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荷”,君子之风其清穆如
2017-12-21

针对某一固定物象的一系列画作这种形式在西方一直存在,比如之前我们说过莫奈的《国会大夏》和梵高的《向日葵》。今天我们换换口味来看看中国的书画大师——被称为“五百年来一大千”的国内著名山水画家张大千笔下的“大千荷”系列。


张大千被认为是中国画史上“有数的画荷大家”,素有“古今画荷的登峰造极”之誉。他一生酷爱荷花,曾言:“赏荷、画荷,一辈子都不会厌倦。”且认为:“中国画重在笔墨,而画荷是用笔用墨的基本功。”


张大千的力作《一花一世界》在台湾两次义卖中先后创下5000多万新台币和6000万新台币的空前天价。2002年苏富比秋拍又传来破记录的消息:原先估价约1500多万港元的张大千《泼彩朱荷屏风》最后以2022万港元成交,打破了当年近代中国书画最高成交价的世界记录。


大千画荷花大体而言经历了三个时期,早期师古人,由石涛、八大、徐渭入手,画风工致典雅;中期集古人之大成,直抒己意;晚期创造的泼墨泼彩法使荷花脱离物态,神韵天成。


荷花清单(师古期)


早期,张大千在艺术上临古师古并不断完成艺术积累,学习对象包括向亲人、古人学习,特别是向拜门之师曾农髯、李梅庵学习。这个时期为1908年至1943年11月,即张大千10岁时随其母亲曾友贞习画至赴敦煌临摹壁画结束为止。由于张大千是从中国传统艺术中走出来的,故他对临古师古有独特的收获见解。


张大千的临古师古时期长达35年,作品多呈疏简清秀的写意风格。他从近代画家一路上溯,历经清、明、元、宋,直追唐、隋至北朝,不断手摹心追,笔师古代山水、人物、花鸟各家,探微求里,再创己作。


在画荷这个题材上,正如张大千在《四十年回顾展自序》中写的:“予乃效八大为墨荷”,他最初学的是八大山人。除此之外,在他二十多岁至三十多岁的画荷作品中,还可以看出临摹过陈白阳、徐青藤、石涛、陈老莲、新罗山人等,主要是取八大山人之“韵”,取石涛之“气”,溶石涛、八大于一体。对于气韵问题,张大千说:“画荷,最易也最难,易者是容易入手,难者是难得神韵。”

金荷

创作时间:1934年

收藏地:法国政府

这是张大千在三十五岁时作的《金荷》,如今已经被法国政府购藏。对此徐悲鸿曾说:“张大千的荷花,为国人脸上增色”。

荷塘月色卷

创作时间:1934年作

拍卖时间:2011年

拍卖行:北京保利

拍卖价格:1380万元人民币

《荷塘月色》卷为张大千1934年在北京颐和园听鹂馆,写赠当时著名的春华楼白永吉大厨所作,系其壮年时极痛快淋漓的荷花作品,由丈二匹纸四开后两张对接(46×622cm)而成,堪称当时无双之制。画从左端开笔,一路铺陈,花叶生姿,草石点缀,浅浅的敷色蒙在淡淡的月光里,满世界水映云天。仿佛有风吹来,荷叶婆娑,暗香浮动。

五色荷花

创作时间:1936年

拍卖时间:2009年秋

拍卖行:中国嘉德

拍卖价格:918.4万人民币

张大千素喜江南园林之胜,1932年秋,幸得朋友张师黄慷慨相助,举家移居张氏苏州网师园。这里便成了他荷花写生的两处场所之一。网师园中,大千兄弟饲虎写生,与苏沪友朋往来唱和、切磋绘艺,生活安定惬意。其间,大千先生频繁出游,访南岳,历华山,游黄山,在京沪两地多次举办画展,创作极丰,而许多作品都是在网师园中完成的。单是1936年春天,大千先生在园内即完成《华山始信峰》、《青柯平》、《苍龙岭》等数幅写生力作,创作精力十分旺盛。此幅《五色荷花》即成于此时。


此作曾经在1938年底1939年初由张善孖带往法国展览。抗战胜利后,大千先生亲自将此作赠予网师园的睦邻,并告知曾在法国展出,是自己十分珍爱的作品。获赠者视为至宝,望子孙能世代相传。其子秉遵父命,珍护至今。

