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强:火•烟•花

繁体大标1.gif


佛罗伦萨的《空中花城》


当地时间18日下午3时50分,中国福建籍著名艺术家蔡国强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广场上,实施了其本人最大规模的白天爆破计划《空中花城》。

image001.jpg

《空中花城》现场图片©La Repubblica


据悉,此次活动由佛罗伦萨市政府主办,《空中花城》以“春雷”开场,包括“西风神与大地女神”、“花神”、“维纳斯”、“三女神“、“精神花园”、“红百合”六幕。灵感来自文艺复兴代表艺术家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画作《春》(Primavera)。整个爆破持续10分钟左右,5万余发特别制作的烟花,以天空为画布,爆破出万千仿佛文艺复兴的花草,仿佛两千多年历史的“花城”在空中显影。


在蔡国强的所有作品中,此次《空中花城》堪称规模最大和复杂。蔡国强先以数百手稿绘出每棵、每幕烟花的效果,再由来自“中国烟花之乡”浏阳的团队据此开发特效产品,然后再根据编排手稿完成技术编程,最后与两家意大利当地焰火公司密切合作,在不到九天的时间里现场组装礼花弹2168发,组合盆花880组44300发,特效单发829发,189排单排特效1903发,总计5万余发。

image003.jpg

《空中花城》现场图片©La Repubblica


佛罗伦萨市长达里奥•纳德拉表示:“佛罗伦萨与焰火有特殊的关系,每年我们都以焰火庆祝这座城市的守护者“圣若望”。我们相信,这次白天焰火,将与佛罗伦萨市民和游人产生共鸣。他们将被蔡国强作品的迷人色彩和图像吸引,驻足仰望。”


“这场奇观,不仅将让我们亲历蔡国强创造力的精髓,也为他在乌菲齐展出数月的精彩展览精彩揭幕。”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馆长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说。


乌菲齐美术馆举办蔡国强个展《花曲》


《空中花城》为蔡国强个展《花曲》揭开序幕,展览今年11月20日在乌菲齐美术馆开幕,由乌菲齐馆长艾克•施密特与乌菲齐版画素描部策展人劳拉•多纳缇(Laura Donati)联合策划。

image005.png

《花曲》展览海报


展名与佛罗伦萨的诗人但丁的《神曲》相呼应。蔡国强以文艺复兴的花草为题材,捕捉文艺复兴的精神和灵魂,亦是借花画自然、宇宙和他的情感。筹备期间,艺术家深入乌菲齐版画素描部研究金属尖笔技艺,更一次次回到美第奇(Medici)家族的波波里花园(Boboli Gardens),研究文艺复兴花草品种。利莫娜雅花园昔日是美第奇家族花草收藏的温房,如今用于研究和培育文艺复兴花草,这里成为他的重要灵感源;艺术家也与乌菲齐美术馆的植物专家合作,重新种植当时花草入画。


乌菲齐主馆内与卡拉瓦乔馆藏相接的十个特别展厅,各自以“对话卡拉瓦乔”、“文艺复兴庭园”、“彩色庭园”、“自然庭园”、“宇宙庭园”、“情色庭园”等十个主题,呈现约60件/组不同尺寸火药绘画作品和展览创作过程手稿。


作品大量使用为展览特别新创的作画技法,包括以乌菲齐馆藏银尖笔画为灵感发展而来的线香画法等。蔡国强表示,“这次我想更纯粹,专注在主要画’花’……主题的集中,让我更多面对:画还能怎么样?如何以花画好画,心钝意专而自由、自在。这些就是观念和目标。单纯了,绘画之难就更难躲!”


