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Love,不只有“嘻哈”才有,skr
2018-09-13
来源 : A&C Foundation

《中国有嘻哈》带火了许多嘻哈惯用词,diss、battle、homie、hook、skr,其中还有一个特别的,就是“Peace&Love”,这是rapper之间一种问候、祝福的方式。“peace&love”源于hiphop文化当初帮派之间的约定,讲究大家和平有爱的相处,不挑衅不干仗!而倡导“Peace&Love”的也不仅只有嘻哈界,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艺术界中那些有关“Peace&Love”的创作。

1.png


毕加索
《和平鸽》


毕加索的《和平鸽》一定是“peace&love”的最佳代表。很多人都知道和平鸽,但并不知道把“鸽子”作为世界和平的象征,最初是源于毕加索的画。


1940年,希特勒法西斯匪徒攻占了法国首都巴黎。当时毕加索心情沉闷地坐在他的画室里,这时有人敲门,来者是邻居米什老人,只见老人手捧一只鲜血淋漓的鸽子,向毕加索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原来老人的孙子养了一群鸽子,平时他经常用竹竿拴上白布条作信号来招引鸽子。当他得知父亲在保卫巴黎的战斗中牺牲时,幼小的心灵里燃起了仇恨的怒火。他想白布条表示向敌人投降,于是他改用红布条来招引鸽子。显眼的红布条被德寇发现了,惨无人道的法西斯匪徒把他扔到了楼下,惨死在街头,还用刺刀把鸽笼里的鸽子全部挑死。老人讲到这里,对毕加索说到“先生,我请求您给我画一只鸽子,好纪念我那惨遭法西斯杀害的孙子”。随后,毕加索怀着悲愤的心情,挥笔画出了一只飞翔的鸽子——这就是“和平鸽”的雏形。

图片3.png

▲《和平鸽》 1940


1949年,作家LouisAragon选择了毕加索的版画《LaColombe(鸽子)》作为巴黎保卫和平会议的海报。

图片4.png

▲La Colombe (TheDove),1949


毕加索还为这次会议创作了简笔画《和平鸽》,画中的白鸽叼着橄榄枝,这是取源于圣经里的故事,象征灾难后平安归来。

图片5.png

▲dove of peace(Colomba),1949


1950年,他的《飞翔的鸽子》又出现在第二届世界保卫和平大会的海报中。当时智利的著名诗人聂鲁达把它叫做“和平鸽”,由此,鸽子才被正式公认为和平的象征。鸽子作为和平的使者,也是世界重大盛世中必不可少的角色之一。

图片6.png

▲FlyingDove,1950


小野洋子
《梦想和平塔》


timgYWMUQECO.jpg

世界著名的梦想和平塔(Imagine Peace Tower)就屹立在冰岛上。梦想和平塔是小野洋子(Yoko Ono)为亡夫约翰 列侬树立的纪念塔。白色的石碑上刻有24种语言写的“梦想和平”。每年10月9日(列侬诞辰),梦想和平塔都会点亮灯光,直到约翰•列侬的忌日12月8日。这时,可见一束灯光直冲天空,十分壮观。


20O7年1O月9日夜晚,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以北的维迪岛(Videy)上,由披头士乐队(即“甲壳虫乐队”)成员约翰•列侬的遗孀、著名艺术家小野洋子为纪念列侬而建的“想象和平光塔”正式落成并点亮。这一天是列侬的67岁生日。当15个光束(射程高度达200米)在空中复合并形成光塔时,现场响起了列侬1971年创作的著名歌曲《想象》:“想象所有的人们,都能拥有和平。你可能会说我在做梦,但我不是惟一的一个。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加入我们,到那时我们就能拥有同一个世界。”“想象和平”光塔是一束从一个圆形基座射向天空的光柱,呈现“塔”之状。基座上用24国语言写着“IMAGINEPEACE”这句话,同时周围埋有来自全球大约50万个装有“和平愿望”的胶囊。 这些胶囊是小野洋子从全世界征集到50万份祈祷和平的短语和信件。小野洋子认为,通天的光塔来自这些和平祈祷的能量转换;而在世界的北端点亮和平光塔,蕴含着让和平之光照亮全世界的意义。