荷花鸳鸯

创作时间:1938年

拍卖时间:2016年秋

拍卖行:上海嘉禾

拍卖价格:1380万元人民币

该幅画作画意取自唐代郑谷的诗《莲叶》:“移舟水溅差差绿,倚槛风摇柄柄香。多谢浣纱人未折,雨中留得盖鸳鸯。”一生酷爱荷花的张大千曾多次取此诗的诗意写荷,此幅显示出张大千早期绘画中那种典雅宁静的格调和工致细谨的笔法。荷叶以写意的笔法写出,淡墨染出叶片,留出叶脉的空隙,使大片荷叶在空间上推到较远的位置,近景水面上漂浮的睡莲与漫展的荷叶相映。三枝荷花明媚可人,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姿;两只鸳鸯生动可爱,刻画细致而不失情趣。整体颇为契合郑谷的诗境,也有郑谷诗中那种“清婉明白,不俚而切”的味道,可称大千早年画荷佳作。


荷花清单(集古期)


张大千自三十多岁至六十岁左右的荷花作品风格多样,富于变化。他在八大、石涛的基础之上,吸收了宋代绘画的特点,使笔下的荷花更具物理、物情、物态。钩金荷花富丽堂皇,没骨荷花清妍秀丽,写意荷花水墨淋漓。这一时期张大千画荷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荷花的花瓣上采用复笔点缀的方法,起提神醒目之作用。


在这一时期,张大千特别注意画与书法之间的关系。他说:“画荷需要正、草、篆、隶四种书法技巧,字写不好,荷也画不好。”还说:“画荷花的干子要用篆书,叶子则是隶书,瓣子就是楷书,水草则用早书。画荷需用正、草、篆、隶四种书法技巧。”张大千一再提到的水草,倒是鉴定张大千画荷作品真迹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张大千画水草要依据重心所在,用草书方法画几笔水草,凡水草无层次、无力度的,皆为赝品。

红妆步障

创作时间:1944年

拍卖时间:2006年

拍卖行:舍得拍卖(北京)

拍卖价格:880万元人民币

大墨荷通屏

创作时间:1945年

收藏地:历史博物馆藏

画上所题咏荷诗句“一花一叶西来意,大涤当年识得无?我欲移家花里住,只愁秋思动江湖。两京未复,昆明玄武州渚之乐,徒托梦魂。”自署「以大涤子写此」,盖石涛画荷有一特色,即加以淡墨画完花瓣后,复用重墨钩染瓣尖,使荷花看来更为生动,另外钩写花蕊水草的手法,也极清雅俊秀。在该画的题跋上他写到:“……七月既望,日本纳降。收京在即,此屏装成,喜题其上。”足见此画作成时恰逢抗战胜利,当时张大千的喜悦溢于言表。


目前,已知的张大千所作长6米、高约3米的水墨荷花至少两件。此作墨色逐次敷染,浓重而不滞;画面之疏密开合,层层紧扣;造境清新动人,似有禅意,彰显“贵气”而有“力道”和敦煌之行后张大千作品的张力。且画幅之大,气派之阔,未闻前人有之,堪称历来所知画荷尺幅之最。但严谨庞大之格局有馀,奇逸奔放的韵味力道则比不上《水殿暗香》。

嘉耦图

创作时间:1947年

拍卖时间:2011年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拍卖价格:1.59亿人民币

《嘉耦图》系出名门,来自著名的“梅云堂”。该作品“以荷花入画,寓意佳偶天成”。画中精工细致的描金朱荷,在墨绿渍染的田田茂叶的衬托下,富丽堂皇而无匠俗之气,浓荫中的双栖鸳鸯色彩斑斓、悠然自得。全画气度宏大、层次井然,是张大千泼彩泼墨画法的代表作。从张大千的艺术发展历程看,当时他正在经历由早期细笔临摹各派大师向后期自创的泼彩泼墨风格转变的转型期,作品不仅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也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白莲

