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找到这些精心隐藏的画家本人吗?
2018-06-06
来源 : A&C Foundation

在诸多的世界名画中,都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彩蛋。不是自画像,画家却将自己也画在了画面当中,如果不仔细查看是无法发现的,你有没有在这些经典画作中找到艺术家本人呢?


委拉斯凯兹《宫娥》
1656年作


640.jpg

委拉斯凯兹,是十七世纪巴洛克时期西班牙画家,也是国王和贵族的画家,《宫娥》便是委拉斯凯兹晚期的一件重要作品,它描绘了宫廷里的日常生活。


小公主玛格丽特被描绘得既庄严又具有掩盖不住的稚气,占据画面的中心的位置,并且也是这幅画光源的核心。作画时,原本要继承王位的卡洛斯王子意外去世,小公主玛格丽特成了王位继承人,委拉斯凯兹让玛格丽特成为画作的核心人物,她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名宫女在向她行礼,但小公主对她们置之不理;在公主右前方,一只猛犬安静地卧在地毯上,宫廷小丑则正在取乐。


献水杯画面左边是正在作画的画家本人。画家把自己安排在这一颇具戏剧性的情节中,使整幅画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情调。此外,这幅画最特别之处是在于画中人物所注视的方向并不是小公主,而是镜子中映出的并不在画面内的小公主的爹娘: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及其王后。所以这幅画真正的玄机就在于:画家利用镜子将本不该出现在画中的绘画对象给提前暴露了,创造出了类似三维的空间效果。300年后,毕加索倾注了 5 个月时间悉心研究这幅画,并声称这幅画给他带来的灵感使他创作了 58 件画作。


拉斐尔《雅典学院》
1510年-1511年作


640 (1).jpg

拉斐尔是意大利杰出的画家,和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并称文艺复兴三杰,也是三杰中最年轻的一位。拉斐尔谢世时年仅37岁,但由于他勤勉的创作,给世人留下了300多幅珍贵的艺术作品。《雅典学院》是拉斐尔·桑西于1510年—1511年创作的一幅壁画,现存于罗马的梵蒂冈博物馆拉斐尔画室中。这幅巨型壁画把古希腊以来的50多个著名的哲学家和思想家聚于一堂,包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毕达哥拉斯等,以此歌颂人类对智慧和真理的追求,赞美人类的创造力。


全画以纵深展开的高大建筑拱门为背景,大厅上汇集着不同时代,不同地域和不同学派的著名学者,有以往的思想家,也有当世的名人。他们在自由地讨论,情绪热烈,好像在举行什么典礼,或庆祝某个盛大节日,洋溢着百家争鸣的气氛,凝聚着人类智慧的精华。


拉斐尔把自己也画进了这幅画里,就在画面的右边,头戴无檐帽,注视着观众,象征艺术乃登入智者的殿堂。只可惜他给自己的位置太少了,只露出半个脑袋。


扬·凡·艾克《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1934年作


640 (2).jpg

扬·凡·艾克(1380~1441),是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时期尼德兰市民美术的奠基人。《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便是他的代表作之一,这是一幅作于板上的油画,有82×60厘米大,用色十分细腻,画中的主人翁是阿尔诺芬尼和他的新婚妻子。阿尔诺芬尼举着右手,似在宣誓。他的妻子则虔诚地微低着头,伸出右手表示永作丈夫的忠实伴侣。


在这幅画的背景中央的墙壁上,有一面富于装饰性的凸镜,它是全画尤其值得观者注意的细节;从这面小圆镜里,不仅看得见这对新婚者的背影,还能看见站在他们对面的另一个人。据说,画家本人曾作为证婚人参加了婚礼,画中墙上的拉丁文提款正是“凡·艾克在此,1434年”,人们据此推断。画中镜子里那位身着蓝衣的男子就是画家本人。


不得不佩服画家本人的这种精微细腻的描绘手法,将物理学上的光线折射知识灵活的运用到了绘画创作中,让画作本身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戈雅《查理四世一家》
1801年作


640 (3).jpg

弗朗西斯科·戈雅(1746~1828)是18世纪末期享誉全球的西班牙绘画大师。而《查理四世一家》是为西班牙国王查理四世一家特别绘制的一幅全家福肖像画。画面上十几个人一字排开,倒有些似落难中受审的囚犯,画面里充满了危机感。有人认为,画家在以充满批判性的画笔任性地表现贵族迂腐过时、庸懦无能的一面。不过,国王十分满意这幅全家福,还赐予戈雅西班牙“第一画家”的头衔。


明快和谐的光线,错落有致的布局,交相辉映的着装,各具神态的表情,尽显珠光宝气富丽堂皇。一幅惊世之作,博得查理四世国王的欢心,也给世人留下说不清道不尽的话题……原本,画中共有13个人物,因为13在西方文化中是个不吉利的数字,画家索性将自己也画入背景凑个数。他出现在画面的左侧,几乎融入昏暗的背景,站在群像后露小半个身子。


大卫《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
1805年-1807年


640 (4).jpg

雅克·路易·大卫,是法国著名画家,古典主义画派的奠基人,画风严谨,技法精工。《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是一幅真实记录1804年12月2日于巴黎圣母院隆重举行的国王加冕仪式的历史画。


整幅画有百余个人物,每个人物都有不同的服饰、姿态和表情。复杂的环境和众多人物所应该有的光影效果以及复杂色彩层次的把握,决定了这是一幅世界著名的高难度巨幅人物组油画。身穿紫红丝绒与华丽锦绣披风的拿破仑,已经戴上了皇冠,他的双手正捧着小皇冠,准备往跪在他面前的皇后约瑟芬的头上戴去。约瑟芬身后的紫红丝绒大披风由两个贵族妇女提着。在拿破仑的背后坐着那位穿镶红边白色法衣的臃肿的教皇,他双手搁在胸前,低头默认这一情景。整个气势十分庄严,每个人物形象以精确的肖像来描绘,这里有宫廷权贵、大臣、将军、官员、贵妇、红衣主教与各国使节。


当然,在这幅画里,画家本人也出现了。他站在二楼包厢的人群中,正拿着画笔兢兢业业地作着画。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