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秋拍分析之书画板块

对于国内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来说,书画拍的好与坏无疑是整个国内拍卖市场的晴雨表。从今年的书画拍卖表现来看,确实难再与去年的峰值相比较,尤其去年还拍出了首件跻身亿元美金拍品行列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相对而言,今年拍卖市场整体表现冷淡,书画板块也不例外,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什么亮点是我们值得关注与思考的呢?


近现代书画市场集中在个别名家大师


今年近现代书画板块表现最突出的艺术家为潘天寿、傅抱石与张大千。潘天寿凭借指墨之王《无限风光》,以2.875亿元的成交价创下其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傅抱石则有多件作品成交,其中《蝶恋花》以1.334亿元的价格为列近现代书画成交价第二位置;而张大千则在香港拍场上揽获多家拍场近现代书画部分的TOP1位置。

image001.jpg

▲潘天寿《无限风光》

image003.jpg

▲傅抱石《蝶恋花》


今年的秋拍由于市场回冷,书画板块也未能逃离成交额下跌的命运。近现代书画部分过亿拍品只有潘天寿和傅抱石的两件,而去年过亿的则有七件之多。并且今年top10的主要成交价区间为4000-5500万,去年的top10则基本保持在9000万以上,可见下降不少。但两个top10 的榜单也具有极端的共性——艺术家名单的重复度之高,榜单中傅抱石、齐白石、张大千的名字出现多次,可见近现代书画主流拍卖作品几乎就集中在几位名家大师身上。

TIM截图20181220101035.png

▲2017与2018 秋拍 近现代书画部分top10对比


北京地区,北京保利“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斩获 5.3亿元的成绩,黄胄、吴昌硕、丰子恺作品全部成交,12件傅抱石作品成交11件,傅抱石为本场贡献1.1095亿元。其中李可染《崇山烟岚图》以5520万元成交,位居本专场第一,傅抱石赠老舍《湘君》5060万元成交位居本场第二名。黄胄《草原颂歌图》750万元起拍,最终以4082万元成交,超底价5倍。陈少梅《二十四孝图卷》以2990万元成交,刷新了其个人拍卖最高价纪录。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中来自潘天寿、傅抱石、齐白石、黄宾虹的四副重量级作品也均顺利成交,四件拍品斩获5.9亿元。


而在香港方面,张大千可谓是近现代书画板块的香饽饽,几乎每个拍场的高价作品都有他的身影。香港苏富比方面,近现代部分中张大千表现最佳,占主导地位,15件张大千作品上拍,12件成交,总成交额逾1.3亿港元,占专场总成交额4成。其中3件作品成交价超千万,《自画像与黑虎》最终以4973.9万港元成交,夺得本场TOP1;佳士得香港部分依然是张大千表现最为突出,其中张大千《佳藕图》和《烟江夕照》分别以5860万港元和1450万港元位居近现代书画前二。

image007.jpg

▲张大千《自画像与黑虎》


两家内地拍行在香港的表现,保利香港本轮秋拍基本格局保持不变,主推吴冠中、齐白石、傅抱石等近现代大家。其中吴冠中作品《漓江》以1239万港元成交,成为本专场TOP1;嘉德香港方面,近现代最高的两件作品分别为张大千《韩幹双骥图》以1395万港元成交,以及黄宾虹《峨嵋伏虎寺》以946.5万港元成交,紧随其后。

image009.jpg

▲吴冠中《漓江》

image011.png

▲张大千《韩幹双骥图》


在拍卖市场中,近现代书画的体量应该是最大的。因为近现代书画的存世量相比古代要多,能被明确识别的艺术家也比古代多。更重要的一点,近现代书画是比较适应目前的二级市场交易的,它被反复地交易多轮,流动性比较好。在艺创始人谢晓冬也表示:“近现代书画的受众基础更广泛,参与度更高,买家群体也更庞大,不少大藏家都对近现代板块有所涉猎。其次,近现代有比较丰富的出版,真伪鉴定也相对更容易一些,而古代书画主要是著录,没有图像可以对照,面临的争议更大,可能还涉及到价值判断的问题。”


