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天才画家,更是商业天才/毕加索
2018-04-25

从当下的宏观艺术品市场层面来看,西方现代艺术是全球绘画艺术市场的一个重要部分,而在这个板块中,毕加索的作品具有某种标志性的意义。不仅如此,毕加索早期的市场发展与西方现代艺术的整体市场发展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在毕加索早期的市场发展中,他作为艺术家与类似商人的双重身份,与经营其作品的画商作为鉴赏家与商人的双重身份相互交织,从而对其市场表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丨推动毕加索市场的重要力量丨


在20世纪初至一战前,毕加索的欧洲市场与两方面重要因素连结在一起,一是几位重要的画商,二是围绕在法国巴黎现代艺术周围的批评环境。

1 16.00.04.jpg

1906年4月,画商沃拉尔德用2000法郎买下了毕加索20幅油画作品。自此至1911年,沃拉尔德都是毕加索重要的购买者。尽管沃拉尔德并不是毕加索的专营画商,但说他是毕加索在1906年到1911年之间最重要的画商并不为过。正是沃拉尔德通过版画、书籍的方式,使得毕加索的作品在欧洲和美国广为人知。毕加索从与沃拉尔德的交往中,汲取了与画商打交道的基本技巧。最重要的是,因为沃拉尔德是当时塞尚最主要的画商,所以通过他,毕加索的艺术得以与塞尚的作品紧密捆扎在一起,这就使得毕加索得以在20世纪的前10年中快速地在法国、美国、俄国和德国的鉴赏家中建立声誉。

W1siZiIsIjE1MTI3MSJdLFsicCIsImNvbnZlcnQiLCItcmVzaXplIDIwMDB4MjAwMFx1MDAzZSJdXQ.jpg

▲毕加索《亚维农的少女》1907


在沃拉尔德让路之后,丹尼尔•亨利•卡思维勒成为毕加索的首席画商。他与毕加索长期的成功合作,使得他在现代艺术市场中占有重要地位。


卡思维勒的经营策略首先是拥有画家作品的独家专营权。1907年,卡思维勒参观了毕加索的画室,并见到了《亚维农的少女》。此时,沃拉尔德对毕加索立体主义倾向的近作不甚理解,更不看好其市场前景。卡思维勒却对毕加索的这种作品欣赏有加。因此,卡思维勒逐渐加入了毕加索的事业中。

2.jpg

▲《悲剧》


1912年,毕加索终于开始完全信任卡思维勒,物质问题由委托卡思维勒全权解决。一如既往,卡思维勒要求专营权,他根据预先确定的条件购买艺术家的全部作品,价格按照规格的不同而不同。例如,同样一幅20英寸的油画,德朗可得275法郎,而勃拉克却只能得到200法郎。毕加索作品的价格比勃拉克高出三分之二。


在毕加索的早期市场中还有一支重要的力量,那就是斯坦家族,包括迈克、里奥和格特鲁德•斯坦及迈克的妻子莎拉,正是他们将毕加索、马蒂斯和沃拉尔德及一些新收藏家联系在一起。毫不夸张地说,20世纪的前10年,斯坦家族对前卫绘画的支持超过了当时的任何收藏家和机构。在自己的沙龙里,斯坦家族将毕加索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其中既有马蒂斯这样的艺术家,也有像沃拉尔德这样的富裕移民。斯坦兄妹无疑对1906年5月沃拉尔德首次购买毕加索的作品起了重要作用。


毕加索早期市场中的另一个重要角色是“熊皮”,其是基金性质的组织。“熊皮”基金创建于1904年,由安德烈•莱沃领导,他并没有将那些陈列在沙龙中的待售作品作为首选,而是在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画室和初出茅庐的新画商之间搜寻投资的对象。实际上,安德烈•莱沃的这种活动已经勾勒出20世纪现代艺术交易的雏形。安德烈•莱沃的活动还显现了马蒂斯、毕加索等人所依托的艺术品商业网络,这个网络尽管不成熟,但却对当时的艺术家至关重要。尤其是画廊中展出的作品,不但使其有面世机会,而且更包含了画商对其抱有的销售预期,这对艺术家的时下生存和日后的声望都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


