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市场的新进玩家
2018-05-07

随着艺术市场的不断扩展,其属性与参与者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十九世纪的时候,艺术爱好者在法语被称为amateurs,源于拉丁语的amare(去爱)。Amateurs指的是一个人纯粹出于快乐,而非利润,参与到一项活动之中。即使在十年之前,当代艺术收藏家大多是出于一腔热血与长久积累的经验,他们用金钱交换他们真正欣赏的艺术品,然后将它们视作室内装饰的重要一部分,创造自己热爱的生活环境。虽然现在这种纯粹之心的收藏家依然存在,但是市场上涌现出更多的玩家视艺术品为一种资产,而非一个消遣爱好。艺术市场不再是之前简单的:藏家、画商和艺术家的简单三角关系,后起之秀们让整个艺术市场变得更加复杂与活跃。


As the art market keeps expanding, the profiles of participators have changed a lot. In 19th centuries, art lovers were called amateurs in French, which origins from the Latin word: amare. “Amateurs” refers to people engage in a particular activity, merely out of pleasure rather than profit. Ten years ago, most of the contemporary art collectors are experienced and enthusiastic. They exchange artworks by money, and regards artworks as part of interior decoration, creating a lovely living environment for themselves. Although nowadays this kind of collectors are still existing, there are lots of other players joining the art game. They view purchasing art as an investment activity rather than a hobby. Therefore, the art market is no longer the simple triangle structure, made by collectors, art dealers, and artists. However, the whole market becomes more complicated and energetic.


丨新玩家一号:艺术基金会丨


常有人说,艺术太过于阳春白雪,与普通人的生活离的太远,都是顶层阶级的自娱自乐。然而随着当代艺术的发展,艺术越来越走进公众视野,由最开始的美术馆、博物馆的建立,到现在艺术基金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崛起。这些非营利机构服务的对象是公众,而非收藏家们。


艺术基金会最为成功的案例之一,莫过于迪亚艺术基金会(Dia Art Foundation)在1977年开始的用艺术改造美国小镇Marfa的故事。Marfa是德克萨斯州西部,处于沙漠和墨西哥边境之间的一座仅有两千人口的小镇,战时曾被用于军队基地和训练营,战争结束后便被遗弃了。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在1971年经过Marfa时被其独特风光所吸引,随后搬家到了小镇。

1 marfer.png

▲Marfa小镇的沙漠风光


唐纳德说服了迪亚艺术基金会(Dia Art Foundation)加入了这个特别的小镇改造项目,经过双方的通力协作,小镇焕发出新的光彩。原来的废弃的军事基地上放置了许多精心挑选的大型装置作品,展览里参与的艺术家也越来越多,由原来的约翰•尚贝莱(John Chamberlain), 丹•弗莱文(Dan Flavin), 唐纳德•贾德三名艺术家,到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 Roni Horn, Hya Kabakov, 理查德•朗(Richard Long)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也加入其中。2003年,Marfa小镇成立了一个多功能的艺术空间Ball Room Marfa,除了展出艺术作品之外,还放映电影、举办音乐表演等,这个空间成为Marfa小镇新的活力来源。

2 marfer exhi.png

▲小镇内的展览

3 ballroom.png

▲多功能艺术空间 the ballroom Marfa


一系列多种多样的尝试之中,最具影响力的莫过于从El Paso到Marfa路上的一个“Prada商店”,这是艺术家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Elmgreen&Dragset)用雕塑、土砖、灰泥、玻璃和铝框复制的一家Prada商店。它并不是Prada旗下的门店,只是获得了标示使用权,但是其内部放置的全是货真价实的Prada真品。就这样,Marfa小镇在艺术基金会和艺术家的带领下,从一个毫无生气的小镇,转变成了新的热门艺术之地。

4 prada.png

▲“Prada商店”


在中国,艺术基金会的影响力也在继续。近期正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陌生风景”艺术展的展品就来自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该基金会在1984年成立,是法国第一家以企业赞助形式支持当代艺术的机构。在其33年的历史之中,挖掘与培养了一批极有潜力的艺术家,与超过300位艺术家合作了1400余件委托作品。中国知名艺术家蔡国强与基金会的渊源颇深,刚开始因为驻地艺术项目结缘,直至今日仍保持着联系。

