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火药爆破出最美的艺术
2017-11-09

·他曾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视觉总监一职;

·他的艺术表现横跨绘画、装置、录像及表演艺术等数种媒材;

·他在不同国家将火药与当地文化相融合,爆破出最独特的艺术;

·他说他自己就是个乱搞艺术的农民;

·而陈丹青也说正式因为他出身草根天性才使他成功;


他曾在1999年获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足迹遍及全球各国际大展,并曾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MOMA、伦敦泰德美术馆、巴黎庞毕度中心举办展览。也曾连续获英国艺术杂志ArtReview评选列为全球艺术界最具影响力的百大名人之一,是当今华人世界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丨他,青年时丨


他1957年生于福建泉州,父亲十分热爱书法和国画,小时候一直有当地的文人骚客来到他家里和父亲读书、画画、写字,还带小酒来,用奶奶的海鲜小炒。在那个贫困的年代,因为父亲的原因,家里成了文化沙龙,而他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东湖,泉州》,1978。水彩、.jpg

▲《东湖,泉州》 1978 水彩


他从小就开始画画。小时候在家附近小巷里有座小房子,里面有个尼姑。有尼姑就是庙,因为大家常去烧香,房子就需要一尊神像。于是他爬到龛上,在墙上画了个佛,一半临摹一半自编。大家都说,这孩子肯定受神保佑,将来要大展鸿图。


在他的艺术前行道路上,一个人对他来说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他的奶奶。奶奶清末时的睡床是他的绘画启蒙,而他人生第一个粉丝和收藏家便也是奶奶。在他的自述里,奶奶总说父亲的画只合适给她烧饭起火用,而我以后会不得了,要我成功后别忘了感谢那些老师。她还自称是我的艺术老师。

吴红虹(蔡国强妻子),《奶奶的床》。布面油画.jpg

▲他的老婆吴红虹所绘 《奶奶的床》布面油画


他从小就是个爱表现的人。在小学时他是明星,开口闭口毛主席语录,编造学习毛泽东思想的体会,被当成优秀孩子去别的学校讲演。画画也勤快,学校黑板报都是他负责,在家也练习,但都是临摹工农兵画报。主要画画工具就是学校的粉笔,也用蜡笔、固体水彩颜料和铅笔,那时还不知道素描有专用铅笔。他还是会对画报有所改造,大批判的动作下,一会儿画美国、一会儿换苏联,也会画毛泽东。

《父亲肖像》,70年代。油彩.jpg

▲《父亲肖像》70年代 油彩


1971年他考上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当演员。开始两三年几乎断了画画。但他很反感当演员跑龙套,对革命样板戏也不够有激情;开始又瘦又小,后来猛地又瘦又高,只能演些反派角色。逐渐向领导要求去帮我父亲的朋友——当时剧团的舞美设计,画布景、调颜色、打底稿。


1978年春天,《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展览到上海,他和同乡好友王明胜,及其弟弟王明贤(如今是中国著名策展人和评论家)一同去看。他们免费搭运煤火车去上海,代价是车一停,就要给煤浇水。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乡福建,更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外国人作品,莫奈、毕沙罗、柯罗,还有一点野兽派。虽然是写实为主,但明确体会到画家风格真的不同,有各自的挑战和精彩。自费出省观展,在泉州还引起小小轰动,回去后他也开始喜欢说外国人的名字。而那以前主流上更多介绍的是列宾、列维坦等苏俄画家。

法国.png

▲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


他大学是在上海戏剧学院进修舞台美术设计,这是顺着他在泉州的职业。在上海戏剧学院,他是一个旁听生,旁听生身份有一点不好,是要选一科不读,他选了英语,也就造成现在的英文状态。优点是带着工资,还可以和老师享受一样的图书馆,看到外国杂志和书籍,包括日本、香港的美术杂志,甚至“文革”前的一些书。


大学期间,他还利用空余时间四处写生画画,这也为他日后的艺术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过在当时就没那么幸运了,和老师胡项城一起合作的作品很难进入主流展览,一般情况下就只能参加一些打擦边球的展,比如青年美展、体育美展,但就是这样,也只止步于上海就被刷下来,北京都送不到。他们合作的体育美展作品:一座大雪山,画面上有个望远镜放大的圈,看得见雪山上一根冰镐钩在冰壁上,连着一根断绳,近处雪地上一串脚印,表现体育的牺牲,但人家说这样子不太好。另一张画是他自己画的,参加福建体育美展:一个矮小的妈妈,旁边站一个壮大的举重运动员儿子,叫《母与子》,但也只入选省展。

