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个阶段对抽象的不同理解/瓦西里·康定斯基
2018-03-06

他与彼埃·蒙德里安和马列维奇一起,被认为是抽象艺术的先驱。索罗门·古根海姆美术馆是他作品的最大藏家之一。这位抽象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是瓦西里·康定斯基。今天《艺术市场通讯》就将带大家一起走进这位抽象大师的传奇人生,领悟他在人生不同阶段里对抽象艺术的理解。


He was considered a pioneer of abstract artwith Piet Cornelies Mondrian and Malevich. The Solomon guggenheim museum is oneof the largest collectors of his works. The most important figure in thehistory of abstract art is Wassily Kandinsky. Today, the Art Market Journalwill bring everyone together into the legendary life of the abstract master andcomprehend his understanding of abstract art at different stages of his life.


丨天价成交习以为常丨


众所周知瓦西里·康定斯基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古根海姆收藏的核心和精髓,除了这个大的藏家,康定斯基还拥有一批私人收藏拥护者,他们收藏的康定斯基在市场流通中占据主要地位并屡屡创下佳绩。2012年11月,佳士得在纽约市场上拍的一幅康定斯基创作于1909年的《即兴创作习作八》最终以23,042,500美元成交并刷新了艺术家当时的拍卖最高价。拍品的提供者瑞士沃卡特基金会也因此受到瞩目。而在此前,康定斯基的拍卖纪录一直由苏富比在1990年在纽约拍出的2090万美元的《赋格曲》保持。2016年瓦西里·康定斯基作于1935年的《直与曲》又在纽约佳士得以233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成交,这幅作品也被认为是“康定斯基在巴黎时期最重要的、流传在市场中的油画作品。”

-YQw-fxxswfv2138288.jpg

▲《直与曲》


在2017年伦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上,毫无疑问康定斯基成了当场的焦点,一夜间连续两次刷新个人拍卖纪录。先是其《穆尔瑙─风景与绿屋》以2097.125万英镑成交,约合人民币1.8亿元,刷新了此前23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9亿元)的拍卖纪录;随后上拍的《白线构图》由雨果·内森代表其客户(HugoNathan)以3300.875万英镑竞得,约合人民币2.86亿元,再次创造新拍卖纪录,一夜之间的功夫,从1.8亿到2.8亿,让人唏嘘。在此拍卖会上还有一幅康定斯基的画作,虽然不如前两幅价格之高,但还是高价成交。这幅《三个正方形上的四人像》是康定斯基去世前一年创作完成的,拍前估价为45-65万英镑,最终是以46.475万英镑成交。


在这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11.07亿元成交额中,推出的23件作品成交了17件,成交率达到73.9%。就康定斯基的三件作品一共贡献约4.7亿元。

1.png

▲《白线构图》


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全球联主管兼欧洲区主席 Helena Newman 表示:《白线构图》是康丁斯基在1913年艺术创意的巅峰之作,如此高水准作品往往相隔数十年才会在市场上出现一次。艺术家 1913 年的作品几乎已全数藏于重要博物馆内,对于全球藏家来说,此乃购藏这位抽象艺术巨匠重要代表作的绝佳机会,不容错过。《穆尔瑙─风景与绿屋》则是康丁斯基1909年的早期巨作,呈现出其创作生涯中的风格转变,从具象走向抽象,这幅出自私人收藏的作品在近乎一个世纪后才重现拍卖现场。

图片12.jpg

▲《穆尔瑙─风景与绿屋》


康定斯基市场在近几年一直火热。根据Artnet的价格数据库,艺术家成交额最高的前十位中有七件的作品价格是在近几年拍出的。从拍卖记录中可以看到,藏家对康定斯基较早期的作品尤为青睐,创作年份为1908及1909的作品在成交价格前十位中占半数。


作为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康定斯基的作品将继续活跃于市场中,让我们一起期待新一轮的涨幅。


丨艺术生涯的开始丨


1866年康定斯基出生于莫斯科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受到完美的教育。中学时代,不但成绩优异,而且是优秀的业余大提琴手和画家。1893年大学毕业,获博士学位,并在大学任教。1896年,三十岁的他毅然辞掉了大学讲师的职位,为学习绘画来到了慕尼黑,沉浸在这个城市的新艺术运动气氛中。1900年他从慕尼黑美术学院毕业,正式成为一名职业画家。


从1903年开始,他用七年时间周游了意大利、荷兰、非洲等国。这次旅行使他改变了画风。1909年,康定斯基加入德国表现派社团“慕尼黑新艺术家协会”,次年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关于抽象艺术的重要理论著作《论艺术的精神》。1908年,康定斯基定居慕尼黑,开始了他漫长的艺术生涯。

2.png

▲瓦西里·康定斯基


在1910年,康定斯基创作了第一幅抽象水彩画作品,此画被认为是抽象表现主义形式的第一例,标志着抽象绘画的诞生。在这幅画中,我们看不到可辨的具体物象,画家可以说是摒弃了绘画中一切描绘性的因素,纯粹以抽象的色彩和线条来表达内心的思想。

