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诛笔伐中展出的《祭侄文稿》究竟触碰到了民众的哪根神经?


近日,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上了热搜,并引起海峡两岸民众热议。事件起因是台北故宫博物院要将中国书法史上公认的“天下第二行书”借给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基于事件牵扯政治、外交、艺术文化等多方因素,网民情绪尤为高涨,各类媒体评论文章也是洋洋洒洒,各抒己见。

 

《祭侄文稿》事件

 

《祭侄文稿》事件上热搜,激起网民声讨、媒体关注,导火索可能是一则台湾电视节目的视频里,一位叫黄智贤的女主持怒斥:

 

“把故宫国宝,用这种方式(送去日本),其实是折煞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贡献。民进党用这个去谄媚日本人,真是让人家看透了。尤其这两年,日本对我们之恶劣。

日本对我们再好,我都不可以把颜真卿拿出去卖!你凭什么让它出去,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如果在日本展出,我宁可这个国宝回到北京去!”

image.png

▲黄智贤“夜问打权”视频截图

 


反对意见

 

国际借展,借艺术之名加深两国友好交流本是一件好事,为什么此次事件会引发不满?究其原因,主要基于以下四点:

 

首先,是《祭侄文稿》本身的内容和历史背景。千年之前,颜真卿堂兄颜杲卿被敌“加刃颈上”,仍高呼“世为唐臣,常守忠义”,留下一段“人世谁不死,公死千万年”的历史绝响;千年之后,《祭侄文稿》在近代的炮火中万里流徙,播迁十余省,几十年前才有了正式的栖身之所,其命运与民族之兴亡紧密交织。颠沛流离的历史见证着近代中国的兴衰荣辱,作品背后留存的更是中华民族忠义不屈的精神气节。联系台湾和日本的历史、政治背景,难免会激化民众的爱国情怀,甚至有网友评论“颜真卿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image.png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展览海报

 

其次是对文物保护的担忧。《祭侄文稿》全称《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是唐代书法家颜真卿于乾元元年(758年)创作的行书纸本书法作品,被公认为“天下第二行书”。由于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真迹难寻,《祭侄文稿》则是仅存极少数被保存下来的重要书法真迹,能完好保存到现在,全靠历代收藏家和博物馆悉心呵护才达成。古人说:“纸寿千年,卷寿八百”,这类纸本文物,本身就属极脆弱、极易损的国宝,可谓展一次伤一次,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东京国立博物馆在面对《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最一开始的表态是,东博并没有为《祭侄文稿》设置特别的保护措施,只要不使用闪光灯,游客就可以对它拍照。这种回应实在是令人担忧。

111.jpg

▲《祭侄文稿》

 

第三,《祭侄文稿》借展能否完璧归赵也是国人的心头之虑。在此之前中国瑰宝有在日本展出并离奇丢失的先例。2003年在西泠印社创立100周年之际,丁仁的孙女、旅日华人丁如霞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印存,这本珍贵的印学宝典《西泠八家印存》才得以重现人世。2011年全日本篆刻联盟副会长内藤富卿为举办书画展提出借展要求,丁如霞为了中日友好和文化交流,把其无偿借给了内藤展览。然而在展出过程中,这份珍贵的孤本遗失了;2014年外借给日本的苏东坡《寒食帖》因受到强光照射而被损坏。面对这样的先例,国人的担忧不乏理由。

 

最后,这件国宝级文物在在台湾已经多年不露面,到内地展览在短期内更是不现实,这不免让两岸民众有点心里不平衡。《祭侄文稿》经“文资法”核定为“国宝”,等级比核定为“重要古物”的翠玉白菜还高。其上次展出是2011年12月,在台湾岛内“精彩100 国宝总动员”上,而最近一次海外展出是1997年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此番台北故宫一出手便是送出国,未免太大方。按台北故宫规定,展1次不能超过42天,且要休息3年以上。台湾民众上一回有机会看到已经是七年之前;而对大陆民众而言,更是愤愤不平,台北故宫的文物能去美国,能去日本,却来不了大陆。回顾当年《富春山居图》在台北故宫实现合璧的经过,浙博希望台方“愿意在适当的时候,促成本院所藏《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到大陆展出”,但台北故宫提出的两个条件却令人唏嘘:一是要以单位全名(“国立故宫博物院”)展示。二是要通过司法免扣押法案。关于第一点,两岸故宫往往以“北京故宫”“台北故宫”互称,而共同身份则是“两岸故宫”。台湾方面坚持使用“国立故宫博物院”,根本不为大陆所接受。关于第二点,台湾方面提出的“司法免扣押”,在国际上往往是主权国家之间的行为。

 image.png

▲“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海报 

 


