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题:网红展PK学术展,是你选择哪一个?
2018-10-08

新一季《奇葩说》播出已有几集,许多辩题都非常有意思。在这里出一个艺术圈内喜闻乐见的辩题:网红展PK学术展,是你选择哪一个?这是一个在艺术界掀起多番争论,又与大众息息相关的话题。《艺术市场通讯》列了几个简单的比较标准,在时间精力有限的情况下,你会更倾向于哪一个?


展览价值体现PK


近年来“网红展”大热,与之相对的是一批“叫好不叫座”的专业性、艺术性都较强的“学术展”,它们两者各具优势,不能说谁好谁坏。


“网红展”一般都具有吸引眼球的场景,有研究称这是一种以Instagram为中心的艺术体验,并逐渐已经升级成为了真正的产业,不再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时代趋势。它们通过大量身临其境的、有趣的、拍照好看的装置来实现。进入这类艺术展览,所面临的障碍可能是时间和金钱,而不是任何特定的要求,或是对艺术史的兴趣。

2342.gif

相对一般展览60-80的票价来说,有吸引力的“网红展览”往往动辄门票过百,但他们的看展“知识门槛”却很低,换言之就是每一个普通人都可以看得懂,你无需站在作品前仔细研究,艺术家究竟要表现什么意图;无需做足功课,了解艺术家的生平、作品风格;无需你对某一艺术领域有深耕或者触类旁通的能力。你只需带上三两朋友,打开手机、调好滤镜、找好角度,拍上美美的照片就可以啦!

bc8385e9-b199-4eaa-9f6e-68b50ad52e9f.gif

▲寻梦海底两万里-深海之光 展览现场


相较于上面提到的网红展览,另一类展览一般是业内较为有影响力的艺术家、艺术机构举办,多为绘画、雕塑、陶瓷器等比较专业领域的展览。它的学术性较强,对于普通观众的专业知识储备、欣赏能力是很大的挑战。


但往往这些展览的艺术价值是较高的。学术性展览除了给观众以美的享受,更是为艺术爱好交流者提供了交流的平台,为收藏家和收藏爱好者搭建了鉴别、收藏的平台。一个大展,展出几十名甚至几百名画家的作品,谁的作品好,谁的作品值得收藏,这个思考的过程也是一个品评、鉴赏的过程,为日后收藏做充分准备。

图片2.png

▲龙美术馆《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


同时,学术性展览为文化艺术产业注入了新鲜血液,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提供了卖品和拍品。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在进入市场之前,都是通过办个展和参加全国性的大展被市场所接受。这不但为文化艺术产业的发展增加了新人,同时也为艺术家被社会接受创造了条件。


展览观众缘PK


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全国范围内的“网红展”超过40场,此外7、8月两月举办的展览数量几乎接近上半年的总和,大部分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

timg (4).gif

▲余德耀美术馆《雨屋》因大受好评后,于9月21日再次对外开放


在观众分布方面,女性观众比例占50%以上,以家庭为单位前来观展的观众也明显增多,占比30%左右。每逢节假日,参观人数暴涨,加上节假日每日上万的流量,平均人流量达到上千的情况非常普遍。一年以来,“网红展”频频出现,其盈利模式引人思考。


去年举办的“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可谓是中国“网红展”浪潮的先行者。teamlab作为一个成熟的IP被引入中国,一年以来,与全国各地的商业体和艺术机构合作,带动消费升级。“花舞印象Art by teamLab艺术感官餐厅”随之亮相,进一步收割IP所产生的价值。围绕一场网红展览,由核心内容生产层作为上游,扩散至渠道及展览策划作为中游,到周边衍生产品层做为下游,依序而成。其中,上游主要为内容产出方,例如艺术家、IP 开发团队等;中游包括两部分:一是策展人;二是具备渠道及产品开发的运营团队或机构,如美术馆及画廊、文创及公关公司等;下游主要为IP展览使用方及衍生品业务,包括IP在不同市场渗透的展览授权业务,以及与众多形式合作开发的商展、衍生品业务等。

