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森·科恩——推动中国当代艺术三十五年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在纽约很少有人知道中国艺术界所发生的一切。或许少数人偶然听闻过星星画会这样的前卫艺术团体,但在国际当代艺术版图上,几乎寻不到中国艺术家的影子。来自德国、英国和美国的艺术家广受追捧。但中国,几乎完全被排除在当代艺术专业范畴之外。

1979年伊森·科恩(Ethan Cohen)第一次去北京时,对这里的文艺景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伊森·科恩的母亲琼·科恩教授(Joan Cohen,在中国艺术界被广泛称为科恩夫人)是文化大革命之后第一位在中国讲授现代艺术的美国学者。那年初冬,中央美术学院的礼堂座无虚席。


伊森·科恩:“当时中国的政治氛围非常开放。在北京的文艺工作者和学生们(对外面的世界)非常渴望,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或者乔治·西格尔(George Segal)的作品图。礼堂里挤了五百多人,大家热情高涨。”


Screen Shot 2019-12-06 at 1.25.58 PM.png

伊森·科恩、琼·科恩与李可染和他的家人1980年代初摄于李可染家中,图片来源:亚洲艺术文献库


跟随科恩夫人来华后,年轻的伊森·科恩结识了一些艺术家朋友,他萌生了新想法,决定持续与这个刚刚告别隔绝状态的文艺圈保持密切联络。1984年在读大四的伊森·科恩,邀请中国艺术家袁运生前往他在读的哈佛大学开展驻留项目,并且帮助他在哈佛大学亚当斯故居举办了个展,这是科恩第一次独立策划大型展览,也成了他的毕业作品。

“我一直知道中国有许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比如仇德树、马德升和袁运生。但那时候全世界并不知道。 因此,我举起推广中国当代艺术的旗帜。 我试图吸引人们注意他们。”

 
科恩拜访了许多经销商和画廊,其中一家是当时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坐落于纽约57街的皮埃尔·马蒂斯(Pierre Matisse)画廊。当时年过七旬的马蒂斯先生代理了赵无极。看了科恩带来的作品后,皮埃尔·马蒂斯礼貌地告诉他自己目前并没有发掘青年艺术家的计划,但他仍然认为这些作品很有趣,并且鼓励科恩继续推广。他也曾联系过纽约一位年轻有为的经销商,可对方根本不想接手任何中国作品。
 
虽然受挫,但科恩一直在留意机会。受家庭和教育的影响,他似乎比其他人更善于理解中国艺术以及它的困境,清楚自己的工作既是必要的、颠覆性的,同时也是艰难的。
 
“中国艺术有它自己的声音。
 
——科恩在采访中说道。


Screen Shot 2019-12-06 at 1.26.47 PM.png

伊森·科恩与王克平,1980年代初摄于王克平在北京的宿舍,图片来自:亚洲艺术文献库


“有一天,我和马德升、颜磊一起在纽约的SoHo区散步。我们在格林路(Green Street)一处的二楼看到‘待租’标志。我对颜磊和马德升说:‘嘿,我们进去看看房租是多少。’他们告诉我1200美元。”


在Diane Von Furstenberg担任首席设计师的薪水不菲,使科恩得以果断与房东签署租约。艺术浪潮/伊森科恩画廊(Art Waves/Ethan Cohen)在SoHo区这间租金1200美元的阁楼里开张了。
 
那是1987年的秋天。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9点至下午5点科恩在时尚设计公司就职,下班后就和一位中国朋友在画廊工作到晚上11点。这间最早在纽约代理中国前卫艺术的机构每周末开放。
 
在假日氛围的映衬下阁楼显得格外冷清。
 
那时来客常提“衍生品”这个词。互联网普及之前,信息有限,许多艺术评论家、收藏家和博物馆馆长对中国艺术几乎一无所知。很多人说:“这看起来像劳森伯格,那看起来像毕加索……”——他们没有东方文化的参考。科恩知道,必须转变他们这种观念,才能期望人们购买作品,支持这些艺术家发展。
 
