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地巴塞尔艺博会的销售情况及分析

繁体大标1.gif

作为公认的当今世界上最高水平的艺术博览会——巴塞尔艺博会,今年最后一场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也已于9日落幕。对于全球艺术市场来说,2018年能明显感觉到市场的寒冷,那么位于三地举办的巴塞尔艺博会在这样的环境下显现出怎样的表现呢?


迈阿密巴塞尔艺博会


本月刚落幕的迈阿密巴塞尔艺博会今年是首次在全新翻修后的迈阿密会议中心举行,去年此时这栋建筑正在经历耗资6.2亿美元的休整中。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即便是巨额斥资也买不了天空的“笑脸”。

image001.jpg

▲ 参加迈阿密巴塞尔艺博会VIP预览的宾客


由于受到工期的拖延以及厄玛飓风的影响,会议中心的部分入口只能关闭——这一看似平常的细节在一些画廊看来,会让他们处于离人流较远的位置,从而对销售产生了影响。一位艺博会发言人表示“为更多家受到人流移动缓慢影响的画廊提供了折扣。位于展场西南角的42家参展画廊获得了每平方米展位费15%的折扣,同时我们也为这一区域支付了优等展位费的8家参展商提供了95折的折扣。所有的这些画廊都会继续参加完今年的艺博会。”


虽然如此,场馆的翻新还是让展厅的氛围显得更为活跃。画廊主肖恩•凯利(Sean Kelly)表示在他踏入展位前就知道今年会是一届成功的艺博会。画廊在艺博会开幕五天前发出了今年带来参展作品的PDF ,并提前卖出了展位上一半的作品。“我们在这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最好预售成绩,”他说。

image003.png

▲ 迈阿密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在展会开始之后最快被售出的这批作品中,绘画占据了绝大多数。其中包括Richard Gray画廊带来的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作品《Red Hat (Nicole)》(2013年),其售价为50万美元,还有卓纳画廊带来的比利时新兴艺术家Harold Ancart,其作品以1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佩斯画廊售出了玛丽•科西嘉(Mary Corse)一件亮闪闪的版上绘画作品,售价18万美元,Andrew Kreps画廊售出了波兰艺术家高什卡•马库加(Goshka Macuga)的一件非常奇妙的作品,它得通过3D眼镜来欣赏,呈现画面的是北极熊漫游在一片没有雪的丛林中,售价为10.21万美元。“在展会开始之后的这三四个小时中,我们的销售和以往一样好,”画廊总监Eric Gleason如此说道。

image005.jpg

▲ 高什卡•马库加作品《Make Tofu Not War》


画廊销售主力军豪瑟沃斯表示,美国藏家依旧是画廊的主要购买力。开幕首日,豪瑟沃斯就已经达成了本届迈阿密海滩展最大的几单交易,包括菲利普•加斯顿1976年的绘画《鞋头》(Shoe Head),以750万美元售出;另一幅1969年的无题作品则以270万美元出售给了一位欧洲藏家。一幅标价500万美元的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巨幅新作《羽毛》(2018)被允诺捐赠给一家美国美术馆。拉里•贝尔的两件旧作,一件1967年的无题雕塑还有绘画《我的蒙托克》(My Montauk,1960)分别以55万和200万美元售出,两件今年的新作各以10万美元售出。艺术家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为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所绘的肖像揭幕后,开始由豪瑟沃斯画廊代理,画廊还出售了第一幅代理的谢拉尔德画作,售价17.5万美元,被允诺赠予一家美国博物馆。画廊售出的其他作品包括保罗•麦卡锡的雕塑《白雪蛋糕》(2017-18),以120万美元出售给了一家亚洲收藏,路易斯•布尔乔亚的雕塑《女人》(2004)以200万美元出售给了一位未公开的藏家。

image007.jpg

▲ (左)埃米•谢拉尔德,When I let go of what I am, I become what I might be (Self-imagined atlas);(右)保罗•麦卡锡,《白雪蛋糕》


然而经济活动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导致来迈阿密的藏家在作品选择上趋于保守,更倾向于绘画这样更容易交易的、相对“安全”的媒介,或是在购买决策上更加谨慎、花费更多时间考虑。对于这两种态势,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开幕首日上,经销商们都有所察觉。大卫•卓纳称,开幕日起初的销售“相当不错,但并不疯狂”,藏家的确花费更长时间做决定,在购买前会在更多的选择之间进行权衡比较。尽管不确定这是否是经济的不确定性导致的,但他观察到在近几周,比起在十月份的伦敦弗里兹艺博会,画廊的客户现在在交易速度上明显放缓,而这一现象恰巧和最近的市场浮动相符。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于3月举行,或许是在年头举办的关系,没有太受到市场回冷的影响。2018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可谓是销售、人气两旺。排队购票参观展会的人群一直排到了港湾道的大街上,不得不提前结束售票以控制人流。VIP预展的第二天已经买不到“尖货”,第三天已经有画廊开始“翻台”。被培养的亚洲藏家们终于显示出与其相称的购买力与购买意识,这已经是一个强烈无比的“信号”。