长期以来,近现代书画一直占据国内艺术品市场的重要地位。2017年末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最终以9.35亿元成交,几乎达到了亿元的两位数,说明中国书画的价位已经接近于十亿元的大关。与此同时一批近现代名家大师如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都有作品以2至4亿元之间的不等的价格成交,说明了买家对大师级的近现代书画的追捧和认可。

image013.jpg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近现代书画之所以能够拥有如此坚实的市场地位,既有“去古未旧”的时间优势,又有着数量庞大的市场存量,但更与其自身所固有的艺术特性分不开。在近现代书画拍卖中,除李可染、傅抱石、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等众所周知的大家之外,亦有很多在彼时艺术成就颇丰但尚未被认知的画家,其作品的单价远远未及他们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对于他们的挖掘尚需努力。


古代书画市场量少稳健


今年的古代书画部分与近现代书画表现类似,均呈现下降表现。今年的古代书画成交top10中,主要成交价区间为2000-3700万,去年的top10最低成交价也超过4000万,主要成交价都在7000万以上,并且有三件过亿成交作品。

TIM截图20181220092040.png

▲2017与2018 秋拍 古代书画部分top10对比


古代书画以其自身的质与量的优势,越来越呈现出艺术市场硬通货的属性。近年来,古代书画一直以相对稳定的态势逐步上升。尽管在市场流通总量上古代书画难与近现代书画相匹敌,但其本身的稀缺性带来了不小的附加值,这也直接导致拍卖公司精耕细作,看重拍品价值的挖掘和服务质量的强化。


史学价值和艺术价值也是古代书画引人注目的重要原因。成交的古代书画,都具有难得的史学价值和艺术价值。在今年北京保利秋拍中,古代书画夜场“瓯江草堂藏明清绫本书法专场”、“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三大专场总成交额达4.25亿元。过云楼旧藏文徵明《溪堂䜩别图》以8797.5万元成交,成为古代书画部分最高价拍品,并刷新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image017.jpg

▲过云楼旧藏文徵明《溪堂䜩别图》


今年北京匡时秋拍中,中国书画板块“澄道——古代书画夜场”与“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两大夜场共斩获3.15亿元,石涛《程京萼对题八开山水册》位列古代书画夜场TOP1,浙江《秋山双瀑图》以3335万元能成交,位列第二。

image020.gif

▲石涛《程京萼对题八开山水册》


另外11月在香港佳士得隆重举行的“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晚间拍卖”上,苏轼的《木石图》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参拍保证金应卖家要求被调整至1.6亿港元,依然挡不住喜爱这幅国宝的收藏家的热情,以3亿港元起拍,经电话委托藏家多方激烈竞拍,最终以4.6亿港元成交,折合人民币4.1亿元,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image021.jpg

▲苏轼《木石图》


另一边的苏富比亚洲区中国古代书画部主管左昕阳也表示:“(苏富比)本季拍卖近七成拍品以逾估价成交,流传有序之佳作继续备受藏家追捧,反映中国古代书画市场持续理性稳健发展。”


古代书画近年涨幅较大的,主要反映在两种作品中,第一是古代大名家的流传有序的作品涨幅比较快,第二是宫藏作品。市场对于《石渠宝笈》里的作品的过于追捧而忽略了对艺术水准的审定,急功近利的商业行为主导着市场,但不表明市场对古代艺术的珍贵性、稀有性的肯定,而仅仅是对皇家藏品的肯定。而一般名家作品虽有一定的涨幅,但比起近现代名家作品的涨幅来就显得相形见绌。影响古代书画市场的除了经济环境的因素,没有其他更多的原因。这个市场一直比较平稳,基本没有人为因素影响市场的痕迹。整个中国古代书画的市场架构也在日趋完善,目前市场行情的发展也属于良性状态。古代书画作品资源稀缺,因此名家精品仍然是整个市场的风向标。


当代书画市场渐展锋芒


在中国书画市场中,当代书画也正以旺盛活力逐渐显露出强大市场潜力。不仅一些重要作品成交价格可以与近现代名作抗衡,整体作品数量也正呈现增长态势,丰富了绘画这一门类的艺术品数量,出现更多作品供投资者选择。


