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中的动物性现象
2018-01-11

人与动物的艺术关系和审美关系构成了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在当代艺术里面动物出现的更加频繁,甚至是以一种毁坏的形象出现在艺术中,这种艺术行为正饱受动物保护主义的谴责与争议,并且成为当前艺术市场中具有冲突性的话题现象。


The artistic and aesthetic relations between humans and animals constitute an important part of human civilization. Nowadays, animals appear more frequently in contemporary art, even in the form of a destructive image, which is suffering from animals Protectionism condemned and controversial, and become the subject of the current conflict in the art market phenomenon.


丨动物性现象的爆发激化丨


在2017年发生的大事件盘点中,中国艺术家被古根海姆退展事件绝对是一热题。事情发生在去年的九、十月份,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发生了一场艺术与动物保护主义者之间的“战争”。原本计划于10月6日在中国当代艺术群展“世界剧场”中亮相的三件作品因受到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其中包括为此次展览命名的黄永砯的作品“世界剧场”。另外两件作品分别是彭禹和孙原创作的短片《犬勿近》以及徐冰1994年的短片《文化动物》。

TIM图片20180111143129.gif

▲彭禹&孙原创作的短片《犬勿近》片段


当地时间9月25日,批评人士们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请愿,要求古根海姆将展览中涉及动物的作品全部撤出,截至发稿时,签署这份请愿书的人数已经超过60万人。同时,古根海姆还收到了各类动物权益保护组织及个人的来电和邮件,也表达了撤出这些作品的要求。对此,古根海姆方面最终做出对这三件作品不予展出的决定。但同时也引起了一场关于当代艺术中动物性现象的讨论。

2.jpg

▲古根海姆美术馆在instagram做出回应的截图


在当代艺术中,女性、政治、种族,这些问题常被拿出来讨论,也是社会大众所关注的焦点。这些具有争议性的社会话题放到当代艺术中讨论似乎再恰当不过,但是人们的眼光一般只着眼于前三者,当代艺术中的动物性现象一直处于潜伏期,直到这次古根海姆退展声明事件的发生,才让动物性现象的问题暴露在人们的视野内。艺术创作与动物保护之间的矛盾于此激化。


丨产生的原因及联想丨


这次矛盾的激化,集中体现了当代艺术中动物性现象越来越普遍。可为什么在当代艺术中,艺术家会倾向选择动物来表现自己的艺术诉求呢?


当代艺术中出现的“动物现象”不是偶然的。首先,与时代发展和个人的经历相关联。在东西方文化交融的现代社会,现代人受历史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影响结合自己的生存空间,引起了艺术家对社会环境、生存环境、个人情感、后殖民等问题的思考,他们用动物的形象来揭示和关注社会问题、生存环境、文化现象;其次,动物与人生活在一起,动物的属性和人具有相似性,对于艺术作品的受众来说人们更容易读懂它。就其艺术作品的内容而言与市民文化趣味接近,反映了大众的内心诉求;再者,在表达方式上的委婉迂回,东方人在表达情感上不习惯太直接的表达,总是用比兴的修辞或者借代的方式借物抒情,托物言志。用动物的身体来隐喻人的生存境遇,此时有关“动物现象”的艺术作品恰恰构成了当代现象的一种独特的文化生态。

3.jpg

▲丹麦艺术家马可•艾瓦斯蒂(Marco Evaristti)在美术馆中放了十台有金鱼的搅拌机,金鱼的生杀大权,由观展观众来决定;两个人按下了搅拌机的按钮。


通过当代艺术中的“动物现象”的视觉表述,可以反观整个社会生态,由此可以了解艺术家对人、对社会的认知和思考,即可以考察人与世界存在之间的审美关系,当代的艺术家恰恰是选择了和人在一起生存的动物作为自己的审美对象。在85新潮时期很多艺术家把生命和理性作为他们创作的主题,借用动物作为他们美学形态的表述,这种表述中不仅具有传统中国传统美学精神,同时也有西方现代主义启蒙思想。有很多艺术家把这两种审美情趣结合在一起来思考人生,思考文化,思考社会,思考自我。


进入九十年代,特别是在后现代思潮影响下,艺术家对社会认知的变化引起了艺术家审美情趣、审美风格的变化,从此也引起了美学形态的嬗变。“后现代主义最终关注的是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中那些其实并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东西。后现代主义的要旨,是要扮演世人皆醉而我独醒的角色,但又戴上狂人的面具,用嘲弄、讽喻、戏拟的手法来展示生活现实的非自然倾向。后现代艺术用戏拟和反讽的再现,既呈现了当代政治文化的一致性,又指出了它们那荒谬的非自然性,从而巧妙地在否定中创造出新的现实。”此时的作品的审美趣味不再仅仅是表露艺术家自身的审美偏好,而是艺术家提出一个观念或者一个命题让社会去解读其中的意义,很多作品把思考的余地留给了大众,留给了观者。

