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艺术市场发展过程中画廊业呈现出的新现象

画廊是艺术品市场中一级市场的基本构成单位,作为艺术市场的基础,一定范畴内画廊业发展的状况决定着艺术市场根基的牢固与否。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快速发展的几十年间,画廊业也面临大浪淘沙的局面,但同时无疑也得到了较快的发展。今天《艺术市场通讯》就带大家看看如今的画廊业在国内都呈现出哪些新现象。


大量国际画廊选择中国入驻


经过数百年的摸索、考验和修正,西方画廊业已基本进入成熟的运营期,在市场中也有了自己明确、有效的作用。从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开始,香港便成为了国际大画廊进入亚洲的首站。虽然出于场地狭小租金高昂的限制,不少画廊纷纷在亚洲各地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其丰富的藏家资源和与欧洲的紧密联系确保了香港目前仍是亚洲最重要的艺术市场中心。


2018年以来越多的欧美大牌画廊选择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对自身进行拓展,陆续抢滩中国已经是资本流向的明确表现。这样的选择既源自中国市场目前呈现出巨大发展潜力和中国藏家强大的购买力,也源于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发展所持有的信心。

640 (10).jpg

▲在香港新落成的H Queen's中就包括多个国际画廊,卓纳画廊、豪瑟沃斯画廊、佩斯画廊等


高古轩香港画廊资深总监王涵怡认为,“画廊可以在亚洲地区做更深层次的推广,亚洲会在未来的艺术市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中国无疑拥有着最为庞大的藏家群体。很多顶级画廊也在关注中国艺术市场,通过入驻香港,向北京和上海扩展,接触到不同层级的国内外藏家。”


豪瑟沃斯画廊对于中国市场也始终保持高度关注。很早就代理了中国艺术家张恩利,并且在香港和上海艺博会上同中国市场保持交流。在香港开设画廊也只是豪瑟沃斯亚洲扩张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10月起,豪瑟沃斯在北京与上海设立办事处的工作也将运转起来。这两处办事处将成为画廊在中国大陆开展业务的重要枢纽。豪瑟沃斯联合创始人暨总裁伊万·沃斯表示:“对我们而言,进入中国市场不在于‘是否’,而在于 ‘如何’与‘何时’。现在这个时刻即将到来,而我们也倍感激动。香港的多元文化精神使其成为连接亚洲与其他地区的理想之地,上海的艺术氛围丰富、充满活力,而北京的历史和政治地缘优势也定将使其成为重量级的文化中心。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同时在香港和中国大陆设立分支。”

640 (1).jpg

▲豪瑟沃斯画廊


“共享画廊”模式出现


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崛起,中国藏家展现出强大的实力,让许多国际画廊都有意有将画廊事业扩张到中国,但想要做到这件事却并非易事,所以就出现了国内国外画廊的合作办展。


其实这一概念在2016年就已经被提出。Carlos/Ishikawa画廊联合创始人Vanessa Carlos提出“Sharing Gallery(共享画廊)”的概念,并筹办首届Condo伦敦。Condo即“Condominium(共治)”,具体表现形式为本地画廊提供空间给国外画廊,双方联合举办展览。主办画廊与合作画廊有机会在这个项目中共享他们的空间,或是共同策划展览,或是划分画廊空间举办不同的展览。

640 (11).jpg

▲Condo Map of London in 2016


今年是Condo项目第一次来中国。7月7日,首届Condo在上海开幕,9家本地画廊提供空间,联合13家国外画廊,在上海西岸、M50、市中心等多个艺术区域举办艺术展览,响应“共享”这一游戏新规则。

640 (12).jpg

▲Condo上海


参展Condo上海的13家国际画廊中,不乏已对中国市场有所了解者,比如国王画廊曾在2017年参加Art 021艺博会;赛迪HQ画廊四年前就参加过西岸艺博会,去年又参加了Art 021艺博会和艺术成都。与短短几天、纯粹以交易为主的艺博会相比,展期近两个月的Condo上海显然更有利于国际画廊在中国艺术圈获取存在感。“国内大部分观众只在艺博会上看过我们艺术家的作品,而且艺博会的展位和画廊空间是完全不一样的,Condo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长期展出,而且可以和本地画廊合作,对他们有更多了解。”赛迪HQ画廊副总监王凯楣如是说。


赛迪HQ画廊创始人Sadie Coles与Vanessa Carlos是好友,在今年1月开幕的2018Condo伦敦上,赛迪HQ就支持Vanessa的Condo理念,作为本地画廊“招待”了格拉斯哥的Koppe Astner画廊和里斯本的Madragoa画廊。今年6月开幕的Condo纽约上,赛迪HQ画廊又作为国际画廊远赴纽约与当地的Simone Subal画廊合作。而本次Condo上海,赛迪HQ选择了上海颇有历史的香格纳画廊作为合作伙伴。