图片14.jpg

▲《第一幅水彩抽象画》


1911年他和弗朗兹·马克等一起创建了“青骑士”团体,积极地进行了许多新的艺术尝试。他的画作受莫奈的影响很大,在一次莫奈的展览中,他第一次觉察到物体的非物质化问题,并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他认为艺术必须关心精神方面的问题而不是物质方面的问题。为此他曾写道:“色彩和形式的和谐,从严格意义上说必须以触及人类灵魂的原则为唯一基础。”

图片10.jpg

▲《蓝骑士》


《蓝骑士》是康定斯基在1900年的最初十年里的最重要作品。他把骑士画成一群色彩的组合,而并不注重细节。马的奔跑姿态是不自然的,蓝色阴影又散乱各处,但整个画面的色调节奏很强,这也显示了康定斯基所要走的方向。


康定斯基的早期绘画,历经印象主义和新艺术运动装饰等各个阶段,但都以对色彩的感受为特征,许多是以叙事的童话性为特点的。《蓝山,第84号》就是一件典型的浪漫的点彩派作品。他把色点组织在几个大的、平涂山形和树形的轮廓之中。骑士的轮廓清楚,呈正面化组成一幅运动的图案。技法上的特征,可以追溯到高更的色彩空间和修拉的点彩主义。

图片5.jpg

▲《蓝山,第84号》


从这幅画到《构图,2号》,画中骑手和其它人物,已经变成色点或线条图案了。画面的空间,排列着颤动的、急速运动状的色块,故事也就淹没在这抽象的图案之中。此时,已经在吸取野兽派色彩组织含意的康定斯基,开始用从音乐那里得来的加标题的方法来表达意图,像“构图”、“即兴”、“抒情”等等。

图片4.jpg

▲《构图, 2号》


康定斯基在慢慢涉足于抽象之后,一直坚持着这个方向。在1912年的作品《带黑色的弓形》中,特定的主题和视觉的联想都消逝了。这幅画中所显示的猛烈冲突的动势和紧张,是色彩和形状的互相冲突和紧张,犹如某种星际大战似线条的冲突和紧张。从这一点出发,艺术家继续创作了一系列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杰作。

图片3.jpg

▲《带黑色的弓形》


次年康定斯基创作的《构成第七号》可以称为是一支音乐狂想曲。这是他作品中画幅最大的一幅,也是超越他以往其他作品的杰出成就的作品之一,因此用“狂想”来形容也不为过。初看这幅画时,给人的感觉是异常迷乱,同时也可以感受到康定斯基构图的技巧,因为画面中有着无数的重叠和变化的布置。并且每一个形体都有着自己的法则,每一个法则又在这个整体中发挥着强大的冲击力,使画面本身充满着律动感,又如同一部伟大的交响乐。在画面中较为突出的是,画面中央出现的黑色的点和线,像旋风一样牵动着整个画面的色彩,具有强烈的倾向性。

图片16.jpg

▲《构成第七号》


1914年他的大型季节系列画《秋》和《冬》创作完成。《秋》的色彩更为浓重得当;《冬》在小碎色块的加速运动和旋转、交错、飞溅式的线条方面更为活泼、生动。艺术家通过表现手法,甚至是抽象手法的描绘力量,提示了季节的某些特征。

图片1.jpg

▲《秋》

图片2.jpg

▲《冬》


康定斯基艺术生涯早期的作品注重“抒情抽象”,同时这也是他艺术创作的重要时期,经过这些艺术积累,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开始形成,为其日后抽象的艺术风格创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丨在包豪斯学院的日子丨


1914年,战争迫使康定斯基返回俄国。俄国革命之后,他被任命为莫斯科美术学院教授,1919年协助组建俄罗斯博物馆。1920年,他被任命为莫斯科大学教授,一个由政府发起的他的个人作品展览在莫斯科举行。但就在1921年初,他的理论探索受到了来自构成主义阵营中“生产艺术者”们的抵触,他们结成的新的创作社团“生产者联盟”于1921年11月24日签署宣言,正式拒绝“抽象创作”。在这种情况下,康定斯基不得不又回到了德国,于1922年加入了包豪斯学院。

图片19.jpg

▲《现在往上爬》


在包豪斯学院期间,康定斯基在继续以自由抽象的手法作画的同时,开始在绘画创作中,运用点、线、面创作规则形状、直线或几何曲线。受当时几何抽象和构成主义的强烈影响,在康定斯基的绘画作品中,自由形式变成了规则、僵硬的线条。尽管如此,绘画依然保持着剧烈的节奏感,保持非客观物体的形式。强烈的节奏不再体现在情绪化的笔触与线条中,而是对形式的体现。康定斯基这段时期的作品与之前的相比,明显具有一种理性的成分。

图片20.jpg

▲《冷漠中的温柔》


1925年,康定斯基创作了《黄·红·蓝》,这幅画被认为是康定斯基艺术理论的最好诠释。它试图把抒情和几何抽象有机地结合起来。结合的办法就是在几何结构与造型中配上明亮的光与柔和的色彩,使抽象绘画富于激情和想象。抽象艺术本来就是捉摸不定的意念图案,面对《黄·红·蓝》时,你可以在色彩、线条的舞动中,尽情体会艺术的纯粹与美丽。

