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巴斯奎特、KAWS,你还认识哪些涂鸦艺术家?

涂鸦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起先是帮派用以占领地盘的符号,后来一些非帮派的艺术画家进行改造创作,逐渐形成了涂鸦这门艺术。涂鸦的作者以喷漆瓶作为画笔,将这种新的艺术形式与街头文化、hip-hop、社会现状相结合,表达自己的看法和立场,以及对未来社会的憧憬和向往。而随着涂鸦艺术的发展,世界各地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涂鸦艺术家,他们的艺术创作涉及了各个领域。今天就让我们来盘点一下世界知名的涂鸦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p43454713.webp.jpg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是二战后美国涂鸦艺术家,新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


1977年开始巴斯奎特和他的几个朋友——包括阿尔•迪亚兹在内——开始在曼哈顿的墙上创作涂鸦作品。他在很早就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符号和文字,每幅涂鸦旁,他用魔幻记号笔签上“SAMO”的记号,意思是“老掉牙的臭狗屎”。


1978年,让•米歇尔•巴斯奎特决定搬离父亲的住处一个人独立生活。在彻夜不归的夜晚,巴斯奎特泡在曼哈顿中心的Mudd俱乐部或是57俱乐部,和那里的音乐家,艺术家和歌手待在一起。其中就包括有麦当娜,B-52s组合,Gray组合之后的成员之一Michael Holman,以及巴斯奎特的俱乐部伙伴Danny Rosen。

001OH9RAgy6IvE7NCZo1e&690_看图王.jpg

▲巴斯奎特与麦当娜


为了生计,巴斯奎特出售各类用拼贴技法制作的明信片和T恤衫。在Soho的一家餐馆里,安迪•沃霍尔买了一张巴斯奎特手绘的明信片,由此两人发展为亦师亦友的忘年交关系。当年12月,在乡村之声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了那无处不在的Samo标记,由此在纽约艺术圈中引起了极大关注。作为生命的转折点,巴斯奎特从此在艺术圈里飞黄腾达。

59374222_5.jpg

▲巴斯奎特与安迪沃霍尔


1987年他在Daniel Templon美术馆举办了他个人在巴黎美术馆的首次展览。当年2月,沃霍尔去世,这对巴斯奎特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之后他就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很少创作新的作品。


巴斯奎特27岁作别世界,因吸食过多的海洛因。但他的光芒并未因为离世而黯淡,反而以光速暴增。在他离世的20 多年时间里,作品拍卖记录已经超过了2000条。贵到千万美元一幅画,小到1000美元一幅海报或者蜡笔画。超过1000万美元的有18 幅,2013年作品“Dustheads”,成交价更是高达4800万美元。这一代年轻人的禁忌,大众议论的题材,争吵夺取的心声,都表现在巴斯奎特的作品中。他呈现的是我们社会的现状,展现出与事实不可分离的画面。巴斯奎特是涂鸦艺术的灵魂,我们只需要记住他的那句话:我不是一个黑人艺术家,我是一个艺术家。

图片5.png

▲《Dustheads》

图片6_看图王.jpg

▲《Head》

图片7.png

▲《untitled》

图片8.png

▲《untitled2》

图片9.png

▲《King Alphonso》


KAWS

卡伍斯


微信图片_20171218114350.jpg

作为一个喜欢街头文化和潮流元素的潮人对 KAWS这个名字肯定不会陌生,他标志性的XX图案和街头涂鸦艺术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KAWS于1974年在美国新泽西州出世,原名BRIAN,毕业于纽约。大学毕业后,KAWS曾为Disney公司及MTV电视台非正式地干了些杂活。之后得到朋友的帮助,冒险将自家的骷髅头标志元素注入纽约市的巴士站及电话亭的广告海报,将其改头换面,从此KAWS便一举成名。

1.jpg

▲Tommy


其实KAWS从12岁开始就已经对涂鸦发生兴趣,但一直到1991年才正式开始在街头进行涂鸦。如之前提到的一样,KAWS与一般人在墙壁、地铁、火车上涂鸦不同,他在广告画或海报上加上自己著名的Skull与Crossbones涂鸦图案,他通常会把海报带回STUDIO加工再送会原位,正因如此,他又被称为“涂鸦怪盗”。而他的作品很快便被职员替换掉,所以特别珍贵。但后来KAWS成名后,聪明的广告客户就主动把广告送给KAWS“涂鸦。

