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令你为之动容的当代艺术项目
2018-05-09

很多人都会觉得当代艺术是不解的,尤其是行为与装置艺术。它们与架上艺术不同,很难用美去评判,这就说明了艺术已从单纯的审美需求走向了思想的突破与共鸣。下面,小艺将为大家带来十分经典,同时也十分值得思考的八个当代艺术项目,一起来看下吧!


Rhythm 0(《韵律0》)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U5826P1081T2D154918F7DT20140617133134.jpg

在《韵律0》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经历了人生中最惊险的一幕。她在房间贴出告示,准许观众随意挑选桌上的72种物件与艺术家进行强迫性身体接触。在这72件物品中,有玫瑰,蜂蜜等令人愉快的东西,也有剪刀,匕首,十字弓,灌肠器等危险性的器具,其中甚至有一把装有一颗子弹的手枪。在整个表演过程中,阿布拉莫维奇把自己麻醉后静坐,让观众掌握所有权力。


开始的时候人们只是在她身上简单的画画,看到她不能反抗之后,人们开始变的更加大胆。有人用剪刀把她的衣服剪掉,有人用刀子在她身上划,还有人把玫瑰花的刺刺进她的身体。有一个观众甚至把手枪对准了她的嘴巴,好在旁人及时把手枪给夺了下来,此时她充满了恐惧,但是身体却不能动。六个小时过后,她的身体终于慢慢的恢复了知觉,她含着眼泪走向观众,观众一下像做了坏事一样纷纷逃离。


阿布拉莫维奇在表演之后称,“这次经历让我发现,一旦你把决定权交给人们,他们就会杀了你。”这件作品持续了六个小时,作品结束后,她站起来,走向人群,所有的人担心遭到报复,都开始四散逃跑,在这个过程中,人性的复杂性暴露无遗。


《切片》
小野洋子


1.jpg

小野洋子最著名的行为艺术就是《切片》,这个作品与上文我们提及的阿布拉莫维奇的《韵律0》有一些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将女性的身体放在一个被动的位置上。1964年,小野洋子第一次表演这场行为艺术时32岁,随机挑选上台的几位观众被要求用剪刀将她的衣服裁成碎片,直至全身赤裸;次年她再次表演这场行为艺术时遇见了已婚的列侬并与之相恋;2003年9月,70岁的洋子在巴黎又一次表演了《切片》,她自称不再像年轻时心怀不安与愤怒,而是处于对全世界的爱,这时已距离列侬遭遇枪击、洋子成为寡妇的第23年了。


在《切片》作品中,人们剪走的是什么呢?不是洋子衣服的碎片,而是观众自己内心的一部分。你心里有什么,就会拿走什么。这部作品要表达的另一部分,是作为媒介的洋子,她的外衣上其实全都是社会所给予的标签,它们在剪刀下被逐个剥离,连最受保护的女性意识也不例外。有几人有这样的勇气?在我们成年之后,还有几个人敢于剥下那层“保护衣”,把自己赤裸在众人面前?


但是,这部作品还有更深层面的意义。所有这一切都是被悲悯的。不论是小野洋子还是剪下她衣服的人,还有看客。其实他们都在生命的同一个层面上绝对的存在着,没有一个更好的他们,没有另外一个时刻让他们相遇。这难道不是最深的那一种感动?


《向一只死兔子解释绘画》
约瑟夫•博伊斯


bf91b41157cf46ebb9797039e2306a12_th.jpg

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整个头上涂满了蜂蜜,粘上了金箔,怀抱着一只死兔子。他喃喃低语,抱着死兔子在房间里踱步,从一件作品到另一件。整个过程持续了三个小时,所有人都只能通过窗户观察他的行为。最后,门被打开了。当观众涌入房间里的时候,博伊斯抱着那只死兔子静静地背对着观众坐着。这是约瑟夫•博伊斯著名的行为艺术作品《如何对一只死兔子解释绘画》。


这件名为《向一只死兔子解释绘画》的行为艺术作品,表现了关于语言问题、思想问题、人类意识和动物意识,当然,还有动物的能力的一个复杂的动人场面。这是置于一个极端立场上的,因为这不仅是一头动物,而且是一头死的动物。甚至这死的动物也有一种特别的生产的能力。


这件作品曾经一度照亮着大多数怀才不遇的、落落寡欢的艺术家们灰暗的心扉,令他们将自己作品的不被理解归罪于大众的浅薄,他们一边幽默地向死兔子解释艺术,一边耐心地等待被顿悟的后人掘墓三尺挖出来立纪念碑。


《手中的钥匙》
盐田千春


6ad7e81fbb6147689e26a1784ac05afb.jpg

盐田千春主要以她制作的浸入式装置而闻名。2015年,她代表日本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由神奈川艺术基金会的Hitoshi Nakano策展,参展作品为《手中的钥匙》,这件作品指向的记忆来自组成的材料本身,从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们手中收集而来的钥匙。每一把钥匙都握着每一个之前他们日常使用时的记忆,就仿如和其他所有记忆的法宝一样悬挂在游客的头上。


盐田募集了5万把普通市民日常使用的钥匙,用丝线将其串联起来——属于5万人的个人生活与记忆也被红色的丝线在一个全新的空间内得到了联结。她认为,钥匙是非常重要而又让人熟知的,它们激发了我们要去探索另一个未知世界的灵感。


此次作品盐田千春使用了5万把钥匙,红线的长度也达到400千米,将其相连是想以此去展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钥匙下的两艘陈旧的小船,代表两手。当小船由于陈旧而无法向前,上方的钥匙又会为我们开启怎样的大门?钥匙是否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未来和机遇又是否由我们自己而抉择?


