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艳俗的艺术会有市场价值?/杰夫昆斯
2018-01-22

TIM图片20180122153747.jpg

有人说他是天才,有人觉得他是骗子。这位艺术家因为把儿童玩具与吸尘器提升到了希腊神像般的地位而闻名——他就是杰夫昆斯。


丨艳俗的市场价值丨


2017年4月他正坐在自己 3 万 5000 平方英尺的工作室里,思考他最新的项目:这是他过去一年多在严格保密条件下创作的多面向作品系列,取名为“大师”(Masters)。

TIM图片20180122153948.jpg

▲大师系列包包


虽然昆斯曾与时尚界有过蜻蜓点水的往来,与 Stella McCartney、H&M 品牌合作过,但这是他第一次为奢侈品牌创作原创设计作品:与法国品牌 Louis Vuitton 合作,包括丝巾、钥匙链、钱包和电脑包等小皮具——共 51 件产品。

TIM图片20180122153933.jpg

TIM图片20180122153938.jpg

为什么会选择杰夫昆斯呢?究其原因应该是他在商业以及艺术上强大的影响力!


美国20世纪60年代蓬勃发展的波普艺术对艺术家杰夫•昆斯的艺术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昆斯以充满满足感、好奇甚至是玩乐的态度表现了光怪陆离的现代商品社会。80年代初,昆斯借鉴了杜尚的挪用与拿来主义,让精美的现代商品丝毫不损地转入艺术状态,他放在有机玻璃罩中的吸尘器、悬浮的篮球,让人在迷惑中产生不尽的遐想,至今令人记忆犹新。各种各样的商品、广告、卡通玩具不仅表现了多姿多彩的现代商品社会,也表现出现代人无休止的消费欲望。

1.jpg

▲ “平衡”系列之《三个球50/50水槽(Dr. J 银色系列)》


虽然同以大众商品为表现对象,但与第一代波普艺术家的含蓄的批判精神不同的是,昆斯的作品充满了满足与自我陶醉。他有意打破了人们习惯了的美的标准,将最庸俗的大众图像以精致的手法表现出来。特别是他的系列作品《天堂制造》引起不小的争议,但所有这些争议就像助推器,将杰夫•昆斯的作品推向更大的商业市场。

435.png

▲《天堂制造》


他大胆的创作,引起了当代艺术界的风暴,这种艺术界的暴动彻底摧毁了人类理性最后一层遮羞布,让这个社会拥有的所有现象统统拜服在他的艺术表现脚下。这就是昆斯的成功之处,他用自己的反叛行为证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这个价值不仅作用于艺术界,也经受住了社会和时间的批评与考验。


用杰夫昆斯自己的话说:“在这个资本泛滥的社会里,艺术品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商品……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

2.jpg

3.jpg

▲《凝视球》


丨没有捷径的成功之路丨


所有人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杰夫昆斯也一样,在成功的这条路上也磕磕绊绊很多年。


杰夫昆斯1955年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约克郡,7对开始学习艺术课程,9岁时,父亲将其临摹的的作品挂在自己的家具店里展售。1976年,昆斯毕业于马里兰艺术学院,期间曾于芝加哥艺术学院学习一年。大学毕业后,昆斯并没有立刻从事与艺术有关的工作,22岁时,昆斯移居纽约,在纽约当代艺术馆谋了一个职位。

5432.png

▲杰夫昆斯作品展


在新表现主义盛行的时代,他的作品市场反应冷淡,没有获得任何利益。此后,昆斯去了华尔街当起了证券经纪人,这也许是昆斯日后对其作品进行推销所打下的坚实基础。


接下来的几年,他一边在华尔街做期货交易,一边维持艺术创作。结合了杜尚现成品和沃霍尔波普艺术,昆斯把吸尘器、厨具、茶壶、烤面包机等日用品都放入荧光玻璃罩内。他甚至在作品名称中保留了这些物品原来的名字:《纳尔逊自动电饭煲/电炸锅》,英国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达明安欠斯特是“新胡佛名人4号”这件吸尘器作品的一位令人骄傲的拥有者。

4.jpg

▲《新胡佛名人4号》


杰夫昆斯具备了精明的商业头脑和强悍的谈判技巧,使他在国际当代艺术市场上游刃有余,搭建起强大的平台,成就了他在艺术和市场上的双重野心。


“未来的伟大艺术家一定也是伟大的谈判家。”华尔街成功证券经纪人的使其对自己作品的“推销”显得比其他艺术家更加游刃有余。从经验老道的经纪人和画商、收藏家到众多知名的策展人、博物馆和美术馆馆长,杰夫昆斯似乎有强大的磁场,身边总是密集的聚集着当代艺术领域的强势人物。从他的长期合作伙伴、纽约艺术品商人伊利安娜。索拿本德,到高古轩画廊的拉里。高古轩;从曼哈顿著名美术画廊C&M主席罗伯特。慕钦,到艺术商威廉。阿奎维拉。杰夫昆斯的收藏家组成也非常抢眼,包括伦敦收藏家萨奇、佳士得拍卖行老板皮诺、洛杉矶的房地产商艾立、希腊建商巨子乔诺,乌克兰钢铁巨头维克多等等。成熟画商的专业经营和超级富豪的捧场使杰夫昆斯的作品成为顶级的当代艺术收藏品。

35.png

▲高古轩(Larry Gagosian)、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阿比•罗森(Aby Rosen)


通过昆斯的生平我们可以发现西方的明星艺术家与中国的明星艺术家有着本质的不同。说到明星艺术家,大多数人都认为其华而不实,作品多靠炒作并无真才实学,但我们可以很容易从昆斯身上发现某些根本的不同,其实昆斯的艺术之路的成功的根本还是其坚实的艺术基本功。他甚至在自传中称:“我是这个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推销员。”艺术家大多是多面手,可见其艺术生涯的成功也不是偶然,同样被美国的艺术界乃至世界所认可也绝对不是偶然。