创作时间:1964年

此作光影明暗感觉强烈,如梦如诗。构图十分奇特,在轻淡朦胧的墨色中,突然从右方凌空而过一枝重墨荷干,不但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且将画面之动势强化,向左延伸;左右两方以两朵荷花及微露荷干之动向平衡画面,并形成了一种紧张之拉力;气势开展,一气呵成。


荷花清单(化古期)


自张大千六十岁左右到八十五岁期间,是他画荷的第二次大变革时期。他首创的泼彩、泼墨彩艺术不仅为山水画开辟了新纪元,也为画荷开辟了新的境地,为充分表现超出荷花本身的属性提供了条件,反之,画荷又使泼墨彩艺术阐发无余。泼墨彩荷花作品的出现也是“化古为已”的标志。


晚年创泼墨彩之后,所画荷花不但超越了花卉的属性,更将文人花卉的笔墨范围拓展至另一境地,他不但爱画荷,也爱种荷。他通过与荷花朝夕相处,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高度民主的概括力,长期捕捉荷花的特征和瞬间的动态,然后用他自己的审美感和艺术情趣加以提炼、夸张,使之寓意深刻,生机勃勃。

勾金红莲(钩金红莲)镜心

创作时间:1975年

拍卖时间:2004年秋

拍卖行: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

拍卖价格:1085万人民币

画中红莲乃古籍记载的想像之物,张大千将其独创的泼墨泼彩技法,运用在无人见过的异种荷花上,浓艳的朱荷用泥金勾勒突现出来,最后题有“无人无我,无古无今,掷笔一叹”,显示出堪称集古今画荷之大成的张大千对找不到真正知音的慨叹。

泼彩朱荷金屏(又泼彩朱荷六屏)

创作时间:1975年

红妆照水

创作时间:1980年

《红妆照水》为晚年力作,画面上荷叶、荷花气势非凡,水墨淋漓,看上去宛如矗立在水中央一般,神韵天成;用笔灵活生动,色在纸上产生的自然晕化效果,一种虚灵的气韵,一览之下犹觉红荷白莲均如玉,沁人心脾。荷叶连写带泼,满幅水气氤氲,磅礴淋漓,秀逸水面,寻味无穷。

泼彩荷花

创作时间:1981年

拍卖时间:2017年秋

拍卖行:香港佳士得

拍卖价格:3646万元人民币

纵观大千先生的荷花,早年多水墨写意,初期从八大山人、石涛到青藤、白阳,亦兼用浅绦法;中年受敦煌壁画之影响,兼作工笔重彩荷花,并作巨幅的墨荷和用没骨法画荷;到了晚年将山水画的泼墨技法运用到画荷上。开创了个人画荷的四大独特风格。


金碧风格:金碧风格是大千先生年轻时所作,十八岁时到日本学习染织工艺,吸收了光琳派的金碧装饰性画风,又结合了唐朝李思训父子的“金碧山水”画法来画荷,在金笺纸上用墨线勾勒后,填染石青、石绿、朱砂等矿物质颜料。大千先生强调“要想画出成绩来,首重勾勒,次重写生,其次才能谈到写意,勾勒就是用笔、墨线条来描画。”至于朱荷的花瓣,打底之后以厚重的朱砂逐次晕染,因为对比色彩的关系显得自然华贵浓艳,由此可以窥见大千先生的传统功力之深厚。


没骨风格:没骨画法创始于北宋徐崇嗣,花卉是以清姘艳丽为主,完全拿颜色来表现,画花瓣尽可全用颜色,也不妨先用水墨点戮,然后略施浅色,觉得更有精神些。白阳、石涛常用该方法,荷花颇适合于没骨。大千先生的没骨法融合了石涛、八大山人、徐渭等人的笔趣,发挥了荷花潇洒脱俗的韵味,尤其荷花的造型清雅优美,叶大梗长,亭亭净植,更适于用没骨画法来描写荷花的性格。


写意风格:大千先生的写意荷花,完全运用夸大、变形的形式来表现荷花的精神内涵,中国绘画艺术变形,由早期的减笔画、禅画如梁楷的泼墨山人、贯休的罗汉画、徐渭、八大山人的狂放表现,陈老莲的纵逸变调,着墨重点都在于“艺术家主观刻意所为,倾全力于自我表现造形之变形艺术”,大千先生的荷花虽然承袭石涛、八大山人,但也深受徐渭、陈老莲之影响。所以,大千先生的写意荷花,已摆脱了“自然再现”的羁束,而是一种自我主观精神的表现。


