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极具艺术气息的地铁站点,挤地铁都像是在逛画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地铁站这个汇集了高密度人群的地下空间,大部分的地铁站都是统一而又单调的装修风格,并且充斥着大量的商业广告。而这些艺术作品的出现,使得巨大的地下空间不仅更美丽、更具安全感,它能让旅途不再像仅仅在两地之间穿行一样那么单调。



曼哈顿23街地铁站


位于纽约曼哈顿23街地铁站,在去年历经4个月的维修后重新开放,整个地铁站除了焕然一新的长椅、玻璃门、高清显示屏......还出现了一系列抓人眼球的“狗狗”。


▲威廉·韦曼,《Stationary Figures》


这些狗来自美国艺术家 威廉·韦曼(WilliamWegman)的系列作品《Stationary Figures》,主角是一只威玛猎犬,它或穿着雨衣或穿着法兰绒,有时抬头凝视太空有时低头思考,。艺术家 威廉·韦曼 拍摄自己宠物狗的摄影作品,装饰的目的是让经过这里的忙碌旅客片刻放松。这些作品由玻璃马赛克组成,并遍布整个 23 街地铁站。


伦敦 托特纳姆宫路 地铁站



在伦敦 托特纳姆宫路(Totenham Court Road)地铁站,有大量色彩明亮的圆圈、条纹置身其中。这是由法国艺术家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创造的一个宽敞的装置艺术品,用一种看似简单的形状,颜色和标志性条纹组合来占据整个空间。


▲托特纳姆宫路 地铁站


丹尼尔·布伦给 托特纳姆宫路 地铁站的多个出入口分别带来了不同风格的艺术创作。有的是简洁的黑白色条纹几何图形墙,也有同样黑白条纹的墙壁背景,不过因为加入了热烈的橙色、红色、绿色、蓝色的几何图形而显得更活泼的墙壁。不光如此,在售票大厅的玻璃后面,你也能找到这些条纹和圆圈。


▲托特纳姆宫路 地铁站




斯德哥尔摩地铁站



在斯德哥尔摩,110公里的红、绿、蓝三条地铁线沿线一共分布着100个地铁站,其中超过九成都展示着丰富多彩的公共艺术作品。这些作品来自于150位艺术家的奇思妙想,最早的一幅作品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


▲斯德哥尔摩地铁站


在斯德哥尔摩,T-Centralen站是斯德哥尔摩地铁最大的换乘站,也是红绿蓝三条地铁线的交汇站。呈现在地铁站里墙上的蓝色藤蔓图案是由乌尔特韦特 1975 年设计的,选用蓝色的主要目的,是因为这种沉稳的颜色可以起到舒缓乘客焦虑情绪的作用。设计师为了向那些建造地铁站辛勤劳作的工人们表达敬意,在天花板和墙上用蓝色剪影把工人工作的形态刻画上去。


▲T-Centralen地铁站


Stadion站是红线上最出名的网红地铁站,其最大的特色就是出口的彩虹。整座地铁站的岩壁被染成梦幻的天空蓝,并且在出口蓝色拱形岩壁上,有一道弯弯的彩虹。即便是身处地下,也可以见到蓝天与彩虹,让经过的人们拥有一天彩虹般美好的心情。


▲Stadion地铁站


Solna centrum站也是蓝线上非常受欢迎的一站,与蓝白冷调的T-Centralen站相反,这里大面积的是如烈火般炙热的红,辅以代表大自然的绿色。这一站的主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艺术家们希望通过这些壁画,来展现70年代瑞典最受争议的环境问题。工业化的发展使得自然环境受到破坏,工厂林立,森林砍伐。呼吁人们与自然和谐共处,不以牺牲环境而发展经济。


▲Solna centrum地铁站


台湾高雄福尔摩沙大道站



美丽岛站是高雄市内最繁忙也是最美丽的车站之一,在著名的旅游网站“BootsnAll”发布的文章中,美丽岛站在世界最美丽的十五个火车站中排名第二。


除了是高雄地铁红线与橙线的相交站外,该站也以其巨大的“光之穹顶”而为人所熟知。


▲Narcissus Quagliata《光之穹顶》


这个位于车站上部的穹顶被誉为全球最大的公共艺术装置,直径达30米,面积2180平方米,由4500块玻璃面板构成。由意大利著名的视觉艺术家“水仙大师”(Narcissus Quagliata)设计。

圆顶以四个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主题讲述人类生活的故事:水 -生命之子,地球繁荣与成长,光明 - 创造精神与毁灭与重生,以及爱与宽容的整体信息。


▲Narcissus Quagliata《光之穹顶》


他用近四年的时间将这些圆顶组合到一起,用于制作穹顶的彩色玻璃也是直接从德国空运到台湾。


漫步于其下时,你能看到它以四个按时间先后排列的主题讲述了人类生活的故事,从代表“生命之摇篮”的“水”到体现着“生长与繁荣”的“地球”,之后,则是意味着“创造精神”的“光”以及“毁灭与涅槃”的“火”。


慕尼黑地铁1号线


格奥尔格·布劳赫勒环路站(U-BahnhofGeorg-Brauchle-Ring)是慕尼黑地铁1号线的一座车站。艺术家弗兰茨·阿克曼(Franz Ackermann)在该站制作了两面彩色的墙面,作品命名为《伟大的旅行》。


▲Georg-Brauchle-Ring地铁站


这两面巨大的彩色屏幕墙。每个矩形重135公斤,每个墙壁承载近30吨。干净的设计搭配大胆而充满活力的墙纸,使其成为慕尼黑令人难忘的车站之一。


▲Georg-Brauchle-Ring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