微信图片_20171218114817.jpg

▲CalvinKlein


KAWS的设计风格天马行空,将艺术本身加以改造使得重获新生。逐渐地KAWS就开始在各地办画展,同时推出作品集,慢慢地从街头走向正统艺术殿堂,和各大街头和时尚品牌保持稳定和长期的合作,让消费者也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感觉KAWS的创作魅力。


今年三月份KAWS在中国余德耀美术馆举行个展《始于终点》。里面展出了许多KAWS的大型雕塑作品,如Companion 系列。Companion 系列是一个以孤独感为基调的卡通形象,巨大的“雕塑”以更硕大的空间来陪衬。


▲《companion》


除了硕大的雕塑以外,展览另外一个重点部分自然是那些年被KAWS“恶搞”的动画片了,《海绵宝宝》、《蓝精灵》、《辛普森一家》中的主人公们都被打上了 XX 眼。

zncP-fychhus0408569.png

▲《无题(Kimpsons)》


除去艺术作品和展览,KAWS通过品牌合作以其标志性的肖像在潮流文化中撑起了一片天。他去年和优衣库的合作是为了向他的挚友和合作伙伴——优衣库的创意总监和潮流服饰鼻祖NIGO表示谢意。联名款一经推出就在美国和中国立即售罄。

TIM图片20171221094159.gif

▲与优衣库的合作


当品牌忙着吸引赶时髦的中产阶级购物者时,KAWS已经是奢侈品品牌常用合作伙伴的一员了。比如他在2011年与轩尼诗的合作。

▲与轩尼诗的合作


如今KAWS依旧在为涂鸦艺术走入殿堂和生活不遗余力,即使现在KAWS大热,他也依然认为再风光都只是过去,不可以重复自己,因此他一直在努力寻求突破,也许这点正是街头艺术要继续生存和发展比其他领域的艺术要更重视的问题。


Keith Haring
凯斯•哈林


p43454423.webp.jpg

凯斯•哈林,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雷丁市,在附近的库兹镇长大,是1980年代美国街头绘画艺术家和社会运动者。


1976年至1978年间,凯斯•哈林曾在匹茲堡的艺术学校学习平面设计。之后19岁的他以公开的同志身份去了纽约,进入视觉艺术学院深造,其间开始离开画室走上街头,开始了他的涂鸦创作。

图片13.png

▲凯斯•哈林在柏林墙上的作品


凯斯•哈林最早期的作品是在1980年创作的,当时他在纽约地铁车站的墙壁上,使用白色粉笔涂鸦,多为粗轮廓线,单色、空心的抽象人、动物等图案,充满童真,甚至让人联想到远古的岩洞壁画与图腾的线条。

4d5a9db3410ddebd94309.jpg

▲作画时的哈林


凯斯•哈林作品的第一个主题是爬行的光芒四射的婴儿,这成了他的标志图案。后来他又在此基础上添加了一系列其他形象,譬如狂吠的狗,人鱼,蝙蝠人等,带有浓厚的波普艺术(Pop Art)风格。

55a378a3x69a798f1d0fc&690.jpg

▲凯斯•哈林作品


凯斯•哈林以表现20世纪80年代的纽约街头文化闻名全球,其作品带有浓厚的波普艺术风格和政治色彩,通过表现生命、死亡、性和战争来传达精神世界。他是擅于表现波普艺术的绘画天才,他有着从事艺术创作的气质与敏锐性。27岁时就在欧洲获得了极高声誉,年仅31岁时罹患艾滋离开世界。时至今日,他的画作成为20世纪最醒目的视觉艺术代表之一,亦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图片10.png

▲《Journal》

图片11.png

▲《New York28-03-08》

图片12.png

▲《Lot:145号》


Futura

涂鸦艺术家Futura.jpeg

年轻嘻哈客可能不熟悉Futura这个名字,但美国涂鸦艺术艺术家Futura可以说是一部“活的传说”,也是过去二三十年来潮牌们争先恐后请来合作的传奇人物。


Futura是街头涂鸦界最受尊敬的大师之一,原名Mcgurr Leonard Hilton,1956年出生,其名字Futura 2000是来自于当年一辆Ford汽车的型号。他的经历和一般涂鸦者一样,都是从墙上、地面上甚至地铁上开始了自己的涂鸦之路,即使被警察驱赶,也从来不会停下创作的脚步。