图片3.png

▲TeamLab 《水晶宇宙》 互动灯光雕塑装置

efc09d431b754560afdd0b444580f53f.gif

▲花舞印象Art by teamLab艺术感官餐厅


此外,今年在上海宝龙美术馆举办的“WAVELENGTH:出厂设置——沉浸式艺术体验大展”,开幕当天就迎来了数万人次的参观。对于一场门票人均定价在100元的展览,仅开幕当天门票所创造的利润价值,已足够可观。据了解,此展览所带来的流量效应,就让宝龙美术馆日均参观人数从以往的一百多人增至上千人。

timg (1).gif

▲宝龙美术馆《WAVELENGTH:出厂设置》


而另一边主打专业、艺术性的学术展在人气聚集上就相当吃亏。因为大多的学术展都较为枯燥,虽然票价大多都低于网红展,但由于学术性太高,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懂,这就等于把很大一部分的观众都给抛弃了。但这一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一个好的策展人就可以把展览变得既有学术性,又有意思,还好理解。


当艺术家、艺术作品不够被大家熟知,没有太大的广告噱头时,布展是一个能否吸引观众好感的关键。如何通过布展划分整个展览的脉络,这一点其实很重要。


虽然目前我国的策展水平还相当有限,专业的并不多,但近两年来,也有不少优秀的、极具创意的学术性展览案例,它们带给了观众十分惊喜的观展体验。


例如曾梵志的个展“散步”,是他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涵盖最广泛的展览,亦为其在北京举办的首个机构个展,力图全面梳理艺术家近三十年的创作历程,囊括以绘画及雕塑为形式的六十余件作品;其中,许多作品从世界范围内的收藏机构借展而来。

2_看图王.png

▲ 曾梵志“散步”个展现场


展览的空间设计由曾梵志的长期合作伙伴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提供,他以曲折、延展的空间结构呈现艺术家的创作概貌:将展厅比作曾梵志的“脑部结构”,根据作品的时期及主题,以独立而开放的6面墙体分割并联结整个展厅,营造出浸入式的整体氛围;又在所有的独立墙体上打开一扇边长为2.4米的正方形“窗户”以贯穿整个大展厅。这些独立墙体由深灰色的外侧墙壁所包围,共同体现曾梵志各个阶段的艺术灵感。因为墙体上的窗户将各个展区打通,使得观展民众的视野范围可以随着脚步变换,可谓具有“移步换景”之妙,真是邀请观众在其精神世界中进行一次“散步”。


社会意义与作用PK


所谓网红展并非以“网红”为前提,网红的定义是一个由互联网的传播引发的参观流量和话题现象。比如昊美术馆的“虚构”,个体化的体验本身就是作品的重要形成部分,观众对作品不同角度的理解、参与、玩味,对空间、时间的探索才是展览的关键。“网红展”是一个口语化的形容词,但背后意味着艺术家和美术馆通过怎样的思考和工作使得艺术在公共领域中传播发酵发挥最大的效应。

图片6.png

▲莱安德罗•埃利希个展现场


我们在被追捧的“网红展”中,大致分为了三个关键词,也可以说是特点:色彩感;沉浸式;人流量大。而这些网红展的形成也往往是探索一些光影的体验,比如霓虹灯、fancy灯光效果,甚至是是“邀请”某些已故但童叟皆知的西方大师来中国,比如梵高、莫奈、克里姆特、毕加索等,通过投影、LED屏幕、VR等技术呈现或者复原大师画中的景象,制造出行走其中的逼真和现场感,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沉浸式体验”。这些展览的用户人群更为广泛,不仅是为了拍照打卡,还会覆盖一些具备美术知识,或是有意于培养孩子艺术感知的人群。

timg (3).gif

▲2015年上海新天地“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


而学术性展览更加侧重于对大众艺术文化认知的提高,有推动时代艺术文化进步的深远意义。相对于网红展尽大可能的娱乐观众,学术性展更具有教育作用,它能把教育学方法和美学体验结合起来。