图片9.jpg

▲《黄·红·蓝》


另外一幅明显体现“几何抽象”含义的画作是1931年他创作的《光之间,第559号》,作品里物体的形状,仍然是几何形的,它们被分层排列,其水平和垂直的风格,较以往更加强烈。画作色彩柔和,精确刻划的形状,被光和色漫射的光轮所包围。整幅画充满宁静而浪漫的情趣。

图片8.jpg

▲《光之间,第559号》


这期间,康定斯基强调了他对于抽象表现力所倾注的热情。他仍然认为,他的绘画是浪漫的。他写道:“艺术的目的和内容是浪漫主义,假如我们孤立地、就事论事地来理解这个概念,那我们就搞错了……我的作品中,一直大量用圆,这里要出现的浪漫主义是一块冰,而冰里燃烧着火焰。”

3.png

▲《若干个圆》


康定斯基是包豪斯学院最有影响的成员,这不仅因为他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现代抽象的先驱、带来俄国抽象艺术革命第一手知识的有才能的教师,还因为他能够有系统、清楚而准确地表达他的视觉和理论上的概念。1926年,他把他的构图课程《点、线到面》一书出版。康定斯基的这本书,想给艺术作品的要素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下一个比较绝对的定义。这种关系,是指一个要素对另一个要素,以及对整体的关系。他那脱俗、浪漫的艺术基础,在这里表现得十分明显。


康定斯基与包豪斯学院的关系到1933年便终止了。在包豪斯学院的十几年里,他试图将抒情的抽象与几何的抽象有机的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崭新的创作视觉。至此,康定斯基的创作迈上了又一个新的台阶,实现了质的飞跃,同时对抽象艺术的认识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丨最后的创作阶段丨


1933年末,康定斯基定居巴黎,直到逝世。对他来说,最后这个时期,无论是在作品的数量上,还是在思想与形式的发展上,都是丰富多彩的。总之,他继续追求更自由、更有生物形态的造型和色彩,偶尔还创造生物形态的质感,但这种质感,比他以往抽象表现主义作品的质感,更加辉煌、多样。


他在《构图九,第626号》里,用了两个相同的三角形,一正一倒,把画面的两端截开,建立了一种数学模式的色彩基础。两个三角形之间的平行四边形,又被分为四个更小的同样大小的平行四边形。在这个严格限定但色彩缤纷的背景中,他散布了一些各色各样象是疯狂起舞的小形体:有圆形、棋盘方块形、窄长的矩形和变形虫式的图案。在大的几何图案上面,排列小而自由的形状,这在那些年里,一直是他感兴趣的手法。有时背景是几个大的交替的竖直矩形,有时是黑白色的棋盘格,不过,这种自由与约束的对比,是从他毕生贯注直觉表现和有意的抽象形式之间的关系而得来的。

图片7.jpg

▲《构图九,第626号》


康定斯基在法国的作品深受他艺术生涯中的好友保罗·克利的影响,其绘画风格表现得天真浪漫。康定斯基也开始渐渐在原本的创作基础上找寻新的艺术方向。


1940年创作的《蓝天》就是一幅这样的作品,在图底关系中,底的色相是天空蓝,图则由许多微生物构成,仿佛在天空中游荡。微生物成为了组成画面的基本形,康定斯基已经将几何的理性构成、神秘主义各要素进行熟练的处理。点、线、面加上颜色中的色相、纯度、明度关系趋于统一之中。当我们欣赏这幅画的时候感觉整个身体已经开始轻轻地飘起来了,艺术家的童真和快乐也同时由画面中表现出来。

图片15.jpg

▲《蓝天》


个人的抽象幻想,是他后来那些年的主要出发点。有时他把小而自由的形状,任意散布在统一的色彩背景上,但又一些时候,便回到一种尽可能少的要素安排,好像是在净化他的手法。康定斯基最后的一批绘画表明了他绘画技巧的成熟。

图片18.jpg

▲《绕圈子》


康定斯基最后阶段的作品又回归到意象浪漫的童趣境界中寻找其心灵的艺术,其实不论是抽象的几何形式还是意象的童趣绘画,都是表现艺术家内心情感也就是艺术精神,康定斯基坚信只要艺术精神存在,形式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观众在欣赏抽象艺术的时候,当视觉要素进入了内心的层面,参悟的情感和画家的情感达到一致引起共鸣时,也正是领悟到了抽象艺术精髓的时候。

图片17.jpg

▲《垂直的音节》


结语:


早年在莫斯科大学学习法律,30岁才开始正式学习绘画艺术,45岁组建“青骑士”,56岁被包豪斯聘为教授,这位抽象大师的人生经历可谓是传奇。不论是早期的“抒情抽象”、包豪斯时期的“几何抽象”还是最后意趣浪漫的童趣境界时期,康定斯基的画作让我们真切地体会到了抽象艺术的多变与不变。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