极具个人风格的涂鸦作品.jpeg

▲极具个人风格的涂鸦作品


七八十年代在纽约下城区搞涂鸦的青年多如牛毛,但只有Futura被视作为教父,这是为什么呢?首先,当时的涂鸦基本等同于“大字报”,创作内容大多由字母或单词组成,彩漆也以下了重手的粗线条及色块为主。但Futura的涂鸦作品并不借助字母,他在建筑外墙或地上留下的作品大多为耐人寻味的点点线线,喷射笔触也精细得好似油画一样。

futura涂鸦啊.png

▲Futura涂鸦作品


80年代初,他是第一位以涂鸦大师 (Graffiti artists) 身份与Hip Hop音乐进行Crossover的人,更有份在Hip Hop经典电影Wild style中演出,其大师地位确实无人能及。

66747035_9.jpg

▲电影《In the King of Prussia》片头的影片名是Futura涂鸦出来的。


涂鸦艺术本来就是和嘻哈世界一脉相承的,和嘻哈厂牌合作的经历也使得Futura找到了最能施展他才华的重要方式:跨界。到了九十年代,他开始频繁地与街头品牌合作,并且在日本福冈创建了自己的服装潮牌Futura Laboratories。

66747035_13.jpg

这个略为知名的迷彩印花,来自Futura和Ben Drury的联合创作,图中那些原子形态般的图案是Futura的签名标志,这个迷彩的“变种”就经常出现在Futura与各种潮牌合作的设计中。

66747035_14.jpg

▲ BAPE x FUTURA合作系列

#Futura与a Bathing Ape ®#A.jpeg

▲ Supreme X Futura合作系列


涂鸦大师 Futura 是纽约街头艺术的领导者,也可以说是整个美国和整个世界潮流界的领导者。

▲ 首次个展“KINETIC ACTION”

66747035_24.jpg

▲匡威合作系列


说了这么多,如果你是潮流玩家,不管你是潮人,BMX,街范,滑板,MC说唱,嘻哈HIP HOP,街球还是涂鸦艺术家,你都会或多或少的认识他接触他,并且爱上他。


Banksy

班克斯


1.jpg

▲Banksy为《时代》杂志拍摄的封面照


有这样一位活跃在伦敦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可以在苏富比卖出50万美元,然而他本人却用一幅写着“我不相信你们这些傻瓜真的会买这种垃圾”的作品作为回应;他的画遍布英国甚至世界,受到许多名人追捧,但是他本人却一直保持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他的作品大部分只见于街头,却依然曾经被18-24岁的英国年轻人评为最伟大艺术家。他喜爱画的老鼠已经逐渐成为了他的标志,甚至是涂鸦艺术的标志之一,没错,他就是大名鼎鼎的Banksy。



Banksy于1974年出生在英國布里斯托,爸爸是个影印机工人。他从80年代中期受到了涂鸦风潮的影响,开始创作涂鸦作品。他从来没有受过正统的训练,还称自己是艺术里的“恐怖分子”。它的作品多有模板拓印而成,主题主要有反战、反资本主义;喜欢画小孩、士兵、老鼠等等;一些俏皮或者黑色幽默的话语也经常出现在它的作品里。


在“班克斯”看来,涂鸦才是最诚实公平的艺术形式。他在自己的官方作品集里写:“我画了三年老鼠后才有人跟我说:很妙,因为 ‘art’ 拆开来重拼就是 ‘rat’ 。” 当然,他接着写道,“如果你肮脏、卑微、没人爱, 那么,老鼠就是你的终极典范。”

Banksy自画像与它的招牌老鼠.jpg

▲Banksy自画像与它的招牌老鼠

▲Banksy涂鸦作品


不过Banksy的作品并没有很受到政府欢迎。比如2007年,Banksy在TFL伦敦交通局大楼外作画一幅,让交通局十分恼火,说这个涂鸦“造成了一种社会腐烂的气氛。”虽然周围的市民纷纷反映很喜欢这幅画,但TFL发言人说:“我们的涂鸦清除队可不是艺术评论队。”因此TFL还是处理了它。(BBC当时还报道了)相比较而言,他的出生地布里斯托就比较宠爱他,每次Banksy有新作品出来,他们都特别开心地保护着,还会去修复Banksy的旧作品。

1-2.jpg

▲Banksy涂鸦作品


虽然Banksy已经这么红了,但是普罗大众里没有人确定的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因为他作画的时候总是遮着脸,做完画就走,从来不接受采访,BBC想为他拍纪录片也被拒绝……只有那么几次,Banksy做画时被拍了背面。一直以来,总有一些照片号称是Banksy被媒体泄露,但是也是难分真假。

