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被贴上性侵标签的男人/埃贡•席勒
2018-08-14
来源 : A&C Foundation

“我要死了,但世界的大博物馆将收藏我的画”,这是自命不凡的席勒的临终遗言,如今这句话实现了。2018年是奥地利表现主义艺术家埃贡•席勒(Egon Schiele)逝世百年,他去世的时候,仅有28岁。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处处显示出个性的桀骜不逊和对绘画成规的反抗。他的作品画尽了纠缠的男男女女,人性最根本的情欲满溢纸面,这些导致他曾被贴上性侵标签。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席勒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艺术家。


“I am going to die, but the world's big museum will collect my paintings.” This is the pretentious aftermath of Schiller's dying, now this sentence is achieved. 2018 is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death of the Austrian expressionist artist Egon Schiele. When he died, he was only 28 years old. In his short life, he showed his personality and his resistance to painting. His works have been painted with entangled men and women, and the most fundamental lust of humanity is overflowing with paper, which has led him to be sexually assaulted. Today we will take a look at what kind of artist Schiller is.


动荡而短暂一生


席勒的整个童年到少年时期,都被死亡笼罩:3个哥哥刚出生不久就夭折;姐姐在十岁时因脑炎去世;席勒15岁时,父母有相继离世。


舅舅奥尔成为他的监护人,培养他长大。舅舅希望他学习科学、工商,可他始终对艺术感兴趣,于是,他很快就从工商学院转校到维也纳艺术学院学习,他是这所名校当年最年轻的学生。师承克里姆特。

f914680624684358a3da0175969083ed.png

▲席勒小时候照片

b6a5dc2a66304df893ef78adac0f66b6.png

▲Self portrait,Egon Schiele,1906


年长席勒28岁的克里姆特当时已是“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的重要艺术家。他很欣赏席勒,并购买他的作品,有时两人也互相交换作品。在克里姆特的邀请下,参加1908年和1909年的维也纳艺术展,但他很快离开了学校,并与朋友们组建了另一个分离派小组——“新艺术小组”(Neukunstagruppe)——一个反对当时相对保守的维也纳学院派的艺术家团体。席勒终身与新艺术派保持着密切关系,直到去世那一年还在参加它的展览。

bd21859b42844b0989aee7793c55f1eb.png

▲Egon Schiele and Gustav Klimt


1910年,席勒20岁,自画像和裸体者是席勒作品最重要的两部分,几乎可以说是全部。“席勒对于兼具性吸引力和母性的成熟女性感到不安,他常常雇佣红灯区女郎作为模特,他所描绘的景物和人物都不是静态的,无论什么状态都像处在惊恐不安状态,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成可怕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的作品。”一位评论家曾经如此解读席勒。而席勒接下来的生活轨迹,则是亲身验证了一些东西。


1911年,21的席勒与17岁的女友Vally(瓦莉)暂离了一战前令人窒息的“幽闭”的维也纳,来到母亲故乡的一个小镇。但是很快,两人就被当地居民赶出小镇,理由是“二人过于放纵的生活方式”和“雇佣镇上的未成年少女们做模特”。随后,他们在维也纳附近安顿下来。在此阶段遭遇了牢狱之灾。

226ced0138634117808624d2375eb9ac.png

1914年,一战爆发。次年,席勒结婚,刚刚结婚三天的席勒应征入伍。同时,他的展览还不断在柏林、苏黎世、布拉格进行。在军中,他被要求看守俄国战俘,在得到允许后他把一个囚禁着的俄罗斯军官当做模特来画。

27bdaf533be4401588bdbdf5a664733f.png

▲Russian prisoner of war,Egon Schiele,1916


两年后的1917年,他回到维也纳,终于可以专注于艺术创作。这一年,他画了大量作品,经过战争磨炼的他达到了他个人和艺术的成熟和巅峰期。次年,即1918年,夺走两千万生命的西班牙流感到维也纳。1918年10月31日,席勒因感染流感而身故,年仅28岁。而席勒怀有身孕的妻子,也于他去世后三天死于流感。1918年11月11日,一战结束。

Img389038871.jpg

▲《自画像》,1912年


席勒和他的女性模特


谈到席勒的作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作品上扭曲的裸体男女,为此在他生前还得到性侵虐者的罪名。在席勒的一生中,有着四位对其十分重要的女性,也是他创作的灵感缪斯。


第一位:妹妹葛尓蒂,她是席勒的第一位灵感谬斯,有着天使般的面孔和对哥哥深深的崇拜与爱。


从小时候他和妹妹就关系亲密,父亲在世的时候,曾为他们过于亲密的关系而担忧。在父亲去世后,席勒曾带着妹妹离家出走,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来到当年父亲度蜜月的城市,并住在一个房间里……妹妹似乎自然而然的成为他人体模特,他创作了大量的她的裸体画,妹妹不仅仅成为他的模特,更重要的是断断续续陪伴他短暂的一生,直到他死的时候。

a30bf4ebc69f4b7b9c420842050b0b7b.jpeg

▲左:《穿格子衣服的女孩儿》,右:《披着浴袍的葛尓蒂》


第二位:酋长女儿莫阿。在19世纪沉闷的欧洲,莫阿是典型的新女性形象,勇敢、独立、追求自我,这也正是她吸引席勒的地方。在当时美术学院只有男模特的年代,莫阿的出现对席勒来说无异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他们一起去风景如画的小镇写生,莫阿放肆地果露着上半身在小镇上穿梭,在河水中嬉戏,摆出各种扭曲又生动的造型供席勒描绘……