4.jpg

▲ Colin Lowe. You Will Never Forget Me. 2007


进入新世纪,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当代的艺术家大都以自己的生活细节、内心情感为切入点,注重对微观世界的表现与关注,在视觉表现上注重绘画语言形式的表达,在审美倾向上注重与新材料、新媒体、新技法的结合。由此动物成为他们的审美对象,成为他们微观世界的自我表述的内容。


总的来看,当代的艺术家们用自己熟悉的动物形象表达自身的感受,动物只是他们叙事的一种表象,在这些表象的下面隐藏的内容才是艺术家要表达的要旨,艺术家只不过借用了他们熟悉的动物形象作为图像资源而表达内心的情感和观念。“动物现象”的视觉表述与审美现象正反映了艺术家自我认识的一个过程,不同时期的艺术家通过个人的视觉表述探讨了动物与权利,动物与意识形态,动物与欲望的隐喻,动物与生态立场,动物与审美习惯之间的结合与塑造关系。通过“动物现象”恰恰可以观照这一时期独特的文化生态和美学形态嬗变。


丨艺术家作品中的动物表达丨


当今的艺术家借用动物的形象(身体)隐喻他们对自我、对生命、对生活、对这个社会的看法,以此来传达和表述当下的文化意义。“动物现象”作为一个问题意识成为当代艺术家在艺术实验中反复触及的内容,当代艺术的动物方式反映了当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5.jpg

▲段建宇 艺术鸡 2006年 积累—广东快车下一站 展览现场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


一、 让人类回归到身体,用身体的动物性来揭示人类自身的局限性,让人们试图在动物身上去观察社会,表述对人性和生命的思考。


在当代艺术中出现的“动物现象”表现出了艺术家对人的思考,从85美术思潮开始,当代艺术中出现了艺术家对“理性”和“生命”的关注。艺术家开始对人本身的思考的同时,涉及到对人性和生命的思考。如聂南祥,他画的马系列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表达,画面中红色的马代表了一种邪恶、情色的本能,马的样子被赋予人特有的表情,马的眼睛盯着天空,它的表情出现了惊恐和莫名的冲动与不安,流露出欲望和躁动。从而隐喻了当下人的生存状态,如同这个社会中人性的真实图像。

6.jpg

▲聂南祥 马系列


在当代艺术中有很多借助于活体动物或者动物尸体作为媒介载体,用行为艺术表达他们的观念。在他们的行为艺术作品中,动物和人一样频频出现在艺术作品中,动物形象的重新被重视,可以看出人开始正视人自身理智之外的动物性的身体,动物形象不过是作为人的身体的动物性的投射和隐喻而成为思想家和艺术家们选择的目标。


艺术家凭借着现实生活的经验,利用动物和人体产生的令人怵目惊心的视觉冲击对当代社会中人与动物、人与外部环境做新的思考。这种视觉暴力化现象在艺术界引起了实验性和公共性的讨论,极大的影响和改变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进程。但这种以自虐和虐杀动物所带来的视觉效果,难以说成是一种巧妙的观念,比起一些不那么视觉暴力和道德争议的创作方式,此种动物方式的行为艺术确实能取得更大的社会效应。

7.jpg

▲余极 《尤物之吻》


二、 以动物作为媒介,以动物问题作为艺术关注的焦点突出它们身上的某种特质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或问题意识,引起对中西文化的认知及内心情感的流露。

8.jpg

▲徐冰 《文化动物》


90年代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中西文化有了更深入的碰撞,一批在国外生存的敏感画家开始思考中国的社会文化、中西文化关系、价值观等问题。徐冰、姜杰和陈文令等都把猪的形象作为自己作品的素材,以此来表达对当今社会文化的思考。


徐冰在翰墨艺术中心展出作品《文化动物》(1993年),他将拉丁文和中文印在公猪和母猪身上,把原始的、动物性的行为转换到一个所谓文化环境中,通过公猪和母猪的交配来表现自己的观念,“人们对猪的担心是多余的,都是出于人的考虑。人安排了猪的环境却使人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中。当人们看着两只猪的交配想的却是人的事情。”徐冰的作品具有荒诞性和游戏性,把具有严肃的文化现象表现的世俗化,表达自己对文化的理解,也表达了对文化价值的彻底否定。

TIM图片20180111143147.jpg

▲周春芽 绿狗


如果说徐冰看到的是中西文化的差异以及对中西价值观的认知,那么像叶永青、周春芽、王玉平等可能更关注的是自己内心情感的表述,借用自己的内心情感来表述中西文化的差异。


周春芽创作了几十幅以动物形象为主题的《绿狗》系列作品,他试图用西方的色彩表现内心的迷离,并且把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的笔法引进他的创作之中去。表现了中国文人画中的温和与内敛的精神境界。


