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年展的发生对城镇的意义
2018-12-03
来源 : A&C Foundation

繁体大标1.gif

近期上海双年展、曼谷双年展,台北双年展都陆续开展,它们以不同地区独特的艺术魅力吸引了大批的观者前往,随之也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今天就跟随《艺术市场通讯》一起去了解双年展的发生对城镇的意义吧!


双年展的地域文化色彩


双年展(Biennial)是国际当代视觉艺术高级别的展示活动,是推出世界各国新艺术成就的重要窗口,更是各国各地盛大的艺术节日。它旨在反映当代世界艺术的前沿探索与当前面貌,是全球文化互鉴融合的一大交通枢纽。这种定期举办的美术展,一般隔年举行,也有的隔两年或三年举行。全球迄今已经有200多个双年展,大多以城市、艺术品种或美术馆命名。

image001.png

▲首届曼谷艺术双年展(2018年10月15日-2019年2月3日)


双年展与举办的地域有密切相关,最主要的是与所在城市的关系。一方面,双年展本身作为城市形象的一部分,对于城市的发展会起到重要作用;对于市民来说,双年展这样的艺术盛会也是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双年展的举办也必须依赖所在城市所拥有的资源。无论是艺术家、艺术机构、学术研究力量、城市 基建、经济金融、国际化程度还是普通市民的支持,都不同程度地影响到双年展的举办。


由于举办一场双年展所代表的意义,已不仅仅在于分享作品与艺术家的观念,它更多地承担了主办双年展的这座城市如何集中体现城市文化精神与如何与参与者共同构建集体文化记忆的职能,所以每一届双年展策展人都要充分考虑当地的地域文化特色。

image003.jpg

▲黄永砯《左右河车》(Zuo You He Che)卧佛寺展出现场


例如近期开幕的首届曼谷艺术双年展,极具曼谷当地的特色。展览“极乐”的主题,不仅反思了当代社会追求感官愉悦与逃避痛苦、恐惧的现象,还和曼谷的风土人情也是息息相关,一方面暗示曼谷最具代表性的佛教的基本教义——通过个人从凡俗苦乐之中的超脱来达到超越苦难的境界;同时,另一方面指向了泰国海滩、满月派对、红灯区等意象所代表的当代享乐主义。

image005.jpg

▲赫利•多诺(Heri Dono),《遗传操纵》

image007.jpg

▲甲威达•瓦达那扬古《梭》,作品中客体化的身体、缤纷的色彩、黑色幽默和极限状态下的肉体暴力与受虐的兴奋叙事,组成了艺术家对传统女性身份与处境的个人表达。


双年展艺术总监、曾任泰国文化部常任秘书长、亚太三年展策展人的阿比南•博亚南达(Apinan Poshyananda)表示:“超越极乐”的主题代表了一种对于极乐或幸福的追问,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混乱、悲伤、断裂和暴力的时代,要保持一种幸福的状态是相当困难的。我们希望艺术家们能够给出自己的阐释,并给予希望。”

image009.jpg

▲蒙天•波玛作品《十二宫屋》曼谷双年展展览现场


此外,整个展览展出的75位艺术家的作品,遍及20处曼谷代表性地标。这些场地分布在曼谷的主动脉——湄南河的上下游河畔,访客需搭乘摩托的士、轻轨和轮渡前往,在欣赏艺术作品的同时,也是在领略、体验曼谷当地的文化风情。

image011.jpg

▲2018年曼谷双年展,沿湄南河观展路线


不仅是风土人情,双年展的核心是以艺术的方式来研讨、解决所在国家或城市的地域文化问题。而当代艺术最具影响力之一的柏林双年展无疑是这一块问题的集中代表体现。

image013.jpg

▲伊哈•乔杜里装置作品《排演自由印度临时政府广播电台》展出现场


柏林——难民问题、欧盟问题、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右翼政治的崛起……在如今欧洲复杂的政治时局中,社会议题已然成为艺术家创作不可回避的话题。以第10届柏林双年展为例,主题为“我们不需要另一个英雄(We Don't Need Another Hero)”,取自拥有黑人和印第安人血统的美国著名女歌手蒂娜•特纳的同名热门歌曲,旨在质疑并破坏既存的权力结构,试图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提供一种新鲜的语法,探索了个体自主思考与行动的潜能。这是第一次由泛非洲策展团队策划的柏林双年展,打破了此前一贯的白人男性主宰。正如主题所揭示的一样,这是此次双年展对全球政治机能失调所做出的反应,否定了个人英雄主义,立足柏林、德国乃至欧洲,探究全球化背景下的艺术立场,表达现实的隐忧。

image015.jpg

▲欧库乌伊•欧克波克瓦西里《坐在男人头上》


一部城市发展的记录史


双年展通常被看作是举办城市与当代艺术每固定周期的国际性庆典,能够为整个城市的文化景观带来改变,它不仅让市民能够有机会观看到全球的当代艺术,也能将城市的地位推至全球艺术地图之中,可以说有些双年展是记录了一个城市的发展历程。


