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多视角下的“经典”/蒙克
2018-07-24
来源 : A&C Foundation

蒙克这位现代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在自己漫长的一生中,创作了大量带有强烈悲剧意味和感情色彩、描写人类真实心灵的美术作品,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且也深深的影响了一代中国人。而距离上次蒙克来中国办展已有30年,1983年之后,中国的观众就再也没有机会在国内亲眼目睹蒙克的真迹。今天《艺术市场通讯》就和大家一起去从中国视角出发聊聊有关蒙克的故事!


In his long life, Munch, a pioneer of modern expressionist painting, has created a large number of works of art depicting the true heart and soul of human beings with a strong sense of tragedy and emotion. It has been 30 years since munch's last exhibition in China, and since 1983, Chinese audiences hav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see his real works in China. Today, Art Market Journal is going to talk about Munch from a Chinese perspective!


丨国人对蒙克作品的认知演变史丨


有人用蒙克自己所作的“三部曲”来概括他的一生:《不安》、《呐喊》和《绝望》。焦虑、被困扰的人生,蒙克的一生就这样彷徨地度过。他的身上满是反常,自闭和崩溃,他的艺术成就恰恰在于他所表现的不安与惶恐。蒙克的笔下并没有那些美好而细腻的线条,那些狂野的笔触所见证的是病态的扭曲,但又具有刺激性,甚至某种程度上绝望的让人感到真诚。对于这样一个传奇的人物,国人对他的认知经历了好几个阶段,从不推崇到重新阐释,当然这和我国的国情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图片1.jpg

▲《呐喊》布面油画


在我国五四时期,知识分子急需利用外来文化推动本土社会的发展和文化改革,对于启蒙和救亡的现实需要来说,蒙克的绘画显然相距甚远,但他那种激进的表现主义风格和夸张的艺术手法并不为当时的中国艺术界所认可。


1990年代以后,情况有所改变。随着中国社会和文化的进一步开放和包容,随着对现代主义理解的深入,以及随着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加速,现代主义的价值被重新发现,蒙克在中国的接受程度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他在中国慢慢受到较多关注和更多评价,蒙克绘画的价值和意义也被重新阐述。1983年中国展览公司在北京举办了蒙克的个展,展出的作品包括世界著名的《呐喊》和《病孩》两幅画作,国内关于蒙克的研究也在这一阶段开始出现。


蒙克的作品曾引起强烈反响和巨大争议。一些人认为这些完全是颓废和低俗的精神病艺术。但另一些评论家则认为蒙克的作品“无情地摒弃形式,简洁、优雅、整体和现实,完全以艺术天赋本能地洞察和表现心灵。”看艺术作品是很主观的过程,无论是喜欢还是不适,如果有吸引你,让你想起些什么的地方,就足够了。蒙克正是通过创作才打开了自己幽闭着的情感通道,在不自觉中泄露了自己无意识的情感,内心产生的巨大负面精神能量得以渲泄。

图片2.jpg

▲《青春期》布面油画


国人对于蒙克认知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中国社会和文化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这一大趋势和语境决定了中国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对外来文化的接受定势和想象的投射,我们不能脱离特定的社会和文化条件来看待历史。截至2018年7月12日,知网收录的关于蒙克的论文共379篇文献,最早的一篇出现在1981年,中国研究蒙克的学术文章在数量和内容上都越来越丰富。同时中国艺术界越来越多的学者也希望蒙克的作品能再次在中国展出,通过展览可以激发和重构中国学者关于蒙克的研究,也能鼓励评论家们从当下在中国的视角再次解读蒙克和他的作品,中国学者也能更好的从美学内部欣赏蒙克的作品,而不是仅仅局限于外部的社会历史意义。


丨蒙克对19世纪文学艺术的影响丨


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西方艺术家们开始由客观转向主观,主张对人的精神面貌和内在情感的表现,注重艺术的表现力和形式本身的重要性。在这种潮流的影响下,蒙克把这种关于心灵情感的现实主义与其作品完美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现主义风格,并一举成为这一时期典型代表人物之一。


蒙克曾说过:“我不是画我所见的东西, 而是画我所经历的东西。” 正如他想呐喊的,疾病、死亡、性、爱情,这都是蒙克生活所经历的,同时他不介意对事物再现的精准描绘的舍弃以及由此引发的对他技法的质疑,他追求的是直达内心的一种洞见和看似不经意的基于感觉的狄俄尼索斯式的表达。

图片3.jpg

▲《傍晚的卡尔约翰街上》


蒙克是描述人类孤独的痛苦呐喊的艺术家,揭示虚幻世界的乐观主义实证哲学家他的早期作品悸动着探寻人类灵魂最深处的愿望,其风格受到了他曾到过的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艺术的影响。