《何处惹尘埃》
徐冰


2011910211847815.jpg

2001年的“9∙11”事件震惊世界,3000多个生命逝去,是人类历史上迄今最为严重的恐怖袭击,也被认为是冷战结束后对国际格局影响最大的事件之一。那一年至今,人们一直以各种方式反思原因、纪念逝者。在“9∙11”事件十周年之际,徐冰的著名装置作品《何处惹尘埃》首次在美国公开展出,他同时撰写专文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回顾和沉思。


这件装置的计划,2002年提出来后,由于事件的敏感,没有展览要接受它。两年后,才首次在英国威尔士国家博物馆的“Artes Mundi艺术奖”项目上展出。徐冰将在9.11事件中收集到的尘埃吹到展厅中,经过24小时落定后,展厅的地面上,由灰白色的粉尘显示出两行中国七世纪的禅语:“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展厅被一层象霜一样均匀且薄的粉尘覆盖,有宁静、肃穆之美,但这宁静给人一种很深的剌痛与紧张之感;哪怕是一阵轻风吹过,“现状”都会改变。


尘埃本身具有无限的内容, 它是一种最基本,最恒定的物质状态,不能再改变什么了。为什么世贸大厦可以在顷刻之间夷为平地,回到了物质的原型态,其间涉及到政治、意识形态、宗教的不同与冲突。但有时想到,超越其上的另一个原因是;在一个物体上聚集了太多的人为意志的、超常的、物质能量;它被自身能量所摧毁,或者说是这能量被利用、转化为毁灭自身的力量。事件的起因往往是由于利益或政治关系的失衡,但更本源的失衡是对自然和人文生态的违背。应该说,9.11事件向人类提示着本质性的警觉,徐冰希望通过这件作品让人们意识到这一点。


《天梯》
蔡国强


v2-b777dd6f6a94a34de022038c2fa55151_hd.jpg

蔡国强一直在他的艺术创作中谈论,“看不见的力量”,他是用火药作为艺术材料,选取这种“偶然得知”的秘密材料,充满速度,力量,未知,不可控的因素,一起都是神秘的。


而他的《天梯》项目,更是一种有点孩子气,有点过于简单的,“我要建立一个通向天上的梯子,基督教信徒有他们的天梯通往天国”,而蔡国强的天梯是通向宇宙,通向神灵,通向过去和将来,通向福建人心中那些既抽象又具体的“风水”、“祖先保佑”、“吉祥如意”等等。可以看到这是纯粹的中国艺术,中国的材料,中国人的情结。


《天梯》对蔡国强的意义之重大,就像是他的艺术初衷。“艺术,是我去宇宙的时空隧道。我期待对话,一种过程与来往。” 天梯是一种沟通,一种蔡对古老文明,宇宙,未知世界的沟通。


《枪击电话亭》
肖鲁


12.jpg

在1989年2月5日的中国现代艺术展上,肖鲁朝自己的铝合金电话亭装置作品《对话》连开两枪,是导致中国美术馆闭馆、展览第一次被迫暂停的主要因素。枪响之后,唐宋被误抓,国内外媒体对此事件争相报道。《对话》枪击事件因此也成了89艺术大展的标志,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并在后来参加了像“1950年代到1980年代全球观念艺术展”(The Point of Origin: Global Conceptualism)这样重要的国际展览。不仅如此,2003年开始的有关作品作者权的争议,也引起了美术界的一番大讨论。


枪击行为是对装置《对话》的补充和发展,只有枪击行为完成了,作品《对话》才意味着真正完成。高名潞认为,“这件作品可以称之为中国当代美术史上最有影响的装置与行为相结合的作品,也是中国当代美术史上最为重要的标志性作品之一。由于它的重要性,几乎每一本中文和外文的中国当代美术史书都介绍了这件作品”。


关于肖鲁的打枪冲动,是来源于一种她对现代性的质疑态度, 即用打枪的暴力破坏现代化的科技性和物质感具体而言就是电话亭的光洁表面和铝合金的完美形式感。另一个原因则是她对个人的悲剧遭遇发出的怒吼。当她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 曾经受到过伤害, 这种伤害决定了肖鲁此后个人生活的悲剧性。


《打卡》
谢德庆


370717be167b6d64d1ae57f985988980_hd.jpg

谢德庆被美国公众熟知,应该是从《打卡》开始。1980年4月11日,他开始打卡——每个小时,他都要准点打一次卡,一天24小时,整整持续一年。为了保证自己能被准时叫醒,他买了12个闹钟,甚至自己研制了一套闹钟系统,把一种电话用的吸盘安装在手表上,然后再连接一个扩音器。但谢德庆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很快就练成了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也能打卡的本事。在浓缩到6分钟的录像里,很多时候他都是闭着眼在打卡。从某种程度上,谢德庆变成了一个禅修者——他需要把自我的意识降到最低,绝不去计算打了多少次,而是将打卡当成生活本身那样自然。


主流的评论说“打卡”除了讽刺了资本主义和现代劳动制度之外,也引入了西西弗斯的概念。作为希腊神话中的反叛者,西西弗斯被惩罚每天周而复始推着石头上山,隐喻着人类的命运。但谢德庆更赞成存在主义者加缪对这一神话的解读,即西西弗斯最后自觉地承担了这一命运,接受上帝对他的惩罚。


谢德庆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可以说都是在消耗有限的生命,而时间据说是无限的,所以我们消耗掉的只能是生命,在打卡时我特别感觉到时间和生命的这种荒谬关系。”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