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FAF 中国艺术市场报告作者吴可佳、嘉德董事总裁寇勤谈四十年腾飞与波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 Maastricht)将于2019年3月16日至24日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举办,本年度的艺术市场报告于欧洲中部时间3月15日上午10点向全球正式发布。这份题为《TEFAF艺术市场报告:中国艺术市场》的新报告由纽约苏富比艺术学院教授兼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吴可佳撰写。


2019年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入口


报告通过深入的研究及与主要市场参与者之访谈,回顾了过去四十年间,中国艺术市场如何逐步发展并成长至今天的规模。该报告还包含针对中国一批重要艺术收藏家及私人美术馆馆长的问卷调查,深入分析他们收藏的原因、收藏的门类以及对于未来的展望。


3月14日,艺术市场通讯创始人董瑞邀请吴可佳教授将与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北京嘉德艺术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寇勤先生进行深度对话,畅谈中国艺术市场四十年的历史。


timg.jpg

纽约苏富比艺术学院教授兼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吴可佳


timg_看图王.jpg

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北京嘉德艺术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寇勤


艺术市场通讯: TEFAF为何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把焦点锁定为“中国艺术市场”?西方如何看待当下的中国艺术市场?


吴:中国艺术市场在过去四十年间取得了非凡的增长,在国际范围内是有目共睹的。如今中国跻身全球三大艺术市场之列,这期间经历了长足的发展。可这段精彩的故事从来未被西方细致地叙述过,我们希望填补该空白。因此报告选择以综述的方式对中国艺术市场的四十年进行历史性回顾,结合社会学来探讨行业动态,以让国际业界人士更直观地理解中国艺术市场成功崛起的历程。


其次,包括TEFAF在内的西方艺术圈一直对中国艺术市场非常关注,TEFAF全球艺术市场报告出了很多年,在此前的报告里中国也长期被作为焦点话题,说明西方对中国的兴趣是持久的。在机构和人员的推动下,以中国为主题的文字在今年成形。

2000至2011年中国拍卖市场

艺术市场通讯:报告如何划分中国艺术市场这40年的发展历程?


吴:报告将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历史划分为四个阶段:1978年改革开放至1992年是中国艺术市场的萌芽期,该阶段仅有的从事艺术品流转的商业主体是文物商店,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尚未正式成型。1993年以后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议题被正式提上日程,朵云轩、嘉德等拍卖行的成立象征着早期市场的滥觞。2004年以后,随着市场消费能力的提升,市场参与主体的丰富,市场规则的完善,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高速增长期,2011年文物艺术品拍卖交易总额达到947.5亿人民币,是2003年的35倍;2012年之后市场增速趋缓,这个阶段我们见证了拍卖市场和收藏市场的成熟,以及艺博会、私人美术馆和藏家的增多。


艺术市场通讯:本次报告有哪些最值得读者期待的亮点?


吴:这次报告主要针对西方受众,他们对中国近现代艺术市场历史的了解相对有限。


因此,报告首次向西方读者对70年代末文物商店的历史作了系统阐述。文革之后大量文物返还到个人,文物商店面向公众进行征集,形成库存后,在国家计划经济的背景下,按照政府的指导意见和“少出高汇,细水长流”政策进行流转。文物商店不仅通过外宾接待室了解了国际业界的情况,他们还提供了一些文物供给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等,实现大型国立博物馆馆藏的扩充。在计划经济体制内文物商店对中国艺术品流通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其次,我们通过大量访谈还原历史现实,揭示90年代初拍卖行的发展及其重要历史意义。现在中国两家最大的艺术品拍卖行——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和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都纷纷跻身全球五大拍卖行之列。它们的出现象征着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它们的成立完全释放了市场经济的力量。西方知名的拍行几乎每一家都有两百年以上的历史,相比之下中国的机构非常年轻。通过展开这段历史我们会发现,早期中国企业家在完全没有行业“预设”,甚至缺少行业经验和专业背景的前提下,基于难能可贵的勇气和毅力经营这份事业,并且在短短二十多年内,顶着老牌机构的竞争压力,实现腾飞式的成长。


第三,报告调研了庞大的中国收藏家群体的成长历程。1978年以前艺术收藏是不被鼓励的,即便改革开放初期,个人买卖艺术品也不容易,因此我们可以想象在拍卖行刚刚出现时,能够参与艺术品收藏,且被称为“收藏家”的人是非常少的。而现在,中国高净值人群的数量已达到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他们中有很多人是艺术收藏家,甚至有志于建立美术馆。1991年中国成立第一家私人美术馆,按照文化部的最新数据,在短短27年内中国的私人美术馆已经增长到将近1500家。