韩国的光州双年展的创建意义便是为纪念1980年“光州惨案”。(1980年5月光州市民在一次针对军政统治地示威游行中与军人发生冲突,导致了成百上千手无寸铁的市民的死亡。)不仅对韩国的艺术界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样也是这座城市对于整个国家深远历史意义的体现。包括在今年举办的第十二届光州双年展中,展览延续了 1995 年在光州举办的亚洲首届双年展的最初精神,将艺术实践扩展到了 1980 年民主运动的重要历史地点,如在前武装部队的光州医院安装了特定的艺术品。

image017.jpg

image019.jpg

▲英国艺术家迈克•纳尔逊( Mike Nelson )将位于森林小径尽头的医院教堂改造成了一个映像。 Nelson 在附属教堂的旧大楼里安装了大大小小的镜子,用“镜面反射”为废弃建筑提供了光线。


而国内双年展的“大佬”——上海双年展亦是如此,上海双年展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双年展。上海的历史代表了中国和世界的交汇,上海双年展的历史也代表了中国进入以双年展为标志的艺术国际秩序的过程。


“上海双年展一定会关联到它不可避免的历史背景,就是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也就是因为中国和世界的相互关系创造了上海,也创造了延续了11届的上海双年展。”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会轮值主席冯原看来,“中国要走向世界,让世界进入中国,这两个倾向实际上就创造了上海它的具体使命。”因此,每一届上海双年展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必须是中国的问题,也必须是世界的问题。

image021.jpg

▲卡德尔•阿提亚《罗伯斯庇尔大楼》


借展览的名义,双年展带来了很实际的城市变化,包括一些场地的改造,公共空间的营造,旧建筑的更新等等。这样说来,展览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它本身,成为推动城市运营,城市文化,城市发展的重要部分。


双年展带动城市经济发展


双年展不仅可以发展艺术文化,同样可以带动一座城市的旅游业、消费,拉动其经济发展。例如作为先锋艺术的实验现场,卡塞尔文献展已不仅仅属于德国,它已经成为国际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坐标,是西方文化界关注的焦点,也是西方社会的时代镜像。卡塞尔文献展使得卡塞尔这个城市之名与一个艺术展览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让卡塞尔这个名字蜚声各国,同时也带动这座城市的旅游业。


卡塞尔文献展是世界最著名的艺术展览之一,与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及威尼斯双年展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卡塞尔文献展诞生于纳粹之后的艺术阴云中,因其特殊的诞生背景,文献展通过各种各样的艺术媒介,表达自己对当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的思考。卡塞尔文献展的成功举办,使得卡塞尔这个城市成为了当代艺术的一个圣地。因为它的存在,五年一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潮,把卡塞尔从宁静带入喧闹,像是一场狂欢的盛会。文献展举行之日也成为了整个城市的节日,街道、公共场地都派上了用场,各类展览作品和相关的艺术活动散布于城市的各个角落。卡塞尔文献展的主要展场分布于: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文化火车站、文献展厅、桔园宫、宾丁啤酒厂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参观卡塞尔文献展也就成为了一次风情十足的文化艺术之旅,文化和艺术成为了旅行生活的必然部分。它在那个特殊的纳粹诋毁现代艺术的时空背景下被赋有了意义十分深远的使命。用创始人阿尔诺德•博德的话来解释:“人类理应可以做一些新的尝试。”卡塞尔文献展开启了一个新的展览时代。

image023.jpg

▲卡塞尔火车站站台上的屏幕,循环播放的作品


另一个享誉全球的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在经过一个世纪以来的发展,关于展览行业的多项服务已经比较成熟,形成了他们特有的赚钱方式。例如他们在某些展览类别上限制参展商自带的布展工人,而用当地的工人则需要支付每天每人75欧的费用;在开幕之后每个展览看管展览的工作人员的报酬是每小时25欧元;威尼斯不少酒店、公寓和公共场所的网络使用也需要单独收费。与此同时,具有百年历史的威尼斯双年展与其带动的戏剧展、音乐节、舞蹈节、建筑节等文化活动,让威尼斯每一年都不停的吸引游客,并不断的拉动城市的经济产值。