1.jpg

▲The Dancer, Moa


第三位:也是席勒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灵感谬斯瓦莉。在导师克里姆特的画室,席勒第一次见到了瓦莉。瓦莉对席勒不仅像爱人一样迷恋,更像母亲一样担待、支持。

49646c226c364f64a29be91cf8eea2d0.jpeg

▲埃贡•席勒与瓦莉•纽泽尔,1913


在两人同居的过程中,席勒为了作画,会雇用一些十几岁的少女担任模特。有一次,一个13岁的女孩离家出走,跑到席勒的工作室寻求庇护。警察逮捕了席勒,指控他三项罪名:绑架、强奸和公共道德失范。前两项起诉事后都被撤回,但警察在席勒屋中发现了大量“淫秽”图像,认为身为模特的孩子也会看到这些图像。


瓦莉被要求作为证人出庭。但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信任席勒,并竭尽全力奔走,找朋友帮忙为席勒辩护。但是,席勒还是因为第三项罪名被送进监狱,待了24天。


这场风波之后,因为当地村民的指责,席勒和瓦莉搬走了,回到了维也纳。即便他依然经常参加展览,但他的经济状况不佳。

568f3b3fb4b949fea365d7b6b298bf01.jpeg

▲《瓦莉•纽泽尔的画像》


第四位:席勒的妻子、富家二小姐埃迪特。最终,席勒娶了富家二小姐埃迪特。出于很现实的因素:钱。埃迪特的财力,可以让他可以不必因为服兵役而放弃画画——这个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放弃瓦莉。

11025e63f0bb4f79a5e6bf56de63cade.png

▲《埃迪特画像》


埃迪特作为小布尔乔亚家庭培养出来的上层阶级淑女,不可能理解席勒那种从底层社会剥离出的直抵人性最赤裸一面的艺术。只有阶层和性格更符合的瓦莉,才是席勒唯一的解药,然而他并没能珍惜。


席勒在收到瓦莉死亡通知单时,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于是,他将与瓦莉分手当夜画的 《男人和少女》 ,改成了《死神与少女》 。画中瓦莉伏在他的身上,两人的表情都近乎于无。这幅画,也称为席勒一生最负盛名的画作,被奉为经典。

85ad795f8dee41da965c2373128355d8.jpeg

▲《死神与少女》


这位不羁的绘画天才,婚后在画妻子的时候,却难得收敛。整齐的衬衣、严谨的条纹、乖巧的鞋子……对一位热衷于用扭曲的线条展现爱欲的画家来说,席勒的艺术生命似乎萎顿了。

f76536d148594224b91f0ed86b1bb7ea.jpeg

▲《埃迪特画像》


“生死”中看出艺术理念的转变


生命与死亡一直是艺术家们热衷于研究和表现的主题之一。作为一名敏感的艺术家,除了性爱主题的画作,席勒还非常留意受到威胁的生存条件,生长和衰退、生命和死亡紧紧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成为他众多绘画的主题之一。比如油画作品《家》,在黑暗的背景上画一对男女裸体和一婴儿,这是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家庭。画家以强劲有力的线条、笔触和色块塑造了男女的裸体,表现出了生的欲望和死亡的恐怖。

20130605084955_41129.jpg

▲《家》,1918,布面油画人物,150×160cm,奥地利美术馆藏。


席勒是个人风格很强的油画画家,他的早期作品属于印象派风格,后受到分离派领袖克里姆特的影响,明显地吸收了克里姆特画面的曲线的旋律和装饰性。1910年左右席勒的作品逐渐呈现出自己独特的风格:就其人物造型所表现的扭曲及憔悴特质,以及对人类内在心灵的描绘而言,他后期的艺术是带有强烈地表现主义特色的。


在造型上,席勒独具特色。例如在席勒笔下所塑造的人物,大多都是用直线型简洁的造型,塑造成修长、夸张、收缩的和起伏感强烈的形体;或者将人物服饰进行变形处理,夸张刻画服饰的图案和色彩,使作品获得强烈的对比效果。正是这种主观有意的构成促使席勒艺术独特面貌的形成,如1910年席勒所作的《自画像》中,人物造型就非常夸张,画家的身体是脱臼和弯曲的,手指强直地伸开,上肢剧烈地绞拧着。身体上也没有多余的血肉和曲线,只留下神经质的线条和筋骨、肌肉以及带有棱角的几何结构,仿佛在诉说内心的郁闷彷徨和对现实诸多不满。为了创作他处于紧张不安的人物情态,他还深入到疯人院去研究精神病人的神态和动作,表现出一种类似哑语的动作表情,令人感动不已。