Robert Indiana
LOVE雕塑


timg.jpg

Robert Indiana 本名为 Robert Clark,他最为人所熟知的代表作要数 “LOVE”。“LOVE”设计的诞生,源于1965年来自现代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Modern Art的一次圣诞贺卡设计的委托。当时的Indiana已经近40岁,也算是在纽约小有成就的一位艺术家,但比起“LOVE”之后引起的巨大成功,过往的荣耀实在都不值一提。Indiana的设计很快成为了宣扬爱与和平的美国60年代的象征符号,甚至在往后的历史中都是波普艺术中的代表作,优雅而调皮地提醒着观者“爱”这一人类终极情感的重要性。


“LOVE”设计的应用也很快广泛起来——从1966年的6×6英寸大幅绘画作品,到雕塑作品,再到70年代,“LOVE”出现在了美国官方邮票上。在“LOVE”设计的不同呈现中,Indiana也运用了不同的颜色碰撞来强调爱的主题,但最初的设计还是源于艺术家的自身经历和内心情感。在1965年现代艺术博物馆版本的设计中,他选取了红绿两色的搭配,灵感正是来自于Phillips 66石油公司——Indiana的父亲曾在Phillips 66工作,艺术家对加油站的设计印象深刻;而1965年,正是父亲去世的那一年,这是一个纪念父亲的设计。

timg1.jpg

Robert Indiana 早已是公认的美国波普艺术的代表人物,“LOVE” 也成为了一枚经典的流行文化符号,甚至掩盖了艺术家其他作品的光芒。愿他为天堂带去 “LOVE”。


班克斯
《Wall and Piece》


Bansky-Wall-and-piece1.jpg

这是班克斯的一幅代表作,叫:Wall and Piece (墙壁和碎片),其实聪明的小伙伴们一定发现它是War and Peace (战争与和平)的谐音,这代表了老班的反战态度。画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参加暴乱的年轻人裹着面巾、帽子反戴,发力要去扔燃烧弹——但燃烧弹被换成了一束鲜花。这一束鲜花的出现是和平和希望的象征,呼吁人们在遭到破坏时不忘和平。该作品后来频繁出现在手机壳、t恤衫上,甚至有人将它做成纹身。


他的涂鸦几乎受所有人欢迎,不仅作品中的幽默、智慧和反战、和平内涵让观者击节赞赏,班克斯每一处喷绘所在地的主人都会因为拥有这位大师的作品而大赚一笔。

3.jpg


凯斯•哈林

图片1.png

凯斯•哈林是一名美国街头绘画艺术家和社会运动者。他在纽约地铁的车站中,寻找黑色的海报待贴处,使用白色粉笔涂鸦,多为粗轮廓线,单色、空心的抽象人、动物等图案,他的作品经常犹如某种复杂花纹,各种图案充满了整个构图,往往没有透视,也没有肌理,但具有许多象征性的感情,如吠叫的狗,跪趴着的小人等。


1989年,在凯斯•哈林得知自己患病的第二年,他成立了凯斯•哈林基金会,旨在帮助更多来自弱势家庭的儿童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为艾滋病治疗研究与儿童福利做努力。


凯斯•哈林一直被病魔困扰,他明白生命的可贵,所以他的作品在后期大多以爱与和平为主。这也是为什么凯斯•哈林喜欢在医院、教堂、学校以及人行道这类的公共场所画画。

WechatIMG772_看图王.jpg

那些纯度很高的颜色,充满欢喜雀跃,在他的画中平涂后,充分体现了画面的童趣感,同时也代表了哈林内心的纯真世界。他用简单流畅的线条轮廓和直接传递讯息的创作方式,描绘生命、死亡、爱情、生活和战争,现在,仍是普世共通的视觉语言。