《白茶花》,1982。油彩.jpg

▲《母与子》局部 80年代初 油彩 帆布

《白茶花》,1982。油彩.jpg

▲《白茶花》,1982油彩


1984年,他开始用火药创作火药画。起初他一个人用吹风机吹颜料,把油画烟熏火烧,追求自然力量,减少自己对画面的控制。当感到火烧风吹都还太控制,就想到火药。开始是把画布挂在墙上,用小火箭打去,但都烧破了,什么都不是。1986年他赴日本留学。也是从这之后,他开始渐渐脱离颜料,纯粹使用火药作画。

《楚霸王》,1985。火药、油彩、帆布.jpg

▲《楚霸王》,1985。火药、油彩、帆布


他是【蔡国强】

他的青年时期,四处写生参展,尝试多种不同的绘画风格,为今后的“火药画”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丨他的早期创作丨


在蔡国强的艺术生涯中,他的创作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早期青年时的绘画创作,如油画、水彩等等;二是装置艺术火药画。蔡国强绘画类作品的早期创作风格并不固定,绘画的类别也并不单一。父亲的原因,他从小就画国画,也写过书法。后来,长大些之后,画水彩和油画。小时候他喜欢模仿列维坦《有磨坊的风景》,写生家里附近的池塘,黄昏里,水光粼粼,四周静寂。


在蔡国强的绘画生涯中他曾说“马克西莫夫是我绘画路上绕不过的故事。1955-57年他被苏联政府派到中国,在北京中央美院举办“马克西莫夫训练班”,离开中国回苏联那年我出生。不止“马训班”学员,我、我们几代人都多多少少受教于他。十几年前我在阿姆斯特丹一个画廊与他的一幅小画相遇,之后共收藏他260余件油画、素描、水彩、水墨,这和《威尼斯收租院》等一样,是我以艺术史等等为题材创作的计划之一。当然,这不仅是题材,也是我艺术人生的一部分。特别是收藏老马的作品,就像收拾自己的回忆,是两个不同时代艺术家命运的对话,尤其是同样出生于社会主义国家的艺术家。”但是虽然他说马克西莫是艺术之路不可绕过的,但是蔡国强从小最尊敬的艺术家却是格列柯。

马克西莫夫 作品.jpg

▲马克西莫夫 作品


在1985年前后蔡国强创作了一批太空意象的油画作品。蔡国强坦言,在他当时那个年代他做的是两边不讨好的方法:一个人搞,既不是主流、体制内的美术院校的那种,也不是刚起来的新潮美术的。当时大家的创作实际上还是针对体制、呼吁民主的,也是艺术为政治的一种形式。而他搞材料、空间那些研究,是形式主义的研究,并不讨好。在蔡国强早期的绘画创作中,无论是他的油画还是水彩。在大环境的渲染下,他的画总是表达着一些强有力的个人观点,不跟随主流。

《台风》,1985。油彩、帆布.jpg

▲《台风》,1985。油彩、帆布


日本留学是蔡国强艺术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是在日本留学之后蔡国强正式开始了火药画的创作。而火药画、火药爆破装置日后也成为了蔡国强的最有力的代表作。起初在日本不知道火药哪里能搞到,蔡国强在东京郊外一个2米宽6米长的小画廊展出从中国带来的火药画,有个喜欢写评论的年轻人叫鹰见明彦来看,说他碰到了中国的李禹焕(一个住在日本如日中天的韩国艺术家)。他除了向日本电视台、报社和美术界四处寄信,介绍我和我作品的照片,还把我介绍给他的高中同学小胜则孝。小胜的爸爸,是日本烟火的元祖“丸玉屋”的十三代传人,也是日本烟花协会会长。老小胜对我说,“日本火药和焰火都来自中国,我们受中国的恩。你随便用我们的材料和场地,算是我们的心意。”从此我就经常乘火车到郊外烟花试验场,面对各种各样的火药。刚好日本国家电视台NHK从美术杂志上看到我的报道,要做我的节目,我就趁机让他们买三块2.3 x 1.8米的画布给我。这样解决了我有火药没画布的困境。