1914年3月2日,“熊皮”基金在巴黎举行了拍卖,拍品包括毕加索的12幅油画和素描,马蒂斯的10幅作品,成交总额为11.65万法郎,是“熊皮”10年间投资总额2.75万法郎的4倍还多;其中,毕加索的12幅作品创造了3.13万法郎的收入,占拍卖总额的27%;作品《马戏演员之家》拍出最高价,马蒂斯的《苹果橘子高脚杯》也紧随其后。这个价格不但标志着毕加索和马蒂斯个人的成功,也暗示了20世纪前卫艺术家作品的市场已可以和后印象派画家作品的市场相比肩。至此,20世纪现代艺术的市场发展到了一个暂时的高峰,前卫艺术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投资的观点也得到了广泛认可。


丨从欧洲走向美国丨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收藏家的趣味几乎停留在印象派之前。对于美国本土艺术家以及欧洲和美国两地的画商来说,如何将欧洲现代艺术引入美国社会并得到认可便成为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正是在这种引入过程,毕加索的作品才得以进入美国。


1911年3月28日,毕加索在“291画廊”的展览开幕,一开始展出了49件水彩和素描,后来又应观众的要求增加了34幅素描。然而,评论界对这个展览的反应却大多是持迷惑或怀疑的态度。

1.jpg

▲《一个盲人的早餐》


因在“291画廊”中展出的作品尚在美国,斯蒂格里茨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试图说服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布莱森•巴勒斯买下此次展览中的全部作品。然而,巴勒斯却告诉他:“毕加索的作品什么都不是,而且我保证如此疯狂的东西在美国毫无意义。”购买无果而终。


1913年的军械库展览,展出了超过300位艺术家近1300件作品,其中包括梵•高、高更、塞尚、布朗库西、毕加索、马蒂斯、杜尚等。毕加索共有8件作品参加了军械库展览,售出1件。与此同时,马蒂斯展出作品17件,实际售出的仅有1件。两人此时在美国的市场同样糟糕,这与美国当时对野兽派和立体主义的整体反映相一致。然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却以6700美元买走了塞尚的《山顶上的贫民院》,这与一年之后“熊皮”拍卖上毕加索的表现形成强烈反差。


在军械库展览中,毕加索的作品在美国还不被认可,更谈不上有什么市场可言。然而,随着美国收藏家的努力,经济复兴及战争等因素的影响,欧洲现代艺术市场开始在美国空前繁荣,以1939年11月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毕加索四十年艺术回顾展”为标志,毕加索的声望和市场在美国也随之上涨到出人意料的程度。


美国艺术品的市场和对艺术的推动形成了一种体系化,这不仅仅包括艺术家,商业结构如画廊,还有美术馆的配套,策展人的策划,这一系列成为了对艺术家推动的机制。


丨毕加索独特的市场策略手段丨


在这些客观因素外,毕加索本身的自我市场营销天赋也是20世纪现代艺术家当中的行家。他在职业生涯之初便获得了财富和名誉。毕加索利用经纪人、拍卖会和公共场合来安排精心策划的自我宣传活动,他是整个西方世界中第一位成为传媒名流的画家。从毕加索开始,艺术家就摆脱了生前穷困潦倒、死后迅速升值的必然宿命,活着和死去的毕加索都是有钱人,他享受财富带来的乐趣,也把财富当成武器,在生活中运用得游刃有余。


毕加索作为在市场成功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他的市场策略想必对于今天从事创作的艺术工作者们仍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23.jpg

一、自我推销


毕加索在市场方面所动的脑筋,不比在艺术方面少。


毕加索刚到巴黎时,生活很艰苦,画也卖不出去,于是他想了个办法。他雇了好几个大学生,让他们每天都到巴黎的画店去转悠,每个人在离开画店的时候,都要询问画店老板:“请问,你们这里有毕加索的画吗?”“请问,在哪里能买到毕加索的画?”“请问,毕加索到巴黎来了吗?”不到一个月时间,整个巴黎大大小小的画店老板的耳朵里都灌满了“毕加索”这三个字,于是他们就十分渴望能见到这个先声夺人的毕加索。这时,毕加索才带着自己的画,出现在如饥似渴的画店老板面前,成功地卖出了自己的作品,从而一夜成名!这个智慧的自我推销的故事,不管其杜撰的程度有多少,但是从侧面反映出人们对毕加索积极的市场意识的肯定。


