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影像艺术的四个理由


近日,2019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简称“影像上海”)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随着近年影像艺术逐渐在大众身边发生,不仅有艺博会这样的交易平台出现,也有像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这样专门致力于影像艺术而建立的美术馆,并不乏扶持摄影艺术的各类奖项活动,如一年一度在厦门举办的“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等。随着摄影艺术市场的快速发展,影像艺术收藏与投资已然成为一项值得关注的话题。在此背景下,投资影像艺术有别于其他收藏更具哪些优势呢?



发展时间短
有机会成为该领域资深藏家


国内的摄影艺术市场发展历程短,有案可稽仅十余年的时间,尚没有一部完整的摄影史,因此中国的摄影文化体系严重缺失。


相对于已成熟的绘画体系收藏,如今进入该市场大体只能进行碎片式的收藏,而摄影艺术正冉冉升起,许多优质的影像作品价格却很亲民。是想踏入收藏领域的新藏家的一个不错的考虑方向。


640-5.jpeg
▲2019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澳大利亚当代摄影中心馆长纳奥米·卡斯就表示道“影像收藏入门的门槛相对较低,所以将其视为收藏生涯的开端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作为复旦大学管理学系的教授、同时也是收藏家的谢晋宇看来,收藏一个市场未被过度挖掘的新领域要更具备前景性。他认为,开始一个收藏,应该是很年轻的没有出现过的东西,就比如影像系列的作品。这样一来便能占据在这个领域里的收藏优势。


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摄影艺术收藏体系?中国摄影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委员鲍利辉给到一些建议,最根本的就是要掌握最基本的摄影史知识。自1844年摄影术传到中国至今,在摄影技术发展的各个阶段,所诞生过的代表性摄影师的作品都值得大家收藏,如最早把摄影术带到中国的于勒·埃及尔(Jules Itier),目前他的大部分作品收藏在博物馆,仅有极少数作品在市场流通;再如,已知最早在上海开设照相馆的路易斯·李阁朗(Louis Legrand),目前市场成交价格已超过了每张1000美元。这些被记载进中国摄影史的影像艺术家,无疑也是市场中的“蓝筹股”。


基于影像收藏发展较晚,对于一些有经验的藏家从收藏初期就会注意梳理和构建自己的收藏脉络,并逐渐完善。靳宏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2005年开始收藏影像作品,便将目光锁定在了20世纪西方摄影史上的大师原作。在之后的收藏经历中,他又关注到中国当代摄影艺术的重要性,并开始系统性收藏。现在,他的收藏始终专注于摄影史上比较重要的艺术家,如哈里·卡拉汗(Harry Callahan)、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莎丽·曼(Sally Mann)等,以及近一两年比较关注的威廉姆·艾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和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640.jpeg
▲William Eggleston, Scott, Mississippi 1993


而对于他的收藏成就,已然被社会认可。2013年举办的展览“原作100”,使其广为人知,随展览一起的出版物《原作100:美国收藏家靳宏伟藏20世纪西方摄影大师作品集》更是被教科书般传颂。


640-1.jpeg
▲《原作100:美国收藏家靳宏伟藏20世纪西方摄影大师作品集》


从反面思考,一个书画或是油画藏家要达到如此成就,那需要多少财富与时间、甚至是运气的堆积才能在众多藏家中脱颖而出?



同等价位
影像比绘画品质更高


中国影像独立专场拍卖会创始人、北京华辰影像部经理李欣表示,“影像跟其他拍卖门类相比价格很低,有时候甚至一张画的成交价就是影像部全年的成交额。


与此,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始人之一的荣荣也提到,现在的影像作品价格较低,是培养摄影藏家的一个好时机。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影像作品)的价格与实际价值严重不符,只需要花一个包的价钱,就可以买到国际一流大师的一张银盐照片。