同时,蒙克还受到文学、哲学、心理学等多重文化的冲击,并产生出强烈的兴趣。因受到挪威同胞易卜生戏剧的激发,蒙克在19世纪最后10年中进入了一段紧张强烈的时期,他致力于探究戏剧的精髓,在他的绘画中表达了某种剧烈痛苦的内心感受。蒙克作品的许多方面可以被解释为他自己心理苦恼的反映。这种将当下现实与被怀旧情绪折磨着的过去加以结合的手法,预示了斯堪的纳维亚式戏剧和电影的出现,如英马尔•伯格曼的《野草莓》。


在当时哲学和美学思潮影响下,他努力发掘人类心灵中的各种状况,表现疾病、死亡、绝望、情爱等主题。因此,他的创作有“心灵的现实主义”的称号。由于受到保守势力的攻击,很快被封闭,但对德国青年画家以很大的刺激,推动了表现主义运动的产生。我国著名作家鲁迅也深受蒙克的影响,当年在新文化运动中他曾收藏不少蒙克的画册,并对蒙克的绘画很有兴趣,甚至打算编一本蒙克画册在中国出版,但最终未遂此愿。但由于鲁迅的大力倡导和推助,蒙克独特的艺术风格对中国当代艺术家产生了不可小觑的影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鲁迅与蒙克绘画原本被忽略或被遮蔽的联系,逐渐被发现和讨论,比如鲁迅的短篇小说集《呐喊》与蒙克的画作《呐喊》也常被学者比较,或者用来相互阐释。鲁迅冷峻和象征的文风与蒙克绘画的某种联系,怎么都觉得“人血馒头”是一脉相承的表现主义。

图片4.jpg

▲《病中的女孩》


在蒙克生活的时代,再没有别的艺术能够像他那样深入将艺术探究到人的灵魂深处,把那心灵的美与丑一并展现给世人。也没有人敢于像他那样赤裸裸地描写人类本能的丑恶,使善良与邪恶并存,让美丽与丑陋共存。从艺术风格上看,他的作品经历了自然主义、现实主义、印象派、象征主义、纳比派、分离派到表现主义的发展变化,完成了由表及里,由传统向现代的过渡和转化。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艺术表现上都对当时以及以后的表现主义产生了重大影响。


丨蒙克作品对当下中国的意义丨


说到蒙克必然得提到他最出名的作品《呐喊》。这一幅当今价值连城的画作不仅画出了蒙克焦虑与紧张,也以巨大的传神力让所有人都感同身受地紧张。远处血红色的天空,伴随着渐渐走进的黑衣人,这些焦躁的元素都为这幅画增加了无比深刻的印象。也许是山下的精神病医院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绝望,也许是飞速的工业发展让人窒息,他歇斯底里的尖叫中透露出一种压抑的释放,也让人感受到了那种将近的恐惧感。蒙克出神入化的表现力让现代人震惊也得到了认同。且不说这幅画有多么价值连城,现代的电影电视艺术作品中也经常出现尖叫者的身影。仁者见仁,人们对于看到他是一种惊恐还是一种解脱,还需要自己慢慢领悟。从这个方面我们也可以察觉到《呐喊》对于当今的社会依旧有着现实意义。

图片5.jpg

▲《受难地》


当今社会经济高速的发展着,人们的生活节奏不停的加快。不为人理解的委屈、被朋友背叛的难过、真实表达内心却被视作道德败坏等等这些现实摆在大家的眼前,很多人无法承受,绝望中,人唯有拼力呐喊。蒙克的这幅画《呐喊》让现在的人深深共鸣,因为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呐喊时刻。同时《呐喊》所绘内容的核心问题:呐喊是听不见的。它的本质即在于——“当焦虑异常迫切又无法通过出声疏导时,我们感知到的呐喊便是无声的呐喊”,这又是对当今社会现实的真实写照,是很多人内心的独白。


蒙克通过主题来表现他切身经历的对生存和死亡的感受。每一幅画都无与伦比地强烈地传达着画家的感觉和情绪,被描绘的具体对象的细节被简化,而情绪则被夸张,对象本身成为一种所要表现的情绪的载体,虽然它们依然还是具象的。这些画具有永恒的震慑心灵的力量。在这一切的背后,我们还可以看见那个“世纪末”的景象,那种迷途的欲望深渊和无法逃脱的死亡阴影的怪圈,生命的焦躁和无奈交织在一起。爱德华•蒙克作品的惊人表现力量来自于对艺术家内心世界的不加掩饰的忠实表达,爱德华•蒙克的画是用整个心灵来创作的,这样的作品才会对社会有着永久的启示作用。