由于中国教育中“应试”痕迹太重,所以孩子普遍缺乏美育。这也是中国艺术市场体系会落后于西方的主要原因。而要改变这一现状,学术性展览的普及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无论是学生还是成年人都有看展的需求,而好的学术展就能潜移默化地传递这些国人缺失的艺术理论。

3.png

▲孩子们参加上海博物馆亲子教育平台的趣味课程


我们要知道,不管是网红展还是学术性展览,它们的社会影响力都具有一定的针对性。它们都是都市物质和文化积累的展示,有天然的动机成为当今都市文化的主体中心,成为物理空间、精神空间与社会空间的统一。它们总是和所在时代的社会人文、集体审美、所在城市文化等层面互相重叠和渗透。观众走入展馆的动机也更为多元化,传统策展人设想的观众对审美知性的体验和追求,其实已经浸透在休闲生活、社交需求、审美消费等各个导向的过程中。


如何平衡人气与学术


网红展和学术展,两者皆有各自的优势与不足。网红展具有美轮美奂的场景,与众不同的体验,深受年轻人喜爱;而学术展能让观众扎扎实实的认识艺术,了解艺术的发展进程,提升审美和学识。而同时,两者的劣势也在市场趋于成熟的过程中逐渐体现了出来。


网红展都有一个共性:照片要比现场更具吸引力。策展人在前期找一些网红去展览现场拍摄大片,再让网红去宣传,利用“名人效应”达到宣传效果,增加用户流量。并在各类社交软件上标榜“网红展”“沉浸式”“互动体验”等关键词,这样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年轻人前来拍照打卡。


然而,大多数的“网红展”现场却不能和宣传相匹配,很多观众表示某些展览只是徒有虚表,和真实展览意图背道而驰。这不禁令人思考: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借由媒体造势,煽动观众的观展情绪,在这样的目的之下做出的展览,水准还会有保证吗?

da5fc2996b694f568242c09de0fadba9.gif

▲上海虹桥艺术中心“璀璨之境——克里姆特”展


“沉浸式展览”也好,“网红展”也罢,背后其实更多的是反映了美术馆的发展方向与观众的关系。美术馆一方面要通过有趣的展览吸引观众,因为观众的参观量已经成为美术馆考核的一个重要指标,这对于美术馆来说压力是巨大的。对于民营的美术馆来说,巨大的观众参观量意味着门票的高收入,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减轻美术馆运营的压力。


上海之所以最近两年各民营美术馆都在争先恐后地做“沉浸式展览”或“网红展”,与观众的诉求和观展热情也有一定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上海的美术馆是被观众推着走的。但反过来讲,观众既然愿意花钱看展览,而美术馆就不能只是推出纯粹娱乐化的“网红展”来迎合观众,美术馆毕竟是教育机构,具有提升观众审美的责任和义务。一味追求摆pose、刷照片的“网红展”是不会流行长久的,观众对此的新鲜感一过,缺乏理论支撑的展览也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热闹一阵罢了。

图片8.png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现场


在未来的发展中网红展览要少一些噱头,更多一些实质性的艺术意义。而学术性展览也可以稍改变策展形式,让展览与观众的联系更为密切。因为对于专业的看展人而言,他们看的是作品的韵味、神气,从作品的创作时代、社会背景,再到艺术家的人生经历,从而对作品有较深的理解。但对更多普通观展者而言,要达到这种程度有一定的困难,更多地需要用心去感受,抓住作品对自身最直观的感觉。


在这里我们不去区分所谓网红和学术孰高孰低,他们各有各的受众群体,都有不同的观展体验,关于未来的发展我们也未而知。但展览的呈现是需要让观者更多的了解艺术,万万不可缺失艺术普及的意义。


结语:


很多美术馆现在的经营还是面临很大的挑战,首先是没有关注,所以借助网红展获得更多的流量,是对美术馆经营的正反馈,帮助其更好地持续性地经营和发展。但是美术馆必然有它的学术定位,比如要收藏,要进行严肃的学术展览,要进行更多的艺术公众教育。如果一个美术馆过分地主打网红展吸引人流,那么则变成了另外一种性质的画廊,并不可取。最好能够在两者之间形成一种平衡。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