三、 借用动物作为表达方式的图像资源,思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表达出艺术家对社会的批判意识和忧患意识。

9.jpg

▲黄永砅《羊祸》装置:牛皮、羊皮、竹、木、铁,1996


随着自然环境的恶化和个人利益的追求,在整个社会中出现了公共意识淡漠,个人道德沦丧的现象。艺术家通过自己对社会的感受来表达对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忧患。黄永砯对人与动物的关系,人与动物带来的疾病进行反思,他创作了装置作品《羊祸》。牛、羊、鸡、鸭这些动物的形象往往是温和而有益于人类的,但是至疯牛病以来,社会上突如其来的疯牛病、猪流感、禽流感变成影响人类健康的隐患,随时就可能发生的灾难让人看不透社会还要发生什么。可能科学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但艺术家已经看到了这一点,这种与人亲密的温顺的生物却要让人避而远之,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反省人自身的原因。

10.jpg

▲吕顺《最后的晚餐》(《盛宴》)


赵半狄从1999年开始做过多次公益广告的社会活动,以熊猫这个题材对当代人的生存环境做出深刻反思。赵半狄扮演了一系列与熊猫对话的公益广告,1999年的行为《赵半狄与熊猫咪》,人问:“我抽支烟你介意吗?”熊猫答:“如果我死了你介意吗?”艺术家设计的这两句有趣的问答,在这个特殊的场合中引起人们的深刻反思。艺术家通过与熊猫的对话将社会和生活中常见的问题表达出来,这种表达方式具有媚俗的效果,然而,其间又传达了当下文化的隐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周云侠的装置作品《女长裙》,是用蛤蟆皮做的长裙,他的一系列蛤蟆皮作品,在形态、颜色和蛤蟆皮组接起来的图案充满了的美感,但其材质却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从而因这种材质而让人产生更多的思考。吕顺的《天籁之音》等作品出现了青蛙、蚊虫等动物的形象,画面中优雅的色调表达一个肮脏、腐烂的世界。他的《最后的晚餐》描述的是以猪吃晚餐的场景,猪把自己的身体作为实物,其间隐喻着人类正在消耗侵蚀着整个社会的资源,满足了自己的身体和欲望之后,什么也不会留下,最后的晚餐过后是什么,其中指涉的意义就不言而喻。

11.jpg

▲吕顺《天籁之音》


丨艺术与动物保护之间的矛盾丨


人类和动物的关系很玄妙,到底是弱肉强食还是保持尊重,实在难以说清。因为他们在成为我们的宠物的同时,也免不了成为很多人的午餐。一些激进的动物保护者似乎为了争取全动物界平权而无所不用其极;而另一边,喜欢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上的当代艺术家们,似乎是另一个为了给人类创造出全新感官体验而无所不用其极的偏执团体。

12.jpg

▲赫斯特2008年创作的蝴蝶系列作品《诗篇89:慈悲》


赫斯特曾于2012年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为期23周的展览,结果遭到了RSPCA的批评,因为有超过9000只用于展览的蝴蝶在此期间死亡。


当时,美术馆的一位发言人解释说,展览每周会用到约400只蝴蝶,它们的确在展馆中度过了它们自然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不过,许多蝴蝶的寿命都比那些生活在野外的蝴蝶要长,这都得益于展览所营造的高质量的生存环境。这一点可以看出动物性的艺术对动物本身并非百害而无一利的。


去年六月在澳大利亚霍巴特古今艺术博物馆(MONA)展出的奥地利行为艺术家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的最新作品《祭祀仪式》(sacrificial ritual)同样遭受到外界的批判。BBC发布新闻称,由于作品中使用了大量公牛的鲜血,已有一万多人联名抵制这次展览。尽管这些鲜血来源于此前Dark Mofo音乐节中已经宰杀的动物,没有任何动物为这件作品死掉,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对这件作品的大尺度和血腥画面十分反感。

13.jpg

▲ Hermann Nitsch, Die Aktionen: 1962-2003


这场争议中,一边是MONA所在的霍巴特市市长苏•希吉的质疑:“把动物的血泼在假装死掉的人身上,这就是艺术?”另一边是MONA馆长大卫•华尔希的反驳:“为什么吃肉就可以,拿血肉做作品就不行?”


艺术创作者和动物保护协会站在了天秤的两端。一个高喊自由创作口号,一个高举动物保护旗帜,那当代艺术创作是否需要动物作为祭品?这两者在冲突的同时,也给了当代艺术一个新的观念切入口,使人们对人与动物关系开始深层次的再认识。认识到人类自身的问题同时,把当代人与动物的特殊关系上升至一个社会性的理性的思考层面来。


结语:


对于艺术家而言,“动物”是他们表达自我想法的一个媒介,当代艺术究竟需不需要以牺牲动物为前提?这是社会与艺术家都值得深思的问题。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