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在亚洲的销售代表王江楠用自家画廊旗下艺术家的例子印证了这点。三位出生于70年代的艺术家——Annette Kelm、Andreas Mühe和Julian Rosefeldt,他们在国际上都已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与知名度,纽约MOMA、伦敦TATE等机构均有收藏他们的作品,然而三位艺术家的售价却仅在一至两万欧元,远远低于同水准的绘画类艺术家的作品价格。


纽约苏富比摄影部门的主管Emily Bierman同样也提到了这一点。相对于同等艺术大师的当代绘画或雕塑,摄影作品的价格则低了非常多。她以自身经验谈道,“你可以拥有一幅伟大的摄影作品,摄影作品中的大师之作,而你在很多其它类别的艺术品中已经无法这样做了。


640-2.jpeg
▲Thomas Struth2000 piece Notre Dame,Paris



专业机构
引领收藏潮流


1937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推出了首个摄影展“摄影1839 –1937”(Photography,1839-1937);1939年,MoMA在其开馆10周年之际设立历史上首个美术馆的摄影部,这使得其成为将摄影艺术纳入馆藏重要艺术机构。在第二任摄影部主任爱德华·斯泰肯(Edward Steichen)主持下,MoMA收入不少新闻摄影与艺术摄影杰作,并在1955年策划了著名的展览“人类一家”(The Family of Man),继任者萨考夫斯基(John Szarkowski)将馆藏规模再次扩大,也让摄影这种媒介在美术馆地位提升至更高;2017年,MoMA将馆藏400余件作品交给佳士得拍卖上拍,这场预计收入超过360万美元的款项将再次投入于MoMA摄影部的收藏。MoMA的这一系列举动已然引领了市场看向“影像艺术”这块可口蛋糕。


640-3.jpeg
▲MoMA1955年“人类之家”巡回展现场作品图片


另一方面,国外的机构也在关注中国影像艺术的发展,尤其是1990年代中期至2005年这段时期创作的中国影像作品,他们认为这是中国摄影的全盛时期。


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CP)策展人的菲利普斯就表示,“从外国收藏者的角度来看,这些年间,中国摄影非常有创造力,想象奇谲,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因此各地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都开始购入中国摄影作品”。


640-4.jpeg

▲2019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


而在国内,国字头的艺术机构也意识到影像艺术的重要性。这些年,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在内的国家最重要的机构都开始涉足影像艺术品的收藏。已然证明影像艺术正走向大众化的视线。


跟着主流机构收藏,无疑是借东风之举,也是收藏的公认策略。同时,由于国内影像市场起步要晚于国外,因此国内影像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与潜能。其影像作品的市场价格与国际市场相比,有着很大的差距。随着收藏热潮的情绪高涨,以及人们对藏品挖掘力度的加大,国内影像作品在近几年升温迹象已经趋显。



20世纪重要的艺术形态
艺术史不可或缺的构成


从文化艺术的角度看,摄影是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形态。在当今国际大型艺术展览上,影像艺术已成为在架上艺术和装置艺术之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影像艺术品对文化的挖掘和传承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数码影像时代,那些有版数限制的原作,不仅保留有影像信息,还保存和承载着很多摄影历史、文化和艺术,以及影像科学技术的信息。


在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金狮奖的艺术家往往以摄影类型艺术家居多。就如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美国艺术家亚瑟·贾法(Auther Jafa)获得金狮奖最佳艺术家奖。亚瑟·贾法擅长将Youtube视频、新闻报道以及原始的拍摄片段融合为扣人心弦的影像,来审视美国的文化和种族问题。在绿城花园(Giardini)展场,他呈现了自己的最新影片《白色相簿》(The White Album),影片探索了白人的生活,而在军械库展场(Arsenale),他展示了其作品中截然不同的另一面:由轮胎和链条做成的纪念雕塑。


640-6.jpeg

▲亚瑟·贾法获得金狮奖最佳艺术家奖


640-7.jpeg

亚瑟·贾法《白色相簿》


可见,影像艺术在学术上已然不亚于主流的架上绘画艺术。它更观念,能将艺术家思想发挥至极致。并记录下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发生与演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