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改革:文化素养要求提升,艺考还是高考的捷径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本月,各大艺术类院校校考陆续展开。在此之前,有传言称将取消校考,虽然消息不实,但许多院校已经在减少一些专业学科的校考。而从本届的艺考考题和规定中也能明显感受到难度的增加。

2019年校考难度升级

2018年12月27日印发的《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中提到,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和部分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艺术类专业点设立不足四年的高校,凡省统考涉及的专业,一律不得组织校考,应直接使用省级统考成绩。要求还规定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在未合并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0%;在合并原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在仅保留一个普通本科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这样的变化和规定对艺术生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

除此之外,院校近两年也在不断提高考题的广度、深度,对于艺考生的文化、专业、综合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image.png


2月中旬,国美、央美陆续展开校考。紧接着媒体就关注到今年的考题难度、深度都大大提升。央美校考首日试题“我的群体”和“我的有趣时代”一公布,就有网友评论道,“央美总是让人意想不到,语文不好,估计读懂题都难,更不用说理解和表达了……我有点庆幸当初没有继续学美术这条路,太难了……”

其实早在2015年央美就开始了校考考题的改革,连续几年的艺考试题均获得了社会各界的超高关注。这些打破常规的试题往往很难应试备考,有些甚至是以出人意料的方式使考生根本无从准备。以2015年艺术设计专业的考题为例,试题为“棒棒糖”,要求考生将所发的棒棒糖吃掉,并根据自己吃后的味觉感受,按照原品牌展开后的糖纸中的基本元素进行再设计。据报道,央美在这一次考试中仅为了北京考点的约2000名考生就准备了80斤的棒棒糖。而后几年,央美多个专业的考题难度系数都开始提升。如2018年艺术设计专业的考题为“幸福指数”,中国画专业书法创作的考题是“自作咏春七绝一首”,城市艺术设计专业设计基础的考题为“未来已来”等,都已不再仅限于考察考生的美术功底。

对于艺考题目难度升级,央美的相关负责人如是说:“如果说前三年更多注重的是面对‘应试’问题,央美各院系还在摸索中谨慎前行的话,那么今年的改革可以说各院系在组织工作的严谨性以及试题内涵的深度和广度方面整体又迈出了一步。”

无独有偶,国美方面今年的考题难度也不亚于央美。以国画书法学科见长的国美,在书画考题的设计上也是费尽心思。本次校考中,中国画专业分两科,“中国画一”涉及书法、命题创作和中国画基础;“中国画二” 涉及线描人物、素描和速写。书法专业除了考书法、篆刻创作外,古汉语也被纳入考试项目。可见国美的国画书法专业对绘画以外的传统文化素养的重视也在不断提升。


image.png

▲2019年中国美术学院校考书法与篆刻专业考题


出题方向有迹可循


在网友们疯狂吐槽考题设定的无情同时,细想这些题目虽然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本届央美艺术设计造型基础(对绘画等形式的专业塑形能力的考核)的考试题目为“我的群体”,要求考生根据试题给出的“我的群体”的释意,绘制一幅完整的画面;要求在画面中以绘画的方式通过造型元素的构成,来表达我与我的群体之间的关系;绘画风格不限。这个考题有没有很像高考的作文题呢?需要考生对日常的细心观察,以及具备对周遭环境群体深度思考的能力,并且同时还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创作出一组人物关系图,非常考验考生的绘画基本功力。

image.png

▲2019年中央美术学院校考造型基础考题

虽然考题刁钻,但“我的群体”这个题目脑海中似乎能找到对应的画面。在央美的历届学生中,我们熟悉的多位成熟的艺术家都曾创作过这类母题,如刘小东、喻红、向京等,他们对于时代的变迁具有非常敏锐的嗅觉,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和认识也有个人独到的见解。可见央美在挑选及培养学生过程中,非常重视学生的思考,以及对社会时代现象的洞察能力。

image.png

▲喻红《天井》

今年另一个被广泛讨论的考题是,设计基础(对创意设计的考核)的试题“我的有趣时代”,题目以第五十八届(2019年)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展览主题“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TIME 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威双原题为:May You Live inInteresting Times)”为切入点,假设考生有幸受邀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作品,根据主题“May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 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设计一件作品方案。要求“采用画稿约一半的画面完成一幅作品方案正稿,方案表现形式不限,可以采用二维图形、三维图形等表现形式;作品方案绘制材料不限;采用画稿另外约一半的画面, 用方案草图的方式来阐释作品方案的构思逻辑或制作说明,并完成一段文字说明(不少于100字)。”

image.png

▲2019年中央美术学院校考设计基础考题

该考题其实是在检验考生对于艺术热点的关注程度,或者说是在检验考生是否有能力能够完成市场提出的要求。如果是对威双有一定了解并对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有所关注的考生,在解题和思考时相对会轻松一些。

