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批评家的七大类
2018-04-11
第一类:学者型批评家


代表人物:易英、朱青生、邹跃进、常宁生、河清、沈语冰、王小箭、李安源、查常平等,新起者有王春辰等。

34.png

▲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


学者型批评家以美术史和美术理论见长,大多居于书斋,其批评特征是以学术研究为基础,有较强的理论支撑,而方法则多为西方现当代批评方法,其写作有较严谨的逻辑性。这类批评家最能体现这个时代之美术批评的两难之境:既要做学问,又被尘世的诱惑所困扰,内心选择远离尘嚣,肉身还得行走于尘世。这心与身的两难,较少反映在他们的学术写作中,却较多反映在他们的批评写作中,例如不得已而为的应酬文字。这两难并非他们个人的两难,却是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的两难,是市场经济中当代美术批评的两难。


第二类:实践型批评家


代表人物:贾方舟、彭德、李小山、吕澎、王林、岛子、顾丞峰、孙振华、陈孝信、高岭、管郁达、杨小彦、黄笃、黄专、杨卫、朱其等,新起者有段君等。

a041414283525940.jpg

▲吕澎和黄专在布拉格,2014年


相对于前一类,实践型批评家的两难不是要不要放下理论的身段去从事批评写作,包括商业性的应酬文字,而是怎样将批评从实践提升到理论的层次。因此,所谓“实践型”不是说他们没有理论,而是说他们更多地关注美术界和批评界的当下议题,更多地将美术批评与当下的社会文化问题相联系。


第三类:策展型批评家


代表人物:栗宪庭、范迪安、鲁虹、陈默、冯博一、顾振清等,新起者有何桂彦、盛葳、刘礼宾等。

6.png

▲当代著名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栗宪庭


策展型批评家是美术界和批评界最活跃的人,其批评特征是以策展的方式而直接介入艺术活动,他们对艺术家有较大影响。由于直接介入,他们得以提出一些重要概念和有影响的观点,如“政治波普”和“重要的不是艺术”等。也由于直接介入,他们的观点既来自艺术实践,又得到了艺术实践的印证。但是,他们可能疏于理论铺垫,无暇对自己的观点作出理论阐述。不过,这类批评家中的有成就者,却有相应的理论素养。


第四类:媒体型批评家


代表人物:殷双喜、陈履生、俞可、王南溟、吴鸿等,新起者有鲍栋、杜曦云等。

55.png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新任馆长王南溟


媒体型批评家掌握着传统(正统)的纸质平面媒体和新兴的网络虚拟媒体,因而有话语优先权。他们在批评中对话语权的运用,首先表现在组织和操控批评话题,其次表现在他们给其他批评家提供了发言的机会。因此,他们对当代美术的影响以及对美术批评的贡献不可低估。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对艺术家的推举,决定了艺术家在市场上的命运。因此,他们不再扮演过去“为人作嫁”的角色,而更像是“无冕之王”。


第五类:艺术家型批评家


代表人物:陈丹青、邱志杰、徐冰等。

44.png

▲身兼艺术家、批评家、教书匠、策展人多职的邱志杰


艺术家型批评家顾名思义表示原本是艺术家,但因个人兴趣的扩展,且有相应的理论修养,于是身兼数职,既从事美术实践活动,也从事批评写作甚至展览策划。他们的批评特点是从艺术家的角度去审视艺术,而不仅仅是从批评家的角度去审视。


第六类:女性批评家


代表人物:李建群,徐虹,廖雯、佟玉洁、付晓东等,新起者有邵亦杨、卢缓等。

33.png

▲廖雯,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中国美术报》编辑、记者,1993年开始作为独立策划人和批评家活动至今。


女性批评于10年前在中国美术界兴起,近年发展很快,应该得到特别关注。对中国当代美术中的女性批评,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成是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批评,这些批评家的特征,不仅在于她们关注女性艺术,而且更在于她们从女性的独特视角出发,去探讨当代美术。


第七类:跨文化型批评家


代表人物:巫鸿、高名潞、郑胜天、周彦、费大维、侯翰如、段炼等。

22.png

▲巫鸿,著名艺术史家,芝加哥大学教授


跨文化型批评家指海外批评家,他们跨洋越海,往来于西方与中国两种文化间,既有局外人的超脱,又有当事人的贴近,具有比较和相互参照的视角和眼光。他们不仅以介绍西方当代美术与理论的方式来介入中国当代美术,而且更以批评写作和展览策划的方式来直接介入。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