5 白声.png

▲蔡国强作品《白声》

6 陌生风景.png

▲“陌生风景”展览现场


中国本土也有艺术基金会的身影,例如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旗下就有一个将艺术与慈善结合在一起的基金会:艺疗基金会。该基金会在2017年成立,希望联合艺术家的独特智慧与生物医学奖的专业知识使艺术成为一种奇迹与力量。该基金会与2018年3月28日在香港成功举办第一届慈善晚宴,拍品来自余德耀基金会、艺术家徐冰、杨福东、赵半狄等,筹款全部捐赠给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胰腺癌研究中心。

7 艺疗基金会.png

▲艺疗基金会标志


艺术基金会虽然是非营利机构,服务于公众。但在其推动下,公众会对某件艺术品或艺术家的认知提高,那么该艺术家的市场价值也便随之上升。因此,艺术基金会可以说是艺术价值、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体现。


现如今,艺术基金会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不仅培养年轻艺术家,举办展览,还会做一些跨界式的项目,例如上文提到的慈善项目和小镇改造项目。随着艺术基金会影响力的不断上升,成为了市场上不可小觑的新兴力量与耀眼的新玩家。


丨新玩家二号:公司丨


大型公司资助艺术展览、艺术节、美术馆与博物馆的行为在当今早已屡见不鲜,除了资助,还有一些公司会直接购买艺术品作为公司资产。这都是商业公司加入艺术市场的体现。


在1996年,德国时尚品牌Hugo Boss在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设立了一个以品牌命名的艺术奖项Hugo Boss Prize,第一位胜者是美国的马修•巴尼(Mathew Barney),并收到了三万美金的奖金。这个尝试在当时得到了很大的媒体曝光度,吸引了大量的眼球。

4 hugo boss prize.jpg

▲Hugo Boss Prize, 1996


在1970年McCrory百货的所有人麦沙伦•利克里斯(Meshulam Riklis)激进地为自己和公司购买了大量的艺术品。由于麦沙伦对公司控制力很强,所以公司上下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反对声音。他非常享受寻找新兴艺术家的过程,并且向他们订购为自己商店的创作的艺术品。他并没有雇佣专业人士,而是自己决定一切,花费很长的时间去逛画廊和艺术家工作室,与画商和艺术家社交。麦沙伦将这些艺术品纳入了公司资产,他还很有创造性地提出:如果一件雕塑被摆放在折扣店,即使雕塑的市场价格上升,他仍会对这件资产进行折旧。

5 Meshulam Riklis.jpg

▲麦沙伦•利克里斯


类似的公司还有很多,其中做得非常出色的有Panie Webber资产管理公司的CEO 唐纳德•马龙(Donald Marron), 他在20世纪70年代为自己和公司购买力大量的新兴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作品最初被摆放在公司的走廊上。20年之后,这些作品被重新聚集到一起,并成功在美国休斯敦的Museum of Fine Art举办了一场极具影响力的专属展览。在UBS公司在2000年收购Panie Webber资产管理公司的时候,UBS将40件艺术品捐赠给了MOMA(唐纳德•马龙曾今是该博物馆基金的主席), 并且支持Panie Webber继续购买艺术品,完善它的艺术品组合。这些做出购买艺术品决定的管理者其实不仅仅将艺术品视作是一项商业投资,他们相信摆设在公司内的艺术品可以让工作环境更加有趣,让员工更遵守公司规则。如果这些艺术品被展览,更能成为一种公共关系的宣传工具。

6 Donald Marron.jpg

▲唐纳德•马龙

7 UBS.jpg

▲UBS艺术收藏


然而这种类似的公司往往会因为领导人的换届,而改变其艺术方向的目标,并且减少在艺术品上的投资,最差的情况就是公司选择整体出售它的艺术品库存。当兼并与收购之后,很少有管理着能够坚持继续用公司资金购买艺术品,而且董事会也是保守地不建议收购艺术品。