image009.png

▲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资本避险推升艺术品购买,而艺术品市场也为资金提供了具有竞争力的、具有吸引力的替换投资方案。2018年初以来美联储加息、美国股市下挫、中国股市至今持续低迷;2018年3月中美贸易战打响,不甚明朗的国内国际贸易环境使得国内资本迅速寻找优秀的投资标的;经过近年来艺术市场、画廊、策展人的培养,越来越多的人带着避险资金进入艺术市场成为新藏家,而老藏家们则不断完善自己的收藏体系。

image011.jpg

▲ 威廉•德•库宁《无题XII》


在贵宾预展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Lévy Gorvy的威廉•德•库宁《无题XII》以3500万美元出售。杰夫•昆斯、村上隆等艺术家更是亲自站台,这都无疑显示出国际一线画廊的深厚实力和市场定价权。随着今年国际超大型画廊陆续进军香港,国际一线一统亚洲天下的局面基本确定。而在2018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中,50%的参展画廊已在亚太地区成立了分支机构。

image013.png

▲ 杰夫•昆斯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很多参展画廊都注意到了亚洲藏家的不断激增的兴趣和热点,新画廊则尽力满足这个不断增大的藏家队伍的口味,同时也引入新的艺术家和作品。伦敦Mazzoleni Art画廊总监Mira Dimitrova表示,她对于观众对其展位上更“具象”的作品感兴趣感到开心并惊讶,由此她卖掉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Giorgiode Chirico的两幅作品。Dimitrova说:“这归结于观众认识艺术家,有历史背景的作品似乎表现良好。展位上,意大利艺术家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的作品被精心策展和挑选,它们也引起了藏家注意。”

image015.png

▲ 伦敦Mazzoleni Art画廊Fausto Melotti的作品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总监黄雅君表示,在亚洲和世界各地的参展画廊与艺术家之间“在本届巴塞尔上开始了一场对话,参展画廊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私人收藏家和机构买家出售作品,在市场的各个层面以及展会各个部分均有不俗的销售情况——这证明了亚洲艺术市场的持续发展势头,也证明了被带到香港的艺术品品质之高。”


瑞士巴塞尔艺博会


瑞士巴塞尔艺博会于6月中举行。今年瑞士巴塞尔博览会共有293家画廊参展,主展区229家,呈现约4000位艺术家的作品。首次参展的画廊数量达到16家,但亚洲只有1家:来自北京的空白空间,参加“艺创宣言(Statement)”及“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分别带来Christine Sun Kim及何翔宇的作品。其中Christine Sun Kim是一位生于美国的艺术家,曾于2015年在空白空间举办过在中国的首次个展。而去年首次参展的天线空间和魔金石空间,今年双双缺席。

image017.png

▲ 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说到销售,今年提前一天预展开幕的“意象无限”单元的表现远远超出预期,多位艺术家的大规模雕塑、画作、录像、大型装置等作品都在上面成功销售。


豪瑟沃斯画廊在VVIP预览首日:一件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的绘画作品《构图》(composition)以1400万美元被欧洲一位私人藏家收藏。另外,画廊带来的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雕塑作品《美惠三女神》(The Three Graces)以475万美元成交。一件米拉•辛德尔 (Mira Schendel)的作品以120万美元销售;除此之外,亦有多件作品出售,从10多万到上百万不等。

image019.png

▲2018瑞士巴塞尔“意象无限”单元现场


大卫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在“意象无限”单元预展开幕1小时之内,在该单元展出的三件作品就全部售出,其中Carol Bove的作品《Egg》以150万美金由美国一位重要藏家收藏。另外两件作品: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的《Tornado》以45万美金被亚洲重要藏家购藏,Fred Sandback作品:《Untitled (Sculptural Study, Seven-part Triangular Construction)》以47.5万美金由美国重要基金会购藏;6月12日的VVIP预览首日,画廊售出了一件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的作品《无题》(Untitled),价格为750万美元。其他艺术家如:Alice Nee、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等十多艺术家的作品亦有售出,价格从10万至300万美金不等。

image021.png

▲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美惠三女神》


今年,这两家画廊均以超高价售出琼•米切尔的作品。作为一位重要的美国画家,米切尔基金会近期将资产转到了卓纳画廊,预示一波新的推广开启。另外,粗略清点一下在博览会上其他画廊带来的米切尔的作品,包括:Richard Gray及Lévy Gorvy画廊等,有超过十多幅。在博览会第二日VIP预览中,Lévy Gorvy画廊同样以1400万美元售出了一件米切尔1959年的作品《无题》。表明该艺术家市场的潜力。

