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K11莫奈展到宝龙“西方绘画500年”,听天协创始人谢定伟聊西方经典大展背后的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对于国内艺术界来说,天协文化创始人谢定伟可以说是开创新时代展览的领军人物。他所策划主办的K11莫奈展至今都是中国展览领域的标杆和代表案例。今天,《艺术市场通讯》有幸邀请到谢定伟先生来为我们揭秘展览背后的故事。

 

▲天协文化创始人谢定伟

 

《艺术市场通讯》:您最近在宝龙美术馆举办的“西方绘画5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藏品展”是非常重量级的展览。60件艺术真迹,包括鲁本斯、透纳、米勒、马奈、莫奈、雷诺阿、塞尚、梵高、高更、莫兰迪、夏加尔、毕加索等西方绘画史从古至今各个流派非常重要的艺术大师的作品。是什么契机让天协文化举办这么重要的展览?

 

谢定伟:去年是《中日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同时也是创价学会的第三任会长池田大作先生发表”中日邦交正常化倡言”50周年。借这个机会,东京富士美术馆提出来中国展出其珍贵的西方艺术藏品,以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历史性飞跃。



▲东京富士美术馆外观

 

日方之所以如此提议,与富士美术馆和创价学会之间的历史渊源有着很大的关系。创价学会本着推进世界和平的理念和宗旨,一直致力于推动中日友好。会长池田大作先生在1983年创立了东京富士美术馆,至今美术馆已收藏了约3万件艺术品,包括约1000件西方绘画作品。借2018年中日两国领导人互访的契机,富士美术馆慷慨出借60件馆藏西方艺术珍品在北京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上海宝龙美术馆展出。

 

▲“西方绘画5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藏品展”海报

 

《艺术市场通讯》:引进西方展览的成本巨大,如何让展览“自我造血”?有哪些经验可以与我们分享?

 

谢定伟:引进西方展览确实需要耗费巨额的成本,除了借展费、运输、保险、差旅、中介等费用外,还需支付场地租金、宣传、出版、平面设计与展陈设计、展陈搭建、人力资源等其他费用,不是一个小数目。因此展览要达到盈利或收支平衡是很艰难的。目前我们的展览收入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参观门票、艺术衍生品销售和赞助。

 

衍生品销售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自主开发与展品相关的衍生品,但这种方式有个缺点,即展览结束后积压的库存商品较难脱手;二是代销,这是比较好的一种形式,将衍生品设计开发外包给供应商,代销分成,虽然利润略低,但省去了开发成本,风险小;三是直接采购与展览相关的商品,比如莫奈展也可以卖梵高或其他印象派的一些衍生品。

 

《艺术市场通讯》:您过去做过的展览都是盈利的吗?

 

谢定伟:从展览总数来说,有盈利也有亏损,说明做展览并非是一个容易盈利的行业,只要能总体盈亏平衡就不错了。尽管如此,艰难前行还是出于“情怀”两个字。 从目前“西方绘画500年”展览的运营来看,盈利的可能性比较大。


▲“西方绘画5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藏品展”排队现场

 

《艺术市场通讯》:据说您也涉足了明珠美术馆建馆过程?能和我们说说详细情况吗?

 

谢定伟:我在项目立项时提供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后来也负责开馆展的运营。当时爱琴海商场的两家合作开发商希望在商场中建一个美术馆,因之前我有在K11做莫奈展的经验,因此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参考意见。

 

我当时的建议是请一位建筑大师设计一个专业美术馆。很幸运,这个建议被采纳并最终实现了。明珠美术馆请到建筑大师安藤忠雄担纲设计。它是全中国唯一的一家在购物商场中由世界级建筑大师设计的专业美术馆!