当代书画中最具市场价值代表的依旧是崔如琢,几家在香港的内地拍行都上拍了崔如琢的作品,并均取得不错的成绩。保利香港的“太璞如琢—崔如琢精品专题”共收获1.2亿港元;嘉德香港本季秋拍的最高成交价拍品便是崔如琢的《醉雪千山》,以1.6875亿港元成交;匡时香港,成交作品的top10榜单中,前八件均是由崔如琢的作品所占据。然后,令人浮想联翩的是这三家拍行在北京地区却没有上拍崔如琢的作品。

image023.png

▲崔如琢《醉雪千山》

image025.png

▲几乎是清一色的崔如琢的作品


今年我们还看到很多其他的当代书画作品在拍卖市场中亦有不俗表现,如在中国嘉德2018秋拍“中国当代书画”专场中,曾宓凭借其《雁荡山灵峰图》以253万元创下个人作品拍卖纪录,熊红钢以540.5万元成交的《知鱼乐系列》创下个人作品拍卖的第二高价;在“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专场中,徐乐乐以644万元成交的《阆苑女仙图》创下个人作品拍卖的第二高价,其在拍场上的最高拍卖纪录为2012年在上海荣宝斋以897万元成交的、尺幅较大的《阆苑千葩通景》十二屏;陈平《春夏秋冬》四屏镜心以230万元的成交价在其个人拍卖纪录中也属高价拍品。

image027.png

▲曾宓凭《雁荡山灵峰图》

image029.jpg

▲熊红钢《知鱼乐系列》


对比中国近现代及古代艺术孤品的破亿甚至破一亿美元的价格,中国当代书画作品近几年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价格走势,发现其价格较为稳定。虽然部分当代书画作品拍卖成交价格不断走高,但整体价格走势较为平缓,没有太大的波动,稳步上涨是其最大的市场特性。从2018秋拍中几家拍卖公司的拍卖结果来看,今年的当代书画均取得了可喜的拍卖成交额,且各拍卖公司也为当代书画做了很多主题鲜明、立意新颖的专题拍卖。

image032.gif

▲徐乐乐《阆苑女仙图》


虽然当代书画作品的整体价格并未出现“井喷”式的暴增态势,但正是这种缓中有增的价格走势,凸显出当代书画在艺术品市场中的巨大潜力。与已经攀升至数千万元甚至数亿元的古代及近现代书画孤品比较而言,当代书画的价格更容易让买家接受,并且收藏家也比较容易找到艺术家本人及其亲属进行沟通和对作品的甄别。另一方面,当代书画作品也较为符合现当代人的审美,能给予同时代人以深刻的艺术文化滋养。或许,当代书画正是目前不容小觑的价值“洼地”。


2018秋拍书画板块总体行情分析


中国书画一直占据我国艺术品拍卖市场龙头部位,成交数量常年保持5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书画成交金额更是占艺术品总成交额七成以上。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中占比最重的书画市场而言,一些趋势逐渐显现:近现代书画依旧占据重要地位,当代绘画份额逐渐凸显。市场价格是艺术价值的动态表现,不会完全脱离艺术独立存在。总体消沉而局部闪亮的市场格局中,或许是市场向艺术价值的真实回归。


从古代市场来看,古画的春天还没有到来。自从徐邦达过世以后,我们很难找到国内鉴定一言九鼎的权威。古代书画有两种可以卖得很好,一个是《石渠宝笈》中有著录的,公藏的,来路清晰;还有就是流传有序、被老一辈鉴定家鉴定过的,鉴定群体一直对于它持肯定态度。如果不是这样的画,就很难卖出很高价位。就如去年拍卖市场上有37件过亿拍品,就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古代书画如果是过亿的,首先,基本是在《石渠宝笈》中著录的作品,第二种是孤品,具有不可重复性,得到专家的一致认定。第三,是在中国美术史上享有至尊地位的几位画家,比如八大、石涛,有可能过亿。

image033.jpg

▲《石渠宝笈》


近现代书画方面,主要就集中在几位名家大师身上。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潘天寿、李可染、吴昌硕、徐悲鸿、黄宾虹、林风眠、吴冠中等一线画家基本上都有过亿的记录。而藏家会愿意跟随购买,市场的主力军也无非是这几人。


当代书画方面,艺术家中总成交额过亿的只有崔如琢和范曾,单件过亿的就只有崔如琢。市场业内人士表示,当代书画作品在数量及艺术创作风格上存在或多或少的不确定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其市场价格的整体上涨。但随着时间的检验,随着艺术品市场对艺术家及其艺术作品的淘洗,随着新老藏家不断变化的审美标准的层层考验,当代书画作品的价格必然会有新的突破,也必然会达到艺术价值与市场价格的统一。


随着调整的不断深入,中国书画拍卖市场的成熟度也在逐渐提升。其中,近现代书画高价拍品频出让其风头更劲。古代书画也在持续稳健发展,亿元拍品未断。当代书画也表现出逐渐回归理性后的市场状态。未来书画艺术市场的表现还有待大家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