威尼斯水城的总面积不到7.8平方公里,由118个小岛组成,177条运河蛛网一样密布其间,据Roberto D'agostino介绍,如今常住人口总数仅9万人,其中主岛人口仅6万人,但是每年都有至少2500万游客来威尼斯。不言而喻,这样的双年展模式为这个没有工业的城市带来的经济利益和文化效益是巨大的。

image025.jpg

▲安杰利卡•梅西蒂 《母亲•舌头》


除了卡塞尔、威尼斯双年展这样的大展外,还有一些小城镇也因为艺术而带动了地域的经济发展。越后妻有就是最具代表性的城市之一。2015年日本“大地艺术节——越后妻有三年展”带动了周边110个村落参与,根据日本经济研究所数据,经济效应达50亿日元。其间,有51万人来此参观游览,仅从门票和周边商品贩卖上,艺术节就覆盖了自身运营成本的80%。同时,旅游业的发展也为当地带来了公共和私人收入的提升。每届艺术节后,部分适于保存的优秀作品将在此驻展,成为乡村公共空间的一部分,现在已累计有两百多组常设展品,完全令当地变作艺术乡村。目前,越后妻有艺术节已从商业角度收获了巨大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当地严峻的社区老龄化问题。

image027.jpg

▲草间弥生作品《盛放的妻有》

image029.jpg

▲《回归自然的人》Thomas Eller


从上面的例子中,我们足以看到双年展对于一个城市或地区发展的重要性。双年展作为一个展览,成为了城市发展的带动力或者说激发点。


探索意义远胜于活动本身


无论是对于举办城市或整个国家的文化战略来说,双年展不仅对所在地区、还包括地区周边环境都能形成类似全民艺术狂欢的盛宴,并同时影响着该地区的人文文化。对于策展人和艺术家而言,双年展则提供了一个理念实践的平台和训练场;而对于公众来说,双年展是拉近民众与艺术的沟通桥梁,人人都可以接受艺术的洗礼,使普通民众都可以成为艺术中的“一份子”。

image031.jpg

▲ 乔布•科里唯京 《释放》


从表面上来看,双年展带来最直接的社会影响莫过于它在经济、政治上的效益。当然,最明显的首先是反映在经济上的影响。对于政治上带来的间接影响却并不像经济上那么热烈,反观世界双年展的发展历程,不管是历尽沧桑的威尼斯还是依然稚嫩的上海双年展都离不开政府、公众力量的支持。上海双年展在发起的头两年一直是由上海市政府与上海市文化局参与举办的,政府融资可以说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种情况在亚洲双年展中普遍存在,如之后的北京双年展、台湾的台北双年展等。政府在这里有的是以一种出资的形式:有的则是以一种提供物资支持、场地支持、政策优惠的方式声援双年展的兴办。可以说政府在支持举办双年展时,更多考虑到的是对于文艺产业的扶持有利于改善城市文化环境,有利于社会的安定气氛和政府的形象,而在看到年展所带来的经济与社会效益后,就更加坚定了政府放心大胆的发展文艺产业的决心。

image033.jpg

▲ 傅文俊 “后工业时代”


从国际大型双年展的经验来看,很多大型双年展的策划定位都是极富包容性的:如伊斯坦堡双年展最早只是一个单纯的音乐节,之后慢慢发展到影视、戏剧、美食等多个领域。而威尼斯双年展也是由开始的诸种当代绘画艺术的探索逐步衍生为电影、戏剧、建筑等诸多门类的综合展会。以上海国际双年展为例;从2004年的“影像生存”注重探讨造像术的发展历程,反思一个影像时代的同时关照我们每个人的心灵,2006年的“超设计”以一种“反设计”“后设计”的后现代主义的戏谑态度去表现我们看似严肃的社会理想、人生态度。每届年展都以不同的艺术语汇和文化现象作为出发点,而国际性的潮流趋势又使得多元化在同一主题上的交流、碰撞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结果。这种结果加剧了世界文化的几何式增长,派生出更多的次生文化。这势必会在繁华的背后留给我们一个彻底的荒芜――过度融合和过度次生状态下导致的文化均质状态。

image035.jpg

▲ 多娜•库卡玛表演作品《我不是你以为我不是的样子》


双年展能够创造新型艺术以及新的表现方式,它们的形式介于艺术展览和艺术节之间,展品通常都是那些到目前为止传统博物馆和画廊无法接受的作品。许多举办亚洲双年展的国家都没有当代艺术博物馆,甚至连一个美术馆都没有。它们面对的观众对国际甚至是当地的当代艺术一无所知。因此,这些双年展激发了受众对艺术的兴趣,唤醒了公众对艺术的感悟,它们也充满了不可预见性,给策展人、参展艺术家、志愿者,以及对新鲜事物抱有浓厚兴趣的观众带来了有益的挑战,这些延伸的意义远远超过了活动本身。

image037.jpg

▲ 海伦·哈里森 & 牛顿·哈里森 《综观苏格兰的深层国富》


结语:


双年展这种展览形式已经成为当下世界艺术舞台最普遍的形式,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而双年展的百年风云和最近20年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也足以说明它存在的必要性。双年展对于与世界艺术交流和对话有着重要的作用,它让不同地区可以找到更能达到表现自我和反应当下的艺术方式,让艺术变成大众的生活所需,而不再是一小部分艺术家的的私事。同时,我们也万分期待双年展在未来的进一步发展。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