乌菲齐馆长艾克•施密特表示:“蔡国强的作品,将速写过程的爆发性推向极致:它是即兴的,转瞬即逝;当我们审视这些创作姿态和动作的痕迹,定会想起已逝的时光。这些图像,似乎暗喻着昔日的经典绘画从记忆深处骤然而猛烈的回归。”


《花曲:蔡国强在乌菲齐》也是蔡国强2017年起“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的重要一站——他先后在普拉多、普希金、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馆等六所世界伟大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与其代表的西方艺术源流的精髓对话,探索今天艺术的可能。一位21世纪、从东方出发的画家,以今天的艺术表现方法、艺术家的格局和天性来画画,试图与文艺复兴的精神气质形成有意义的对话。

image007.jpg

蔡国强,《文艺复兴的花园》,2018,布面火药,300x400cm

© Cai Studio / Ph. Yvonne Zhao


展览将发行一部画册(意大利、英文、中文各一版),重要作者包括:乌菲齐馆长艾克•施密特,著名策展人杰曼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艺术史学者西蒙•沙马爵士(Simon Schama),《花曲》联合策展人劳拉•多纳缇,以及艺术家本人。此外将同步推出夏姗姗导演的纪录短片,揭开展览背后艺术家绘画道路上的坚持、脆弱摇摆及自我叩问。


西蒙•沙马爵士在《花曲》画册文末表示:“所有伟大的艺术,都是构思中的艺术家和抵抗中的媒介之间艰难谈判的结果,尽管蔡喜欢谦虚地强调,火药、烟、火和光,可以也应该摆脱他的设计之手。事实仍然是,与任何一个真正的天才一样,他的思想是唯一点燃火花的源头。”


《花曲:蔡国强在乌菲齐》感谢意大利文化部、佛罗伦萨市、和曹其峰、张松桥夫妇的鼎力支持,以及ACAT艺术顾问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特别贡献。


回顾:火•花


火药是蔡国强最熟悉的艺术伙伴。


中国人和火药的关系史很微妙。在去年大热的影片《蔡国强:天梯》开头,艺术家就谈到“火药发明之初,人们其实是借其以寻找能够长生不老的灵药。”

image009.jpg

2015蔡国强在福建泉州,距自己家乡不远的惠屿岛海边实施《天梯》爆破项目


这种研发失败的“药”——本是用来延长寿命的——最后却意外演变成了夺取人性命的武器,并且在数千年的发展和流转后,取得了越来越有毁灭性的杀伤力。而另一方面,在中国本土,它骇人的的声、光和烟戏剧性地成为节庆活动、祭祀仪式的必要装饰。时至今日,这种自春秋时代就应用于中国民间的黑色物质,瞬间爆发出来能量,依然会让压抑在人内心中对火的敬畏纤毫毕现。


火药画是蔡国强最常使用的创作形式之一。艺术家通过将火药在宣纸或白板纸上,敷设出涂层形成图像,经过点燃并加以控制燃爆出特殊的艺术效果,形成绘画。作为创作媒介,火药燃烧形态的不稳定性和危险性时常给创作过程和结果打上问号。但也正是这种结果未知且转瞬即逝的特性,赋予火药画瞬时的震撼、消逝的凄美和流畅的动感。


其实多年以来艺术家时常就植物的形象在纸上进行火药画作的尝试。他试图用燃烧的痕迹来捕捉植物的生命气质。

image011.jpg

2010创作的《阳光与孤独:罂粟花》(Sunshine and Solitude: Poppy Flowers)曾参加2015年《艺术与食物》米兰三年展,现藏于艺术家家中。

Photo by Diego Berruecos, courtesy MUAC


image012.jpg

2011年志愿者在准备《夜色中的花》(Nocturnal Flower)的模版,同年蔡国强在卡塔尔多哈的阿拉伯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海市蜃楼》(Saraab)个展,该作品为展览的一部分,现藏于阿拉伯现代艺术博物馆中。

Photo by Liu Heung Shing © 2011


image014.jpg

在同一个展的筹备现场,艺术家在为另一幅作品《花的暴怒》(Frenzy of Flowers)点火。

Photo by Lin Yi, courtesy Cai Studio


image016.jpg

《瓷器上的花》(Flora on Porcelain)同为《海市蜃楼》个展的一部分。

Photo by Hiro Ihara, courtesy Cai Studio


回顾:烟•花


蔡国强最钟爱的画布其实不是纸,是天。艺术家用火药爆破后留在空中的烟状色粉来表现花,最令人记忆犹新的还是2014年,在上海艺术博物馆个展《蔡国强:九级浪》开幕式上,于黄浦江上空施演白天的烟火盛宴《挽歌》,第二章《回忆》。