1980年代末,对艾滋病的恐惧席卷了整座纽约城,华人艺术圈也人心惶惶。在这样的背景下,艺术浪潮/伊森·科恩画廊为艾未未策划的第一个展览“旧鞋,性安全”(Old Shoes, Safe Sex),使国际艺术界记住了他的名字。早期画廊还举办过袁运生、仇德树等人的个展,不少重要的艺术品经销商来看过展览。
 
可他们的作品多以“实惠”为人称道,许多作品价格低至1千到3千美元。
 

large-1.jpg

仇德树,我在喧闹中飘然而过,QDS 0080,1982,65x61厘米,纸上水墨,图片来自:伊森·科恩艺术中心


1980年代末纽约的中国艺术圈很小,他们住在下东区,通宵工作到凌晨3点。他们中有些人甚至天天在纽约街头通过肖像画谋生。

“中午之前,你一定打不通他们的电话。因为他们还没醒……

 

“(那时在西方)人们可能会说秦风、蓝正辉的作品是(西方艺术的)衍生品;说抽象表现主义源于美国。我不这么看。因为中国艺术家投入了自己的创造力。有些水墨画可能看起来有点像克莱因,但它们完全不同,它们传承了两千年的中国水墨、书法和风景画传统……表现了全新的艺术手法。中国水墨画艺术家们开创了抽象表现主义的全新篇章。

 

“而创作概念艺术的艺术家,比如陈箴、黄永砯、顾德新、徐冰、蔡国强等,他们或许沿袭了马赛尔·杜尚(Marcel Duchamp)的‘概念’传统,但他们以一种非常中国化的独特方式创新和表达概念艺术。”

 
早期科恩还在画廊里发起过一个名为“谋生”(Survival)的项目,他邀请艺术家们为访客画肖像, 低至25美元一幅。
 
 “我的目的是想让纽约人意识到我们面前的中国艺术家的艰难处境。”
 

large-2.jpg

艾未未,烟瘾一代的最后一只烟,1988,14x14cm,图片来自:伊森·科恩艺术中心


“90年代事情发展得很快。”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信息共享,人们可以随时掌握世界其他地方的动态,中国的艺术家和学生们也变得“久经世故”起来。 他们有机会了解其他国家艺术家的艺术实践。 据科恩说,谷文达那时就从一位以织物为主要媒材的保加利亚艺术家身上取经。同时,90年代前后的中国艺术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受到瞩目。
 

“1989年,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了一场非常重要的展览,名为“大地魔术师”(Les Magiciens de la Terre),邀请了包括黄永砯、顾德新、杨诘苍等众多中国艺术家参加……(在特殊历时期)他们作为中国艺术家备受国际社会关注。另一个重要展览发生在1997年,高明潞在亚洲学会(Asian Society)和纽约P.S.1当代艺术中心策划了题为 “蜕变——突破:中国新艺术”(Inside Out: New Art from China)的展览,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展览的图录格外精良。它们标志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全新突破。”


Screen Shot 2019-12-06 at 3.52.50 PM.png

展览“蜕变——突破:中国新艺术”现场,张洹在P.S.1当代艺术中心表演,图片来源:纽约现代艺术馆


也是从那之后,王广义、张洹、张晓刚、黄岩、岳敏君、方力钧、徐冰等艺术家的名字被越来越多人知悉。
 
科恩捕捉到另一个有趣的现象——被他称为“艺术全球主义”。

“你还能称呼中国艺术家的艺术为‘中国艺术’吗?还是它需要一个新的标签?那时中国艺术家吴山专遇到了英格——一位来自冰岛的女艺术家。他们共同创作。你不能再称他们的作品为‘中国艺术’,必须给它一个新名词了。那是艺术全球主义的滥觞。以前中国艺术只是中国艺术,现在它们是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创作的艺术品。”


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引起西方的强烈兴趣,任何来自中国的东西都变得非常抢手。
 

“我们从2003年开始在迈阿密的SCOPE艺术博览会(SCOPE Art Show)中呈现中国当代艺术……我一个接一个地向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藏家展示,拿中国艺术家与美国艺术家进行对比,让他们相信中国当代艺术值得收藏。在迈阿密我们迎来了世界各地的重要藏家。

