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方不同流派大师笔下的雪景
2018-02-02

前几日下起了大雪,其实距离上一次上海下雪已经过了十个春秋,小艺的朋友圈里也充斥着小伙伴们晒雪的照片,高兴之余小艺也搜罗了一下西方一些流派大师笔下的雪景,来一睹为快吧!


印象派
克劳德•莫奈《隆弗洛尔雪天的马车》


timg.jpg

▲《隆弗洛尔雪天的马车》


印象派大师莫奈对雪景情有独钟,一生创作了近百幅各式各样的雪景;早期的雪景是出于对环境色的研究,在柔和的银灰色调中增加优雅的蓝紫色阴影,体现出静谧祥和的意境;中期,融合了浮世绘的风格,弱化了透视,色彩丰富起来;后期,重视装饰性,强调形式美感。


《隆弗洛尔雪天的马车》这幅画表现的是隆弗洛尔的雪景,在其左侧深处可以看到圣•西米翁农场。当时所有的大画家路过这个海滨小城时都下榻于此。


莫奈的画给人的感觉是一切都受到厚重而宽大的白色大衣的压抑,厚厚的油彩显而易见。莫奈在此画中采用的四面构图法在现代风景画中被多次运用,这一技法比大面积涂色引起的评论少。莫奈使用较少的颜色,喜欢用人们所说的泥土色,即褐色及表现寒冷和金属器物的蓝色。他这样做无非是想革新风景画的画法。他以这些颜色为基础表现多种色调。


例如在画路上被踩过的雪时,他不使用学院派主张的黑影,而是彩色调。这样的色调恰好与圈定构图、挡住地平线的大树相呼应。接近地平线处的天空,落日泛出的带有苍白的黄色显出了色调的生气,给周围的一切带来一丝暖意。


英国学院派
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 《暴风雪中的汽船》


mmexport1517027518058.jpg

▲《暴风雪中的汽船》


用罗斯金的话来说:这幅画是表现海洋运动、薄雾和光线最为宏大的作品之一,即使对透纳来说,这也是从未有过的一幅杰作。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Joseph Turner)是英国最为著名,技艺最为精湛的艺术家之一。

他是非常热爱大自然的人。在每次画之前,他都要深入大自然中做严密细致的观察。《暴风雪中的汽船》这一绘画中,为了搞清楚海上的真实景象,已经67岁的透纳不顾危险,请一位水手把他绑到桅杆上,以便体验和观察大海中的恶浪。船长发现后赶紧劝说他下来:“喂,老头子你疯了!为什么要把自己绑到桅杆上去?快下来,危险呀。”


但透纳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放心船长先生,只要绑紧一些就没什么问题了。”突然海洋上刮起了撰风雪,海面上掀起了万丈巨浪,气温变得非常低,甲板上的水手乱作一团,人们议论纷纷:“上帝,他是个疯子吗?”“难以里信!”`。愿主保佑你,透纳先生。”可桅杆上的透纳却班无俱色,透纳心想:“哈哈,我终于看到真正的大海啦!”


几个月后,透纳的杰作《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在英国展出,人们被深深地感动了。有人问道:“喂,水手,这些不会是他亲眼所见吧?”“傻瓜!那还有假吗?这可是透纳先生用生命换来的杰作呀!”


荷兰画派
彼得•勃鲁盖尔《雪天打猎》


雪天打猎.jpg

▲《雪天打猎》


画雪景的泰山级人物是佛兰德斯画家彼得•勃鲁盖尔。画雪景有一个基本性的难点,就是画雪的时候需要暗示出雪的深度,质地和寒冷的感觉,这样可以给人一种 ‘冷颤’的感觉。


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都不喜欢节庆或者诗情画意的主题,所以在他们的作品看不到雪人和如丝般的雪花。勃鲁盖尔受安特卫普的一位商人所托,创作一幅关于时令劳动的画作,这是六幅系列作品中的一幅。在画的角落,几个猎人扛着白天打猎的收获在往回走(只捕到一只兔子是不能过圣诞的)。


画中人们精疲力尽,因为要搜寻猎物,辛勤捕猎,但是与猎人们此形成对比的是欢快的滑冰者们。画中人们在雪中跋涉前进的时候,身后留下了一个一个脚印,表现出在冬季人们 承担的压力和期望。


有趣的是,艺术历史上最著名的雪景图是一幅带着忧伤的图画,但也蕴含了真实。因为在冬季有刺骨的寒冷,并且没有人喜欢这寒冷。雪地打猎的艰辛里,却有一丝人间烟火的温情。


超现实主义
雷尼•马格利特《山峰的呼唤》


山峰的呼唤.jpg

▲《山峰的呼唤》


雷尼•马格利特是20世纪最受欢迎、最知名的艺术家之一,也是他那个时代影响最深远的一位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他的作品营造出了一个神秘的超现实世界。