虽然叫做“烟花”或者“礼花”,但以往的它从来没有像在蔡国强手中那样与“花朵”如此接近过。


《回忆》当中有一幕,烟火在黄浦江上层层叠叠迸出有韵味的线条:一级爆破结束后,翠绿色粉组成的柱状烟团好像茎干拔高一样精妙地在空中短暂停顿;再从这一级的彩色线条终点再次爆破,二度迸射出花状的粉色烟团。

image018.jpg

《挽歌》现场


花从萌芽、结苞到绽放,在风中凋零、逝去,在云烟中飘散凋零,短短十秒见证生命的来去匆匆。这是他多年钻研烟火爆破技术,研发用于决定焰火形态的电子芯片、改变烟火单调燃放状态,丰满烟火爆破节奏、层次的结果。


《九级浪》中有一作品是受俄罗斯画家艾伊瓦佐夫斯基的油画“九级浪”启发,在画家的画中,海面仅存一根漂浮的桅杆,人们赖此挣扎求生,可是前方滔天巨浪涌来,在千钧一发之际,人类的渺小和无力尽显无疑。


九级浪是海啸里面,最大和最危险的波浪。

image020.png

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艾瓦佐夫斯基,《九级浪》,1850


等级能量最高的海浪,哪怕破坏力超强,也无法抵挡自然万钧之力透射出的磅礴大气之美,蔡国强说“他不担心焰火的危险性,只担心它成不了好的艺术。”或许,对爆破艺术的魅力与危险来说,九级浪三个字做了贴切的诠释。


不过这一次佛罗伦萨的“烟•花”一转那种凄美的叙事,制造了一种与黄浦江完全不同的壮美记忆。


“佛罗伦萨”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鲜花之城”。在持续时间为十分钟左右的焰火中,近五万发特别制作的烟花,以天空为画布,爆破万千仿佛文艺复兴的花草,此景好似两千多年历史的“花城”在空中显影。六幕焰火,灵感来自文艺复兴经典名作、波提切利的《春》,成为蔡国强献给这座文艺复兴之城的慷慨礼物。

image022.jpg

波提切利,《春》,1482


春雷序幕起,刹那间雷声滚滚,闪电般猛烈银闪爆裂乱飞,大地被唤醒!继而根根烟柱、烟幕好像男女从闪躲抗拒,到欲说还休,最终交融一体。


各色花茎、花叶、花瓣,数十米到百米不等,依次爆裂散开,是“花神”闪现,孕育繁荣!阵阵花草撒出,花神、春神与风神,象征春回大地,万木争荣的自然季节即将来临。继而彩烟喷涌,巨大白色瀑布从150米高处垂下,黑白红烟缠绕滚动,“维纳斯”神圣而立。


随后,大片洁白柳树烟花垂下,透着丝丝缕缕粉红、嫩黄,文艺复新之美典范的“三女神”翩然而至,紧接白花黑花接连喷射,营造“精神花园”。阿格莱西的华美、塞莱亚的贞淑、攸美罗西尼的欢愉化作云烟,被风从广场卷到市郊弥漫在整个城市上空,如仙气般为佛罗伦萨施魔法。最后,焰火在簇簇佛罗伦萨市花“百合”汇聚成的壮烈红云中结束!


image024.jpg

《空中花城》现场

Photo by Andrea Paoletti 


结语


近年来“花”的题材在蔡国强作品中越来越丰满:古兰经中的神秘黑色花朵、令人迷醉的毒药罂粟花、凄美的昙花一现、狂欢节上的花簇、中古时期华美的欧洲花园……火的花和烟的花,充分体现了须臾与永恒,方寸与无限之间的转换关系和迷人张力。


“花”成为了艺术家制造跨文化理解的重要切入结点。


顺着花的藤蔓向上摸索,会发现蔡国强其实在探究一个更加庞大的母题。在这个庞大母题的下面,是由与征途、返乡、传承、血脉、生死、轮回、宗教等小命题相关的个案交融起来的、横跨古今东西的一组细腻而充满张力的叙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