因此当今,资助艺术活动的方式比直接收购更加受到青睐。大部分的公司都接受这样一个观点:公司可以将广告与宣传一部分预算用于资助文化艺术类活动,这样不仅能够向大众宣传自己,还能吸引高净值人群,例如资助美术馆、博物馆后,公司可以参与私密的美术馆举办的聚会,在那些聚会更容易接触到新客户。出于这样的目的,公司在选择何种艺术展览时也会异常谨慎,例如顶级的投资公司会乐意为毕加索的展览赞助,但是不会资助一些敏感话题的展览,例如政治类与性别类。

8 art basel.png

▲巴塞尔商业合作伙伴


公司作为一个主体收购艺术品可以从侧面证明艺术品的价值正在受到更广泛的认可,收藏不再是个人行为,而变成了体现公司品味与文化的渠道。


丨新玩家三号:银行丨


上文提到了许多大型公司都加入了艺术行业,国际银行虽也属于商业公司的范畴,但由于其特殊性,银行既能以一个法人收藏家的身份加入艺术市场,也能为艺术市场提供相关的服务。


银行作为收藏家的身份在欧洲首先兴起。一家知名比利时银行家族成员Baron Leon Lambert在其28岁的时候邀请有名的现代建筑家戈登•邦沙夫特(Gordon Bunshaft)设计该银行在布鲁塞尔的总部建筑,并同时委托艺术家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 和亨利•摩尔(Henry Moore)创作银行外部的雕塑,在这个建筑的办公区与公共区域都摆放了艺术作品。Lambert本人占据了该建筑的最高层,一迈出他的私人电梯,迎面而来的就是三个阿爾伯托•賈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i)创作的纤长的女性雕塑,以及一间又一间摆放着当代艺术的收藏间。在20世纪,许多欧洲银行的所有者和创始人都和Lambert一样是一位艺术收藏家。

9 Baron Leon Lambert总部建筑.png

▲戈登•邦沙夫特设计该银行在布鲁塞尔的总部

图片 1.png

▲贾科梅蒂雕塑作品


美国银行加入艺术世界的步伐稍晚。因为在欧洲,艺术品首先被视为是一种经济身份的象征,其次才是一种可以变现的资产。然而在美国,银行们更倾向于认为不动产才是经济身份的象征,而非艺术。


在美国,艺术品被视为具有商业价值的契机来自于1985年苏富比的四月拍卖,这场拍卖会也象征着顶尖艺术品拍卖价格被大众消费的开端。当时的拍卖品的质量非常优秀,最显眼的一件拍卖品是梵高的Enclosed Field with Young Wheat and Rising Sun(1889),当时苏富比预测价格是五百万美金,这已经超越了任何一件艺术品的预测价格。然而最后的落槌价格竟然是预测价格的两倍左右:9.9百万美金。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戏剧化的是买家是一位阿根廷的水泥企业所有者,一位女性的收藏家Amalia de Fortabat。第二天,这场拍卖会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条,收到了全世界的注目。

11 Amalia-Fortabat-9-SF.jpg

▲Amalia de Fortabat

12 enclosed-field-with-rising-sun-1889(1).jpg!Large.jpg

▲Enclosed Field with Young Wheat and Rising Sun(1889)


虽然说大部分的美国银行都反应迟钝,但是其中也有例外,例如JP摩根:1959年,JP摩根的前身Chase Manhattan Bank在David Rockefeller的领导下,开始建立公司的艺术品组合,截止到2014年,该公司在全球450个分公司内摆放着30000件艺术品。David的母亲Abby Aldrich Rockefeller同时是Museum of Modern Art三位创始人之一,David本人、他的兄弟Nelson以及妹妹Blanchette也曾出任过该博物馆的主席职位。在JP摩根的收藏中,既有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作品,也有一些不知名的画家因为作品被该公司购买而名声大振。该公司还将自己的艺术品供全球的美术馆展览。