640 (13).jpg

▲香格纳画廊+赛迪HQ画廊


“共享画廊”模式能为参与的城市带来流量,把观众带到画廊里。对于画廊来说,参与到这种交流中,成为艺术社群的一部分是很重要的。该项目号召艺术机构对现有展览模式进行重新评估、整合资源并共同行动,为不同画廊空间提供了一个更有利于发生实验性展览的环境。这对画廊业的生存和发展都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引进国外艺术家展览成趋势


近几年来,许多国内画廊都开始热衷引进国外艺术家的展览,比如当下正在展出的就有多场,其中包括常青画廊“CONT[IN]UA——亚历杭德罗·坎平斯 (个展)” 、Cc基金会“阿玛莉亚·皮卡——无声 ”、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萨卡琳·克鲁昂 (个展)”、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克里斯丁·莱默茨——Not I (个展)” 等。

640 (14).jpg

▲CONT[IN]UA——亚历杭德罗 · 坎平斯 (个展)


偏锋新艺术空间的负责人王新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引进国外艺术家的展览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约4、5年前,王新友意识到国内画廊与艺术家代理系统的混乱,他开始放慢脚步,思考画廊发展的方向。他希望不仅仅局限于做国内的艺术家,也可以与国际市场有更多的互动。从那时开始,他频繁去往欧洲各大美术馆看展,拜访藏家、批评家、策展人,并走访了英国、德国、法国、瑞士、比利时等许多艺术家的工作室。


在国内举办国外艺术家的展览,意味着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从艺术家的简历开始整理,做大量的翻译工作,这些看琐碎的事情,都要一点一滴地去做。比如针对偏锋新艺术空间做的本杰明个展,专门邀请了来自伦敦的策展人、作家艾德里安乔治(Adrian George)与艺术家进行了一次深入的对谈,并整理成中、英文的资料。花费巨大精力、成本来推广这些国外艺术家的背后,画廊必然是有利可图的。比如仅就成本来看,2015年偏锋做的梁硕和廖斐的个展就高于此次艺术家本杰明的展览。

640 (15).jpg

▲德国艺术家本杰明·阿普尔个展“地下室花圃”在偏锋新艺术空间拉开序幕,这也是艺术家在中国的首次个展。


据另一位画廊从业者,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办人郑林介绍,唐人的群展“无幕可落”展出的一件大型的装置作品:乔治·伊恩·麦克马洪《逗留》,包括材料费,艺术家差旅费等各项加起来约不到10万,这件作品在展览结束后将由画廊所有,对比画廊做的其他国内艺术家的展览,动辄投入上百万,结果显而易见。有画廊举了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做一个展览,邀请国内艺术家参展,他们首先关心的是你能给我多少预算,在此基础上可以出什么方案;国外艺术家会根据展览的主题首先把自己的方案做出来,然后给出很多预算的方案供画廊选择。如果预算不够,作品的哪些材料是可以被替代的等等都写的很清楚。”

640 (16).jpg

▲海报图中的作品为乔治·伊恩·麦克马洪《逗留》


对于画廊来说,省事、信赖、新鲜度、市场、性价比等,是画廊主们选择合作国外艺术家的出发点,但在此之外,画廊主们也许还有更加长远的想法与打算。


画廊与美术馆的紧密合作


从2015年开始国际艺术家展览开始频繁进入国民的视线。詹姆斯·特瑞尔、奥利维亚·埃利亚松、KAWS等一些拥有国际知名度的一线艺术家纷纷在中国办自己的个展。


为什么这些国际当红焦点艺术家愿意来中国展出?这背后既有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吸引力,也有全球化背景下国内观众消费升级等原因。


如果你仔细研究展览筹备的过程,会发现每一个国际艺术家个展的背后,不乏画廊的运作。上海复兴艺术中心“朱利安·奥培”展览是同里森画廊合作举办的,而这也并不是里森画廊第一次参与到国际大师在国内的展览,此前里森画廊还同Cc艺术基金合作了瑞安·甘德展览。在龙美术馆的奥利维亚·埃利亚松展览背后支持的是白立方画廊;而詹姆斯·特瑞尔展览的促成,则少不了国际画廊佩斯的协作。

640 (17).jpg

▲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的中国首个个展


在此之前好评一片的大型国际女性群展“她们”更是有着卓纳画廊、佳士得拍卖行等一票机构的参与。

640 (18).jpg

▲路易丝·布尔乔亚 《蜘蛛》


这些画廊在协助美术馆筹备展览的背后一定隐藏了可观的利益。林冠艺术基金的彼得·多伊格展览“木屋与独舟:世界的不合理沉默”邀请了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部主管弗朗西斯·奥切德担任策展,并带来了其在佳士得创下个人拍卖纪录的画作《泥沼》。


其实在许多艺博会、拍卖场上,画廊都会选择将当年展出过的作品拿来售卖。那些当年因展览而备受关注的艺术家的作品一定会出现在艺博会上,以便吸引一些新藏家的关注和购买。


随着艺术市场的发展,艺术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倾向,画廊也出现了许多对应市场而发生的现象和改变。在当下的市场大环境下,画廊的生存变得举步维艰,此时,画廊主们的运营策略将会是画廊生存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