此外央美今年的考题还包括:城市艺术设计专业造型基础考题“镜像”、设计基础考题“我的乐园”,建筑学专业造型基础考题“我的小康之家”、设计基础考题“诗画森林-向包豪斯致敬”,造型艺术专业命题速写“我的2019”,艺术学理论专业美术鉴赏考题“我的美育课——博物馆里的儿童美育教程”,美术学专业美术鉴赏考题“我的艺术体验”等。可以看到,大多数考题都是与当下艺术界发生的热点动态息息相关,与实际相结合,而非泛泛,比前两年的试题更具深度、广度。

image.png

▲2019年中央美术学院校考美术学考题

央美副院长苏新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改革的目的首先是在保障考试安全的前提下,努力体现考试试题的学术内涵,让考试真正考查出考生的真才实学。在改革取得成效的同时,我们也清醒的认识到改革是一项长期工作,今天的收获也只是阶段性的成果,后面的路还很长而且更艰巨。”


艺考改革调整会带来哪些变化


1、校考减少,文化课录取分数线提高

很长时间以来,美术“艺考”都是只考技艺,以头像素描、静物写生和简单的命题创作考题居多。同时对于那些文化成绩差一口气的考生,艺考成为了他们进入名校的捷径。然而这一办法在改革后的艺考中似乎见效甚微,不仅文化课分数线上调,校考对文化、综合素质的审核要求也在不断提高。

在艺改新规中,已明确规定了美术生的文化课分数线不得低于同批次普通生的70%。而艺术类校考除了教育部批准的45所独立院校和参照院校之外,普通高校的艺术类专业将不再组织校考,2019年艺术类学校校考将大幅度减少。所以,在艺考改革既定的情况下,“文化课成绩”将成为关键。

2、艺术人才综合素养将大大提升

由于艺考体系的不规范,许多艺考生常常都是“重艺术轻文化”,然而这样培养出来的往往只会是“匠人”,这不是院校希望看到的结果和想要挑选的专业人才。央美在设计考题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冀望进一步增加对学生社会责任意识、文化敏感度和思辨能力的考查。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试题设计者用心的增加了考题的文化内涵,让考试真正考查出考生的真才实学。而只有“文化”与“艺术”兼备的考生才是院校想要培养为社会输送的专业人才。

3、“艺考认知”将被打破

2010年前后,各大媒体开始大肆报道“艺考热”的负面信息,尤其指出艺考成为升学的“捷径”,甚至不少评论员直接说“艺考生就是一帮文化不好的学生,不想读书、不爱读书的学生”。对于这样的公众认识和普及,许多家长都把艺术教育当作是孩子的兴趣培养,而非是专业选择的考虑。以至于美术院校流失了那些真正热爱艺术,并且综合素养高的考生。

在提升了文化门槛后,相信会是对考生的一次大洗牌,也是社会各界对“艺考”的重新认识。那些热爱艺术的普通考生也能挺起胸膛报考自己喜欢的专业。

4、专业质量的下降?

改革带来的改变,当然有益也会有弊。外界猜测,如果这一政策真的执行了,相信可能会有不少专业好而文化课不好的考生放弃艺术这条路,反而出现文化课成绩好的考生会越来越多选择艺术这条路。从而导致了,该学艺术的没有学,不该学的都来学了。但笔者认为,大可不必担忧。文化课成绩好的考生专业可选性大,必然是因为热爱艺术才会选择艺术类院校或专业;而那些专业好文化弱的考生确实也有必要提升文化及综合素养,不然即便专业好也只会是“匠人”。这样的调整改革反而能规避掉那些“文化差口气,艺术来凑分”的不良现象。



若要说艺考难度增加,不如说艺考的门槛变得更高了,对于美术生的社会要求也不再是“匠人”,而是真正的有思想有灵魂的创作者。过去惯常认为的“文化不好考艺术”,在今天并不完全适用,艺术类考试同样需要具有各类素养。2020年将全面取消美术校考,艺考的难度将会一步步加深,但与此同时筛选出的美术人才加之培养,将会是未来社会不可小觑的艺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