这段史实对于中国的艺术行业从业者来说可能是司空见惯甚至亲身参与的,可它们几乎没有进入过西方商业机构的视野。


中国拍卖行业发展情况


寇:中国艺术市场短暂而快速的发展从表面上看确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其实有内在的逻辑和必然性。曾经在采访中有人问过我:“前几年中国艺术市场是不是“泡沫化”增长?”我认为任何市场都存在“泡沫”成分,当然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也难以避免这种现象掺杂其中。经过这几个阶段性的变化,不敢说中国的艺术市场已经成熟,但它在走向成熟的路上。报告的调研充分还原和论证了这个过程。


艺术市场通讯:寇先生亲眼见证和亲身参与了中国拍卖行的成长,关于行业发展初期的面貌,您有什么见闻和体会和我们分享呢?


寇:我很赞同吴教授的历史视角,1980年代中国的艺术市场基础比较薄弱。那时我在日本了解到中国的画怎么卖到海外:他们用一个个大木箱子把画运过去,质量次一些的十块人民币一轴,质量优一些的二十块一轴。而买家在交易时根本不需要看里面的画——画仅仅是按轴卖的。所以说那时候既没有市场形态,也缺乏合理的价值体现。当时艺术品面临的是苍白的现实。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国际间多边贸易往来的频繁,新的社会问题也浮出水面。按照当时的规定,相关部门是按常规作价处理海关罚没物品。媒体记者注意到这个制度可能存在公允问题,开始向政府部门反应。随后有关部门决定,禁止以私下作价的方式处理这些物品,从而引入了更加公平、公正、公开的拍卖模式。


所以准确来说,中国拍卖并不是从艺术品交易,而是从罚没物资的处理起步的。但嘉德拍卖的创始人陈东升等有远见的年轻企业家通过外部信息了解到拍卖在此之外还大有用途:在西方拍卖最重要的对象是高端文物艺术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海外拍卖场上中国的陶瓷、古画等文物艺术品屡屡现身,也不乏一些华人参与经营。所以那时候我们不免发出疑问:“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于是嘉德在探寻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一步步成长起来。

中国嘉德销售额统计表


艺术市场通讯:在市场不成熟,且许多参与者可能并不具备文物艺术背景的前提下,嘉德如何成功开辟市场并成为行业领导者?


寇:其实当时艺术交易发展遭遇历史瓶颈的症结并不仅仅在于技术层面,还在于政策制度的空白。恰恰是文物行业之外一批赋有创新精神的有志之士能够发现症结所在。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文物部门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来自文物流失、挖坟盗墓、走私频发,市场表现为文物商店管理、经营困难。所以当嘉德提出的实验性解决方案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


嘉德成立之后,初期的尝试并不是直接搬用苏富比、佳士得的经验这么简单。每一场拍卖会之前我们需要向管理部门申请许可。这条路走下来,政策的开放与市场的开辟是同步进行的。这些探索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机构本身参与交易,它带来的是一个行业的恢复和兴起。

嘉德艺术中心


艺术市场通讯:吴教授将2012年作为最近一个发展阶段的起点,寇先生如何看待2012年之前和2012年之后的市场的差别,以及差别背后的原因?


寇:2012年前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像“脱缰的野马”:市场规模之大超过现实社会需求所能承接的程度;不乏一些单项艺术品的价格远远超出了中国经济水平和行业对应的指标;市场参与者中有些人并不具备艺术品投资收藏经验和长期投资的资金实力;作为非短期变现的投资项目,艺术品却被频繁交易。


实际上市场已不可能继续高速发展。我认为2012年市场的自我调整非常重要。现在艺术家自身对自己作品的布置变得比以往更理性了,逐步回归到艺术价值的本位。收藏者也开始进行更多的分析和研究,在有资金保证的前提下,藏家依然时常买不到东西,这是艺术品市场变成熟的表现;甚至有很多人不再以投资为目的购买藏品,而是更多地考虑收藏体系、藏品归宿的问题,艺术对社会的积极效应得以扩大。市场对于拍卖公司的依赖性也在逐步减少,拍卖公司竞争变得激烈将有助于专业性的提升。

中国艺术品拍卖交易总额


艺术市场通讯:报告第三部分是对中国重要藏家及私人美术馆馆长的调查问卷分析,这个话题在目前的艺术市场行情报告中较少探讨。吴教授为何会将私人美术馆为重要研究对象之一?