151.jpg

▲Banksy作画背影


班克斯的幽默不仅仅体现在他所涂鸦的作品里,在被他改造的画中也能感受到班克斯独一无二的幽默与魅力。

15a00003e972b6fa55c3.jpg

▲米勒《拾穗者》中的少女趁休息时从画里跑出来正抽着香烟解乏。

15a1000645a7734fbcf3.jpg

▲向日葵虽会枯萎,但希望总会长存

159f00064cb667681274.jpg

▲贵族们的另类肖像


Os Gemeos

315-1F329122508.jpg

Os Gemeos,在葡萄牙语中意为“双胞胎”同时,它也是一个涂鸦组合的名字——此涂鸦组合由双胞胎兄弟Otavio Pandolfo和Gustavo Pandolfo组成。


他们于1974年出生在巴西圣保罗,兄弟联手打造了遍布世界各地高楼大厦的涂鸦,黄皮肤公仔是他们的一大特色。他们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他们两人,一起绘画也有分工,心灵交流比语言讨论更有效。

001O7lQPgy6MybM9YG3f7&690.jpg

▲黄色公仔


曾经在那个年代,Os Gemeos也和很多孩子一样,因为住在一个hip hop文化浓厚的社区,他们也爱上了街头跳舞,用乳胶和滚筒模仿纽约风格的涂鸦。随着技术逐渐成熟,他们也有了更多的力量挣脱传统的束缚,他们寻找一条不同于美国和欧洲涂鸦风格的东西,也不只是体现他们的祖国巴西文化和流行元素,如果能够体现个人信仰,那就如同实现了自己创造的世界。


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美国政府对街头涂鸦深恶痛绝。各种嘻哈、摇滚、迷乱情绪被胡乱涂抹在街头,以至于不得不通过立法来抵制涂鸦。涂鸦墙一直以来就存在反对者和支持者,在巴西也如此,涂鸦被视为“视觉污染”,影响城市美观而遭到反对。而Os Gemeos的创作和精神逐渐让人们对涂鸦有了新的认识,圣保罗甚至修改了立法批准部分涂鸦创作合法,而且还邀请他们为地铁和火车创作涂鸦装饰。

315-1F329122P6.jpg

▲黄色公仔


下面这张图片是在一辆拖车的外部对Slava的脑袋进行了改装。这次的造型灵感来源于俄罗斯一部著名的小丑戏——Slava’s Snowshow,它同样也是一部这两位巴西艺术家正在致力创作的卡通片的主角。这件装置属于一次名为Depayz’arts的活动的一部分。

13341546594.jpg

▲Dépayz’arts艺术展的参展作品


2014年,Os Gemeos为温哥华双年展贡献了6个筒仓巨人。21米高的6个360°壁画巨人目前伫立在格兰维尔岛上,华丽变身之前是工业混凝土的筒型仓库。

20140911c108.jpg

▲改造之前筒型仓库


Os Gemeos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用在仓体绘制上,6个巨人甚至连小腿的底部细节都很完美。虽然是无报酬、且非盈利的公共艺术项目创作,但他们在Indigogo上发起了众筹,目标金额2万加元,目前已经筹得目标金额的三倍。Os Gemeos希望能够达到12万5千加元,用以涵盖此项目的硬性成本。

▲作画过程


Os Gemeos画过油画,做过雕塑等其它艺术形式,同时还是平面设计者和摄影师,如今二人的作品在博物馆里陈列,在拍卖场上的价格也在走高,但他们没有太多在意,也许是一开始就没有名利的目标,所以富有的同时依然快乐。


JR

ae3839e7dfc441c4a9ff921db0016add_th.jpg

法国著名街头艺术家 JR,以用巨幅的黑白人像张贴在世界各地而著名,坚持着用艺术颠覆世界的理念。他的艺术项目包括致敬世界各地独立女性的“女性是英雄” 系列、消除地方偏见的 “面对面” 系列、反思城市变迁的 “城市的皱纹” 系列等等,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作品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人们的观念,和环境产生了强烈呼应。