▲凯斯•哈林充满爱的衍生品


爱德华·蒙克

蒙克的大部分艺术作品中基本都贯穿着生命、爱和死亡的主题。用对比强烈的线条、色块、简洁概括夸张的造型,抒发自己的感受和情绪。


1893年底,蒙克在柏林展出了50幅油画,其中包括了《爱》系列的六幅画作,这是他此后最著名的《生命的饰带——关于生命、爱情和死亡的诗篇》组画的起点。而该组画中最耀眼的当数1893年完成的那幅举世闻名的《呐喊》。


1900年,他创作了《生命之舞》,可谓是《生命的饰带》系列的核心作品之一。1902年,蒙克在柏林展出了他的《生命的饰带》系列,当时的系列由22幅作品组成。

1451543887625.jpg

▲《生命之舞》,1900


蒙克通过主题来表现他切身经历的对生存、死亡和爱的感受。每一幅画都无与伦比地强烈地传达着画家的感觉和情绪,被描绘的具体对象的细节被简化,而情绪则被夸张,对象本身成为一种所要表现的情绪的载体,虽然它们依然还是具象的。蒙克作品的惊人表现力量来自于对艺术家内心世界的不加掩饰的忠实表达,他的画是用整个心灵来创作的。


安塞姆•基弗

0141e91f013c48f99102e6b677f7a8aa_th.jpg

▲安塞姆•基弗《和平》,1981


安塞姆•基弗是首位获得“德国书业和平奖”的造型艺术家,这个旨在奖励全世界在文学、科学和艺术领域做出杰出贡献并致力于和平的人士的奖项。


安塞姆•基弗是一位“迫使所在时代面对那令人不安的废墟般的、瞬间即逝的道德信息”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探讨战争、民族、集体意识、文化、神话与传奇等等问题,他以各种方式不断地去重新唤起人们对它们的反思,刺痛民族集体记忆的神经。


如果喜剧是要把丑陋的东西拉近了给人看,那么悲剧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但纵观历史,优秀的戏剧往往就是悲剧,悲剧才是真正会戳人心窝的,悲剧才是真正折射美丽让人铭记的,有了悲伤,人们才会渴望希望与美好,期待欢喜与未来。基弗用他的悲和真、信与爱,回顾了历史的真实,展现了神话的魅力,也恰恰传达了自己对国家、对未来的美好期许。


约瑟夫·博伊斯

▲第七届文献展,博伊斯与和平兔


约瑟夫•博伊斯,德国著名艺术家,以雕塑为其主要创作形式。被认为是的20世纪70、80年代欧洲前卫艺术最有影响的领导人。他在七十年代享受着政治预言者完美名誉的一位美术家。他作为雕塑家、事件美术家、“宗教头头”和幻想家,变成了后现代主义的欧洲美术世界中的最有影响的人物。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他那种具有以赛亚精神的仁慈性格。在博伊斯看来,暴力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他反对以暴力去争取和平。而艺术则被他认为具有革命潜力,艺术创新是促进社会复兴的无害的乌托邦。博伊斯正是这样试图用艺术去重建一种信仰,重建人与人,人与物以及人与自然的亲和关系。


在创作《如何向死兔子解释图画》时,博伊斯坐在一间空屋里,周围是熟悉的感觉介质:脂肪、铁丝和木料,他的头上涂了蜂蜜,脸上覆盖着金箔,使他看上去更象一个巫师,一个用创造奇迹,为充满了贪婪和暴力的邪恶世界带来了温暖的救世主。博伊斯头涂蜂蜜,怀抱死野兔,这正暗示了他向上和神,向下和动物和地已连结为一体。此外,蜜蜂是勤劳的象征,它们从不随意蛰人,是和平的拥护者,博伊斯认为人应该学会蜜蜂的勤劳,热爱和平,而不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获取不正当的利益。

5f5cc10eg930536a2acad&690.jpg

博伊斯用艺术再现了暴力造成的后果,他呼唤和平,呼唤被物质利益所蒙蔽了的良心,在他认为只有恢复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关系才会迎来真正的和平。

WechatIMG763.jpg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