泼墨风格:大千先生运用大量墨汁倾泻在纸上,然后由其自然发展,再用笔推开,而且必有两次以上,先下淡墨,半干再重泼一次或反过来操作。泼墨之前通常先打湿画面,才能做到墨中有水,水墨交融,否则笼统一片,就成为死墨,泼墨干后,再用传统笔法钩写花瓣、花梗或杂草,墨中有笔,发挥了中国油画笔墨精神,增加了画面的变化。大千先生“泼墨泼彩”的结构,成为他独特的表现语汇,扩张了水墨表现的领域,不论在形式和意境的表现上都有超越前人的成就。


趣味解说


张大千爱荷画荷,离不开两个地方对他的影响,苏州庭院和北京颐和园,这都是张大千进行荷花写生的好场所。


张大千说:“为了画好荷花,我曾赁居北平颐和园两年多,每天的早、中、晚三次,我都要去到荷花池畔,细心观赏,并旁及到其它的龟、鱼、虫、鸟、杂草等物,还下苦工对荷花写生,所以我能够对荷花的各种生态,烂醉于心。这样画起荷花来,就能够随意挥毫,无不毕肖而成趣了。”


在这样的环境和对绘画如此专研的心境下,张大千的荷花愈发的好看,引得人开始上门求画了。但是一般画店老板求他作画十分困难;荣宝斋却是另一种情景。


一次,王到荣宝斋上海分店办事,顺便邀张到店里叙谈。二人谈得十分投机。最后,王对张说:“先生若赏脸,我请先生一起到北京,不光包先生的机票,还请先生吃谭家菜。”谭家菜!提起谭家菜,张大千就神采飞扬:“谭家菜,周家酒,吃了喝了还不想走。”王仁山对画家的吃、用、脾气秉性,了如指掌。张大千在北京,除了“春华楼饭庄”之外,最爱吃的就是谭家菜了。


▲1945年作 墨荷


对王仁山这个非常友好的邀请,张大千是不会推却的。数日后,他们一起乘飞机到了北京。王仁山立即在谭家菜馆订了菜。席间,老朋友无拘无束,谈笑风生,到得意时,张大千竟把鞋脱了。谭家菜馆是官宦、名流和富人常光顾的地方,室内布置十分讲究。墙上所挂的名画中,有一幅张大千的荷花。王仁山见物生智,把话题引到荷花上来:“张先生这荷花画得多好,让人见了就不愿意走。荣宝斋有许多名人字画,其中荷花也不少。但依我看,是张先生画得最好,只有张先生把‘风吹荷花十八变’的种种妙趣表达得淋漓尽致。”“王老板过奖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为贵宝号画些荷花?”“如先生方便,那再好不过了。”


可见当时张大千的画作是多么的受欢迎,以及张大千爱美食的一面。


附张大千创作阶段表:

以上海为中心的时期(1919至于1937):山水、人物、花卉全面开花,临摹大量明清名迹,又以临、摹、仿石涛、石溪、八大、弘仁作品最多、最精,也最富影响。

以四川为中心的时期(1937-1948年):搜求与临摹宋元巨匠名迹,特别对王蒙作品,下了极大的功夫。以敦煌艺术为中心,探究早期中国绘画特别是壁画传统,并努力融入自己的作品。

以巴西为中心的时期(1949-1968年):进一步临摹、综合传统艺术,观览访问世界各地的风光人情和艺术,向世界推出中国绘画。六十年代后期开始泼墨泼彩新风格的探索。

加州-台北时期(1968-1983年):把融传统青绿画法、泼墨画法、没骨画法与抽象艺术为一体的新画法、新风格推向极致。


u=2673379175,487957370&fm=170&s=98E2722156531FD46C3DA49F01008080&w=640&h=482&img.JPEG

▲晚年在摩耶精舍赏荷


张大千一生创作了多幅不同的荷花,有人曾评价,“兼取古今各家画荷之长,于石涛取‘气’,于八大取‘韵’,于宋人得体察物情之理,乃集古今画荷之大成”。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