 

“在2005年的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上,迈阿密设计区的发商之一克雷格·罗宾斯(Craig Robins)提供了20,000平方英尺的场地给我们策划‘中国艺术来袭’(Chinese Art Invasion)大型展览,展览回顾了中国前卫艺术发展25年的历史。”


Screen Shot 2019-12-06 at 6.12.27 PM.png

艾未未与伊森·科恩


紧接着2006年3月31日,苏富比纽约首次举办中国当代艺术品专场。中国当代艺术炙手可热。

即使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中国艺术仍然屹立不倒。这个时候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人是80年代的几千甚至上万倍。逆势热卖的中国艺术成为全球艺术市场的重要领域。作为年轻的艺术品经销商,伊森·科恩的事业并没有因为美国经济的窘境受到太大的困扰。
 

“中国艺术家得以靠艺术谋生。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进入艺术院校深造……这一切令人振奋,但始终充满挑战。”


近几年,一方面艺术市场的泡沫化现象使许多欧美藏家感到担忧,一些曾经卖出高价的艺术家作品价格大跌,导致许多画廊因此歇业;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的战火也挫伤了艺术品市场的景气指数。
 
与科恩夫人一样,伊森·科恩堪称中美之间的“文化大使”。科恩近期正在美国迈阿密策划一场名为“聚焦 | 艺术中国”(FOCUS | Art China)的展览。他专门为艺术家蓝正辉策划了个展“重塑墨势”(Re-think),将水墨(ink)放在新的语境中进行重新思考。
 

“毫无争议,水墨画非常有中国特色,它蕴含丰富的文化理解。虽然中美两国经济上存在问题,但仍可以同时热爱艺术。”


WechatIMG1830.jpeg

蓝正辉个展“重塑墨势”,迈阿密海滩SCOPE艺术博览会现场,伊森·科恩艺术中心策划,图片来自:伊森·科恩艺术中心

随着新一代艺术家、经销商和策展人的崛起,市场会不断迎来新的调整。科恩发现前几年一些刚刚从艺术院校毕业的学生,就将作品卖出10万美元的高价。人们不禁会问,这真的值得吗?


“我认为任何作品的价格都是由质量、稀缺性和原创性决定的……我想(对刚刚起步的艺术家来说)2千、4千或1万美金或许是个不错的开始……

 

“2008年之后全球范围内艺术品价格下跌,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又开始逐渐攀升了。我希望中国艺术家不会被(高价)宠坏,我相信新的挑战会激发(他们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挑战为艺术创作提供良性氛围。”


larger.jpg

群展“Fuck Off Generation: Chinese Art in The Post-Mao Era Part II”,伊森·科恩艺术中心,图片来自:伊森·科恩艺术中心


当年阁楼里那个艺术浪潮/伊森·科恩画廊,如今已成为世界闻名的伊森科恩艺术中心(Ethan Cohen Fine Arts/Kube),它持续打破边界,发现新生力量。
 
每个成功画廊都有不同的经营方式。每一位成功的艺术品经销商也都有自己的理念和技巧。作为画廊主和艺术品经销商,科恩认为最重要的是时刻保持开放的态度,寻觅有创新精神的艺术家,持续注入新的血液。他希望能与那些用心创作的艺术家合作——那些建立了良好的艺术实践基础的人,真正在全球范围内具备竞争力的人,敢于与众不同的人,无论他们从事的是概念艺术、写实艺术还是摄影。
 

“我在寻找能为艺术做出贡献的人。他可以是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与传统大相径庭。我觉得任何事情都没有唯一的答案……只要他能了解自己的艺术家身份,只要他能发出独特而有力的声音。

 

“成为艺术家或艺术品经销商并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首要的,是你必须爱你所做的一切。”


撰文/吴双


伊森·科恩将来沪举办工作坊,详情请见下方

联系人:王小姐

微信:ccy-1300

电话:+8613262811371


1209_1.jp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