13 Museum of Modern Art.jpg

▲ MoMA

14 jp morgan Chairman's Office.jpg

▲JP摩根的总裁办公室


迈入21世纪之后,银行变得更加地国际化,他们也发现那些高净值的客户很多都是收藏家,因此为了更好地接触客户与提高自己的品牌形象,银行纷纷迈入了艺术领域。例如Deutsche Bank 就效仿JP摩根,开始建立自己的艺术品收藏组合,并将这些作品以自己的名字在全世界展出,以此塑造在高净值潜在客户心中的形象。银行正在参与越来越多的顶级艺术展,Deutsche Bank 和ING都是TEFAF的赞助商,UBS是巴塞尔艺术展的赞助商。这些银行会派高层管理者出席艺术展相关的私人聚会,并在席间发言,一般都是关于该银行的理念与该展览的先锋精神的相互共鸣。

15 Deutsche BANK 艺术收藏.jpg

▲Deutsche Bank的艺术收藏


除了赞助和直接购买,银行还衍生出了艺术咨询业务。Citibank的艺术咨询业务中只需要支付一定的年费与手续费,客户就可以得到一支专业的艺术专家的帮助,来判定艺术品价值,找到合适的艺术品以及特别渠道购买艺术品。这项业务还包含了艺术品的储存、运输与保险。如果客户想要出售一件艺术品,服务人员还会帮忙处理执行上的问题,并根据客户需要选择匿名的方式出售。Citibank推出这项业务之后得到了很好的反馈,并成功吸引了一大批高净值人群,加强与他们的联系,借此推销更多的业务。Citibank同时也允许客户把艺术品作为抵押物,获得资金。

16 citi bank art advice.png

▲citibank艺术咨询服务人员介绍


银行本身的财力雄厚,其目标客户与收藏家群体重合度很高,所以银行加入艺术市场既有经济基础,也有潜在动机。另一方面,银行的加入也让艺术品的流动性得到进一步的提高,艺术市场变得更加灵活。


丨新玩家四号:非银行类放贷人丨


随着艺术与金融的交流日益紧密,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提供艺术品抵押服务。根据德勤2016年度报告,艺术品抵押市场从2014年的9.6百万美元,扩展到了2016年的15到18百万美元。这个新市场里面的主要参与者有私人银行、拍卖行以及独立放贷人。在2006年,在纽约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非银行的艺术融资公司Fine Art Capital,这家公司的放贷经理都拥有专业的艺术品鉴赏能力,以艺术品作为抵押物,放贷给收藏家、画商与博物馆。这家公司的官网宣称:一个高质量的客户可以贷款五十万美金到一亿美金,20年的期限,并同时保留他们的艺术品不需要移交。艺术品抵押领域还在继续发展,既有Borro公司关注于相对低价的艺术品,凭借高利率,短期贷款获得收入,也有Athena公司依仗金融巨头Carlyle和Pictet的背书,只放贷高于1百万美元以上的数额。这种艺术品抵押公司的另一个有利条件是缺失的相关法规,当下它们并不被联邦银行系统所约束,艺术品抵押可以说是一个灰色地带。


丨新玩家五号:互联网信息售卖丨


看到热度不断上升的艺术市场,艺术品信息售卖行业也开始发展。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创业者Carlos Rivera和他的伙伴在2014年建立了名叫Sell You Later的网站。这个网站将艺术家们分类,然后将每个艺术品打上不同的标签:低于一万美金就买下,该卖出了,流动性强等。这个网站的基本思想是把艺术品投资看作和风险投资一样,高风险高回报,尽可能地去寻找那些独角兽类的艺术品。这个网站不需要付钱就可以访问,但是如果支付3500美金的费用,就可以先人一步得到信息,更快地作出反应。创始人透露道在他建立ins账号和网站的几天之后,就有好几个世界级收藏家注册与付费了。

17 Carlos-Rivera-011.jpg

▲Carlos Rivera

18 Sell You Later.png

▲Sell You Later网站截图


结语:


随着新玩家的出现,艺术和金融、商业之间架上了桥,艺术活动的动机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艺术品也越来越像一个可变现的消费品,就像在股票市场交易的证券一样。这些新玩家的加入,一方面让艺术走进了公众的视野,提高了艺术市场的流动性与活跃性,但是在另一方面又让整个艺术市场陷入了一种躁动的氛围之中,变得更加复杂难测。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