吴:中国的私人美术馆起步较晚,且有很多与西方机构大相径庭。所以目前西方业界最为好奇的是:这些美术馆的创始人和经营者到底是谁?他们为何经营私人美术馆?他们的私人美术馆在做些什么?报告主要是通过采访的形式来回答这些问题。

中国私人美术馆的投入以企业家为主,他们在经营上有不同的侧重,有些是专注于私人藏品的展示,有的会与西方机构合作进行文化艺术上的交流,还有一些致力于通过策展来支持当代艺术的发展。


龙美术馆西岸馆


艺术市场通讯:现在中国私人美术馆的命名、性质和形式非常多样,似乎没有一个法律或者学术上的明确标准,那么报告中对私人美术馆的概念是如何界定的呢?


吴:报告对私人美术馆的划分界限基于“非政府注资”的原则,即我们谈的私人美术馆指收藏家以自己的或者企业的资金建立的美术馆。的确,现在国内的私人美术馆没有非常明确的统一标准。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为例,它成立已逾十多年,且是社会上公认的非常重要的私人美术馆,但实际上拿到政府牌照的时间非常晚。所以学术观念、社会认知和法律审批之间存在的距离确实是个问题。


寇:私人美术馆是一个非常丰富而复杂的概念,我觉得“什么是私人美术馆”值得另作专题深入探讨。业界谈这个概念一般覆盖两类机构:一种是通过国家现行途径审批的私人美术馆,另外一种是具有私人美术馆特质的民间收藏机构。其实这次报告讨论的重点是中国高净值人群从从事收藏到建立私人美术馆的历史,遵循的是约定俗成的业界惯例。


而法律层面会有更细致的划分,是因为政府会对非营利机构提供一定资金、税收的支持,他们最主要的担忧的是机构参与盈利目的的交易。政府对私人美术馆的定义、审批、挂牌,事关机构本身的设立条件和设立后可能获得的潜在福利及面对的运营限制。

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艺术市场通讯:此次报告出现了不少以往艺术市场上报告很少提及的话题,在撰写和调研过程中是否遇到过什么挑战?


吴:挑战来自方方面面,最大的难点在于不同机构和个人给出的数据和口径不一致:瑞银集团和巴塞尔艺术展,与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等机构,针对同一项目给出的数据可能会有近百亿人民币的差距。


由于艺术市场交易数据分为公开交易(即拍卖)和私下交易(即画廊、艺术品经销商等的交易)两部分,我们认为私下交易的数据几乎不可能做出精准的统计,所以我们最终采用的是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而且中拍协过滤了流拍拍品,对于本次报告探讨的内容来说更加科学。然而每年的5、6月份中拍协才能够完成对去年全年的核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2019年3月发布的报告,使用的是2017年的数据。

艺术市场通讯:报告对中国艺术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有何预测?

吴:我们在调研过程中采访了许多艺术市场专家,在汇集各方观点的基础上我们认为:首先,由于2011年前后,有大量本身对艺术市场并不感兴趣的资金流入进来,随着过去8年艺术行业的自我过滤和淘汰,他们将逐渐带着资金离开,因此在未来的5至10年内,二级市场规模将基本维持2011年的水平。其次,短期内政策环境不会再发生结构性的重大变化。此外,艺术品进口关税被视为中国大陆艺术品市场未来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在市场参与者中,超高净值藏家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2019年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入口

报告全文可于www.tefaf.com下载

附:《TEFAF艺术市场报告:中国艺术市场》目录:

·第一章:概述现代中国艺术市场的起源。

·第二章:回顾七十年代末期中国艺术品交易的情况,以及过去四十年间各个阶段的发展及演变过程。

·第三章:分析了中国一批重要收藏家及私人美术馆馆长的问卷调查之结果,重点描述了收藏家的收藏偏好以及一批私人美术馆对于未来发展的计划。

·第四章:基于与主要市场参与者的对话,预测中国艺术市场的未来发展趋势。

·第五章:发表了与一批主要市场参与者的深度访谈,包括他们对于市场过去几十年的增长以及未来发 展趋势的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