二、抬价的方法


毕加索常常巧地运用画商之间的竞争来抬高自己作品的价钱。


他的情人之一弗朗索瓦•吉洛就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她认为毕加索待人的态度中有斗牛士风度,当事情涉及到买卖时,毕加索就仿佛在斗牛场上,他会毫不犹豫地挥舞红绒布旗。而对于画商,红绒布旗意味着另有一位竞争者。这种古怪的方式就曾让画商卡思维勒吃过苦头。那是战后不久,卡思维勒还未真正地重新站稳脚跟。光复之初,胜利了的毕加索尚未将专营权授予任何画商,他向数位画商卖画。在奥古斯丁大帝街的画家工作室里,有时候卡思维勒与另一位画商卡列同时在前厅等候接见。毕加索往往喜欢让卡列先进去,留下卡思维勒久久等待判决,令卡思维勒感到备受折磨。当卡列终于走出来的时候,卡思维勒希望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出究竟有无将画买走,但是卡列很狡猾,卡思维勒根本看不出来。这就是毕加索的计谋,让画商们竞争,从而抬高价钱购买自己的作品。

4325.jpg

▲ 《卡思维勒像》


三、对画风、画商的选择随时局而变


前卫艺术是个有利可图的投资,这种概念刚广泛传播几个月后,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中断了。四年的战争迅速改变了艺术市场,毕加索也把绘画风格开始转变为古典主义,毕加索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什么时候该激进,什么时候该保守,他自己心中是有分寸的。


卡思维勒由于德国籍的身份被迫流亡,至此与毕加索的合作也中断了。毕加索不得不为拯救自己的事业而挣扎。在安德烈•勒维尔的帮助下,毕加索找到了自己新的支持者,列昂斯•罗森伯格。但是1916年,列昂斯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现金,在1918年12月他写信告诉毕加索,他在两年内不再有能力买毕加索太多的作品。毕加索已经发现列昂斯的不足,早已开始为自己打算了,他结识了列昂斯的哥哥保罗•罗森伯格,保罗比列昂斯更聪明、更富有。1918年秋,毕加索就把家搬到保罗的画廊附近。在保罗的努力推介下,毕加索不但牢固的建立了他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并且这种风格在新闻界引起广泛赞誉,也开始吸引了一些收藏家。毕加索不仅仅在战争中生存下来,他还建立了新的审美和经济上的联盟。

43253.jpg

▲《哭泣的女人》


四、独特的社交方式——画肖像


作为一个西班牙裔的外籍艺术家,毕加索对法国的了解非常有限,对一些机构也并不是十分信任,这或多或少对他参加沙龙的展览有一些阻碍。因此这就更促使他选择走依靠画商出售作品这一条道路。


毕加索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跟他的艺术家朋友也许可以侃侃而谈,可面对画商、收藏家就不见得有那么多的谈资。但是毕加索扬长避短,他选择为画商和收藏家们画肖像来建立友谊,既展现了自己的天赋,在画与被画的过程中又达到了交流的目的,被画者也得到一种受到重视的感觉。有些人认为至少在前卫艺术中,艺术的创造与对经济收获的关注无关,但毕加索却毫不隐瞒他的经济目的,这样的理想主义明显跟毕加索的动机是不一致的。

4321.jpg

▲毕加索笔下的瓦拉德


五、扩大交往圈,寻找新突破


就在毕加索与列昂斯的距离越来越远时,毕加索开始和芭蕾界的诗人兼导演让•科克托交往并接受他的建议, 在1917年与迪亚基烈夫的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


1919年,毕加索又为舞剧《三角帽》设计布景和服装,他将古典主义与立体主义巧妙的结合,布景、服装、音乐、舞蹈都大获全胜,毕加索穿着别致而漂亮的衣服向观众致谢,“魔术师毕加索”诞生了。在越来越多的评论家和热心的收藏家的眼中,他纯粹是位天才。人们赞扬他,买他的作品,只因为那是出自天才之手。毕加索使他触摸过的每件东西都变得伟大起来,正如他自己所说:“重要的不是一位艺术家在做什么,而在于他是什么样的人”。毕加索与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924年。毕加索与芭蕾舞剧的缘分,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公众声誉,他在人们的眼中已经不仅仅是个艺术家,而是个天才,是个巨星,人们对他的着迷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一幅画而是他的全部魅力。毕加索从一个边缘的艺术家成功的转变为一个享有盛誉的公众人物。