图片6.jpg

▲《自画像》2布面油画


对于社会的“嘲笑和谩骂”,蒙克始终用他的画笔来进行无声的反抗。他是宽容的,虽然社会的排挤让他感到挫败,以致于后来精神一度崩溃。他用自已的方式与社会交流,保持了自我对艺术的主张和坚持,他自由地用画笔表达了对生命和死亡的理解,对性爱的揭示,因此,他的答案就藏在他的画中,那些痛苦难忍的清晰的刮痕,那些灵动的线条,还有那些他心中的色彩,而他又在许多题材重复的创作中丰富并重建自我,以自已的艺术标准为标准,并以一种无法觉察的方式展现了自己高贵的孤独和理性的反思。他忠于自己的真实感受并勇敢地探索自己的绘画表现形式,只描绘本质,而“不画看到的”,而这也是蒙克的艺术精神对于当下艺术的启示,也是对当下人们生活方式的一种启示。


丨抛开社会意义从美学角度理解蒙克丨


前面谈论了很多关于蒙克的画作,都和社会意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我们抛开社会意义,只从美学角度理解蒙克。在蒙克的艺术生涯中,他随着不同哲学和美学思想的影响和生活环境变化而改变艺术风格。在19世纪80年代,蒙克受导师克罗格和当地虚无主义代表人物汉斯•耶格的影响,自然主义和波西米亚式的虚无主义占上风。在巴黎之行与印象派的亲密接触后演变成了印象派风格。1892年,在高更、凡高等人的影响下,蒙克树立了具有个人特色的综合性原始画风。19世纪90年代,蒙克倾向于选择景深较浅的类似于平面空间作画,他经常把画中的人物安置在前景,突出主体性和内心世界的张扬。

图片7.jpg

▲《吸血鬼》


蒙克一直想表现人物内心的心理状态,出现在他画中的人物呈现了最能表现这种状态的姿势,这种安排让蒙克的画带来一种好像人物、空气、记忆、动作和时间在一刹那间凝固的感觉,那也许正是人物内心活动达到顶峰的一瞬间。蒙克所画的人物犹如舞台剧各个角色一样,很可能每种特定的姿势就代表一种特定情绪,类似于某种身体语言。由于蒙克所画的人物都承载着表现一种特定心理状态的使命,就如同《呐喊》那样宣泄出来,所以他创造的男人和女人不是现实的,只是具有某种象征意义,暗示着人类普遍的生、死、爱、焦虑、苦闷、彷徨、张狂等生理状态和生理情绪。由此蒙克认为:“表现自然外部的印象派并不适合于自己的艺术。”他对描写现实的任意场景和外部状态不感兴趣,他希望描写的是那种充满了情绪内涵的,且具有巨大传神力的内心状态和冲击力的心理情感。


根据传统美学的基本原则,较之于直线与断线,曲线体现出轻快、灵动的美感。以曲线为美,这种美学形态在巴洛克与洛可可时期日臻鼎盛。后来,柏格森尝试着从心理学的角度来阐释它,他认为,曲线美学的心理学基础在于,我们从运动的线条中看见了轻松;在线条的每个扭转处,我们仿佛掌握了时间的川流以及把握到了未来的方向,因而感觉愉快。但是,这套说辞并不适用于蒙克。他的曲线非但没有轻快之感,反而显得滞重;非但没有被时间的川流引向未来的希望,反而是对未来的恐惧与对过去的无从把握而显得悲愁。或许,可以从蒙克偏爱的色彩上寻获答案。如果说明快的鲜红色象征着生命力,那么蒙克笔下的暗红色则示意着它的反面——淤积的、凝重的、丧失活力的。在西方,蓝色是忧郁与神秘的代名词,它在诺瓦利斯等浪漫主义诗人那里表现得尤为突出。本就属于冷色调的蓝,在蒙克的笔下与黑色比邻而居,更彰显出了幽暗、压抑与绝望的象征含义。由此,曲线被裹挟在三种共同指向忧郁的色彩之中,偏离了传统美学的轨道,而这轨道无疑就是一座横跨了传统美学与现代主义之间的桥。

图片8.jpg

▲《马拉之死1》布面油画


蒙克的艺术作品,给我们感受最强烈的特征,是他透过风景、劳动者、肖像和自画像,深刻地表现了从生的不安到爱的焦虑,以及死的恐惧到生的受容。他的绘画同样具有丹麦剧作家易卜生的冷峻和透入人心的影响力;而他执意刻画生命的爱欲痛苦与死亡恐惧,反映北欧人对生命的焦虑感。我们从蒙克的绘画中,可以感受到人面对无法抵挡的性的力量时之无助,生命的神秘、性的焦虑替代美学上的浪漫式的恐惧。

图片9.jpg

▲《女人的三个阶段(斯芬克斯)》布面油画


结语:


艺术史家称爱德华•蒙克为“世纪末”的艺术家,因为他的作品反映了欧洲整整一代人的精神生活面貌。在爱德华•蒙克生活的时代,再没有别的艺术能够像他那样深入到人的灵魂之中,把那心灵的美与丑一并展现给世人。也没有人敢于他那样赤裸裸地描写人类本能的丑恶,使善良与罪恶并存,让美丽与丑陋共生。他的作品跨越了时空的局限性,在今天依旧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