丨商业光环下的质疑声丨


2013年11月12日,佳士得纽约夜场拍卖会,昆斯的一件雕塑作品《气球狗》被拍卖出5800万美元(3700万法郎)的高价,创下了在世艺术家拍卖品成交最高纪录。在举行他的各展期间,他曾经听到一位正在巡逻的保安大声对他的作品表达不满:“肮脏,肮脏,肮脏。”这些年来,很多批判家都赞同那名保安对昆斯作品的这种评价,被形容为“胡扯”(纽约书评),充斥着“装模作样”(观察者),满是“廉价而无知的歧视女性的景象”,看起来“要人命”。

5.jpg

▲《气球狗》


时代周刊艺术评论家的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也十分厌恶昆斯的作品,将其形容为“对艺术谄媚而拙劣的冒犯,就像一位在弗罗里达州贩卖沼泽地的施洗者。”休斯写道,“要不是他,你根本无法想象美国的文化有多么堕落腐化。”


对于质疑,杰夫昆斯则表示,自己“不会玩深沉”,“我的作品没有潜在内涵,一目了然,你第一眼看到什么它就是什么。”


可能这就是有些人不喜欢昆斯作品的原因,其追求完美的方式——所有光滑闪耀的表面——看起来都能够消除错误,但事实上有一些是作为人来说无可避免的。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言,“迎合低级趣味的作品就是对屁话的否认”杰夫昆斯当然不赞同这种说法,并解释到自己的作品还是有光与影的存在。在描述“气球狗”的时候,他就说到:“它像神话一样。它就像生日宴会上的气球,因为是膨胀着的,你可以想象着宴会就是此刻,而不是20年前。正常的20年前的气球早就泄气了。”

263.png

26.png

    

丨如何欣赏他的艳俗艺术丨


杰夫昆斯一直是艺术界的超级明星,但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受争议的艺术家之一。不喜欢他的人会认为杰夫的作品降低了艺术价值而一味去满足消费者,但支持者会觉得他是在不断革新当代艺术的面貌,是一位艺术顽童。


比如昆斯在商业广告创作上的造诣:对于色彩的钟情让他在宝马赛车上留下绚丽的彩带,鲜明的色彩如同火山爆发的力量。车内银色的内饰与强有力的外观设计相结合,即使在静止状态,也给人动感十足的感觉。昆斯特别介绍道:“赛车就像充满着力量和朝气的生命……你可以和它融为一体,借助它的活力实现自我超越。这款车能量充沛,我的想法随着它的能量不断超越。”

宝马.jpg

▲杰夫昆斯设计的宝马汽车


此外他还创作过美国运动品牌耐克(Nike)招贴画等商业广告艺术。这些在商业广告上的业绩,都基于昆斯本身艺术市场的成功与成熟。虽然同以大众商品为表现对象,但他大胆的创作,引起了当代艺术界的风暴,这种艺术界的暴动彻底摧毁了人类理性最后一层遮羞布,让这个社会拥有的所有现象统统拜服在他的艺术表现脚下。这就是昆斯的成功之处,他用自己的反叛行为证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这个价值不仅作用于艺术界,也经受住了社会和时间的批评与考验。


昆斯将艺术与商业化社会紧紧绑在一起的创作方式,让人们明白了艺术同样不是社会虚伪和黑暗的愚蠢的避风港。在美国记者凯蒂•西格尔对杰夫•昆斯的一段采访中,昆斯谈道:“我把艺术家的活动等同于体育运动,我们利用艺术作为社会活动的手段,那些少数族群的人则利用体育走向上流社会的阶梯。我们是一些白人中等阶层的男孩,希望借助艺术迈入另一个社会阶层。”

65681407481836.jpg

▲杰夫•昆斯与快时尚巨头H&M强强联手


他宣称自己的策略是让艺术变得美丽、客观、亲切,能够与观者形成互动进而赋予观者力量。因此他的作品专注于让人略感意外又庸俗无奇的对象上,避开“艺术品味”的典型化标准,从而迎合他所认为是寻常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并希望借此暴露价值体系和审美等级的脆弱性。“不同的经济水平中存在着不同的诱惑——奢侈层次各有不同。最终的堕落带走的是你的经济与政治权利。因此,切记这个警告:睁大眼睛,千万别犯傻。”

523.png

▲Kiehl’s×Jeff Koons限量版包装

1392347048242.jpg

▲《ArtPop》封面


杰夫•昆斯的目的十分明确,使得我们经常怀疑他创作的动力到底是源于艺术还是利益。或许在他眼里,这两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界限。这种艺术创作方式本身就是在挑战人们长久以来对艺术的敬仰。可以想象,在一系列风景人物、卡通和广告形象、性爱片段出现在同一个展示空间中时,我们一定怀疑自己是否处于现实之中:看着身边习以为常的万千事物,还是在欣赏一次艺术展览;我们是会惊讶、兴奋,还是愤怒都取决于我们自己看待这个世界的态度,艺术家把这个艺术世界——一个遥远高大的“崇高”和神圣“美”的代名词,最后还是推入了现实社会这个大染缸。


结语:


正是这样一位颇多争议的艺术家,在过去36年里,研究了艺术与大众文化之间的关系,探讨了社会阶层和价值系统的缺陷,重新塑造了常用物品如充气玩具、家居用品和商业图像的规模、材料和手法。而昆斯最有影响力的正是公共雕塑,他的大胆和快乐的户外作品影响了世界各地的观众。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