254624.jpg

▲《坐着的女人》


六、维护自己权益的合同


毕加索深知自身价值,对于画商提出的每项建议都吹毛求疵,锱铢必较。他拒绝彻底委身于画商,从而为自己的创造力多少保留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


毕加索十分清醒地意识到画商在他事业中的地位和作用,毕加索需要的是画商成为自己事业的助推器,而不是自己沦落为其赚钱工具。正是这种清醒的意识,使得毕加索在各个阶段既主动寻求稳定的画商,又能在与其进行商业交往中占据主动地位。当然,这种主动地位是以其优秀的作品和画商的前瞻性判断为共同的基础。

435234.jpg

▲《玫瑰色的裸女们》


丨艺术是价格的重要支撑丨


当然光有市场运作是支撑不了长久的市场表现的,与价值相匹配的实力才是王道。毕加索之所以被认为是现代主义绘画的主要代表,可以说20世纪的艺术家、特别是西方艺术家,几乎没有未受过他的影响的。毕加索的艺术成就除去绘画以外,还涉及到各种材质的雕塑、陶艺、舞台美术设计、书籍装帧等方面。


同时毕加索又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仅创作的油画一项就在万件以上。据相关资料记载,在毕加索去世后的遗作中有油画1885件、素描7089件、雕塑1228件、陶器3222件、版画3万件、另外有画家所作的插图若干、素描本约100册。


毕加索的艺术经历,艺术史家一般都喜欢把它分为几个时期:蓝色时期、玫瑰红时期、立体主义时期、晚年艺术。


蓝色时期指的是1901-1904年间毕加索的创作活动。这时期,从毕加索的绘画艺术发展方面来说,他在着重运用单色的画风,其作品的主要色调是低沉的蓝色。作品中描绘的对象主要是乞丐、残疾人、妓女及一些流浪者,如《老吉他手》等以蓝色为主色调,构建出忧郁、神秘的蓝色世界。


1904年,毕加索在巴黎定居。从这时开始,画家作品中的色调逐步为柔和的黄、褐、粉红所占据,人物也由年轻、漂亮的马戏演员、街头歌手,代替了瘦弱的乞丐、失明的盲人。人物的表情虽未摆脱孤独、郁闷,但已不是绝望。代表作品有《马戏演员之家》、《二裸妇》、《丑角一家与猴子》等。随着这些作品的问世,画家的创作进入了所谓的“粉红色时期”,又称“玫瑰红时期”。

5374.jpg

▲《马戏演员之家》


而立体主义是毕加索最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在塞尚和非洲黑人雕塑的影响下,毕加索摆脱了文艺复兴以来的绘画传统,放弃了传统的透视法,将描绘对象的自然形体概括为几何形体,加以分解,再从不同角度、层次上将它们结合起来,用以表述描绘的对象。这种被称为“立体主义”理念的出现,立即为绘画艺术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可以说,毕加索最大的魅力来自他层出不穷的风格变化,他的变化,每一次都引起西方现代艺术史的震动。比如,1914年到20年代初,毕加索的画风又出现了变化,以真实再现的古典风格,运用完美的线条,创作了一批作品。20年代中期起,毕加索的绘画风格,又转向了超现实主义,其明显的表现可以从《三个舞女》中看到。

6546.jpg

▲《三个舞女》


丰富且复杂的艺术创作经历,使得毕加索成为一个丰富多彩的可供无限解读的艺术文本,使得他的每一件作品的背后,都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的支持。这可以说是他艺术价格不可忽视的支撑力。


结语:


毕加索之所以会是市场的常青树,很大程度上在于他能够将“艺术家”与“商人”这两者身份运营的恰如其分。他既有对艺术的真诚,也有对商业成功的渴望。在不断自我创新的过程中,引导了一批后来者。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