 

如果说K11艺术空间是艺术商业地产1.0版,那么明珠美术馆就是艺术商业地产的2.0版。这是因为相比较而言,明珠美术馆是一个比较专业的美术馆。另外在明珠美术馆的楼下,安藤忠雄还设计了一家相当规模的新华书店。美术馆与书店结合在一起,营造了一种非常独特但又非常自然的文化艺术氛围,这在目前的中国也是独一无二的。


▲明珠美术馆与新华书店结合部空间模型

 

安藤忠雄设计的明珠美术馆和新华书店落成后,大获社会好评。明珠美术馆和新华书店也成为上海的网红打卡点,人流络绎不绝。

 

▲明珠美术馆设计手稿

 

《艺术市场通讯》:莫奈展当年在一个商业空间的场地中举办,而国外美术馆对场馆的专业要求一向很严谨,怎么会轻易地同意呢?

 

谢定伟:根据一般的借展流程,国外博物馆事先应派馆方人员过来勘察场馆。但当时我请了法国驻上海领事馆文化官员来看场地,同时又请了博物馆指定的法国展陈设计师对场地做了初步考察,最后保险公司又指派安防专家来上海实地勘察,确保了举办展览的可行性。当然,开展后外方对展馆的商业氛围和专业程度不是很满意,但由于签约前馆方自己也没有派专人实地勘察,因此也无法更变了。


▲K11莫奈特展海报

 

《艺术市场通讯》:莫奈展大获好评,有考虑过将同样有超高人气的梵高展引进中国吗?

 

谢定伟:做梵高展有三个难点:

 

一是梵高的作品少。据说梵高在他十年的绘画生涯中留下的油画作品大约只有400幅左右;而他巅峰时期的创作,也就是其生命的最后几年,创作的画作相对占比就更少了,目前主要集中在荷兰的梵高美术馆和库勒慕勒博物馆。

 

二是对展馆级别和设施要求高。由于梵高美术馆和库勒慕勒博物馆藏有梵高绝大部分的作品,因此世界各地如果想要办梵高展,就不得不求助于这两个馆。奇货可居,他们的选择多了,要求自然高,因此借展场馆基本都需要是国家级别的展馆。

 

三是成本问题。因为梵高作品珍贵而且稀少,所以借展费用自然也是令人望而生畏—— 据说30件作品的借展费可能超过300万欧元,加上支付外汇附加的税金以及其他的办展费用,算下来一场梵高展的成本将高达四、五千万人民币,不谈盈利,连成本也很难收回。

 

▲梵高美术馆展厅现场图

 

《艺术市场通讯》:您办过的展览那么多,在展览筹办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呢?

 

谢定伟:展馆问题。有许多国外博物馆想把展览引入中国,但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展馆,所以只能租赁,限制了我们每年办展的数量。引进西方展览一般都需要提前两到三年的时间筹备,有些甚至需要提前四到五年。问题在于很难在三到五年前预定场馆,有许多的不确定性。预付定金风险太大,一旦外方那边发生变化,定金就打了水漂;可不付定金又无法保证三年后展馆不被租掉。所以不锁定展馆,就很难锁定展览。

 

《艺术市场通讯》:您会考虑将中国的艺术带去国外展览吗?

 

谢定伟:当然希望,但有一些技术性困难。首先,中国的传统经典艺术以公立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为主,民营机构比较难参与公立博物馆在国外的推广。再者,国外的推广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成本投入大,营收回报难。

 

《艺术市场通讯》:您的父母都是书画大师,而您所做的大多是西方的展览,这之间会有冲突吗?

 

谢定伟:在家庭的熏陶下,我本人其实是非常喜欢中国传统书画。2005年我回国后,做了一些中国传统书画展览,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引进了毕加索大展。由于我本人在美国生活了25年,熟悉西方文化艺术;另外东西方艺术虽有区别,但艺术欣赏是不分国界的,所以谈不上有冲突。就像我的母亲陈佩秋也非常欣赏印象派绘画的色彩,她后期的创作就参考了印象派的色彩特点。并且我办的莫奈展她去现场看了之后非常喜欢。

 

▲谢定伟陪母亲陈佩秋一起观赏画作