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艺术拍卖市场关键词

2018年已经结束,各行各业都在进行年终盘点,艺术拍卖领域自然也不例外。今年的拍卖市场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总体来说不如前两年峰值时期,过亿的拍品数量明显较去年有所下降。但是价值以外,2018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不同于往年的现象。下面我们就五大关键词为大家回顾一下去年的拍卖行业都经历了哪些跌宕起伏。


春暖秋凉


据Artprice统计,2018年上半年全球艺术品拍卖总成交额为84.5亿美元,同比增长18%,是继16、17年之后的小高峰。值得一提,香港地区本季春拍成绩斐然,佳士得与苏富比均取得了几年来较好的成绩,保利和嘉德则在不断发展和巩固。纽约地区,尽管佳士得与苏富比两家拍行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但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640.jpg

然而这一态势却未能持续到18年秋拍,虽然下半年的全球艺术品拍卖总成交额尚未公布,但就目前市场的表现来看,市场热度已不及春拍时的温暖。率先开拍的秋季纽约亚洲艺术周就明显能感受到一阵“轻寒”。由于美国关税调整、高价拍品意外撤拍,还有缺乏大藏家的释出,使得2018年的秋季纽约亚洲艺术周成绩平平、喜忧参半。

image001.png

▲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


而更明显转冷的是国内的秋拍市场。早在在2018香港第一轮秋拍中,已能感觉到市场的降温,保利的香港秋拍总成交额从17年的18.08亿港元大幅下跌至9亿港元。而在将近年末的第二轮,降温之势更加明显。佳士得香港总成交额约27.5亿港元,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约20%,与今年春拍相比下降约12%,其中“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率仅73%,朱德群、赵无极重要作品遭遇流拍。

image003.png

▲2018保利香港秋拍现场

image005.png

▲2018佳士得香港秋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现场


18年内地秋拍市场更是普遍表现欠佳,据统计,在北京业绩最好的10家拍卖行的总成交额78.34亿元,环比2018春拍的85.10亿元成交额减少了7.94%,同比2017年秋拍113.38亿元减少了30.91%。秋拍业绩好于春拍的惯例没有出现,并且与17年秋拍相比有明显的走低趋势,这对于拍卖行业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且这种态势可能还将延续。


估价过高


“估价过高”似乎是国内与国际市场今年的共同问题。2018纽约秋拍上,三家拍卖行的晚间拍卖中都遇到了这种的状况。在佳士得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上,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 Coin de jardin avec papillons  (1887)未公开的售前估价在4000万美元区间,但这项拍品的最终的成交价仅为3000万美元;次日晚,在苏富比举行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专场上,马斯登·哈特利(Marsden Hartley)的《战前选美》(Pre-War Pageant, 1913)被拍卖行冠以“拍卖史上最重要的美国现代艺术作品”——成交价刚刚超过2400万美元,这甚至低于其最低估值的3000万美元;与此同时,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画册封面作品——一幅精美而罕见的小幅波洛克滴画,也惨遭流拍,这件作品曾经由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持有,并极具争议性地托付给里约热内卢现代艺术博物馆(Rio de Janeiro’s Museum of Modern Art)。尽管有着知名的出处、精美的尺寸,再加上稀缺性,也未能使其在拍卖中达到最低估价。(估价大约在1800万美元的区间)。

image008.gif

▲梵高 Coin de jardin avec papillons  (1887)

image010.gif

▲波洛克 No.16  (1950)


反观国内,“估价过高”的现象也在发生。就如现当代板块当下最受市场热捧的艺术家赵无极,其巨作《1985年6月至10月》以5.1亿港元高价拍出,创下三项纪录的同时,在佳士得香港上拍的两件作品《30.09.65》和《黄金之城》却遭到流拍的命运,与其一同流拍的还有朱德群的作品《无题》和《第313号》。

image011.jpg

▲赵无极《30.09.65》

image014.gif

▲赵无极《黄金之城》


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暨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管张丁元先生在拍后表示:“这两件是我心目中认为最好,最稀有的朱德群作品,都是他巴黎时期奠定事业基础的大作。过去几季亚洲市场的拍卖成绩非常好,佳士得也一直在扮演市场引领者的角色,所以我希望通过策展来带领藏家去理解这些作品。但事实可能是我对作品和市场的判断过于乐观,市场还没到那个阶段,提起一步给出相对超前估价,造成今天的结果。这也是值得反省的地方。”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对于2018秋拍成绩的下降也表示,佳士得对部分艺术家作品的估价可能有些超前于市场,所以晚拍的成绩没有期待中的那样成功。

image015.jpg

▲朱德群《第313号》

image017.jpg

▲朱德群《无题》


“估价过高”现象对艺术市场来说似乎是一个警钟。虽然前两年市场走得很快,但可能已经到了一个需要喘口气的市场瓶颈时期了。


营销事件


2018年拍卖场上的销售可能没有艺术市场繁荣的巅峰状态,但出现了大量的戏剧性拍卖事件,这些事件的发生都引起了一定的话题度,将艺术家与作品推到了更多人的眼前,其中有些更是让作品价值大增,而这其中不乏炒作的成分。


例如在备受瞩目的弗里兹周拍卖会期间,Banksy粉碎《女孩与气球》(2006)无疑是最为惊喜的“表演”。英国时间2018年10月5日,班克西的著名画作《女孩与气球》以104万英镑(约940万元人民币)成交,落槌后画作突然“自毁”,现场一片哗然。班克西随后公开一段视频进行揭秘:原来他数年前便在画中安装了碎纸机,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image019.jpg