2850778564226621014.gif

▲席勒自画像集合


在线条方面,席勒的天赋要高于他的老师克里姆特。克里姆特善于用流畅的线条表现女人的柔美体感,如《抱腿而坐的女子》中的女人体。而在席勒的素描人体中,画家更喜欢主观地使用线条来强调形体的骨感,表现人体上起伏的结构,用一种极近立体解构主义的形式来捕捉形体。如1917 年的《拥抱》中线条的运用达到了一种极致,一对恋人紧密拥抱着躺在那里,人物线条流畅,构图动感,且集中突显了人物起伏的几何形体。

timg (2).jpg

▲《抱腿而坐的女子》

图片2.png

▲《拥抱》,1917


在色彩运用方面,席勒也有自己鲜明的特色。他的色彩以深色和暖色为主,运用小面积的补色对比,从而产生强大的视觉冲击力,给人以不安与苦闷。而且席勒常常使用强烈的红、黄、黑等色彩进行大面积的平涂,最大限度地发挥色彩内在的张力和精神。


可以看出,席勒后期的油画艺术不仅受到瑞士的霍德勒影响,还直接受尼采和佛洛伊德心理学的启迪。他毫不掩饰地表现了那个时代人的心理和情感,他所描绘的人物和景物都不是静态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形态都像处在惊恐不安状态,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成可怕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的作品。


被忽视的风景画


由于席勒描绘的人体太过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他的风景画常常被忽视。但其实这些数量相当的风景作品同样具有强烈的表现力和张力。

图片3.png

▲《Landscape at Krumau》,1916


这幅风景在构图上别具匠心。画面的左边是一条绿树映衬下的环行公路,中间纵向排列着城镇中形状各异的房子。席勒依然采用抽象化的手法将景物图案化,关注的不是正确的透视和景物的写实,而是将景物分解为色块和图形,研究它们之间的穿插、组合关系。这反映了席勒的艺术正一步步走向成熟。

图片4.png

▲《House with Drying Laundry》,1917


他的风景画很明显的能感受到他受到老师克里姆特的影响很大,却又自成一格。他对于同时代画家来说已经跳脱出现实、自然本身的局限了。他不像一般的写实风景画家注意透视和远深、也不像印象派画家那样观察还原自然的颜色。席勒喜欢把画面切分成有秩序的几何和色块,在平面里表达出和谐平衡与具有装饰性的美,他的艺术思想放在当今也是不落俗套,非常超前。


席勒的城市风景画极少在拍卖会上出现,过去二十年,拍卖会上只出售过三幅其重要的城市画。其中一幅以2241.6万美元售出,至今仍是席勒之个人世界拍卖纪录。

图片5.png

▲《House on a River (Old House I)》,1915


《房子与色彩缤纷的晾洗衣服,「近郊」II》于1914年完成,当时正值其创作的巅峰期。这幅动人的城市风景油画以席勒母亲的出生地──位于波希米亚南部的克鲁姆洛夫(Krumau)为灵感创作的。1911年,席勒抵受不了维也纳教他觉得束缚窒息的气氛,就跟爱人瓦莉移居克鲁姆洛夫,但讽刺地,当地居民因为无法接受他俩自由奔放的生活模式,很快便把他们赶出镇外,一年后,他们又回到维也纳的近郊居住。


画中的楼房看上去像是一层迭一层的,色彩鲜艳的屋顶和墙壁好像从画的表面上竖立起来,这种俯瞰式的构图在席勒最出色的城市风景画中十分常见,把观众的视点提升到在半空盘旋的鸟儿的视平线,让观众模拟在空中由上而下观看画中的景色。

图片6.png

▲《房子与色彩缤纷的晾洗衣服,近郊II》


利奥波德美术馆的创办人鲁道夫•利奥波德对这幅画作有如此评价:“画中色彩缤纷的晾洗衣服在周遭环境的衬托下,增添了不少动感。在席勒的眼中,它们应该象征小孩和年轻人单纯天真和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长大之后,仍然留在那儿居住。画中的房屋环环相扣,右方楼房的两堵墙壁有两扇窗户,好像是眼睛一般,暗喻长大了的年轻成人被困在封闭拥挤的环境中。而楼房后面则是一片辽阔空旷的无人之地,在云端中可看得见山顶(或许这象征人类的渴求),但却甚难找着。”


结语:


综上所述,席勒在其短暂的28年的生命中,不仅从象征主义、装饰主义的绘画风格中汲取了精华,树立了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而且将自己的作品推向了更加注重自我、表现真实人性的表现主义绘画之途。席勒的一生非常坎坷,他一生藐视社会规范的约束,饱尝了当时社会苦难与嘲讽,甚至在其去世后一段时间内仍被冠以“颓废艺术家”的名号,而他却始终以敏感的神经、敏锐的视觉追求着自己的艺术之路,“从世俗的偏见、悲剧的人生、扭曲的感情夹缝中宣泄释放出宏大的艺术能量,构建了艺术的原始理性秩序”,影响着一代代的后辈艺术家的构思与创作,成就了现代美术史上的一抹亮色。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