,使得其价格不断被抬升。而古代书画,其价值毋庸置疑。由于中国历史久远,不断的改朝换代,天灾人祸,再加上近百年的外来侵掠,古代书画历经磨难,大量损毁流失,保存至今的已十分稀少,也显得更是珍贵。


纵观当今的中国书画市场,古代书画因其无比珍贵的史料价值与艺术价值以及资源几近匮乏的稀缺性,使之不论市场如何波动,古代书画的行情始终处于相对稳定的上升态势。


有圈内人士认为,中国传统的古书画至今仍在影响当代书画家创作,这些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作品在拍场上价格虽然目前不敌近当代艺术作品,但或只是“暂时情况”。


8.png

▲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1.9亿拍出


丨影响书画拍卖成交额的因素丨


在书画拍卖中,书画的题材对于其价值也有着很大的影响,一件人们喜闻乐见的书画作品,比那些冷门的品种更加容易受到市场的青睐,加上名家效应,其拍出天价的可能信很大。在拍卖场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两幅作品尽管内容相同、尺寸大小相近、品相一样,但是成交的价格却相当悬殊,这主要是作品受题材的影响,藏家一般对吉祥、高雅、稀有题材会有极大的兴趣。吉祥题材大多集中在人物花鸟上,因为许多人物花卉动物的组合具有传统的比喻象征含义。由此可见,画的价值不仅与作者的技法有关,还与画传达给观者的感受有着密切的关系。

9.png

10.png

▲吴昌硕《花卉十二屏》,2.09亿元拍出


除了书画的题材,它的尺寸也与拍卖也有着直接的关系。自古以来,大抵有些名气的画家也都有自己的润例,这种润例实际上就是画作的单价,而且是以尺为计量单位的。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期,齐白石在画室的墙上就贴有卖画的润例,如“花卉条幅,二尺十元,三尺十五元;中堂幅加倍,横幅不画。册页,八寸内每页六元,一尺内八元;扇面,宽二尺者十元,一尺五寸内八元。”除了以尺论价外,还从传统沿袭下来一些规矩,如:从作品载体形式上看,立幅价格贵于相同尺寸的横幅;扇面,册页的价格高于一般画作中相同尺寸的价格等等。


这种传统的“规矩”慢慢的变了味,“以尺论价”渐渐形成了一种不良的风气,画家们开始一味追求展览效果,画越画越大,还有人画丈二的巨制,仿佛只有画越大才越有气势,越能夺人眼球。为了迎合这种市场喜好,不再一心专注于在作品的内在质量、笔墨、格调上下功夫,而热衷于投其所好,盲目求大,捞取实惠,加工生产“大尺幅”,于是大而空、缺乏笔墨与内涵表现的“巨制”不断涌向市场,既扰乱了市场,也使自己离真正的艺术创作距离越来越远,这无疑对拍卖行业也是一个潜藏的风险。

11.png

▲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1.7825亿元拍出;是李可染同类题材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幅(141.5×243.1cm)


如今的书画市场其实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人们应该摒弃过去旧有的对这个市场的认识思维模式,而以一种新的认知和眼光来看待它,书画市场正在分成两大板块:高端的市场和大众的市场。高端的艺术品永远是书画市场的少数派,凤毛麟角,尤其是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那些鹤立鸡群般闪现于市场的高端作品更是拍卖品中的宠儿而被中国当代顶级收藏家追捧,无论价值几千万、上亿甚至几个亿,对于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李可染的《万山红遍》、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傅抱石的《云中君和大司命》这样的作品来说市场是从来不差钱的。


结语


纵观近几年书画拍卖市场行情,虽然很难达到2011年时的火爆程度,但已经能喜见市场的回暖,当然也是书画市场的回暖。基于市场的调整的初见喜色,藏家群体活动的频率,未来几年的书画拍卖仍然值得期待。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