赞同声音

 

面对一面倒的质疑声,和此事件火爆的话题性,开始有公众号站出来发表另一番不同的观点,认为是属正常的国际间的艺术文化交流。但民众的留言、评论多数还是相对激愤。我们来看一下下面的评述:

 

首先是民众最为关心的安全性问题。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凌利中表示,“东京国立博物馆有着丰富的古代书画收藏与保护的经验,他们的古书画保护与展陈在全球博物馆中也是前列的。”对于纸质古书法“展开一次伤害一次”的说法,凌利中表示,所有的展览都会有些微的伤害,“但其实存放在那里也会有些微的伤害,俗话说‘纸寿千年’,其实纸寿并不止千年,《平复帖》就1600多年了,也展过不少次,只要不是太频繁的展览,有一定休养期,做好保护,这些文物当然都是应该适当展出的,文物展出的直面性与教育意义是巨大的。

 

其次,此次展览水准和学术意义都相当高。从展览现场的媒体照片来看,《祭侄文稿》的展陈规格非常高。其被安排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第一展厅的一处独立区域进行展示,真迹在低光玻璃展柜中进行展陈,上面则展示着颜真卿书法及历代题跋全卷的高清仿本,以及对书写状态的说明,以让观众一窥全貌,而高仿本上面,则悬挂着《祭侄文稿》手迹的一条条红纸放大版,策展相当用心。一位博物馆策展人也表示:“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一展览策划多年,是一次有着较大学术意义的大展,这一展览如果缺少颜真卿《祭侄文稿》,无疑是极大的遗憾。”

 image.png

▲《祭侄文稿》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将主要聚焦唐代书坛,共展出颜真卿及与颜真卿相关的书画作品171件(组),分为“书体的变迁”、“安史之乱之前唐代的书风”、“颜真卿活跃时期的唐代书风”、“日本对唐代书风的理解”、“宋代对颜真卿的评价”、“对后世的影响”六个章节,去探究颜真卿诞生的背景与巨大成就,分析唐代书法及颜体书法的影响,包括对日本的巨大影响。颜真卿的传世书迹包括《颜勤礼碑》、《颜家庙碑》、《麻姑仙坛记》、《多宝塔碑》等,传世墨迹包括《祭侄文稿》、《自书告身帖》等都在展出之列。要搜集齐这些作品,策划一个这样的展览,必须费心费力,而《祭侄文稿》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展出,比独善其身对观众来说相信要更有意义的多。

image.png

▲东京国立博物馆特別展「顔真卿王羲之を超えた名筆」相关周边

 

第三,对于岛内民众所传的此次外借可能不符合程序,台北故宫博物院代理院长李静慧表示,任何院藏文物外出展览前,台北故宫博物院内研究人员皆会谨慎评估文物状态,且遵照《国宝及重要古物运出入处理办法》第四条规定办理:“主管部门应依第二条所定申请条件及前条所定应检具文件办理书面审查,并召集专家学者组成专案小组,就古物状况是否适合出国进行实物审查后,报请核准。”台北故宫博物院进一步详细说明,2018年11月初台北故宫博物院依上述规定发函相关部门申请审议。经相关部门邀集四位专家来台北故宫博物院召开借展文物审议会议后,审议结论为“古物状况稳定,适合借展”。台北故宫博物院依此再报请核准“行政院”借展,其过程均符合专业审议及相关程序。

 

最后一点,促进馆际文化交流,让更多日本及海外游客深入认识到中国的书法艺术,也为实现博物馆文明传承与推广教育的任务。无论对于日本来说,还是中国来说,都是一件足以称为盛事的展览。虽然必须承认国人想一观《祭侄文稿》还需要飞往日本,未免有一丝苍凉感。而目前我们只能希望台北故宫能早日与大陆达成一致,实现民众之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