image023.png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构图》


其他画廊亦有不少高价作品成交:佩斯画廊带来的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作品《菊花》(Chrysanthemums)以250万美元成交;来自纽约的Paula Cooper Gallery 带来了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的作品,以100万美元成交;来自纽约的Paula Cooper画廊同样以接近100万美金的价格卖出了一件索尔•勒维特的作品;Galerie Thaddaeus Ropac画廊销售了一件罗伯特•劳森伯格的作品《Ruby Re-Run》,价格为145万英镑;另外,画廊在“意象无限”单元展出的Robert Longo作品《死亡之星II》(Death Star II)以150万美元被一家欧洲美术馆收藏;Sprüth Magers画廊销售了一件美国艺术家乔治•康多(GeorgeCondo)的作品,价格超过100万美元;来自纽约的马修画廊带来艺术家Vija Celmins1964年的学生时代的作品:《无题》,以120万美元出售;来自布鲁塞尔的画廊Xavier Hufkens带来的一件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作品《zany Édouard Manet》以150万美元销售,画廊同样售出一件乔治•孔多(George Condo)的油画:《一位英国女士的肖像》(2008年),价格为130万美元;来自纽约的Mnuchin售出了一件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的油画,价格在390万美元左右,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的《100个铜方块》(1968年)则以280万美元出售。


对中国画廊而言,此次最大的惊喜莫过于:长征空间在“意象无限”单元带来的喻红的巨幅绘画作品《愚公还在移山》,在预展第二日以17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06万)售出,也许是画廊今年以来在国际市场上对喻红的推动,使得作品成功在巴塞尔上成交,而这一价格无疑是中国艺术家在巴塞尔上售价最高的作品之一。这两位高价成交的艺术家在博览会上的销售成绩均远超其目前作品的拍卖纪录。

image025.png

▲2018瑞士巴塞尔“意象无限”单元 喻红作品 《愚公还在移山》


来自美国洛杉矶的一位经纪人Stavros Merjos谈到:“今年的博览会无论是在整体质量上,还是成交结果,都让人惊喜。”


三地巴塞尔艺博会比较


对比三地巴塞尔艺博会,可以看到作为巴塞尔的发起地瑞士依然是巴塞尔艺博会的核心,参展画廊数量稳定且稳定保持较高的位置,迈阿密次之,香港虽在参展数量上不及前两个国家,但在参展国家上在不断增加,这一点能反映出亚洲艺术市场地位的提升。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仍然是五年来,规模最大且销售情况最好的一届。不仅有从巴西到亚洲和北美各地来的250家画廊,而重点是几乎所有主要画廊在这里都有分支。无论是从展览人气,还是从博览会销售来看,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背后是整个中国大陆市场,以及泛亚洲的艺术市场和活跃的亚洲藏家。

image029.png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


今年瑞士巴塞尔和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很大的一个相似点在于有了很多亚洲艺术作品的新面孔,多年来,能够保持在巴塞尔上长期参展的中国画廊一直是寥寥几家,散落于主画廊单元的不同角落,而在其他单元参展的画廊则是每年都在更换。在“意象无限”单元,有多位中国艺术家的面孔出现:长征空间带来喻红的5乘9米的巨幅作品:《愚公还在移山》。除了在瑞士巴塞尔呈现喻红作品,在今年香港巴塞尔,画廊亦在“艺廊荟萃”主单元推出了喻红个展;“策展角落”单元展出了喻红最新创作的VR虚拟现实作品:《他曾经来过》;在“光映现场”播放了由王小帅执导的电影《冬春之后——喻红篇》(2009),艺术家喻红可谓是在今年的巴塞尔艺博会上大放光彩。

微信图片_20181211093904.jpg

▲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与香港巴塞尔和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火热的销售状态不同的是今年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开幕首日则反映出了愈发踌躇的市场。受美联储加息、美国股市下挫、中国股市至今持续低迷等经济情况的影响来迈阿密的藏家在作品选择上趋于保守,藏会花费更长时间做决定,在购买前会在更多的选择之间进行权衡比较。

image031.png

▲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但尽管经济不景气,经过近年来艺术市场、画廊、策展人的培养,还是有新的人带着避险资金进入艺术市场成为新藏家,而老藏家们则不断完善自己的收藏体系。


结语:


从巴塞尔艺博会,到迈阿密巴塞尔艺博会,再到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四十多年的时间,巴塞尔艺博会已经扩张成为全球性的艺术巨鳄。受经济环境波动影响,今年这三地艺博会的市场情况各有不同,但总的来说还是交易量颇丰,亚洲藏家正在逐渐迈向全球,艺博会的市场包容性也在不断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