▲班克斯《女孩与气球》以104.2万英镑成交后,被启动了自毁程序


后来班克西在Ins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上这幅被切碎的画作在画框底部摇摇欲坠,同时他还配文:“加价、继续加价、消失了……”苏富比拍卖行的高级主管、欧洲当代艺术部总监艾利克斯·布兰克奇克说:“看上去我们被班克西恶搞了一把。”班克西此举被评论为对艺术受资本控制的一次最有力的嘲弄。不过,从未受此重创的拍卖行也迅速作出反应,称“作品其实更加珍贵了”。

image021.png

精准的摄影机走位;瞬间判定是艺术家本人反市场行为。可见这是一次艺术家出策略,藏家支持配合,拍卖行负责执行并传播,联合制造的媒体营销事件。虽然说艺术家的创作理念中有反商业化的意义,但谁又能说这不是一次成功的炒作呢?


在2018年还有一件大事件发生。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画作《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拍卖出了 9031 万美元(计佣金后成交价,落锤价为 8000 万),刷新了在世艺术家的最高拍卖纪录,使其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


而这件创纪录的拍品也是一件有故事可讲的作品。在开拍前一个星期,佳士得在和送拍人乔·刘易斯协商后,取消了这件作品的担保和底价,从而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地上拍。这种顶级拍品史无前例的“裸奔”行为,无论是出于试探市场真实情况的意愿,还是一种顶级拍品新的营销策略,都无疑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image023.jpg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


在并不温暖的市场大环境下,“噱头”看来是一门很重要的营销能力。在众多重要拍品都遭遇流拍的情况下,一些不错的拍品只要加上一些可讲的“故事”,立马就变成了艺术市场的关注焦点。其实,有时买家需要的只是给自己一个购买的理由。


人工智能


在10月的25日,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诞生了,人工智能史上第一幅画作登录拍卖市场。这幅首次使用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作品《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佳士得被拍卖。经历了一场超过六分钟的激烈投标大战之后,作品以35万美元的价格被拍出,打破了此前估价,最终成交价格(含佣金)为43.25万美元,一位匿名电话竞标者赢得了这场比赛。佳士得也因此成为了全球第一家出售人工智能艺术作品的拍卖行。

image025.jpg

▲首次使用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作品《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


拍卖作品《爱德蒙·贝拉米,来自贝拉米家族》的主角爱德蒙·贝拉米并非真人,而是由人工智能系统虚构出来的形象。金色的画框中,他穿着清教徒式的黑色衣服,被巨大的阴影包裹着,神态朦胧,整幅画抽象派气息浓郁,右下角还有一个新奇的签名:一个数学方程式。这幅作品由法国艺术团体Obvious通过精密算法、基于GAN(生成式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模型开发完成。至于这个“算法”,是由艺术家们首先输入了14至20世纪之间的15000张肖像画,在学习这些初始训练集之后,最终生成能“以假乱真”的作品。

image027.jpg

Obvious不是唯一一个从事人工智能艺术研究的组织——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的艺术和人工智能研究所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试验。2017年,该机构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利用人工智能创造出了全新的艺术风格,它们与之前人类设想的任何一种艺术风格都不一样,这引发了人们对人类想象力极限的质疑。今年3月,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大学生罗比·巴拉特(Robbie Barrat)在Twitter上发布自己用人工智能生成的“裸体”图像,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与赞赏。

image029.png

▲罗比·巴拉特在Twitter上发布的用人工智能生成的“裸体”图像之一


人工智能绘画的出现,说明了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算法是可以模仿人类的创意,也为人们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考。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一个新的问题,人工智能创作的绘画该如何被人们去理解呢?


人员变动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各大拍卖行又有不少高层人员的变动。


2018年9月,创立于1793年的邦瀚斯拍卖行(Bonhams)正式易主,新东家为英国私募基金Epiris公司。苏富比前首席运营官布鲁诺·文奇盖拉被任命为邦瀚斯新任执行主席。有专家分析,邦瀚斯易主应该是一个新的开始,在资本力量助推下,也许能够实现邦瀚斯创始人一直以来想与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的顶级国际拍卖行分庭抗礼的野心。

image031.jpg

▲位于伦敦的邦瀚斯总部大楼


2018年12月10日,佳士得官方宣布了一系列主要高管的人事任命,擢升魏蔚女士为佳士得亚洲区主席,庞智锋(Francis Belin)为亚洲区总裁,刘珺为亚洲及世界艺术部环球董事总经理,胡伟爔为中国区总经理。而原先任职有八年时长的佳士得亚洲区主席高逸龙(Francois Curiel),此后将专注拓展全球奢侈品类,井继续留任欧洲、中东、俄罗斯及印度区主席。

image033.jpg

▲佳士得亚洲区主席 魏蔚


佳士得全球首席执行官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表示,“佳士得现已准备就绪,此后将持续扩展及服务亚洲客户。我深信我们的领导团队会继续创新和推进亚洲业务,招揽新客户、贴心服务藏家,并提供优良教育及策划公众展览的机会。”


其实从2016年开始,就陆续有新闻爆出拍卖行高管离职。对于这些人事变动的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究其拍卖行人事变动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艺术市场的低落,让各大拍卖行处于强烈的市场竞争当中,拍行内部的重组带来的兴许是一场新的变革和对艺术市场的重新评估,又或许将对拍行本身和艺术市场带来一定的影响,追其这一切,我们只能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