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陈泰铭要开私人美术馆了,瞧瞧这些年来他都有哪些收藏和艺术动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在继余德耀、刘益谦、王中军等藏家先后在中国建立私人美术馆后,今年乔志兵在上海建立的油罐艺术中心也即将拉开帷幕。中国私人美术馆建立队伍越发庞大。在近期媒体采访中,台湾藏家陈泰铭也透露正计划为他的豪华艺术收藏筹建一座私人博物馆,预计将选址在台北近郊的阳明山公园,虽然未标明具体时间,但这位藏家大佬的艺术投资眼光和收藏经历让我们对这个还在筹划孕育中的私人美术馆充满了期待!

 

▲藏家陈泰铭

 


陈泰铭与他的国巨基金会

 

陈泰铭是谁?他是台湾电子业、台湾国巨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以及国巨基金会的主席。他打造的国巨公司现在是苹果公司的供应商,市值高达10亿美元。

 

除了商业巨子外,陈泰铭还是艺术品收藏的狂热爱好者。从2011年开始至2018年,连续八年时间入围资深艺术类媒体《ARTnews》年度全球顶尖收藏家200强,并从2015年起连续四年排行第四。

 

▲《ARTnews》2018年度全球顶级藏家TOP10

 

收藏之外,陈泰铭在艺术上的投入与热情让他创办了国巨基金会。国巨集团从1985年起便陆续赞助国内外的艺文活动,并收藏二十世纪华人绘画,1999年 9月正式成立了国巨文教基金会,专责投入艺术文化工作。在采访中,陈泰铭也提到之所以建造私人博物馆,也是希望为国巨基金会提供一个展示艺术收藏的空间,还可以推动一些艺术项目的发展。他说,“建设一座雕塑公园也是我的愿景。"

 

国巨基金会成立的宗旨是加强现代和当代华人艺术在国际舞台表现的机会,促进西方社会对华人艺术的认识,因此在过去十多年来,国巨基金会一直有赞助台湾艺术家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圣保罗双年展、美国MOMA及惠特尼美术馆等多项国际级重要展览,并积极培植新一辈艺术家。

 

除此之外,国巨为了和社会大众分享艺术资源,多年来也不断接受邀约,将典藏品借展给各大美术馆及博物馆,如台北历史博物馆、台北市立美术馆、台北当代艺术馆以及高雄市立美术馆、西班牙巴赛隆纳的米罗基金会、法国Jeu de Pomme美术馆及法国巴黎居美亚洲博物馆等。

 

2014年,国巨基金会做了一件在艺术界、收藏界中都相当轰动的事:与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联合举办了国巨基金收藏展"Guess what? Hardcore contemporary artr's truly a worldtreasure"。该展巡回于东京、名古屋、广岛、京都四地,历时十个月,展出了76件陈泰铭的私人藏品。这是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名古屋市美术馆、广岛市现代美术馆、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第一次展览来自单一私人收藏家的现当代艺术作品,也是国巨基金会艺术收藏品的第一次集中面向公众展示。


▲常玉《五裸女》,"Guess what? Hardcore contemporary artr's truly a worldtreasure"展出作品

 

 

“封面先生”

 

在收藏理念上,陈泰铭与刘益谦很像,都只买贵的,他被业界冠以“封面先生”的称号。台北苏富比几次拍卖目录的封面,包括台湾名画家陈澄波的《淡水》与郭柏川的《北京城》均被陈泰铭买下,价值分别都在八位数以上。他更是通过特殊渠道向李梅树的后代以高价买下李的《丽日》。这幅画在台湾画坛的地位,可以用传世之宝来形容。



▲陈澄波《淡水》

 

陈泰铭表示,“买封面也就意味着相信专家,专家会把一张画选为封面,一定有它的特殊意义。我视拍卖行的专家们为我的智囊团。这么多年我的做法一直没改变。”他还说:“如果你财力足够雄厚,我认为拍卖行是一个接触艺术品的非常好的方式。我的逻辑很简单,因为他们有很多专家,以及大批顶尖艺术品。我看到了一些最重要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当你看到了最好的那个,你就看不上第二好的了。一旦他们给你展示了最好的那个,你就很难再去看其他的。”这样的想法和举措确实为陈泰铭带来了投资收藏的保障,他所购买的藏品每次在转手时,不仅保值,而且还让他赚取了巨额的差价。