《火药画 No. 8-10 》,1988。火药、丙烯颜料、纸浆、帆布.jpg

▲《火药画 No. 8-10 》,1988。火药、丙烯颜料、纸浆、帆布


90年代以后,蔡国强的创作进入了高峰期。他的作品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很少有艺术家能够与之相比。然而,在目前的艺术生涯中他的主要成就还在于他在上世纪90年代艺术的背景下提出的一条独特的思路:深入东西方文化的对话。这对于开拓当代艺术的里的观念,具有极其重要的启发意义。


对于自己的火药画创作历程,蔡国强自己是这样说的:“我的火药画经历几个阶段。早期是油画上用火药爆炸,让画有点起泡,烟熏使之朦胧。但基本还是传统绘画的构图和观念,加一点新材料。后来是纯粹火药在画布和纸上爆破,开始追求以材料为本体的抽象性火药绘画。启动“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系列项目后,开始用火药在纸上表现以宇宙和外星人为主题的室外大型爆破,称为“火药草图”,无论项目实现与否。比如《月球、负金字塔:为人类作的计划第三号》设想月球上有一座凹陷的倒金字塔,我就把它用火药草图炸出来。这系列里还有一件《时空模糊计划》比较特别,不为任何项目而作;我站在太阳下,把画面上自己的影子炸了出来。可以说,这是关于我的哲学和思想的草图。当时我自问,“可视时空和不可视的无时空中,有一个物质和魂魄重叠、时空模糊的混沌世界吗?如果有,在哪?这里是作品存在的地方吗?”

《大脚印: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六号》,1990。火药、墨、纸,装裱于木制8折屏风.jpeg

▲《大脚印: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六号》,1990。火药、墨、纸,装裱于木制8折屏风


无论是绘画、火药画还是装置,蔡国强的早期创作更加传统,观念,即使是装置也更多的是用具象的形式表达,而目前的创作更多的是意象,也是一种情感的表达。蔡国强说:“我的艺术一直都在寻找与看不见的力量之间的关系。”



丨个人的市场价值丨


曾在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上,蔡国强的“为APEC作的计划”(14幅一组)缔造7424.75万港币成交纪录,成为华人当代艺术的天价王。此一纪录不仅刷新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的油画“处决”在之前缔造的中国当代艺术天价,也超越华人前辈画家徐悲鸿油画“放下你的鞭子”,凸显中国当代艺术的潜在爆发力,那一年的秋拍让蔡国强跻身近年来涨幅最剧烈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他近两年来迭创新高的纪录,被视为获国际学术肯定后的市场响应。诚品画廊经理赵琍说,“为APEC所作的计划”是蔡国强在2002年为APEC所作的景观焰火计划,含14幅草图,全长达48公尺,是他所有作品中尺幅最长、最具规模也最完整的作品。

APEC 草稿.png

▲蔡国强 《APEC 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 其一


下图为蔡国强个人作品成交记录TOP10,从这张图中我们可以看出2000年到2004年的作品是最受大众喜欢的,在前十作品中,有6幅作品是这个时间段内创作出来的。在拍卖市场中,2007到2008年是最受市场和藏家喜爱的。

成交.jpg

由于蔡国强多数作品都是以装置、影像、行为艺术的形式展出,而这些难以以实物作品被拍卖,更难被定义价格,所以在蔡国强已知的上拍纪录中可以发现许多作品都是以设计稿的形式呈现。蔡国强表示,在做了一些项目后总是想定期做一个绘画的展览,他在每一个项目中都留下了些草稿。这些草稿也在艺术市场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从蔡国强最早期的绘画创作到开始用火药画画,再到他成为众所周知的“火药”艺术家,从最早的传统绘画再到当代艺术。蔡国强有太多的项目是无法用市场价值去衡量的,如《天梯》,《为外星人作的计划》项目等等,那些实际的项目带来的艺术价值远远大于市场价值。


声明:

在近期出现了一些不良的媒体未经授权擅自转载我们的文章,并未注明来源;以及一些商业性质的机构,擅自使用我们的文章打着收藏投资的广告,来误导读者。对于这些,我们会保留法律追诉的权益!


《艺术市场通讯》是致力于为中国艺术界提供专业信息服务的第三方艺术媒体机构。很感谢所有关注我们,对我们予以支持和肯定的读者、机构及媒体。也希望我们在给到大家些许帮助的同时,大家也能够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使《艺术市场通讯》健康茁壮的成长!


《艺术市场通讯》秉持开放的态度,在相互尊重的条件下,接受一切合理范围内的转载、推广及合作。再次感谢大家喜欢我们的内容!同时也欢迎大家多多来与我们互动、联通和合作哦~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