在他的冬季作品《山峰的呼唤》中,明明画好了雪景,却只让人待在室内。窗外的雪山却与窗前的画布融为一体,温柔的室内隔绝了冷酷的室外、画布却又将内外相连,再加上若隐若现的边界、昭然若揭的作品名称,这又是一幅“哲学小论”了。对于马格利特来说,作品中多重意义、解构、悖论等内容的权重,都远远大于形式。


马格利特的绘画风格基本保持了被称之为精密、神秘的现实主义,或魔幻现实主义的超现实主义风格。作品真实地表现日常场景,不作变形歪曲,但事件与细节的意外组合,产生奇特怪诞的神秘意味,如同睡眠中醒来一瞬间,在不清醒状态下所产生的错幻视觉,具有超凡的想象力,形成了超现实主义绘画中独具一格的画风。


勃勒东称马格里特的作品是“最清晰的超现实主义”。马格里特的创作对西方现代绘画,特别是对达利、马宋及年轻一代的波普艺术家有较大的影响。


表现主义
弗兰茨•马尔克 《雪中的干草垛》


82fabff23a8e4b67b98b55f625fd85c1.jpg

▲《雪中的干草垛》


弗兰茨•马尔克是德国表现派主义运动的主要成员。他常画的是动物,所以这幅图非常罕见。他的作品特征就是用明亮的原色作画,物体的形状近似立体主义派,这让人想起康定斯基和马蒂斯。


在他笔下的物体都有非常简洁的形状,但却蕴含着强烈的情绪,即使在这幅由简单地橙,红和绿三色组成地干草堆图画中也是如此。马尔克赋予各种颜色以情感和目的,虽然红色主要是表现暴力,但是这些顶部积雪的干草堆看起来非常纯洁,就像是一碗梨上面撒了许多糖粉。整幅图画非常的温和, 然而积雪的顶部表明季节的变化,也暗示出人类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变化。


大地艺术
安迪•高兹沃斯


u=3331910686,1228146026&fm=170&s=D6A51261CFE3D5664C1C3DDB0300E0B5&w=330&h=470&img.jpg

▲安迪•高兹沃斯作品


安迪•高兹沃斯1957年出生于英国,高兹沃斯的艺术属于1960年代开始的大地艺术(Land Art)运动:大地艺术往往基于某种简单、纯粹的几何形式 ——点、线、面,这些西方美术里的核心元素依然是灵魂。反对局限风景画的方形画框,或公园内、政府机关前装饰用的户外雕塑与壁画,以自然为工具、材料、主题,用作品表现工业进步中被破坏的自然环境及因果报应。


在创作过程中,他常常以花、冰、叶、松果、雪、石头、树枝、刺等天然的艺术原料进行创作,创造出的作品与周遭的环境十分协调,仿佛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加之,这些作品的造型、颜色和线条等往往与自然形成强烈的对比,画面十分震撼人心。


当代波普
杰夫•昆斯 《雪人》


雪人.jpg

▲《雪人》


杰夫•昆斯,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出名,30年来,昆斯创作的作品多达20多个系列,数量上万,他几乎每年都在不停地推翻自我,重新进入新的语境和创作形态。


雪人是最简单的艺术品。只要两个大雪球连在一起就能造出人的模型。杰夫•昆斯上面媚俗的作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气娃娃。他的雪人中也放有这位艺术家标志性的蓝色金属球。昆斯的作品中雪人是完美无瑕的,但这与真实背道而驰。这是一个完美的雪人,但是却莫名透着寒意。

风景画

彼得•多伊格

彼得多伊格作品.jpg

▲彼得•多伊格作品


彼得•多伊格,1959年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彼得多伊格的风景画作多以抽象形式表现他童年时期在加拿大的雪景。在1990年代的创作中不断涌现出对逝去时光的回想和寻访:白雪皑皑的森林、结冰的湖面、影影绰绰的滑雪者,不知从何而来亦不知去往何处的人影。


他的作品多以真实照片为原型,但并不是照片写实性的描绘。他在当代艺术的研究方面造诣颇深。他的笔下,描绘了天空,白雪,黑夜和高速公路上的情景。


多伊格善于捕捉瞬间的宁静,在他的画作中,能进入一种人们立刻被吸引住的好几种感觉的空间,因为画面运行着我们记忆的构造、氛围、色彩,表现着我们熟悉的一个建筑的细节和一个风景的细节的意外碰撞,它们依旧能淡化在画面中,表现当今时代已经兴起的自主的探析,表现出叙事性和抽象化,让人回想起艺术史和现实中的熟悉的元素。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