 

2004年,佳士得香港举办了“重要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国巨基金会藏品专拍”,拍品来自国巨基金会一部份的收藏品。佳士得亚洲区主席林华田表示,“为国巨基金会举办的这场专拍,藏品质量均佳,是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在拍卖史上重要的里程碑。”此次香港佳士得针对国巨基金会举办的专拍,包括各代杰出大师佳作,作品也都极具代表性,当中更有多幅画作曾是历来拍卖公司或艺术家画册封面作品,可说是一部华人现代油画发展史缩影。其中包括廖继春、陈澄波、李梅树、洪通、常玉、林风眠、赵无极、吴大羽、庞薰琴、吴冠中、丁衍庸等大师精彩佳作,共计62件,拍品总估价值约3575万港元,而最终总成交额达4586.57万港元,成交率也高达90.32%。2005年,佳士得香港再次举办了国巨基金会专场“中国绘画的新纪元-国巨基金会藏品专拍”,虽仅有28件作品上拍,却全部成交。其中廖继春的《西班牙古堡》竞投尤为激烈,这件作品曾被多次印刷于各大图录中,也被作为封面图像出现。《西班牙古堡》最终以1076万港元易手,比原先估价超出三倍,显见陈泰铭“封面定律”的明智决定。

 

▲廖继春《西班牙古堡》

 

从中国现当代油画

到西方当代艺术的狂热爱好者

 

而对于出售这些艺术品的决定其实是处于陈泰铭的另一条收藏考虑:以藏养藏。陈泰铭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主要收藏西方和中国的现当代艺术以及中国官窑瓷器,而在十多年后他开始陆续出手部分中国现当代油画,以更多精力转移到欧美当代艺术收藏。

 

陈泰铭说,“我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我喜欢新鲜、令人兴奋的东西。只是购买本土艺术品已经不再那么令人兴奋了”。去国外出差的机会激发了陈泰铭对西方艺术的兴趣。“那个时候我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会在欧洲或北美的各个国家出差。周末人们不工作,我就有时间去转转博物馆和一些特别棒的美术馆。那确实令我大开眼界。在此之前,我的收藏就像是从一个小池塘到另一个小池塘。当到了西方国家,我发现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我并不是说我不会再收集亚洲艺术品。如果有什么可以打动我的新鲜事物,我还是会再次出手。但是打动我的大部分是西方艺术家。”

 

在他的一大批藏品中,包括有丹尼尔·里希特(Daniel Richter)、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马克·奎恩(Marc Quinn)、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等艺术家的作品。同时他还拥有10件格哈德·里希特作品、7件毕加索作品、2件弗朗西斯·培根作品,最近还获得了一件亚历山大·考尔德的雕塑。

 

他的西方当代艺术收藏也为他赢得了无限风光和颇丰的回报。2014年纽约佳士得举办的“战后及当代艺术夜拍”上,陈泰铭送拍的培根《约翰·爱德华兹肖像三习作》因近8000万美元的超高估价备受关注,最终以808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这件作品2005年他于苏富比私人洽购时仅用了1500万美元购入,不到十年时间价格翻了5倍多。除此之外,陈泰铭还以380万美元于2003年纽约苏富比上拍得培根的《卢西安·弗洛伊德肖像三联作》,创下当时的培根作品拍卖纪录;而培根另一幅重量级作品《教宗》也是陈泰铭的重要收藏之一。这些重量级拍品的连连捕获,使陈泰铭一跃成为国际顶尖藏家,被国际艺术市场所关注,世界各大美术馆也屡次向他借用作品举办培根展览活动。

 

▲弗朗西斯·培根《约翰·爱德华兹肖像三习作》

 

 


陈泰铭一直致力于艺术事业,无论是在买藏品上,还是赞助艺术展或扶持艺术家上都显得不遗余力。他说:“我相信艺术应该与尽可能多的人分享,所以有任何机会我都会大力支持。”或许这是众多藏家会建立私人美术馆的初心吧。而尚在孕育中的为国巨基金会藏品展示而建造的博物馆计划也将会是中国艺术界“开馆热风"的最新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