▲《城市的皱纹系列》


JR创立的“普遍艺术”遍及巴黎周围贫民窟的建筑上,中东地区的高墙上,非洲地区的断桥上,以及巴西地区的贫民区中。这些仅能维持最低生活需要的人们发现有些事情并非必要的。于是,他们不仅只在看,而且也在创造。有些上了年纪的妇女也当了几天的模特;有些小孩子也做了一周的艺术家。在这个艺术舞台上,是不分演员和观众的。JR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艺术画廊,他在世界不同的街道上免费的展现给大家,来吸引那些没钱去博物馆参观的人的目光。他的作品是艺术和行动的完美结合,透露出信仰,自由,个性。

▲《妇女是平民区的英雄》系列


目前 JR 又带来了最新作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安置的一件装置。此件作品的创作手法类似 JR 去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期间创作的作品,采用建筑金属脚手架结构支撑起打印的黑白影像的作品,高 70 英尺,画面上是一位叫 “Kikito” 的墨西哥孩童双手搭在墙上,从墨西哥边界好奇地窥探美国。JR 介绍到小孩居住在 Tecate 的一间边境小屋中,将他真实的形象作为此次作品的主体,希望通过艺术途径对特朗普的 “反移民” 政策进行无声的抗议。回溯到 2015 年 JR 也曾经通过 “埃利斯岛“ 企划在岛南部历史建筑张贴移民肖像,来唤醒从 19 世纪以来这个地区的移民记忆。

在巨幅作品出现在边境墙后,很多人在 JR 的 Instagram 图片下留言, JR 对此谈到,“如果你仔细读过人们的评论会发现,大部分的人都并不是在谈论政治,这个事情就是关于人本身。” 他也希望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追梦者的支持,梦想不应该任何政治政策所断绝。


Shepard Fairey

谢帕德•菲尔雷


image1.webp.jpg

弗兰克•谢帕德•菲尔雷是美国的街头艺术家、平面设计师、激进主义者以及插画师。他从滑板运动中汲取灵感,发起"巨人安德烈拥有地方武装"(Andre the Giant Has a Posse)标志运动。他盗用喜剧超市读物《世界周刊》中的图片,内容是巨人安德烈(Andre the Giant,法国职业摔跤手)。一时之间,带有巨人安德烈的标志出现在美国的大街小巷。

图片2.png

▲菲尔雷创作的《服从巨人》公共标志


后来该运动演变为“ 服从巨人 ”运动,在网络上进行,鼓励网友复制、传播菲尔雷的原创作品,并由此发展壮大。对于大多数街头艺术家而言,它引导艺术家去质疑自己与周遭环境的关系,并以此激发创作灵感。菲尔雷声称这次运动是一次“现象学实践”。

微信图片_20171218142621_看图王.jpg

▲菲尔雷创作的《服从巨人》系列海报之一


毕业后的菲尔雷在罗得岛州首府普罗维斯登市成立了一家小的印刷公司,名为Alternate Graphics,专门做T恤和标志的丝网印刷,因此菲尔雷也能继续从事他的艺术创作。2003年,他与妻子阿曼达•菲尔雷(Amanda Fairey)成立了唯一设计工作室(Studio Number One design agency)。工作室曾完成了黑眼豆豆乐队(The Black Eyed Peas)专辑《胡闹》(Monkey Business)的封面设计以及电影《一往无前》(Walk the line)的海报设计。

微信图片_20171218143645.jpg

▲《胡闹》(Monkey Business)的封面设计

微信图片_20171218143636.jpg

▲电影《一往无前》(Walk the line)的海报设计


菲尔雷也为很多乐队设计专辑、CD/DVD封面,如碎南瓜乐队(The Smashing Pumpkins)的《时代精神》(Zeitgeist)、Flogging Molly的《周日早上的威士忌》(Whiskey on a Sunday)CD/DVD封面、柏林飞艇乐队(Led Zeppelin)的专辑《航空母舰》(Mothership)等。

微信图片_20171218144155.png

▲专辑《航空母舰》(Mothership)专辑封面


在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他的招贴作品《希望》让他在世界范围内变得小有名气。波士顿当代艺术研究所称他为当今最优秀、最有影响力的街头艺术家之一。

图片3.png

▲《希望》招贴画

dsc_44871.webp.jpg

▲街头的《希望》招贴画


目前菲尔雷仍然活跃于艺坛,只不过与之相关的资料并不多,如果想知道艺术家更多动态可以到菲尔德的个人网站了解。

TIM图片20171221110519.jpg

▲博客网址:obeygiant.com


菲尔雷的网站显然和他的图形设计作品有着同样的美学。黑红色的布局是典型的菲尔雷,除了欣赏艺术,访客还能看到艺术家大谈政治问题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